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凌儿

作者:jjsummer95  于 2013-8-31 12: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2评论

 

凌儿不喜欢走这条路。曲曲弯弯的,绕过两个小山大的煤堆。政治部的大院躲在了那大煤堆后面。每次都要踩了一脚的煤灰才能看见被环墙矗立的杨树所遮掩的门卫。通过那一本正经的门卫,才能进入姑姑家。

每次走到大煤堆前,凌儿总是感到一双大手牵着自己。那是多年前,在另一个大院,同样的大煤堆,那时诺大的院子总有这样铺天盖地的大煤堆。那双大手是哥哥的,凌儿牵着哥哥的一只手,哥哥的另一只手里拎着茶缸脸盆,伴着丁丁当当的声响,三两步之间,哥哥就把凌儿拎起来,凌儿就踩在哥哥的鞋上,一悠一悠地、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过去。走了过去,哥哥就再没走回来,后来是凌儿自己一个人来来往往地穿行在这大煤堆之间的。

哥哥走了,姑姑把奶奶接走了。按照姑姑的命令,凌儿每星期至少要来姑姑家一次,看奶奶。每次姑姑总是摆上三盘四碗的,奶奶也会给凌儿包上一盘水饺。可他们谁都不知道,凌儿打心里是不喜欢走这条路的。

在五七干校的妈妈托人捎来了话,让凌儿把定量上的豆子买了,给妈妈捎过去。到了粮店,凌儿才知道妈妈留下的钱不够了。今天学校只有半天课,一下课,凌儿就挤上了无轨电车,电车一站一站地停停走走, 没吃午饭,凌儿有些晕车了, 就提前下了车。初秋时节的濛濛细雨落在凌儿的脸上,凉凉的,没有打伞,况且这种濛濛细雨,雨伞是敌不住的。满街道上的人都疾步而行,似乎都是要赶紧甩掉这刺骨冰凉的雨水。濛濛细雨宛如一个看不透的帐子把她裹了起来,电车、自行车、人声都被隔在雨帐子外了,细雨托着少女的幽幽迷茫伴着凌儿独自慢慢地走着。一脚踩到了煤渣子上,凌儿才从梦中醒来,雨水已经顺着刘海坠了下来。

“你这孩子,怎么也不打个伞,我给你的雨衣呢?你要是感冒了,你妈妈又要说我没管你了。你今天不上课,跑过来干什么?你弟弟他们都还没放学呢。”一进门,迎面扑来了姑姑一连串的问话。

“婶子,快让她擦擦,凌儿都湿透了。”一条毛巾递了过来。

“婶子?”透过湿漉漉的刘海,凌儿看见那件秋衣。爸爸也有这样一件秋衣,当兵的都有,只是爸爸的那件要旧得多。爸爸接到命令去紧急开会时,就是穿着秋衣走的。

“你这孩子,见了人也不打个招呼,这时你姑父的侄子,你叫大哥。”

这一生也不会再有人能给凌儿当哥哥了。凌儿转身朝奶奶迎了过去,换上奶奶给找出来的衣裳,就这奶奶端上来的热汤扒了两口剩饭,虽然还不到供暖的时间,可姑姑家的暖气已经把屋子烘得暖暖的,裹着一个毯子,凌儿就倚着奶奶睡着了。

“老刘,你看看能不能把他调到你们分部去,当个营参谋也行,只要不转业。”里屋传来姑姑的声音。凌儿抬起头来,天已经要黑了,凌儿拿起书包,跟奶奶说,她要走回去了,又问奶奶有没有卖豆子的钱,奶奶颠着小脚走进了里屋。

“买什么豆子呀,她姑父上个月领的豆子还没吃完呢,拿个小面袋,让凌儿拿走不就完了,花什么钱呀。”不一会,奶奶就拿着小半个面袋子的豆子走了出来,递给凌儿。

“凌儿呀,天已经黑了,今晚就住在姑姑家吧,明早再走吧。”奶奶边说边从斜大襟里面的口袋里,拿出用手绢包着的钱,塞给了凌儿。

“又不是星期天,她明天一早要上学的。”里屋传出姑姑的声音。

换上衣服,穿上已经在暖气上烤干了的胶鞋,凌儿接过奶奶递过来的面袋子,走了出去。

“大哥和你一起走好吗?”两步之外,传来浓浓的憨憨之音。

“昨天你弟弟他们说要借你的作文抄抄,你给他们了吗?他们说你的古文很好,你都看些什么书?”

凌儿低着头走着,哥哥留下来的书让妈妈都给烧了,连哥哥写下的好几大本日记也给烧了。凌儿没敢和妈妈吵闹,妈妈的心已经碎了。

“你喜欢哪篇古文?哪首诗词?”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不知为什么,凌儿想到了这两句。

“勃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有怀投笔,慕宗悫之长风。舍簪笏于百龄,奉晨昏于万里。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他日趋庭,叨陪鲤对;今兹捧袂,喜托龙门。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锺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浑厚的吟咏声,字字敲在凌儿的心上,这是哥哥以隶书写下,贴在床头上的,凌儿每晚都要念它一遍,也是哥哥留下的唯一的笔迹了。

凌儿仰起头,远处最后一缕光线慢慢地隐去,身后的大煤堆已经融入了夜色中。转过身来,凌儿轻声说道:“大哥,你能陪我回家吗?”

身着一身绿军装,一只手扶着无轨电车里的栏杆,另一只手里拎着一个鼓鼓的布袋子,一切看着那么别扭,凌儿注意到周围人的眼神,伸出手想要把拿过那个袋子拿过来。一个非常自然而淡定的微笑让凌儿把手缩了回来。车窗外路灯已上,一闪一闪地映在车内人们的脸上。到了站,凌儿先跳下了车,从车站到大院大门口是一条没有路灯的路,几百米外,透过小树林,只有一轮黄晕晕的灯光在远处微风中摇曳着,凌儿愣愣地盯着那灯光。

“凌儿,我送你过去吧,晚上还有一班回长春的夜车,赶趟。”

一下子就给人看透了心思,凌儿有些不好意思。微微晃了晃短发,跳过脚下的小水坑,凌儿自顾自地朝前走去,已经不记得和人一起走路的滋味了,凌儿一直就是独来独往。大院里曾有一位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有一天,她和班里的同学在玩抓格拉,不知什么原因,她指着在一边跳绳的凌儿大声说:“凌儿的妈妈是华侨。”从此,凌儿再也没和她说过话。那女孩子的妈妈还来找过凌儿,可凌儿还是独来独往。

胶鞋踩在地上发出咕吱咕吱的声响,袋子里的豆子也传出细细地摩擦声,百米的距离好像是以冲刺的速度完成的,拉开虚掩的门,凌儿走进了粮站。

“张姨,我妈妈让我把豆子领了。”凌儿递上了粮本。张姨放下手里的毛衣,抬头看了凌儿一眼,同时注意到凌儿身边那位高大魁梧的军人。

“怎么,爸爸回来了?”

“你是老首长的警卫员吗?我怎么不认识你?”

“张姨,他是我姑姑家的亲戚,送我回家的。”

“噢。”

张姨转身把豆子秤好,倒进面口袋里,这一下,面口袋给撑得满满的了,凌儿满意地笑了笑。

张姨在粮本上划了道子,盖上图章。

“这个月你还有两斤挂面没领呐,一起领了吧。”

凌儿捏了捏兜里的手帕包包,“还是留着下个月吧。”

“傻丫头,这个月的是富强粉,下个月可能就是高粱面的了,你妈不是吃不了高粱面吗。”

“那我就领一卷吧。”凌儿拿出了手帕,正要打开。

“还是两卷都领了吧。”一只大手递上了钱。

凌儿横抱着两卷挂面,和张姨说了声再见,就走了出来。

“我下次让姑姑把钱还给你吧。”凌儿特别不愿意说这句话,可还是说了。

到了宿舍门前,打开锁,凌儿犹豫了一下,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就推开门。

屋里面满满地堆着什物,只有靠墙的上下铺,和一张桌子是空着的。

“怎么堆了这么多东西?”

“都是从日本小楼的套间里给搬出来的。”凌儿淡淡地说了一句。日本小楼是在市区中心偏北的地方,原是日本人驻扎区,一片日式小洋楼,在楼里楼上楼下跑来跑去,那是凌儿记忆里的家。

“是军区边上的那个小楼?”听着问话,凌儿没有回答,她不想提那段动荡的日子,那种无助,那种不再是公主的日子。掀开围在桌子下面的布单,凌儿把两卷挂面摆了进去,又随手拿出一小扎绛红色的粗面条,说了声,“我去下点面吃,”就走出了屋。早就过了做饭时间,三家合用的厨房没有人,只有残余的饭香。点上火,用一点葱花爆了锅,加上水,凌儿便站在那里等着水烧开。葱花在水里舞动着,凌儿只是静静地盯着那舞动的绿色花瓣,以前总是哥哥煮面条,他也不爆锅,就是加点葱花、酱油,煮成一锅糨糊,凌儿不喜欢吃哥哥的糨糊面,可现在她倒是宁愿有一大碗糨糊面摆在她的眼前。

凌儿端着两个碗走进了屋,自己的碗里只有一点面条底。她不想吃,只想喝点热汤暖暖自己冰凉冰凉的肚子。

床上铺了一层报纸, 一块一块的,那是凌儿练字的报纸,是凌儿用来临摹哥哥的隶书的。凌儿总也找不到哥哥的灵性,写下来的字总也没有哥哥写的那种韵味。从小就被爸爸逼着练字,读过私塾的爸爸写得一手漂亮的蝇头小楷,在军区里是有名的,凌儿却总是和爸爸耍赖,所以她的字还是歪歪扭扭的,要是爸爸还手把手地按着自己练字该多好呀。

“这个字写得不错,这张有点味道,这一笔拉的太长了,这个下笔反了。。。。”

凌儿捧着面条汤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汤碗贴着自己的脸,热热的。

几笔下来,两行方方正正、雄厚规整的颜体楷书横在了眼前。凌儿的字从来没有像这样规规矩矩立得住的,哥哥总是取笑说凌儿的字是鸡爪子挠的。

“我马上就要转业回长春了,婶子还想让我留下来,我也想留在部队不转业,可是你嫂子一个人在家带孩子,这么多年也不容易,我也该回家了,我家里还有一些好书,我会给你寄过来,看完了,你得还给我呀。”

“好了,我该去火车站了,这是我的地址,给我写信吧,把你的临摹寄给我,我帮你改,好吗?”

又是凌儿一个人,屋里静静的,墨香和面香混在了一起,隶书和楷书都贴在了墙上,耳边又响起了哥哥的笑声、口琴声、笛子声。

哥哥的灵性凌儿一点也没有,可哥哥的灵性却一直陪着凌儿。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9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2 个评论)

5 回复 shen fuen 2013-8-31 12:30
提醒我该写写字了.....
3 回复 yulinw 2013-8-31 13:26
   凌儿改天亮亮字儿吧~·
3 回复 徐福男儿 2013-8-31 13:34
写得真好!文笔好!
5 回复 TCM 2013-8-31 18:27
好文
3 回复 fanlaifuqu 2013-8-31 19:38
原创,不是文学!
3 回复 越湖 2013-8-31 22:59
好!
2 回复 oneweek 2013-9-1 00:06
bucuo
4 回复 mayimayi 2013-9-1 00:19
挺 原创
2 回复 jjsummer95 2013-9-1 01:05
shen fuen: 提醒我该写写字了.....
快去写
3 回复 jjsummer95 2013-9-1 01:06
yulinw:    凌儿改天亮亮字儿吧~·
   鸡爪子
5 回复 jjsummer95 2013-9-1 01:06
徐福男儿: 写得真好!文笔好!
谢谢
2 回复 jjsummer95 2013-9-1 01:06
TCM: 好文
谢谢
2 回复 jjsummer95 2013-9-1 01:09
fanlaifuqu: 原创,不是文学!
只敢说是原创,不敢沾文学的边。
Woodward 没见到您
4 回复 jjsummer95 2013-9-1 01:09
越湖: 好!
2 回复 闲云野鹤一忽悠 2013-9-1 06:26
BUCUO
4 回复 jjsummer95 2013-9-1 06:31
闲云野鹤一忽悠: BUCUO
   猪猪的口语村里泛滥了
1 回复 黑山老猫 2013-9-1 13:44
不错.  
3 回复 异域堂 2013-9-1 14:42
多年尘封事,尽在秀笔中;蹉跎不同步,伤心一样情。
5 回复 wo? 2013-9-1 19:23
文笔不错,很有过去时光的味道。
还没写完吧?
2 回复 xqw63 2013-9-3 11:02
好可怜的小女孩,在那个年代,很多人有那种感受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02:2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