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痕3

作者:fanlaifuqu  于 2009-4-21 10:4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56评论

老三届

 

简单三个字,有其历史.不知英语该怎样翻,年纪太轻的可能不懂.一讲到它我心里会一下子沉重起来,整整一代人啊!就这么轻轻的抹过去了.除了几个幸运儿.每个人都只有一辈子.为什么是他们啊.(我不属于老三届)

刚在三都扎下来,家里弟妹又轮到了。自己暗忖,不会是工矿,连农场都没门(参军是从来不敢想的)。既然插队,不如。。。。。。我与县知青办联系磨蹭,最后答应接受包括我们弟弟妹妹在内的六位上海知青。

上海北火车站(北站,现已消失)曾是多少人的伤心地,多少父母哭倒在那里,尤其是送新疆的火车,那比西宝兴路(上海火葬场)还悲。其它城市也有同样的地方,只是年代久远,渐渐淡漠了。家里又经历一场生离死别。弟妹坐着同一次列车来了。他们更苦,缺知识,没工资,只有黄土蓝天作伴。。。。。。

来后想到好点的生产队,给队长送了稀有的毛主席像章,但队长表示实在帮不上忙。最后县里安排他们到一个原来地质队废弃的叫“拉高”的荒山住下,开垦荒地种麦,给了70斤麦种(最后好像收了90斤),开始了“插队”。每周日赶集,会来我家吃一餐。平时还得靠自己。男的上山打柴,卖给当地饭店,好像6毛钱100斤。只有到很远很陡的山上,才能砍到能卖价钱的柴。小伙子们好样的,还能存钱。后来总算一个叫下寨的村子接纳了他们,搬进了村子,能出工挣工分了,当然,一天也就几分钱。村里有几户待他们不错,后来我妹夫出道了,直到现在,都一直照顾他们及他们的后人。思想可能狭隘些,但人那,知恩就要报!后来来了些本县知青,生活更有气息。物质的艰苦对年轻人来说不算什么。还想着有朝一日。

我在MMM的日志中提过“刀耕火种”,他们过的正是这样的生活。点上火,烧出一片地,下种,守护,收割。一次不小心,引出山岭大火,烧了一大片森林(当时倒没刑事起诉),害怕村民会打他们,甚至杀人,连夜逃到医院来,到时每个人都在发抖。

其实精神上的折磨最难熬。文革刚开始时,每天回家都提心吊胆,今天来抄家,明天爸爸又被拖出去挂牌。爸爸倒还能挺住,(后来也让他老人家来美享了点福)妈妈却早早便因癌症去世了,我当然认为这是主要因素。那年代多少本分人,被无辜羞辱,夺去生命。这里有大环境,也有太多小人作祟。至今对“里弄干部”难以释怀。

一年年春耕秋收,他们由知青慢慢长大,由于表现不错,被抽调成“国家干部”。我弟妹被“上调”到周覃粮管所,就是存稻的仓库,兼卖油,米,26元一月。收到通知那天晚上,我们坐在卫生院坝上,谁也没有睡意,一直谈到天露鱼白。我回忆不起,我生命中有哪一天比这还高兴,没有!

医院里业务如常,平时可带着孩子上班,下乡时苦些。有自行车,但宁可走路,山地怎么骑车啊。药箱里常带及350毫升葡萄糖,既可用于病人急救,自己山穷水尽时也可不饿死路边。曾救过无数病患,包括外伤的小孩,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一位中学老师,因脚趾被扎,感染破伤风,临死时头脑还极其清醒。。。。。。

自己的儿子也生在这个卫生院,希望他能回去看看,心里一直想着太太出生在上海一个不错的家庭,跟着我几十年,直到今天才得安定也算富足了。我在上海读研时她仍一人守候在乡下,整整五年。

明天写些轻松的,三都风情。

弟妹在寨前小河

13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6 个评论)

0 回复 xoyuanfen 2009-4-21 10:49
sofa
1 回复 xoyuanfen 2009-4-21 10:50
板凳
0 回复 stellazhu111 2009-4-21 10:50
爷叔,侬好~
2 回复 marnifan 2009-4-21 10:51
oh no sofa
1 回复 fanlaifuqu 2009-4-21 10:51
stellazhu111: 侬好~
侬阿浩。(你也好)
1 回复 xoyuanfen 2009-4-21 10:53
marnifan: oh no sofa
同情一下!心中暗笑。
0 回复 fanlaifuqu 2009-4-21 10:53
marnifan: oh no sofa
自己买一个,invoice寄来!
1 回复 tinydancer 2009-4-21 10:58
代沟啊,难怪你老挑剔我的文章
0 回复 tinydancer 2009-4-21 10:59
marnifan: oh no sofa
龙老师有姿色的大沙发,要一个
0 回复 宜修 2009-4-21 10:59
幼小的我随母亲在北京站送过前往云南瑞丽兵团的自家二哥,火车站送人的场景终生难忘......
0 回复 fanlaifuqu 2009-4-21 10:59
tinydancer: 代沟啊,难怪你老挑剔我的文章
我敢吗?
0 回复 xoyuanfen 2009-4-21 11:00
stellazhu111: 爷叔,侬好~
爷叔赫叫啊, 过年要送上门礼额。
1 回复 路不平 2009-4-21 11:00
挺近的感觉。
0 回复 qin-sheng 2009-4-21 11:01
是在云南?
1 回复 fanlaifuqu 2009-4-21 11:01
宜修: 幼小的我随母亲在北京站送过前往云南瑞丽兵团的自家二哥,火车站送人的场景终生难忘......
可以想象,看到你这几个字我都眼湿。
0 回复 tinydancer 2009-4-21 11:01
fanlaifuqu: 我敢吗?
逗你呢
1 回复 fanlaifuqu 2009-4-21 11:03
qin-sheng: 是在云南?
贵州
1 回复 qin-sheng 2009-4-21 11:07
fanlaifuqu: 贵州
谢谢
0 回复 marnifan 2009-4-21 11:07
fanlaifuqu: 自己买一个,invoice寄来!
0 回复 marnifan 2009-4-21 11:08
我回忆不起,我生命中有哪一天比这还高兴 - 为您高兴!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1 04: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