人间美国之“男人版秦香莲”

作者:ruthrose  于 2009-1-18 00: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19评论

    老秦大哥是我的书友。第一次见到老大哥,他自我介绍姓秦,“秦香莲的秦”,虽然是句玩笑话,但看到他身边如女孩般叽叽喳喳蹦蹦跳跳的年轻妻子,偏巧也 姓陈时,不祥之感从我心中掠过。闲聊中才知道,老大哥来美国之前,是西南一所医学院的老师,陈是他的学生,比老大哥年轻不少。因为刚刚结束了四年留守女士 的生活,与老大哥团聚,所以显得格外兴奋,像个孩子。于是我想,我大概犯了杞人忧天的错误。


   还没等我彻底纠正对老少配婚姻的“偏见”,老大哥那边就出事了,比起他的本家前辈秦香莲来说,所遭遇的毫不逊色,更惨的是人间美国可没有包青天来为被抛弃的人断案伸冤。


   长话短说,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小陈在老秦大哥无微不至的呵护下,从语言学校开始,靠老秦大哥交了十年的学费,终于大功告成,啃下了医学博士这块硬骨头。这期间小陈的父母也以照顾老大哥的儿子(中 文名陈家根)为理由,来到美国。五口之家的所有开销和大部分的家务都由老大哥一个人来承担,用“取款机”和“长工”来形容老大哥,一点都不过分。老秦没有想到的是,陈博 士在啃骨头的期间,已经移情别恋了。对此埋头拉车的老秦大哥也不是没有一点责任的,谁教你不吸取前辈的经验教训,即使做不到抬头看路,至少也得用眼睛的余光,扫一扫周围的人吧?


  所以在老秦大哥为妻子的博士学位庆贺的时候,时机成熟了,小陈女士卸磨杀驴,毫不留情地决定结束这段十几年的婚姻,为了避免留有后患,软硬兼施地从老大哥手里夺取了陈家根的抚养权,最后将一无所有的老秦老师扫地出 门!



  老秦大哥带着比初来美国时还要简陋的一只破纸箱,孑然一身寄居在租来的小屋中,每月的薪水,扣除 18% 的纳税款, 18% 陈家根的生活费后,所剩仅够维持生活,很难再有积蓄。朋友们都为他的境遇担忧,为他的遭遇打抱不平,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有和他保持联系,或通电话,或发电子邮件,说一 些宽心的话。


  美国没有和负心人较真的包青天,被抛弃的秦香莲们,难道就没有一条可以越走越宽的路吗?

 

  一年以后,经家人介绍,老秦大哥与来自北京的丽君女士缔结连理,开始了清贫且满足的新生活。下面这份邮件,是老大哥由国内归来,在春节前发给我的。

小鹜:你好。

  因为家里的电脑早已不堪使用,直到今天我借了妹妹的 " 笔 记本 " 才得以 回 复你 多次的 电子邮件 。下笔随 兴所至 ,叨絮不成条理,只是随便叙叙,此信又是上次 邮件的补缀,请见谅。

  首先春 节行将到来, 祝你们愉快! 每次回 国 总能看到一些变化。人们的思想习惯早 已与过去迥异。 " 到乡翻似烂柯人 " 的 感觉 , 令人感到特 别凝 重 。 或不禁 发一声感叹, 形骸游荡, 岁月 老矣!人生弃世 复为世所弃,岁月虚掷,转眼之间鬓已星星也。

  你 的那组文章“绿水青山都是情”写得不错,我虽没去过阳朔,不过也可以想象 那里青山 可 望, 绿水涟漪。大约像我在五十年代生活过 的四川乡下:四围青山如壁,浓阴匝绿,鹧鸪声声。老鹰在云天弥久 盘旋,远处有断续的农家犬吠。 夜来只剩下青山烛火明灭林外。到 处是绿色植物的芬芳, 尤其是夏日,空气中弥散着白兰花的清芬。而 这种清芬 又总是和姑娘 的 衣裙、空濛 的 夜色 相 连。因为空气澄明,群星仿佛近在咫尺,天星如军营列阵,叠丽万象 。黄昏是夕阳逝于 远山 ,清晨是珠露凝于芳草。那里的四围群山一俟 苍烟落照 ,竹 篱茅舍 、村廓酒 斾 便掩于黄昏暮 霭 ,漫漫而来是 苍茫夜色 ,山峰暗夜, 风声 清寥。 这大约就是你所说没有现代生活和商业化的情景吧 。

  去 岁回到重庆,只见 两江辉映, 广厦错落,街衢环绕,灯光迷离眩目,街市物品丰 饶 , 人 群熙熙攘攘 。只是 民情黠薄, 乡情荡然,物欲之外 再无其他,这自当是另 话不具了。 重庆 是一座山城 ,十八盘上下灯光仿佛直抵天街。我的脚曾在街上的石板路上 踩过 ,一 砖一瓦 ,一草一木都让我清泪在心,因和母 亲天人永逝,重庆 最终成了 我哭亲的地方 。我父 亲还在 重庆 , 原住地早已拆尽,准 备 建成 领馆 区,那 块地方 行将成 为 重 庆 最好的花园公寓区。当然我父 亲是 回去不了了, 现暂住在天星桥, 也挺好的。我 每周在电话上给他念一次新闻 ,略尽儿子 对于父亲的孝心,而父亲对 于儿子的眷念,那是苍天碧海夜夜心,是青山遮不住的永恒眷 顾恩情。

  在重 庆 我有一位朋友叫王康,耿介拔俗,独立特行 , 极善文辞,是我中学同学,也是下 乡的 同 农 。王康自来天 资聪慧 ,国画、油画、小提琴、英 语、 体育面面出色。但我最想的 还是介绍他的文章。 八九年始,他几乎在西北流亡了十年。十年 归来, 其 文章 已如利 剑出鞘 。他有 诗人 般 气质 , 语言 古拙、秀美、坦率、真 诚 、其文章之 势 ,浩 荡起伏 ,豪迈激越, 纯出自然 , 徜徉如白云 出岫,奔 腾如 江河下山。却又如血如泪、如歌如泣、如皓月 苍凉 。以天造地设鬼斧神功褒 之不为过 , 我没有虚夸 。

  我所 读的几篇 《山河岁月》、《 苍黄不易圣贤心 》、《 沉潜磨洗六十年 》、《俄 罗斯的启示 》、《衣冠西渡》、《重 庆大轰炸 》、《 大统一 》以及《西部大 开发 》 、 《 对日索赔 》都是 震撼人心 的 铿锵力作。 如《山河岁月》所叙的是 国民党 的守土抗 战, 三千五百万中国人伤亡的民族大搏斗。既是对历史的釐 清,也是 对 民族精神的 颂赞。 其悲壮的文辞 实胜于郑浪平的 《 不朽的光荣 》 。 我想回到 纽约时,当有机会介绍他的文章。 近期我和丽 君 曾到重庆拜 访过他 ,深愿有机会我 们能在纽约见到 王康

  我 自己家居的 门口 是羊 头湾 , 虽属纽约 却 处地边远 , 仿佛苹果园之于北京 ,景物平淡;但 是 住久了 乐趣也从平淡中来 ,毕竟靠近海,在海 边的 乐趣就不是三言两语可尽述,因 为 海 洋 苍穹 的奥秘既深且远, 仅是云霞就不尽看 ,何况春秋代序四 时阴阳之景物。今 年 冬日我们两次 行踏 附近的小岛 ,去看夕阳西去皎月 东来 ,去看日月行于 沧海, 拍下了好些黄昏夕照 , 还 尽情吟唱,直到海天尽黑方 归。

  为 生计,我 得 每天工作。晚 上 回家 , 丽君 已将家里拾掇整 齐, 衣物洗净了,晚饭也做好 了 。天雪夜冷,她也在家里久久坐等。我常 对丽 君讲 ,天寒夜 归 ,能得一碗热粥 缩颈啜饮 ,最是暖老温身,舒适 惬意的了。 韩国小米色 泽金黄,悬浮在粥里 如散开的桂花, 满溢出新鲜的粟米 香 。 紫米粒粒玉 珰 , 弥足珍贵 ,桔 饼 相宜,加少 许 共为 粥 ,堪称上品。家居暖小,似如 " 红泥火炉 " 在室 , 斟一壶茶甚或温一碗酒,或聊京都旧 闻 ,或聊南北往事, 总之, 已不似过去那样倍感孤寂。 最近买了一个 砂 锅,牛尾、 土鸡都是做 汤的好料,再投以 当归、黄芪,杞子, 汤 成之后, 满室馨香 ,最是温 补。丽君 做的 饺子 出奇地好,泡的腊八蒜冰醋清冽,加上我做的芝麻辣椒油,便成了最好的沾 酱 , 饮食快意也不过如此。

  有时我们也看看电视剧,斗室之内 观剧 ,横加品 论, 忘情 尘外 ,信可乐也。 丽君有个侄儿是北京电影学院大三学生,他在大一暑假时编剪 了 两部电视剧, 一是《决不 饶恕 》,另一是《 关中密事 》,我们看了《关中密事》, 剧 中以 " 清明上河 图 " 为题 , 讲了 做人的气节。情节 虽不说丝丝入扣 ,但也足以感人。我妹妹特 别喜欢其中 唱皮影戏的一段,大抵是因 为 其 写意人生 放浪忘怀 吧。

  在北美我 还有 一位至情至义的老朋友叫 鸿, 住加拿大 维多利亚 。正是因 为他的劝慰 ,使 我 相信世界上除了虚 伪以外还有 真情。他深具才情, 总是欢乐愉快笑容可掬,对我推心置腹,正应了那句老话: "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 当今之世,天下汹汹,皆 为利 来 ,天下攘攘, 皆为利往,多的是魑魅魍 魉 ,人行狗辈之徒。朋友的情意 实在是 心 远地偏的净土乐园。鸿 在北美已出版了 两本书 ,英文,介 绍和讲解中国本土文化传统医学 。 鸿是我在 世 上最好的朋友 ,他有一位生衾死穴 贤良之妻 -小 凤,这也许是他能够成就事业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我心 头 低 徊难忍无语 凝噎的人生之痛是父子 别居 ,天 伦的予生予夺,苍天 不赋, 竟在人手。 心绪怅然,此情一句已尽,不能多 说了。

  平常得暇,我 读一些军政历史,轶闻旧事,也读一 些有关 国内经济和军事发展的 消息。 " 奇 文共欣 赏, 疑义相与析 " ,若有所得,愿和你 们共同分享。 我赞成 你 的提 议,也有所考虑,决心未定 ,愿我 们 互 勉成事 ,日后无悔。

不多叙了,就此打住。

即 颂冬安, 早春来临一切顺利!

老大哥

 

  境不由人心由人,不仅是书中的道理,更是生活中的真理。深谙此理的老秦大哥,终于从秦香莲的恶梦中解脱出来,恢复了往日的幽默和健谈。介绍丽君时,他说:“美丽的丽,太君的君”。

1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9 个评论)

2 回复 rongrongrong 2009-1-18 00:22
苍天有眼.  厚德载福.
7 回复 Waterlily888 2009-1-18 00:24
幸福是要靠自己的,而不是靠别人。重情的男人总会有重情的女人。所谓气味相投,讲的就是感情观。
4 回复 四合院的闲人 2009-1-18 00:36
境不由人心由人!
怎在这好文中看到熟悉的笔触,谢谢!喜欢!
回复 妈妈咪 2009-1-18 00:36
Waterlily888: 幸福是要靠自己的,而不是靠别人。重情的男人总会有重情的女人。所谓气味相投,讲的就是感情观。
百合妹妹说的对。
回复 普通一丁 2009-1-18 00:53
真愛晚來。
回复 xqw63 2009-1-18 02:16
嫩草不好吃啊
回复 EPLO 2009-1-18 02:59
绝对没有天下掉馅饼的事情。嫩草吃尽还要吐出来,自怪贪心太大。
女人啊,女人。。。
6 回复 水影儿 2009-1-18 10:19
一声叹息!
3 回复 nnyycc 2009-1-18 10:56
衷心祝福这位老大哥!
5 回复 zink 2009-1-19 00:01
"---从语言学校开始,--- 十年---,终于大功告成,啃下了医学博士这块硬骨头。---"

厉害!几乎令人难以置信!
1 回复 miyatacn 2009-1-19 01:00
悲剧。难道事先没有任何防备?不知道夫妻双方都要尽责任的,一方不可以贪婪和伤害另一方。
常言好人有好报,祝以后幸福。
4 回复 EPLO 2009-1-19 01:13
小陈从语言学校开始,终于大功告成,啃下了医学博士这块硬骨头。多么地不易啊,敬佩敬佩。
残酷的事实无情地再次验证了,努力与不努力的人,追求进步与不进步的人,最终都会产生距离,分开始是迟早必然的事情。早点分开,对彼此都好。
5 回复 ging 2009-1-19 01:39
在自由社会里(包括目前的中国),没有不公的人生,只有不识时务的人。出国多年还混得惨兮兮的人,真是不能让人仅仅同情可怜。人生在世,如果大海行小舟,一切靠自己奋斗。没有工作怨不得别人,没有房子怨不得别人,老婆是“陈世美”也怨不得别人,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多数芸芸众生生下来,脑门没有贴着富裕二字,贫穷倒是总跟着。既然能来到美国,就算得上有教养有水平,可数年之后把老婆都混丢了,只能说自己的不是了,真的不要怨别人。愿老秦和新任妻子共建美满家庭和人生。
3 回复 sam333 2009-1-19 02:00
命中无份莫强求哪。不幸之中有大幸!
5 回复 野木耳 2009-1-19 02:14
sam333: 命中无份莫强求哪。不幸之中有大幸!
同感
4 回复 Jxzsheng 2009-1-19 02:59
难回首。
5 回复 inor12 2009-1-19 11:50
故事婉转凄凉, 读来感叹.  博主显然是同情秦大哥, 不过可能陈小姐的故事读起来另有一番滋味.  夫妻夫妻在很大程度上是合伙人, 公司垮了, 谁都损失.  也可能他们是秦陈转世, 再续前缘, 只是男女互换.
3 回复 芳草 2009-1-19 13:01
结局不错,那就好。
9 回复 颜回子 2009-1-19 17:46
命运捉弄。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10:2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