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舌尖上的甜街》之四《大杂烩》

作者:舞戈  于 2018-10-10 09: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7评论

     甜街上初具规模的超市有三家,分别是老广开的以日用品粮油调料为主的兴旺杂货店,越南华裔以熟食生果蔬菜为主的昌盛商行和香港人开的以水产肉类为主的永乐超级市场。

     在各个超市里都有几个外来的打工仔,他们晚上住在甜街北面的369号单身公寓里。他们跟甜街上打工的老广们只打招呼不来往。原因除了语言沟通不利索,很多生活观念也不同。比如说,他们挣了钱马上就往国内的家里汇,他们不留恋这里,计划着三年或者五年就回老家,决不会超过八年。这批不讲广东话的打工仔白天在不同的超市打工,晚上有时还会聚到一起喝酒。

     那所369号单身公寓的三楼有三个房间。靠东的一间住着一个叫熊二的独来独往的广东人,中间住着叫大海的东北人,西面一间住着叫阿雄、阿思、阿华的三个湖南人。熊二不喝酒。大海喝酒。但是大海不跟这三个湖南人一起喝。刚来的时候也一起喝过,喝着喝着就喝散了。原因是语言沟通虽然是利索了,但是观念沟通不利索,吃喝的习惯也不同。大海喜欢喝啤酒吃炖菜。这几个湖南人喜欢喝白酒,吃炒菜。通常又是辣椒炒菜,又辣又油又干又咸。加上白酒,每次都吃得大海浑身上下冒火。而湖南人却认为大海的弄的根本不是什么东北炖,而是胡乱把什么材料都放在一起弄个大杂烩,糊弄大家。串了味不讲,还浪费了材料。

 

      大海周三这天送完最后一趟货,推着小车顺着餐馆后面往回走,准备下班。路过金鹰大酒楼的时候,一个印度人拖着几个垃圾桶出来倒垃圾。那个印度人把几个大的黑色垃圾袋从垃圾桶里拖出来,丢在室外大型垃圾箱旁边就回去了。借助路灯,大海眼看着一条白鳝从一个黑色的垃圾袋底部破损的一角钻了出来,大海本想喊住印度人,但是想想自己刚来加拿大的时候去餐馆里洗碗,老广们变着法子欺负他,所以最终他还是没喊。大海用一个小纸箱放在白鳝前面,白鳝乖乖地钻了进去,这下,晚上喝酒有菜了。

      这条白鳝正是二厨老马弄丢的那条。原来白鳝根本就没有钻到下水道,而是被冰得僵了身子苏醒后顺着砧板蠕动滑落到案板旁边的垃圾筒里。老马他们只顾在下水道旁找,却忽略了垃圾桶。

 

      大海平时晚上都是一个人开伙,常做一锅东北炖,把萝卜排骨大白菜炖到一锅,一次可以吃几天。这天晚上因为拣一条白鳝,就特别认真地弄了一锅东北炖。有点遗憾的事情就是不太会宰杀白鳝,囫囵地剁成几段,这就开始点火烧菜了。他先把锅烧红放入葱、姜丝炝锅,加入羊排炒香,再加水加萝卜及胡萝卜再放入料酒、花椒水、精盐、用大火烧开撇去浮沫,改小火煨炖。待羊排熟烂时放入几颗干辣椒、蒜头以及切成断的白鳝。用涮火锅的小炉子慢慢焖,这时的鲜美的味道已经出来,还没喝酒大海已经醉了。看着这锅东北炖,大海想起老家鲶鱼炖茄子了。

      东北有句俗话:“鲶鱼炖茄子,撑死老爷子”。既然想起了远方的家,大海开了瓶啤酒,没顾得上吃菜就先干了一大杯。然后又回忆起自己离开供电部门的工作办个商务考察来到并滞留在这所城市,又干了一大杯。两杯啤酒下肚眼泪便下来了。估计是大海脑海中开始浮现霸王别姬中的画面: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望苍天,四方云动,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所以大海突然情绪失控,痛哭起来。

 

      那天我跟陈淮北就在大海隔壁这几位湖南来的朋友的宿舍里聚餐。

      因为陈淮北从是湖北来的技术移民。入境后,夫妻两人带着孩子既要读语言又要打工讨生活。两人都不会做家务,更不会炒菜,为此两夫妻经常吵架。最后陈淮北的老婆对陈淮北有点失望了,说跟着他没吃没喝的,过不下去了。工友们帮他分析,说中年移民加拿大,语言不好,要想生活好点,要么凭着脸皮厚,要么凭着自己有门手艺。淮北是个读书人,脸皮厚不起来,所以陈淮北思前想后这才决定离开超市去餐馆学几手炒菜的手艺,也让她漂亮的老婆王雅君感觉到跟着他不算是没吃没喝的。于是他就找到了我。那时的金鹰酒楼正缺人,既然淮北有这个想法,我正好推荐了他,也算做了个顺水人情。陈淮北要离开超市,这几位湖南工友为他饯行。

 

      当时大家围着桌子在讲话,也是在等着阿雄去房间外面公用厨房炒菜回来。阿思突然说,这味道不像是阿雄炒的菜,怎么一股子膻味?我笑了:你属啥的,这你都能闻出来?说话间阿雄就把炒的几盘菜端了回来,大伙一边聊天一边满上酒杯准备喝酒。阿雄先发话正说到苟富贵勿相忘的时候,仿佛听到隔壁隐隐约约有人呜呜的哭声。大伙便静了下来认真地听,像是隔壁大海的声音。阿雄说大海是不是出啥子事了?阿思说,不会的,刚才还很难得地闻到了他烧的羊肉哦,好大的膻味。阿雄说,那就别管他,我们继续。

     大家再次举杯的时候,大海的哭声却逐渐地清晰了。陈淮北说,还是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大家起身开门。

 

      到大海房间的房门外,却又没有了声音。于是几个人悄悄地把耳朵贴近。大海房间里突然传出砰砰的几声刺耳的敲打和物品坠地的声响。大伙在门外面面相觑,不知所措。陈淮北性急,突然抬起一脚把门踢开。迎面就看见大海眼中噙着泪水,只穿条三角裤,单脚站在凳子上拿着拖把杆子扛在肩上,一副试问谁是天下英雄的架势。

      大伙都楞在那里,我看见大海脚下的小方桌上炖着一锅滋滋地冒着热气的菜。为了打破尴尬的现场气氛,还凭着厨师的本能,我眼睛一亮,装着一副发现新大陆的样子径自走到这锅菜面前,抓起旁边的勺子,盛了一勺尝了起来。这时,大海也满面愧色地从凳子上退了下来。

      大家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我的脸上,我眉头皱了皱说了句真心话:苦!真苦啊!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1 回复 人間的盒子 2018-10-10 10:49
坐个沙发问声好。
0 回复 舞戈 2018-10-10 19:02
人間的盒子: 坐个沙发问声好。
   谢谢盒子姐。。。
0 回复 8288 2018-10-11 11:06
舞哥写的就是好看
回复 舞戈 2018-10-12 06:57
8288: 舞哥写的就是好看
         谢88兄
回复 南沙2 2018-10-13 10:13
苦胆汤?
回复 舞戈 2018-10-14 07:43
南沙2: 苦胆汤?
   还真是的   
回复 南沙2 2018-10-17 05:59
老兄妙笔生花,肯定在餐馆摸爬滚打过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10-17 07: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