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关

作者:纪洞天  于 2012-2-29 00:5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过关

 

 

赵雨生与曾杨昆是邻居,虽然中国自古就有“远亲不如近邻”一说,但邻居毕竟是邻居,不是亲人,“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人为数不少,更何况在现代化的大都市里,安全铁门一关,就是一个独立的隔绝的世界,虽然同住在一幢楼里,几年,几十年过去了,不知彼此姓名的也大有人在。然而,赵雨生和曾杨昆却是走得很亲近,这全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公约数:都有亲人在美国。赵雨生的儿子和媳妇大学毕业后在大公司找到工作后都已定居美国了,就连他们的女儿也上小学了。曾杨昆虽然比赵雨生慢了半拍,但女儿今年就要大学毕业了,她的男朋友早已是美国公司的白领了。俩人茶余饭后的闲聊都会不知不觉地扯到那个遥远的国度。

今年五月的一天,赵雨生告诉曾杨昆:“我儿子来信要我到美国去玩一玩,我也想去看看小孙女,那可爱的小宝贝我还没有抱过哩。”曾杨昆一听,也说道:“好啊,我也正想去签证,我那闺女今年正好大学毕业,邀请我去参加她的大学毕业典礼。”

俩人都顺利地获得了美国大使馆的签证,他们同一天登机, 乘坐的也是同一航班。在飞机上,曾杨昆问赵雨生:“你去看小孙女,给她带了什么见面礼了?”赵雨生说:“我给她买了一块满天星的18K的金劳力士表。”曾杨昆叫道:“我的妈呀!她才上小学一年级,你就给她买那么昂贵的金表,也太破费了吧?”赵雨生说:“哪会呢,我给她买的表是仿制的,值不了几个钱。你呢,送什么礼物给你的千金?”曾杨昆说:“我们俩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送给女儿的也是满天星18K的金劳力士表,不过我的表是货真价实的金表。”赵雨生说:“那是当然的,千金都大学毕业了,也不好意思戴冒牌的金表嘛。”

长话短说,俩人下机后来到美国机场的海关。曾杨昆排在前,赵雨生随后。过海关时,海关工作人员发现曾杨昆左腕上有只金劳力士表,右腕上也有只金劳力士表,便说:“你那只表要上税才能过关。”曾杨昆心想,这表要是上税,岂不是几百美元就打水漂了。于是,他灵机一动,计上心来,装着轻松地说:“这表不是金表,是假的。”海关工作人员不相信,将他的两只表取过来,与自已手腕上的金劳力士表一一对照后说,明明是金表,怎么会是假的?海关人员问:“两只表都是假的吗?”事到如今,曾杨昆也只好打肿脸充胖子了,硬着头皮撑下去,说:“都是假的。如今的假表制造技术是一流的,造得就跟真的一模一样。”没料到海关工作人员听他这么一说,随即拿来一把鎯头,当当,两下,将两只金表硬是给砸扁了,然后甩下硬绑绑的一句话:“这次算是警告,今后再带仿制品进关就不客气了。”曾杨昆眼睁睁地看着两只金表粉身碎骨,真是欲哭无泪,连个“冤”字都不敢说出口。

赵雨生同曾杨昆一样也是左腕一块金表,右腕一块金表,只不过,左腕的金表是真的,右腕的金表是假的。海关人员要是问他,如果回答表是假的,那肯定落得个同曾杨昆一样的下场。赵雨生才不会这么傻,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嘛。可如果回答表是真的,海关人员肯定要你上税的。一块值不了和个钱的仿制表按名牌金表上税,岂不是太冤枉了。赵雨生想,如果回答一只是真的,另一只是假的。不,不行,那样就更糟了。海关人员会怀疑你带仿制表作为样品来美国是为了批量生产,说不定还会将你当成走私犯。事到如今,也只好成为刀砧上的肉,任他宰割了。

海关人员一见赵雨生也是左腕右腕都有一只金表,便问:“你的表是想上税还是想砸烂?”赵雨生咬咬牙,说道:“行,上就上吧。”

过关后,赵雨生发现机场商店里出售的劳力士金表也贵不到哪能里去,他为那只假表却真的上税痛心不已。曾杨昆对赵雨生说:“别难过了,你想想我的两块金表都给砸扁了,一钱不值。要是踩扁两个空易拉罐还能到回收站卖个十美分。你和我相比,真是太幸运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2 19:1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