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字传奇(之二)

作者:纪洞天  于 2009-3-19 10:4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1评论

关键词:


测字传奇(之二)


纪洞天

 

蒋介石从未测过字,但他对中国的神秘文化是打小就是深入骨髓地相信。蒋介石的名和字,就是来自《易经》。《易经》有六十四卦,其中一卦叫“豫”卦,六二爻辞曰,介于石,不终日贞吉。《彖》曰,“不终日贞吉”以中正也。那意思就是说,心志操守,坚如磐石,不终日沉迷于享乐是最吉利的,原因是因为能居中得正。于是,蒋某人便名介石,字中正。蒋介石的原配夫人毛福梅大蒋介石四岁。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更何况大了四岁。蒋介石夫妇成婚后便上雪窦山的雪窦寺卜了一卦,太虚法师告诉他,梅开有福,鼎和有国,女大四岁,既吉且利。这四句诗说得蒋介石笑逐颜开。第二年,毛夫人果真替蒋介石生了个儿子,取名经国。蒋介石更是认为自已的家乡是块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你看,溪口镇头枕四明山,背靠天台山,脚踏括苍山,面对东海水,手抚象山港。而雪窦山则有如龙游至溪口,龙张其口,口含珍珠。这可是注定要出大伟人的宝地啊!正因为如此,蒋介石在民国十年十二月五日与陈洁如在上海结婚时,他信心满满地对陈夫人说,他毕生立有三个志愿,第一是娶陈洁如为妻;第二是当孙中山继承人;第三是武力统一全国 ,成为中国的唯一的军事领导人。民国十五年(1926年)九月,蒋介石率北伐军逼近南昌,指挥部就设在距离南昌三十上几里的牛行车站。一日,蒋介石与参谋长白崇禧在附近散步时路过一座小小关帝庙。蒋介石走了进去,一声不吭地从签筒里抽了根签递给老和尚。那根签上写的是唐朝诗人刘禹锡的七律《石头城》: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同,夜深不过女墙来。蒋介石不解签意,便请老和尚赐教。老和尚问道,贵人可是蒋总司令?蒋介石大吃一惊,但也只好点头承认。老和尚又问,是想打听战事?蒋介石又点了点头,说,正是。老和尚说道,敌方是在劫难逃,贵军是吉中有灾。蒋介石大感兴趣,赶紧请老和尚指点迷津。老和尚解释道,第一句是指北伐军将南昌城团团围住。第二句是指敌方气数已尽,只能是兵败逃遁。第三句是指淮水与长江形成剪刀叉,是敌方占据了有利地形。第四句是指要防止敌方半夜偷袭。蒋介石一听,心中大喜,当即让副官送二百元作为卦金给老和尚。回到指挥部后,蒋介石下令白崇禧马上调二个团防守指挥部。半夜,敌方的师长卢香亭果然派出二个团,通过隧道偷袭蒋介石的指挥部,结果中了埋伏,被打死千余人,俘虏千余,逃跑千余人,北伐军打了个漂亮的伏击战。蒋介石对关帝庙的签如此灵验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第二天马上交代部属送钱给老和尚修庙。第二年,民国十六年八月八面威风的北伐军总司令却下野了,回到了奉化溪口老家。一日,蒋介石来到雪窦山的雪窦寺游览。雪窦寺的太虚法师见蒋介石来了,便向他要了生辰八字。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好一会儿才郑重其事地说道,根据您的生辰八字来看,今年流年是丁卯,犯了天狗星,故在交秋时冲动,不死也要伤,不过别焦急,您仍在行运中,大难不倒,后福无穷。早则明年,迟则后年,您必定还会东山再起。那时的权位就贵不可言了。蒋介石听了,心中大喜,重赏太虚法师。说来也怪,蒋介石果真在第二年又复职了。

当蒋介石看到《益世报》上发表的社评《为蒋介石测字》后,气得暴跳如雷。恨不得立马派人将钱景浩五花大绑押来,投入死牢。蒋介石还是有点常识的,知道测字也是中国神秘文化的一个部份,对测字先生不可贸然行事,当他冷静下来后,也感到要三思而后行,回到府中,蒋介石虽然还恨得牙痒痒的,却一直想不出什么妙招。宋美龄见他气得脸红脖子粗,便问道,达令,为啥事气成这副模样,当心血压又升高了。蒋介石将《益世报》测字的事说了一遍,宋美龄听了,笑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何必大动肝火?当年我也测过字。蒋介石好奇了,什么,你也测过字,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宋美龄心里说道,测字先生对你大不恭敬,我能说得出口吗?不过,她嘴上却说,小事一桩,不足挂齿。蒋介石说,小事?这是小事,那什么是大事?宋美龄说,怎么,你感兴趣,那我说说一说,这事发生在民国一九三一年。

蒋介石随着宋美龄的回忆回到了那消逝的年代。

国破山河在,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又有谁还有闲情逸兴游览天下名山大川呢? 虽说是“峨嵋天下秀”,但每天只能迎来稀稀拉拉的游人香客。这天风和日丽,天高云淡,在不多的游人香客中,雍容华贵的宋美龄和女仆蔡妈也前来游览。这时,有个测字先生摇着铃,从容不迫地朝她们走来,随身保镖立即气势汹汹地拦住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不速之客。测字先生据理力争,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凭什么不让我过去?两名保镖正准备将测字先生驱赶走,慢!蔡妈叫了一声,走上前来。你真会测字吗?宋美龄的贴身女仆蔡妈问道。本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上下五千年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测字乃雕虫小技,何足道哉!测字先生大言不惭地海吹。好了好了,是真是假,立马见分晓,你也不用瞎吹,我就请你测一字。蔡妈说。大姐请赐字!  就测‘蔡’字吧!宋美龄见蔡妈请人测字也都围拢过来看热闹,测字先生闭目思索,然后十指故弄玄虚地摆弄一番道,蔡是草字头,离开了‘艹’就成‘祭’字,这好比你若离开主人家就会大难临头。宋美龄一听,不由心中一跳。“蒋”字不正是草字头,这测字先生真是神了。他怎么会知道蔡妈家的主人姓蒋?宋美龄自幼信奉基督教,对求神拜佛向来不以为然,认为那是邪门歪道,不足为信。宋美龄说道,不,你说错了,这位大姐主人的姓氏,可不带草字头。测字先生不慌不忙地说道,小姐,恕罪,我的话还没说完哩。‘蔡’这个姓氏一向与‘木’有缘,东汉的蔡伦造纸,离不开木头;蔡文姬弹《胡加十八拍》离不开焦尾琴,焦尾琴就是名贵的木材制成;著名的唐朝李塑雪夜取蔡州,木子李可不是‘木’字当头吗?因而这位大姐不但离不开‘草’,更离不开‘木’。她与草木有缘。宋美龄听了测字先生的这番解说,真是心服口服了。“蒋”是草字头,“宋”不就是宝盖头下一个木字吗?莫非今天遇上活神仙了?看来峨嵋仙境真是藏龙卧虎之地,峨嵋之游是不虚此行啊!  宋美龄见蔡妈请测字先生测字,也勾起了她的兴致,她想蔡妈是测姓氏,我偏要标新立异,于是她写了一个‘美’字交给测字先生。测字先生一看大惊失色,说道,啊,这可是大家手笔,小人不敢妄测。宋美龄说,你尽管测吧,就是说错了也不怪罪你。测字先生说,多谢小姐,那小人就放肆了。‘美’字上头二点,这说明你在家中排行第三,前头有两个姐姐。‘美’字中间是个‘王’字,恕我直言,夫人的先生是个雄才大略的伟人,他定能统一天下。不过,‘王’字下是个‘大’字,在家中乃是以夫人为大。宋美龄一听,笑逐颜开忙叫随从重赏测字先生。

蒋介石说,你这测字,他说的是好话;而我的测字,人家是指着和尚骂秃驴,我怎能咽下这口气。宋美龄说,该咽得还是要咽,小不忍则乱大谋。你不是准备下野了吗?李宗仁上台后,《益世报》的编辑还会再测字的。你何不将这包袱丢给李宗仁去处置。这么一来,世人都会说蒋总统宽宏大量,李宗仁是小鸡肚肠。蒋介石说,你这法子好是好,可李宗仁那头老狐狸精明得很,他要是不按你的拍子跳舞,岂不是便宜了《益世报》的测字编辑?宋美龄说,要是借刀杀人行不通,咱们就借名杀人。蒋介石问道,借名杀人,没听说过,借名怎能么杀人?宋美龄说,不用李宗仁的刀,刀用的是你的刀,可借用的是李宗仁的名义,叫他跳到黄河洗不清。蒋介石说,高,还是夫人的妙计安天下。虽说蒋介石听从了宋美龄的劝说,暂时放弃了杀钱景浩的念头,但他仍不想让钱景浩的字测得准。娘希匹,老子就是偏偏不在二十一日下野。

    一月二十一日上午十时许,蒋介石召集在南京党政军高级有员百余人,在其官邸举行紧急会议,表示个人非引退不可,让德邻兄依法执行总统职权。会议开完后,蒋介石便乘美龄号专机飞往杭州,他指派张群将文告交给李宗仁过目后见报。蒋介石心想这份文告藏有猫腻,精明的李宗仁必然不肯认同,俩人讨价过价,没有几天的时间折腾文告根本不能见报。谁知,国民政府秘书长却在二十一日晚间瞒着代总统李宗仁将文告的原义,以盖有总统府大印的通令形式通电全国各级军政和民意机关,一夜之间,全国都知道蒋介石在真的在二十一日下野了。钱景浩的测字一天不差,神啊!

 

蒋介石下野后,李宗仁本以为身为副总统的他就能名正言顺地当上总统。谁知,蒋介石既不引退也不辞职,只是让他代行总统职权。李宗仁手捧代总统的烫手山芋,吃嘛烫嘴巴,甩嘛不甘心,进退维谷,左右为难。一天,李宗仁的秘书向他建议,听说《益世报》有个钱编辑测字特准,何不让他测一测,看一看代总统前景如何?李宗仁心想,也好,死马当作活马医,心里有个数,总比走一步看一步强。李宗仁的秘书来到《益世报》向钱景浩说明了来意。钱景浩说,李代总统,一个“代”字好似孙悟空的金箍套在头上,只要蒋介石念起紧箍咒,他就得痛得在地上打滚,这个代总统还有啥当头?李宗仁的秘书说,代总统确实难当,李代总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请钱编辑还为他的前途测一测。当年您的父亲钱庭瑜还为李代总统测过字,李代总统还赠送他一块匾额,上书:神机妙算。钱景浩笑了,此一时,彼一时,怎能同日而语?当年,李代总统是率领北伐军,征讨军阀;如今的李代总统是替老蒋收拾烂摊子。今非昔比,不用动笔墨了吧,测什么字,你回去就告诉李代总统,中国有句成语叫做“李代桃僵”,等到南京桃花盛开时,他也就该卷起铺盖走人了。不论来者怎么好说歹说,左说右说,钱景浩就是拒不测字,李宗仁的秘书只好悻悻地离去。李宗仁听了秘书的汇报,长叹一声,连报社编辑都不肯赏脸测个字看来代总统的气数确实是尽了。秘书说,这个姓钱的编辑简直不识好歹,干脆我带上几个卫士将他押到总统府来,看你敢不测字?李宗仁说,不用了,如今我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每走一步都得慎之又慎。我在台上,老蒋在台下,他正等着看我的笑话哩。第二天,《益世报》发表了由钱景浩执笔的社评《李代总统不用测了》。社评全文如下:蒋总统下野了,李代总统上台了。蒋介石走了,李宗仁来了,一出好戏却刚刚开场了。蒋介石就像个大牌魔术师,他光凭“代”和“台”两个汉字作道具,就将李宗仁玩得团团转。蒋介石在他预留的文告里埋下了伏笔,只是让李宗仁作为他的挡箭牌,他则是躲藏在幕后事事操纵,必要时东山再起。李代总统的“代”根本就不是代行总统职权而是代蒋介石受过罢了。蒋介石将收拾不了的烂摊子甩手丢给了李宗仁。李宗仁是要钱没钱,蒋介石已将中央银行的黄金秘密运往台湾。李宗仁上台后的经费已被攫取一空,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他又如何能维持局面。李宗仁是要兵无兵,国民党的嫡系部队都听蒋校长的号令,李宗仁根本插不了手。李宗仁想与中共和谈,可他不过是丫环拿钥匙当家不作主,毛泽东怎么会与白费口舌,满足于长江以北的半壁江山。再说“台”字,那就更是好戏连台了。蒋介石必然要唱两台戏。一是保台,蒋介石深知大陆是守不住了,决心置尚有大半个中国的中华民国于不顾,退保台湾,任命嫡系守台,早在194812 29日,就任命大公子蒋经国为台湾省党部主任委员,陈诚为台湾省政府主席,决心将孤悬海上的台湾作为他最后的归宿地。二是拆台,蒋介石要保台自然就要拆台,拆的是李宗仁的台,他必然要弃长江天险而不守,弃首都南京而不顾,让李宗仁骑虎难下,焦头烂额,下不了台。李宗仁的命运还需要测字吗?等到南京桃花盛开的时候,李宗仁这颗酸李子就该代替“逃”走的蒋介石成为一具政治僵尸了。这就是成语“李代桃僵”的故事新编。

 

2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homepeace 2009-3-19 10:44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8 18: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