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与贱

作者:fanlaifuqu  于 2015-3-23 02:4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随笔|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30评论

与一位村友交流,他声称自己来自生活的底层。他没必要诓我,我觉得这方面我们很投机。
自幼羡慕那些夏日炎炎日,入晚后在路灯下摇着蒲扇,大声谈笑,下棋打牌的乡邻,觉得这是属于我的生活。后来慢慢知道,世界上还有英联邦的君主,那贵气仪态弄得我脖子酸帽子落。多想学啊!东施效颦,终觉不适。后来明白了,不属于我,别作“梦”了。
1958 年,在上海棉纺十七厂细纱间劳动。那里为不让细纱常断,常年须保持摄氏近三十度的室温,并细雾珠不断喷出,湿度也必须维持。里面非常闷热,我觉得难受,但那些纱厂女工常年累月,无可选择,但也习惯了。都是一件薄薄的汗衫与一条花布短裤,其实英文就是 Underware,习惯了,也就不足为奇了。记得一次宋庆龄来视察,两边两个女子轻轻扶着她手肘,莲步轻移。尽管额头汗珠啧啧,却那么从容,要我早疾步速行了。这就是贵族的修养。
人家毕业于圣玛利亚女中,今称市三女中的世界名校。直到现在,上海人依然以入此校为奋斗目标与成功的标志。
周围有人毕业于此,或子女在那里。毫无疑问,都是栋梁之才,人间灵杰!
但打交道时总让你不自觉的会仰望而自觉卑贱,所以总敬之远之。村里也是人间,这样的状况也时有发生。衷心希望在底层活得轻松而免于约束本性,让我这没有伊丽莎白血统的粗胚能 Take It Easy!不过陋习还是该尽量避免的!

有看客凑巧毕业于此校,请原谅了,绝无冒犯之意!如看我不入眼,Just leave me alone!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4

支持
2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0 个评论)

0 回复 总裁判 2015-3-23 03:22
国棉十七厂?王洪文同志的厂家。
1 回复 总裁判 2015-3-23 03:23
您觉得薛正同志是好人不?
0 回复 宁静千年 2015-3-23 03:23
sF
2 回复 宁静千年 2015-3-23 03:24
1958年我 一岁!
0 回复 fanlaifuqu 2015-3-23 03:28
总裁判: 国棉十七厂?王洪文同志的厂家。
是的!
2 回复 fanlaifuqu 2015-3-23 03:29
总裁判: 您觉得薛正同志是好人不?
好人,高大了些!
1 回复 总裁判 2015-3-23 03:32
fanlaifuqu: 好人,高大了些!
官至市人大副主任。她很关心学生,而且为了学生的前途,她会违反干部原则。
0 回复 总裁判 2015-3-23 03:40
“都是一件薄薄的汗衫与一条花布短裤,”
我也在纺织厂劳动过,那些女工是当时我们的性感偶像,虽然当时说不出这四个字,但确实白天工作找借口也想接近她们,工人阶级确实是领导阶级,一直领导到我们下班,连夜晚躺在床上还想着她们。
1 回复 fanlaifuqu 2015-3-23 03:42
总裁判: “都是一件薄薄的汗衫与一条花布短裤,”
我也在纺织厂劳动过,那些女工是当时我们的性感偶像,虽然当时说不出这四个字,但确实白天工作找借口也想接近她们,工
那里男工少,她们有时候会肆无忌惮的!
1 回复 fanlaifuqu 2015-3-23 03:46
宁静千年: sF
再搬一个!
1 回复 awang9988 2015-3-23 03:50
fanlaifuqu: 那里男工少,她们有时候会肆无忌惮的!
那里男工少,她们有时候会肆无忌惮的!


有没有遭到调戏?
0 回复 总裁判 2015-3-23 03:56
fanlaifuqu: 那里男工少,她们有时候会肆无忌惮的!
饭后休息,男工女工常开性玩笑,相互“开佤”,男工一不识相,女工蜂拥而上,把他裤子扒下来,我们亲眼看到的。
0 回复 fanlaifuqu 2015-3-23 03:58
总裁判: 饭后休息,男工女工常开性玩笑,相互“开佤”,男工一不识相,女工蜂拥而上,把他裤子扒下来,我们亲眼看到的。
我也见过这档事!
1 回复 总裁判 2015-3-23 03:59
fanlaifuqu: 我也见过这档事!
但青年未婚女工很少入伙,一般都是40左右的阿姨妈妈。
3 回复 宁静千年 2015-3-23 04:05
fanlaifuqu: 再搬一个!
想打一个汉字的沙发,一犹豫让总裁判抢了头彩!
1 回复 jc0473 2015-3-23 04:32
fanlaifuqu: 是的!
杨树浦底~~
0 回复 fanlaifuqu 2015-3-23 04:35
jc0473: 杨树浦底~~
对,杨树浦路定海路!
0 回复 QFM 2015-3-23 04:49
那个时代有这么一句话,在纺织厂工作的男性大家戏称“老鼠跌入米缸里”不知翻老有否听说过。
1 回复 fanlaifuqu 2015-3-23 04:52
QFM: 那个时代有这么一句话,在纺织厂工作的男性大家戏称“老鼠跌入米缸里”不知翻老有否听说过。
找女朋友的确容易!
1 回复 jc0473 2015-3-23 05:32
fanlaifuqu: 对,杨树浦路定海路!
嗯,倒数前一站 十七厂食堂小菜合口味,好过华纺的专家楼餐厅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31 14: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