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桥夜泊”诗版本趣谈

作者:它乡异客  于 2012-3-28 02:0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杂谈|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8评论

关键词:

            
                                     “枫桥夜泊”诗版本趣谈
 
     见JoanneJyy谈张继的“枫桥夜泊”诗,不由得想起了有关此诗的一段趣闻,现找来同各位把玩儿。
   唐张继的《枫桥夜泊》,也叫《夜泊枫桥》,是首广为传颂的七言绝句,原诗词是这样写的:
  月落乌啼霜满天,[上海瓷枕本作:叶落猿啼霜满天,作:叶落妇啼霜满天(无考)]
  江枫渔火对愁眠。[上海瓷枕本作:江边渔父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本人杜撰:姑苏郊外寒山寺,理由是……好玩]
  夜半钟声到客船。[本人杜撰:夜阑钟声到客船。理由是……好玩]
  著名收藏家马未都在收藏节目中讲:这首诗的前两句说的很不清楚,月落乌啼,懂常识的都知道月落日出嘛,月落的时候应该是黎明了,并不是傍晚,这跟诗句后面的夜半钟声到客船这个夜半,是极其矛盾的,更不会乌鸦啼鸣。江枫渔火对愁眠这句呢,江枫渔火说的就很笼统了,不清楚说的是江边的枫树呢,还是江边的桥叫做枫桥呢,反正是有人点起了篝火,有人在对愁眠。但是并没有说明是谁在对愁眠。
  这是质疑流传最广的理由,跟着马先生拿出证据:
  现藏于上海博物馆的宋代磁州窑侍女瓷枕上,题诗有:叶落猿啼霜满天,江边渔父对愁眠。这里写的要比后来传诵的诗句要符合逻辑。叶落猿啼霜满天,这就说的很明确,是落叶的秋天,霜满天,看来是深秋了。江边渔父对愁眠说的简单直接,就是在江边,渔夫们因为深秋了打不着鱼了所以对愁眠。这样就是说大家已经睡了,是深夜了,所以后面的夜半钟声到客船也就合理了。
  《枫桥夜泊》还有另一个版本:
  叶落妇啼霜满天,
  江边渔夫对愁眠。
  写的倒符合生活情理的。后两句如果也符合道理,不如写成:
  姑苏郊外寒山寺,
  夜阑钟声到客船。
 《枫桥夜泊》诗句里的“夜半敲钟”是否合乎情理,自古就有争论,最早质疑的大概是是欧阳修,在《六一诗话》曾云:诗人贪求好句而理有不通,亦语病也。如……唐人有云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说者亦云句则佳矣,其如三更不是打钟时。
  欧阳修认为张继的《枫桥夜泊》所描写的寒山寺“夜半钟声”不正常,就有后人来辩,一派力挺夜半钟,一派力反夜半钟。《庚溪诗话》辨曰:“然余昔官姑苏,每三鼓尽,四鼓初,即诸寺钟皆鸣,想自唐时已然也。后观于鹄诗云:”《诗薮》云:张继夜半钟声到客船,谈者纷纷,皆为昔人愚弄。诗流借景立言,唯在声律之调,兴象之合,区区事实,彼岂暇计?无论夜半是非,即钟声闻否,未可知也。《唐诗摘钞》:夜半钟声,或谓其误,或谓此地故有半夜钟,俱非解人。要之,诗人兴象所至,不可执着。必曰执着者,则“晨钟云外湿,钟声和白云”……
  甚至“连《枫桥夜泊》诗词里的所指也很有歧义。例如‘江枫’一般都解释成江边的枫树,又有人认为指寒山寺旁边的两座桥,‘江村桥’和‘枫桥’的名称。寒山寺:本名妙利普明塔院。或指寒山,乃泛指肃寒之山,非寺名。”
  一首七绝,因为版本的不同竟然引来千古争议,什么鸬鹚派,乌鸦派的很有意思。
  “首句‘月落乌啼霜满天’历来争议颇多,但对‘月落’一词看法却基本一致,认为当时上弦月升得早,半夜时分便已斜沉了。
      争论焦点是围绕‘乌啼’二字而展开的,现共有乌鹊、乌鸦、鸬鹚、乌啼桥数种说法,‘乌鹊派’认为,古人讲到乌鸦,通常是用一个‘鸦’字,‘乌’在没特定所指的时候,一般是泛指,有可能是乌鸦,也有可能是乌鹊,也就是喜鹊。而‘鸬鹚派’认为,无论鸦还是鹊,夜半都是该睡觉的,不可能出来活动,‘乌’当指船家养来捕鱼的鸬鹚;而乌鹊派则反驳:曹操诗‘月明星稀,乌鹊南飞’,唐人‘月照城头乌半飞’等足可为证,若非要把乌解释为鸬鹚,则意趣全无,大伤诗境。也有人认为乌啼是指清代寒山寺附近的乌啼桥,被施蛰存先生指为大谬,乌啼桥和愁眠山都是因张继诗而得名,先有诗后有景。”
      凡此种种,不过趣谈,于茶余酒后把玩儿,大可不必钻牛角尖。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4 回复 丹奇 2012-3-28 07:30
好文,欣赏了!
5 回复 丹奇 2012-3-28 07:31
喜欢这样的诗文赏析。多写此类文学性的文章,村里就安宁了。
5 回复 它乡异客 2012-3-28 09:19
丹奇: 好文,欣赏了!
大部分是抄来的,图一乐。
5 回复 它乡异客 2012-3-28 09:25
丹奇: 喜欢这样的诗文赏析。多写此类文学性的文章,村里就安宁了。
其实打仗未必不是好事,多是起哄架秧子,也劝你不必太认真。这世上什么人没有你气得过来吗?老朽可说的在理?
4 回复 丹奇 2012-3-28 09:33
它乡异客: 其实打仗未必不是好事,多是起哄架秧子,也劝你不必太认真。这世上什么人没有你气得过来吗?老朽可说的在理?
非常在理。不必计较。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5 回复 它乡异客 2012-3-28 09:47
丹奇: 非常在理。不必计较。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这就好,别破坏了自己的写作情绪。写作是一种愉悦,成了痛苦就适得其反了。
4 回复 丹奇 2012-3-28 09:52
它乡异客: 这就好,别破坏了自己的写作情绪。写作是一种愉悦,成了痛苦就适得其反了。
没错!咱就喜欢涂鸦文字。每天不写点,就觉得却了点啥。况且还有很多东西可写没时间写呢。你的文笔一流,多写,咱喜欢看你的文章。
3 回复 它乡异客 2012-3-28 09:58
丹奇: 没错!咱就喜欢涂鸦文字。每天不写点,就觉得却了点啥。况且还有很多东西可写没时间写呢。你的文笔一流,多写,咱喜欢看你的文章。
谢谢鼓励,共勉之。
5 回复 liuxiaoyu 2012-3-30 00:54
我曾经一次兴致所来也是夜里开车直奔姑苏城外寒山寺,呵呵
4 回复 它乡异客 2012-3-30 08:14
liuxiaoyu: 我曾经一次兴致所来也是夜里开车直奔姑苏城外寒山寺,呵呵
八十年代初,曾专门乘船沿大运河南下再游苏杭无锡,也去了寒山寺观枫桥,感觉没有诗那么强烈,可见文学的力量。
6 回复 liuxiaoyu 2012-3-30 08:16
它乡异客: 八十年代初,曾专门乘船沿大运河南下再游苏杭无锡,也去了寒山寺观枫桥,感觉没有诗那么强烈,可见文学的力量。
就是这样的感觉,呵呵,我还特意写了一篇感受呢,下次找出来给您看看,是不是类似的感受
5 回复 它乡异客 2012-3-30 08:20
liuxiaoyu: 就是这样的感觉,呵呵,我还特意写了一篇感受呢,下次找出来给您看看,是不是类似的感受
好啊,愿拜读。
6 回复 liuxiaoyu 2012-3-30 08:58
它乡异客: 好啊,愿拜读。
   整理到了就发出来给您看
5 回复 它乡异客 2012-3-30 09:01
liuxiaoyu:    整理到了就发出来给您看
先谢了!
5 回复 liuxiaoyu 2012-3-30 09:06
它乡异客: 先谢了!
我还想请您指点一二呢,我还要谢谢您呢,呵呵
4 回复 它乡异客 2012-3-30 09:10
liuxiaoyu: 我还想请您指点一二呢,我还要谢谢您呢,呵呵
客气了,相互学习。呵呵
4 回复 liuxiaoyu 2012-3-30 09:19
它乡异客: 客气了,相互学习。呵呵
好吧,就这样说定了
4 回复 它乡异客 2012-3-30 09:20
liuxiaoyu: 好吧,就这样说定了
好;乐见佳文。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9: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