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缘未了(二)

作者:ruthrose  于 2009-3-1 09:0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28评论

关键词:

那年一位从未谋面的网友,发短信於我,问候近况.字里行间所流露的那份挂念,触动了藏在心底最柔软最脆弱的情结,惹得我泪水涟涟,不能自已,于是写了下边的短文,籍此寄托祖孙情深.


 一句“挂念”,

 引来泪水涟涟,

“挂念”把我带回了童年。

一杯香茶,

一本线装书,

扎羊角辫的女孩,

依偎在爷爷的膝前,

身后的房檐挂着一盆金边的吊兰。

 

线装书是半塘老人的《味梨集》,

后记里有爷爷的名字,

还有爷爷的老师李髯。

扎羊角辫的女孩,

静静地听着爷爷讲述北京的故事,

从线装书到四印斋,

再到北京城.

扎羊角辫的女孩,

好奇地盯住了爷爷的眼睛,

不懂那里边为何泪光闪闪,

悄悄把茶水推到了爷爷的手边。

 

直到一个雨天,

爷爷去了医院,

再也没有回来,

扎羊角辫的女孩,

抬头望着滴水的屋檐,

和那盆孤独的吊兰,

突然明白了爷爷眼里的泪水,

原来那闪闪发光的就是“挂念”。

 

一杯糖水,

一本线装书,

扎羊角辫的女孩,

捧着爷爷的照片,

趴在爷爷做过的藤椅前。

泪珠一颗颗地滚落下来,

糖水冲淡了嘴角的咸涩,

心中的苦苦甜甜,

就是那无穷无尽

永不止息的“挂念”。


附:《味梨集》跋

…..今年春,延蓟州李髯为序楫.序柯两孙课师,文字之益,旁及老夫,乃复稍稍为之。……

文中提到的两孙序楫,是爷爷的哥哥,字梦槎,年九岁.序柯是我爷爷,字云樵,时六岁.

爷爷的私塾老师李髯先生简介:

李树屏,字小山,号梦园,别号李髯,清代人,李江的弟子。李树屏聪慧绝伦,十三岁进入学校学习,尚书万青藜对他非常赏识。因家里贫穷,无意进取功名,在尚书万青藜和王半塘(清代词坛之大师)家教书,侍御两家十余年。
8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8 个评论)

1 回复 rongrongrong 2009-3-1 09:20
扎羊角辫的女孩是你?
书香门第.
3 回复 ruthrose 2009-3-1 09:29
rongrongrong: 扎羊角辫的女孩是你?
书香门第.
赶明儿版改好了,看看羊角辫儿女孩现身不?
回复 rongrongrong 2009-3-1 09:32
ruthrose: 赶明儿版改好了,看看羊角辫儿女孩现身不?
期待中.
回复 inor12 2009-3-1 09:33
这词是你写有的, 挺牛的.  

…..今年春,延蓟州李髯为序楫.序柯两孙课师,文字之益,旁及老夫,乃复稍稍为之。……

这文言难懂啊
回复 ruthrose 2009-3-1 09:39
inor12: 这词是你写有的, 挺牛的.  

…..今年春,延蓟州李髯为序楫.序柯两孙课师,文字之益,旁及老夫,乃复稍稍为之。……

这文言难懂啊
晕,@#$%%6&@~~~~
警猫大兄弟,明鉴:
附:《味梨集》跋

…..今年春,延蓟州李髯为序楫.序柯两孙课师,文字之益,旁及老夫,乃复稍稍为之。……

此跋完成于1896年,俺有那么老吗?
1 回复 ruthrose 2009-3-1 09:41
rongrongrong: 期待中.
可不能当成啥正经事儿哦,^~^
2 回复 xqw63 2009-3-1 09:59
没想到,爷爷对楼主的影响这么大
2 回复 ruthrose 2009-3-1 17:00
xqw63: 没想到,爷爷对楼主的影响这么大
这可能就是命了~~~~
1 回复 lankexu 2009-3-1 17:19
这是一种情结,有些怀旧,越是上年纪这种情结越浓,我本人也有很多难以忘怀的情结。能体会你的情感,谢谢你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1 回复 ruthrose 2009-3-1 17:43
lankexu: 这是一种情结,有些怀旧,越是上年纪这种情结越浓,我本人也有很多难以忘怀的情结。能体会你的情感,谢谢你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再过个数十年,怀旧的情结,非得升级成为活着的动力了。到那时候,即使有心分享,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活在当下,有感而发,有力分享。
1 回复 混混儿 2009-3-1 21:44
好文,欢迎来北京参观视察,呱呱
回复 janelee719 2009-3-3 05:59
深沉的思念,祖孙间的感情比父母还腻呢,好感动!
2 回复 ruthrose 2009-3-3 08:55
隔代更亲啊!
2 回复 SirCat 2009-3-3 23:39
詩挺感人。呵呵
1 回复 ruthrose 2009-3-3 23:47
SirCat: 詩挺感人。呵呵
是“事”,不是“诗”,不好混淆的。
3 回复 SirCat 2009-3-3 23:54
ruthrose: 是“事”,不是“诗”,不好混淆的。
对咱来说,一句一行多为詩哈。呵呵
1 回复 ruthrose 2009-3-3 23:58
SirCat: 对咱来说,一句一行多为詩哈。呵呵
那是专门糊弄警猫先生滴~~~~
1 回复 SirCat 2009-3-4 00:04
ruthrose: 那是专门糊弄警猫先生滴~~~~
上当上当!怎么成了“警猫”了?是黑猫警长的典故吗?呵呵
3 回复 ruthrose 2009-3-4 00:10
SirCat: 上当上当!怎么成了“警猫”了?是黑猫警长的典故吗?呵呵
电视里的黑猫警长,那是糊弄小朋友滴,贝克村的警官猫先生,不是糊弄村民滴~~~
2 回复 SirCat 2009-3-4 00:11
ruthrose: 电视里的黑猫警长,那是糊弄小朋友滴,贝克村的警官猫先生,不是糊弄村民滴~~~
那是从香港居民的“阿Sir"那里来的?请明示!呵呵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2 03: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