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画

作者:纪洞天  于 2012-2-29 01:1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神画

 

纪洞天

 

开了一整天的会议终于结束了,就象跑完全程到达终点的马拉松运动员,刘顺天几乎要瘫软下来。他没有径直回家而是驱车到大都宾馆悄悄开了房间,他吩咐郑经理在一小时内他什么人都不想见,什么电话都不想接,你无论如何必须给我挡驾住。正当刘顺天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时,电话突然响了。刘顺天真想大骂,郑经理啊,郑经理,你这宾馆经理是怎么当的,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骂归骂电话还是要接的,刘顺天很不情愿地拿起听筒。“对不起,刘书记,打搅你了,我是陈颖,我有件稀世珍宝要让你过目。”对方说得相当急促,显然是生怕刘顺天一怒之下将听筒搁了。对方是个陌生人,刘顺天一肚子不痛快,不过他还是强忍住,没有发火,几十年的官场磨练,这点涵养还是有的。好吧,你过来,但是我最多只能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今天我实在太累了,想歇一歇。几分钟后,进来一位年青人,他就是陈颖。陈颖给刘顺天展示了他带来的所谓“稀世珍宝”,一幅临摹的齐白石的“当官图”。笔法粗糙,充其量只不过是业余水平。刘顺天从政前是三元市屈指可数的文物鉴定专家,多少珍贵的文物都是通过他亲手鉴定的。可如今这个破玩艺儿竟敢冒充稀世珍宝来浪费他极其宝贵的时间,刘顺天不由地怒形于色。陈颖慌忙解释道,刘书记,你不要小看它,它可是当官必不可少的至宝。刘顺天笑了,荒唐,这么低劣的仿制品还视为珍宝。陈颖说,这幅画奇就奇在有人向当官的送礼时,如果这礼可以收下,这画中的七品芝麻官就会伸出右手;如果这礼收不得,这画中人就依然袖手旁观,你说神不神。刘顺天皱起眉头,简直是天方夜谭,怎么可能有这等事?陈颖不慌不忙地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是骡是马只要当场拉出来遛一遛就见分晓了。说罢,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十元的人民币递给刘顺天,“刘书记,这是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望笑纳。”这时,“当官图”上的芝麻官果然伸出了右手,这情景让刘顺天惊讶得目瞪口呆。陈颖笑了,“我这不过是小试牛刀,今后的日子您不妨真刀真枪地亲自验证一番。这幅画我可以暂放在您处一个月,等您相信了,我再来找您也不迟。不过,我还要叮嘱你一句,这件事中能你一人知道,千万不能有第二个知道,就连你老婆也不能告诉她。我相信你,因为你嘴牢,别人我信不过。”年青人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前后不到十分钟。刘顺天拿起那幅画左看右看,前看后看,他实在难以相信这是一幅神画,可是刚才看到的一幕又是铁峥峥的事实,令他不能不信,难道眼前这幅画真是阿拉伯神灯?

刘顺天在大都宾馆一分钟也呆不下了,他召来司机马上驱车回家。他将画小心翼翼地挂在客厅的墙上,他和客人交谈时一眼就能瞄到这幅画。过了几天,城建局王局长前来同刘顺天商谈百货大楼工程招标的事。王局长带来了几条红塔山的香烟,说是亲戚送的,他根本抽不完,让刘书记也品尝品尝云烟的味道。刘顺天接过烟看了看,眼角却迅速地瞄了“当官图”一眼,只见芝麻官抽出了右手。刘顺天笑了笑,说,这怎么行,无功不受禄呀!拢共多少钱我这就付清。王局长忙说,刘书记,你这也太见外了。几条香烟,不到十天半月就烟消云散了。你肯试抽就是给足我老王面子了,我又不是摆烟摊的,收什么钱。“哈、哈、哈。”俩人心照不宣。王局长走后,刘顺天拆开香烟的包装盒,里面藏着十万元人民币。

又过了些日子,土地局张副局长前来和刘顺天家聊天,眼下土地局的邱局长已调到财政局任局长,局里面还有三名副局长,市委组织部正在进行考核,想从中提拔一名副局长升任局长。张副局长带来了一盒“西洋参”,说,刘书记,我老婆刚从老家探亲回来,给我带来了这玩艺儿。我想,我又不是日理万机,哪里需要进什么补。你才是大忙人,你比我更需要。一盒西洋参能值多少钱?刘顺天当然明白,这哪里是什么西洋参,里面准又是藏着现金。他拿起西洋参看了,称赞道,不错,还是正宗的美国花旗参哩。同时,他用眼角扫了一下“当官图”,只见那芝麻官纹丝不动,根本没有伸出右手。刘顺天叹了一口气,说,我这人一向怕火气大,从来不没吃过什么人参,还是你自已留着用吧。刘顺天婉言谢绝了,张副局长也只好知趣地告辞了。组织部考核的结果是,三名副局长都仍然按兵不动,从其他局调进一名新局长。刘顺天确确实实尝到了“当官图”带来的实惠,有芝麻官的指点,刘顺天是一枪一个准,如今他对付受贿是应付自如,从来没有失手过。这幅“当官图”说是稀世珍宝委实没有一点夸张的成份。

一个月后,刘顺天与陈颖又会面了,双方交谈的气氛相当融洽。刘顺天困惑不解地问,这么难得的一件珍宝你为何要送给我呢?

陈颖说:“实话实说吧,这件珍宝送给您,我好是考虑再三,实在是舍不得呀。这幅画是我父亲临终前托运付给我的。我父亲是个小职员,一辈子也没有人需要向他行贿,因而他虽然拥有一幅“当官图”也等于是形同虚设,他在世时芝麻官从来也没有伸出过右手。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是个连副股长都不是的公务员,当然谁也不会向我行贿。如果我想保有“当官图”,那只能是一辈子清贫。如果我将“当官图”委托拍卖行拍卖,拍卖行的当然不相信我说的这是一件稀世珍宝。如果说,他们找一位当官的进行试验,又有谁愿意成为试验品呢?再说,纪检会、公安局、反贪局、检察院的人知道了此事岂不是要找上门来,我不是自已引火烧身吗?思来想去,我还是一定决心将神画送给您。我虽然失去了珍宝,但上国有句老话‘投桃报李’,我想你肯定是不会让我失望的。”刘顺天笑了:“你想让我用什么方式回报你呢?” 陈颖想了想,说:“我的要求也不高,我想当文化局长。”刘顺天说:“你才只是个普通干部,突然乘直升飞机当上了局长,恐怕难以服众,社会影响也不好,我看还是走曲线为宜。过些日子,我们将公开招聘一批科局长,你可以前来应聘。当然,笔试、口试的题目我都会事先告诉你,你好好地准备,我想你应当有办法过关吧!” 陈颖高兴地说:“好,这个办法好。”刘顺天严肃地说:“不过,我也要明白地告诉你,从今天起,你不准向任何人提起你送”当官图”给我这件事。你当上文化局长,咱们的事也就算是两清了,谁也不亏欠谁,只能各自好之为之了。” 陈颖说:“那当然,那当然,不过我还要提醒刘书记一句话,‘当官图’的芝麻官如果没有伸出右手,你千万千万不要收下,收下那些东西。”他本想说出“行贿”但还是吞下了。刘顺天说:“谢谢,我自然会当心的。”

四、

自从有了“当官图”,刘顺天的日子是越过越滋润了。一天,财政局李局长给刘顺天送来了一幅黄胄的“毛驴图”。李局长说:“这幅画是赝品,值不了几个钱。我听说你喜欢黄胄的画,就将它买下转送给您 。”刘顺天以行家的目光将“毛驴图”看了个够,心里说,这哪是什么赝品,明明是真货,按现在的行情价少说也值20万人民币。刘顺天故意问道:“你花多少钱买下这幅画?”李局长说:“那画商开价钱200元,我拦腰一砍,花100元就买下了。”刘顺天习惯性地扫了“当官图”一眼,芝麻官纹丝不动。刘顺天虽然对“毛驴图”爱不释手,但他还是松手了说道:“这画你还是自已留着欣赏吧,我这客厅里这样那样的画太多了,早就挂满了。”李局长说啥也不肯拿走“毛驴图”,硬是将画给留下,匆匆告辞了。刘顺天再三嘱咐妻子蔡芳芳,明日务必将“毛驴图”送还李局长,说啥也不能收他送的画。蔡芳芳大惑不解:“我看你挺喜欢黄胄的画,这才不过一百元,咱们就买下吧,又不是白拿他的,怕啥!” 刘顺天火了:“你懂得什么,真是头发长,见识短,这幅画何止才值百元,至少价值20万人民币。”蔡芳芳大吃一惊:“天哪,真有那么贵?” 刘顺天说:“你以为我当文物局长时是吃干饭的,我过目的画,价格绝不会误差200元。第二天,蔡芳芳要将画还给李局长,可李局长死活就是不肯收下。李局长说:“我花了一百元买的画,你付给我一百元就得了,总不能连这面子都不给吧。” 蔡芳芳说:“老刘说这画至少价值20万元人民币。”李局长笑了:“笑话,我一百元买下的赝品,那会值天价。李书记同你开个玩笑你也当真。你相信我吧,一百就是一百元,多一分钱我也不会要你的。”蔡芳芳心想,老刘也真是的,一百元买的画,既然喜欢就买了吧,何必骗我说是20万元。于是,蔡芳芳同李局长成交了,李局长收下了一百元。为了使蔡芳芳相信,李局长还特地开了一张收据。“兹向李某某购买毛驴图一幅,付人民币壹百元正。此据。付款人:蔡芳芳,收款人:李某某。正本给了蔡芳芳,副本则李局长留下,双方皆大欢喜。蔡芳芳虽然买下“毛驴图”却又不敢带回家,生怕刘顺天责怪,便将“毛驴图”放在娘家,并叮咛母亲不要提及此事。财政局的贪污案向纵深发展,终于牵涉到李局长。李局长在事实面前不得不承认贪污了300万元人民币。李局长深知自已肯定要判刑,说不定连脑袋也保不住,他想刘顺天既然收下了他送的“毛驴图”却不肯拉他一把,不由地怒火中烧。你狠心将我推下水,我也不能让你逍遥法外。于是,他向纪检人员坦白,他曾送给刘顺天一幅价值20万人民币的“毛驴图”。这事使纪检书记大为震惊,不知该如何处置,因为刘顺天是市委的第一把手,轻易动不得,于是,只好向省纪检会汇报。省纪检会副书记立即专程来到K市找刘顺天谈话,因蔡芳芳是一位副局长也就同时调查蔡芳芳是否还有其它贪污行为。刘顺天一听省纪委是为此事而来,便坦然地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并再三保证他已让妻子蔡芳芳将此画当面还给李局长了。省纪委副书记出示了有蔡芳芳、李局长签名的收据,刘顺天顿时傻眼了,抱着头痛苦地说:“我怎么没想到,我怎么没想到,我老婆会骗了我。”市纪委对蔡芳芳实行了“双规”,蔡芳芳只好交出了“毛驴图”。这件事本是可大可小,因为蔡芳芳确实不懂得“毛驴图”的真正价值,可是纪检会顺藤摸瓜,查到蔡芳芳曾经瞒着刘顺天还有贪污行为。于是,蔡芳芳被公安局逮捕了。经法庭审判,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啷铛入狱。虽说是妻子犯罪,刘顺天也脱不了干系,至少是疏于教育,于是他被撤销书记的职务,降为第四副书记。刘顺天到狱中去探望蔡芳芳。蔡芳芳哭着说:“老刘,是我害了你,你打我骂我吧,我不配做你的妻子,咱们离婚吧,你再打一个更班配的女人吧。” 刘顺天说:“别瞎说了,是我害了你。其实,我更应当蹲监牢,只不过我是漏网罢了。你就去吧,我等着你,三年后,咱们一起重新过日子。”回家后,刘顺天将“当官图”烧了,自始至终,蔡芳芳不知道刘顺天有这么一幅神画。刘顺天将芝麻官指示他收下的钱以“手莫伸”的名义全都如数上交“廉政基金”,他决心清清白白做人,安安心心地过日子。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3 23: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