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铺子》 之十四 秋天的老马

作者:舞戈  于 2011-2-8 09:2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29评论

                              (故事虚构  请勿对号  如有雷同  实属巧合)

     加拿大的秋天是最有魅力的季节。

     一提到加拿大,很多人的脑海中就会出现枫叶这个火红的标志。枫叶在秋天最能展现加拿大的魅力。从街道的两边到高速公路的两侧从眼前举手可得到极目遥远的天边,一片片火红的枫叶组成一道道火红的线条在广阔的大地上延伸、起伏、弯曲、交错,有实有虚有近有远在蔚蓝天空的底色上尽情挥洒,把自然景观的天然美演绎到极致。使人类精神世界在这迷幻般的色彩刺激下格外的兴奋,想象力和创造力都在不停地拓展,人类越来越向着健康、环保、文明的方向发展的同时也越来越注重享受着生命里精神世界的微妙变化。

     所以,很多加拿大人都会说:感谢主,感谢生命。

     然而,对于猪来说,秋季却是伤感的,是生死离别的。进入秋季的猪都是一副成熟的善于思考的样子同时略微带有一丝忧郁。从入秋开始,不管是中国的重阳节、十一、双十、冬至、中国年,还是加拿大的感恩节、圣诞、元旦,哪一个节日都能离开猪的爱的奉献?这是一个接受考验的季节,这个季节的猪经常顺着枫叶的间隙遥看夕阳: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季节的猪通常很抒情,给它一支笔,马上就能写诗作画。有的很有可能就是神笔猪良。

    今秋的虫香已经完成学业取得学士学位,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几年辛苦地读书总算有所收获,秋季就是一个硕果累累的季节。有了这颗硕果,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轻松了,想着自己辉煌的前程,头都歪了。虫香也没有什么朋友,家长也没有来(她的父母听说过她和老马的事情,气得要和她断绝关系),所以毕业典礼这天,只有老马陪她去。毕业典礼是在晚上举行的,瘦弱又略微有些驼背的老马拿着迷你照相机跑前跑后拍个不停兴奋得像个孩子。穿着从老朱那里借来的肥大的西装,一看就知道不是偷来就是捡来的绝对不是花钱买来的。

    虫香有点埋怨老马:毕业典礼是件大事,为什么你就不能重视一下?

    我重视啦,我今天提前一个小时下班的,一个小时十块钱呢。

    看来我就值十块钱?虫香第一次发火了。

    十块钱,对于老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个秋季也是老马最吃力的秋季。除了家里的房租、电话、上网、前妻及儿子的赡养费、虫香的学费、家里生活费等外老马的薪水所剩无几。然而也就是在这个秋季,儿子读了中学,是私校。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前妻把账单寄来后,老马乖乖地把存了几年准备买车的钱贡献出去。

    虫香虽然没有拦他,但是虫香说,几年没有回家,今年春节回去看看父母不过分吧,回去给父母亲朋好友带点礼品不过分吧,你得多准备点钱。好好表现,她的父母才有可能把他们的女儿嫁给他吧。

    这些,都需要钱。钱从哪里来?全靠颠大勺,一下一下颠出来。老马头脑很清醒。

   

    这个秋季的林家铺子的生意却火爆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以往,餐馆的生意通常在夏天过后会淡一段日子,员工们的身体正好可以在这一段时间里来个短暂的休憩和短暂的调整。而今年不行,生意不但没有淡反而一直处在持续的亢奋状态。每个人的工作量达到满负荷后都会感觉相当的疲倦。特别是老马,连续的超负荷运转,明显有些力不从心:过了中午他的声音就开始沙哑,像个公鸭子在叫唤,快下班的时候讲话只能用气声。

    连日的奋战使连妖精们表现得相当的倦怠,经常听到厨房的铃声却无动于衷。

    这天,老马拍了半天铃也没有人来端盘子,于是他急了,扯着嗓子冲着餐厅喊:寒鱼返生,寒鱼返生(广东话寒鱼返生也就是咸鱼翻身)

    老朱正在擦天花板,一听到咸鱼翻身这个词,条件反射“砰”的一声耳朵顿时竖立起来,注意力全部凝聚到耳朵孔处,鼻孔外翻,鼻毛耸立,心跳提速,马上就想找个墙根潜伏起来。后来猛地想起自己还站在梯子上不是在自己家里。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反应太过强烈。于是,他惭愧地看了我一眼。我也一愣:老马喊什么咸鱼翻身啊?

    老马还在扯着公鸭嗓子在喊:寒鱼返生(咸鱼翻身),寒鱼返生(咸鱼翻身)!

    妖精们听到了,但是没有明白什么意思,莫名其妙地从餐厅伸着头看着厨房里的发火的老马。

    我走过去一看,原来有个单子是咸鱼鸡炒(也就是咸鱼鸡丝炒饭)。饭炒好了,没有人来端。

    于是,我拍了拍老马微微有些驼了的背部:别激动,是咸鱼鸡炒不是咸鱼翻身。

    老马恍然大悟,马上用大勺敲铃,改口喊道:寒鱼草该,寒鱼草该!(咸鱼炒鸡)

    妖精阿蛛这才明白老马在催她的那张单子,好像她的火气比老马还大,走到老马面前大声呵斥:寒鱼该草(咸鱼鸡炒)怎么变成了寒鱼草该(咸鱼炒鸡)?想操该(广东话,该就是鸡的意思)回家去操去!

    猫猫也在一旁帮衬阿蛛:成天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东东。

    老马一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用大勺敲着炒锅,对我说:你看看,你看看呀。。

    我叹了一口气:老马,你太累了。

 

    老朱却在天花板上偷偷地笑了。

    只有老朱和我能听懂。(当然,现在你也懂了,可别告诉其他人!!!)

    你们都笑我,老马有点恼羞成怒,把火发到大马勺上,这个大马勺所到之处敲得叮当作响,声音超过耳朵正常所能承受的分贝。就连洗碗的倪妈都看不下去了:谁也没有惹你,你乱发什么火呢?

    老马不吭声,但是动作提速后变得相当的快,可以说是马力强劲。气全都撒到炒锅上,叮咚、当啷、兹啦,呼呼作响。顿时厨房飞沙走石烟雾弥漫,老马开始兴风作浪了。。。

 

    这个火红的秋季,老马表现得相当不给力,嘴角不是长泡就是起疮。

    加拿大的秋天虽然美丽,但是过于干燥。你看,老马肝火有多大。。。

 

 

 

 

 

1

高兴

感动
2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9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9 个评论)

1 回复 xqw63 2011-2-8 10:03
都是生活逼的啊,咸鱼操鸡啦
1 回复 舞戈 2011-2-8 10:04
xqw63: 都是生活逼的啊,咸鱼操鸡啦
别想歪了。。。
1 回复 yulinw 2011-2-8 10:07
   被翻身逼得~~
1 回复 xqw63 2011-2-8 10:10
舞戈: 别想歪了。。。
  
1 回复 舞戈 2011-2-8 10:13
yulinw:    被翻身逼得~~
  
2 回复 xinsheng 2011-2-8 11:24
生活也挺不容易的,那虫香翻身了,老马又要倒霉啦
2 回复 绿水潭 2011-2-8 11:27
老马不容易...
1 回复 舞戈 2011-2-8 11:30
xinsheng: 生活也挺不容易的,那虫香翻身了,老马又要倒霉啦
   生活有甜也有苦。。。
1 回复 舞戈 2011-2-8 11:30
绿水潭: 老马不容易...
   每个人都不容易。。。
1 回复 來美六十年 2011-2-8 11:58
大勺就是“蘇殼”???
甚麼炒都可以,不是“牛炒”就成
老朱何許人也????
1 回复 舞戈 2011-2-8 12:00
來美六十年: 大勺就是“蘇殼”???
甚麼炒都可以,不是“牛炒”就成
老朱何許人也????
   没敢问。。。英雄不问出处
1 回复 舞戈 2011-2-8 12:06
來美六十年: 大勺就是“蘇殼”???
甚麼炒都可以,不是“牛炒”就成
老朱何許人也????
颠大勺,就是北方的方言炒菜的意思。咸鱼返生是跟前辈你学来的。。。
1 回复 來美六十年 2011-2-8 12:15
舞戈:    没敢问。。。英雄不问出处
有聽過“牛炒”的故事????
許久以前,四邑人來美謀生做苦工,兒子們在故鄉享福,鄉間口頭憚是“老牛旺相”,即是老頭子在美國身體健康工作,將收入寄回鄉間供兒子揮霍。故對“牛”反感。
1 回复 舞戈 2011-2-8 12:18
   第一次听
1 回复 绛紫湮 2011-2-8 12:25
  
1 回复 舞戈 2011-2-8 12:29
绛紫湮:   
热烈欢迎大导演莅临指导,明年春晚俺报名。。。
2 回复 marnifan 2011-2-8 12:30
舞戈:    生活有甜也有苦。。。
过日子。。总会苦尽甘来
1 回复 舞戈 2011-2-8 12:32
marnifan: 过日子。。总会苦尽甘来
   苦尽甘要快点来。。。
1 回复 绛紫湮 2011-2-8 12:35
舞戈: 热烈欢迎大导演莅临指导,明年春晚俺报名。。。
真的呀 ! 好呀 太棒啦 欢迎
1 回复 來美六十年 2011-2-8 12:58
舞戈: 颠大勺,就是北方的方言炒菜的意思。咸鱼返生是跟前辈你学来的。。。
廣東餮館廚房用“蘇殼”炒菜。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3 13: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