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国玉玺是公的

作者:纪洞天  于 2012-2-29 00:3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传国玉玺是公的

 

唐懿宗是个骄奢淫逸,倒行逆施的皇帝。他在位期间,对国家政事漠不关心,倒是热衷于乐舞、宴会和游玩。他几乎每天都要观看优伶乐工的演出,只要他一高兴对这些人就大加赏赐。动不动便是上千贯钱。唐懿宗咸通年间,俳优李可及头脑机灵,为人滑稽,很受唐懿宗的赏识。

有一回,皇家举行庆典,和尚、道士诵完经后,便轮到李可及的滑稽戏粉墨登场了。只见李可及登上讲坛,自演双簧,为儒、释、道三教争论高低。有个由戏子扮装的听众问:“你既然精通三教,请问可知太上老君是个怎样的人?”李可及不假思索地答道:“是妇人。”此话一出,众人听了有如坠入五里雾中。李可及不慌不忙地解释道:“《道德经》说,吾有大患,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这本书就是太上老君自已写的,他如果不是妇人,为何会怀有身孕?”这时有人问:“文宣王是个怎样的人?”李可及说:“这还用问吗,当然也是妇人。”这么一来,连唐懿宗也急了,问道:“为什么?”李可及说:“《论语》上不是说得很清楚吗,沽之哉,沽之哉,我待价(嫁)者也。由此可见,文宣王不但是女子,而且是待字闺中的黄花闺女,所以才自称是待嫁的人。”又有人问:“你可知道佛祖如来是个怎么样的人?”李可及说:“也是妇人。”众人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人问:“你这么说有何证据?”李可及说:“当然有,《金刚经》上说,敷(夫)坐而坐。只有等到丈夫坐定了,她才敢坐下,难道不是妇人吗?”这么一说,连唐懿宗也笑了,但转眼就拉下脸来,说:“大胆李可及,你明知朕是信佛的,竟敢当着朕的面取笑佛祖如来,该当何罪?”李可及赶紧下跪,叩头请罪:“微臣罪该万死!”唐懿宗见到李可及的狼狈相又乐了,哈哈大笑,说:“算了,算了,戏台上不妨开些不登大雅之堂的玩笑取乐,朕免你的罪!“说罢,还下令重赏李可及。唐懿宗说:“你这些说词都是事先编好的,你能不能由朕出题当场来考考你?”李可及说:“敬请陛下指教。”唐懿宗令人捧出传国玉玺,说:“这就是传国玉玺,你看清楚了,你说这传国玉玺是用公玉制成的还是母玉制成的?”李可及说:“当然是公玉。”唐懿宗说:“错了,成语‘如花似玉’,‘偷香窃玉’都是用来指女子,怎么会是公玉?”李可及说:“《诗经·小雅·鹤鸣》说,他山之石,可以攻(公)玉,这玉当然是公的了。”唐懿宗说:“好,算你伶牙俐齿,朕问你,这玉是男的还是女的?”李可及说:“男的。”唐懿宗问:“有何根据?”李可及说:“《三国志 诸葛恪传》上说,孙权见而奇之,谓其父瑾曰:蓝(男)田生玉,真不虚也。”唐懿宗说:“好个李可及,朕不信考不倒你!”李可及说:“一而再,再而三,这第三关可要请陛下高抬贵手了。”唐懿宗再问:“你说这玉是雄的还是雌的?”李可及说:“当然是雄的。”唐懿宗问:“为什么?”李可及说:“《三国志》说,腾为人长八尺余,身体洪大,面鼻雄异(玉)。”唐懿宗说:“你真是长了一条三寸不烂之舌。”于是,唐懿宗又重赏了李可及。如果说,李可及拿三教祖师爷取笑,颇有些胆识的话,后的说玉就纯粹是巧妙地利用谐音,玩语言游戏以博得皇帝一笑了。唐懿宗的日常生活总是围绕着歌台舞榭,酒林肉池打转,乐此不疲。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整个咸通时代从京城到地方,处处都弥漫着穷奢极欲,醉生梦死的风气,正如晚唐著名诗人韦庄严所咏“瑶池宴罢归来醉,笑说君王在月宫”唐懿宗以为他可以天天在月宫里过神仙般的日子,但那不过是白日梦而已,大唐帝国的末世挽歌已是隐约可闻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2 23: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