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en in the Shelter – 避难所里的女人(4)

作者:jjsummer95  于 2013-7-25 09:0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5评论

 

4
     雪地里,风呼呼地吹着,漫天白雪疯狂地下着,没吸一口气,就有如千百只蜂针卷入口中刺骨地冰寒。我的腿有万吨之重,一双雪地鞋难以承受这超常的虐待,已是破碎不堪,却顽强地贴附在脚上。远处传来野狼的叫声,凄凉中漆黑的冰水把我吞没,一点点,那束光亮慢慢地化了开去。
  ER里面的灯光惨白惨白的,不断地有人进进出出,却没有一点声音,一大堆电线连接着各式的仪器。躺在ER的床上,人特别地清醒敏感。整个身体犹如刚刚弹好的棉花,无一丝的重量,如液体一般批摊着。医生走了过来,向我挥了挥手,“你感觉如何?”他并不期待我的回答,转身交待护士一些指令,所有的声音都变成一
  片嗡嗡声慢慢地远去了。
  阳光射在脸上暖暖的,这已经不是IUC了,有护士走了过来,我用眼睛寻找着答案,护士说,“亲爱的,你怎么做这样的傻事,有什么事要和自己过不去呀。你以前没有吸过毒吧,你体内里好像没有吸毒的记录,怎么一下子吸了这么多。多亏了你的室友发现的及时,否则你就没救了。对了,你的胸部有积水,需要进行引流,你要在医院里住上几天了,你要不要和家人联系一下?”我摇了摇头。
  一迈出大门,外面的太阳好大,直直地照在头上,人有些发晕,站在停车场上,我一时不知所措,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好像如入那种暖暖的,静静的,无痛,无知觉的境地,为什么我不能像那位阿拉斯加睡美人那般常睡不醒呢?!茫然之间,我来到了河边。天气炎热,人们都躲在阴凉处,只有一些孩子在水边玩耍着,这样的炎热依然难以驱散我心底的凉意。无目地走在市中心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两辆加长的limo停在街道上,人们在享受着自己的快乐。扭头间,又看到橱窗里的那幅画,一条扭扭曲曲的小溪不知流向何方,我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他还是坐在那里,一脸的胡须掩盖着他那灰白的脸,见我进来,他的眼睛一亮,透着惊奇,他没有说话,而我就向一个常客一样,拿起一个画板,在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这个晚上我就留在了这里。
  我不记得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打我的。我总是画不好画,我还记得他以前在我的画上勾描的样子,一笔两笔之间,我的画就有了灵性。可现在他几乎不再看我的画,经常是一个画稿没画好,画板就会向我飞来。我曾几次想离开他,可他都强迫我留下,说他对我有了依恋,他就会带着我去郊游,去采风,每次回来,他就会画出一两幅特别美的画出来。他有一次带我到了水边,那里有一堆大树根,不知是从哪里飘来的,他用焦墨,几笔之间就画出了树根苍老和它曾经有过的劲拔。我常常会看着画板发呆,脑袋里里空空如野,我不知道该干什么,想干什么,能干什么,我想出去找点事干,可他不让,他就让我给他当画模,可他常说,“空空的眼睛,还没有水边那一堆树根有灵性,”正在发呆时,画板就飞了过来,把我给打醒。
  这天,我坐在柜台上当着画模,半天下来,他也没有说话,我知道他没有画我,而是在完成上次采风时的素描。我就从柜台上跳了下来,一不小心踩到了堆在地上的画板,脚扭了一下,我正要弯下腰去揉脚,却撇间他从画板上抬起头来,眼里带着厌恶,我连忙说,“对不起”。他一把撕下素描,几把把画撕个粉碎,纸屑和画板同时向我飞来,我连忙躲闪着,可他又拾起画板朝我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又拽起我的头发把我拖出了画廊,推倒在阶梯下.
 
“滚!”
 
  后记:
  Sara的父亲是当地一个非常有名的律师。Sara七八岁时父母离婚,又各自结了婚,Sara就在父母间来回奔走,在两个城市间、两个家庭间跳进跳出。16岁时,父亲让她报考律师专业,而Sara却想学艺术。父女发生了争吵,父亲为此打了Sara。Sara就从家里跑了出去。Sara向母亲讨了几百块钱,就开始了浪迹天涯,街头卖画,打短工,交男朋友。她非常想要一个自己的家,可却难以实现,Sara就这样一路流浪下去,直到被男友打进了医院。
 

         Shelter只能说是临时性的避难所。 因为在这里只能呆上几个星期。时间一到, 就得找到下一个去处。 所以, 这里的人流动性非常大。正因为如此,对Shelter里的女人的了解也只能停留在表面上。然而,对Sara 我却有过不同的接触。我第一次见到Sara时, 她刚刚从医院里出来。她被男友打得几乎死去,在医院里住了一阵子,疗好了身上的伤, 而心理的伤却没有愈合。一进Shelter不吃不喝, 蒙头大睡,我试着和她讲话, 她都不理,后来我做了一大锅炒饭, 也许是饿了,也许是闻见了香味, 她来吃了,于是我们开始有了交谈

  后来,我们帮Sara联系了当地的社区大学,又联系她的父母,帮她找到栖身之处,Sara还给劳拉来过几张明信片,告知她的现状,然而,我后来却在其它的Shelter里见过她,由于Shelter有规定不允许打听人的隐私,我也无法知道,为什么Sara又回到了Shelter。

 
  在美国,每9秒钟就有一个女人被骚扰或虐待。
  在全球,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妇女曾经被骚扰或虐待过,骚扰或虐待她们的常常是她们的家庭成员。
  家庭暴力造成妇女儿童身心受伤的比例要比车祸、抢劫、强奸的总和还高。
  据调查,全球有近一千万妇女儿童目睹了家庭暴力
  五分之一的女性青少年曾经受过其男友的威胁
  在美国,每天平均有三位女性被骚扰或虐待致死。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10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7-25 09:39
你是好心人。
0 回复 jjsummer95 2013-7-25 09:41
秋收冬藏: 你是好心人。
一段经历,从另一方面接触到了一群特别的人
0 回复 解滨 2013-7-25 09:50
我一开始还以为她是穷苦人家的女儿呢,搞了半天是大律师的后代。 这个遭遇也太惨了。
0 回复 jjsummer95 2013-7-25 09:53
解滨: 我一开始还以为她是穷苦人家的女儿呢,搞了半天是大律师的后代。 这个遭遇也太惨了。
嗯,她爸爸后来还竞选成为district的Judge。 不知该如何评价。
0 回复 嘻哈:) 2013-7-25 11:36
真不知谁之过。Sara心理问题是不争之事了。你还在shelter做义工? 好人!赞!
0 回复 xqw63 2013-7-25 11:48
她需要的是心理医生
0 回复 yulinw 2013-7-25 19:35
   写的真好,看得真难过~·
0 回复 jjsummer95 2013-7-25 22:44
嘻哈:): 真不知谁之过。Sara心理问题是不争之事了。你还在shelter做义工? 好人!赞!
是呀,一段经历
0 回复 jjsummer95 2013-7-25 22:44
xqw63: 她需要的是心理医生
家庭温暖
0 回复 jjsummer95 2013-7-25 22:46
yulinw:    写的真好,看得真难过~·
美国这样的孩子不少。还有另外一种的,我下次写来。
0 回复 xoyuanfen 2013-7-25 22:48
不理解她的父母, 也不理解她。
0 回复 xqw63 2013-7-26 04:20
她的心理出现很大问题了,即使现在的父母给她家庭温暖,她也难以接受了
0 回复 jjsummer95 2013-7-26 08:55
xqw63: 她的心理出现很大问题了,即使现在的父母给她家庭温暖,她也难以接受了
一切都晚了
0 回复 jjsummer95 2013-7-26 08:55
xoyuanfen: 不理解她的父母, 也不理解她。
心理有些变态
0 回复 hudiefei 2013-8-21 12:13
好久没上来,你写了这么多的好文章了,先鲜花支持,然后仔细看看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4 08: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