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社会具备发动暴力革命的基础吗?

作者:它乡异客  于 2017-8-7 10:3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异客异论|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33评论

关键词:社会基础, 暴力革命

       谈到共产党国家的倒台,不能不谈的前苏联的瓦解。谈到前苏联的瓦解,就不能不谈到当时的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莫斯科市长叶利钦。

       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戈尔巴乔夫推行“改革与新思维”,试图从根本上重建社会主义的价值观念和政治体制,彻底摈弃斯大林主义留下的政治体制遗产,建立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而以莫斯科市市长叶利钦为代表的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势力,试图把改革引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因此极力促成了苏联解体。 1991年戈尔巴乔夫到克里米亚休假,他的下属部长们把他软禁并成立政变委员会,派遣坦克兵包围俄罗斯加盟共和国的“白宫”——莫斯科,捉拿改革派总统莫斯科市长叶利钦。想不到坦克兵同情改革,叶利钦走出“白宫”,登上坦克向士兵和群众讲话,大受欢迎。各地群众纷纷游行声讨政变。戈尔巴乔夫被软禁后,不能打电话,从一个小收音机中偷听美国之音。政变只维持了三天,不得不自行撤销。

       1991年,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都宣告独立。1991年6月12日叶利钦当选为俄罗斯联邦第一任总统。1999年12月31日,叶利钦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辞去总统职务,以不追究叶利钦及家族的罪责为前提任命总理普京为代总统。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解体后,随后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使原东欧的共产党国家纷纷倒台。在这一系列重大事件中,并没有发生大规模地暴力事件。这也为中国今后的社会变革提供了很好地参照物。

       以上事实说明,非暴力(非无冲突)的社会变革是可能的而且是可行的。

       现有人狂叫:“我想要的就是天下大乱,是彻底革命,象1871年的巴黎革命那样,送九千万党员上审判台,送所有权贵上断头台,没收全部官僚资产,清算几百万贪官,株连靠父母留学的贪官子女,搞人人过关。朝这个方向奋斗的才是我心目中的“真反共”。一物降一物,贪官什么都不怕,就怕暴民。”老朽不禁要问:你想干什么?在21世纪的今天,还要刀光剑影血流成河?将“闯王掠京城”、“献忠屠四川”的悲剧重演?那么“殒命九宫山”、“斩首大渡河”就是你必然的下场!

       把自己自封为暴民很光荣吗?暴民—贱民,一个“贱”字拆穿了暴民的本质。在“中国已进入中等发达国家(可商榷)”行列的今天,经过40的经济发展,中国现社会架构已发生了重大变化。大部分的中国家庭已由原来的“无产阶级(只有少量的银行存款)”,变成了至少有一套自有住房(政府强迫住户购买原单位分配的住房)的“资产阶级”。按照马列主义经典的“革命理论”,没了无产阶级,也就丧失了革命的阶级基础,再爆发大规模地暴力革命的社会基础就不存在了,鼓吹这种暴力革命的人不是幼稚就是别有用心。历史早已证明:企图以无数无辜人的鲜血来铸造自己龙椅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袁世凯是,溥仪也是。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3 个评论)

10 回复 mali50 2017-8-7 11:26
暴力冲突和政变都有可能,但除非有外部势力的支持,全国范围的武装革命很难成功。可能的暴力革命只会在中国改革失败,人民陷于贫困时发生,并因此可能是左派发动核领导的。此时的右派已经失去民心。这与苏联政变不同。苏联(注意,许多人无视历史事实)政变是在苏联社会主义取得巨大成功后发生的。人民对未来的资本主义没有亲身体验,误以为会更好,因此被骗入局(东方知识分子的民主观 = 社会主义的平等 + 西方国家的“民主”选举,让人想起波兰最早的民主尝试导致亡国)。即便如此,叶利卿还是很快醒来,只是大局无法挽回。而改革四十年后的中国虽然还陶醉在崛起的幻景中,未来经济下滑、物价高涨的现实,终究会毫不留情地打破他们的美梦。部分精英会反思私有化改革,军队也会在屈辱中觉醒。苏联式的解体恐难重演。中共为了生存也不能不检讨过去。民族主义的强人有可能产生,和平地或政变地。
11 回复 人間的盒子 2017-8-7 11:28
不太懂。不过中国现在发展挺好的,老百姓有好日子过就行了,管别人贪不贪的呢。
11 回复 西部华人 2017-8-7 12:19
鹅传邪教是有大量鹅国人力物力支持下才使得黄鹅汉奸们得到中国的一半江山建立China第二共和国。如今China不缺各种邪教,关键是米国听了邓二世的话而不寻求颠覆China鹅传邪教政权。邓二世告诉米国人鹅传邪教打江山很不容易,China稳定对米国更有力,朝鲜越南都是从中国分裂出去的,这两个已经让米国很头痛,如果China分裂成几个几十个政权,那样米国不是得到太平也不可能得到太平了,每当中国分裂时期就会有武力西征欧洲的行动,如果几亿十几亿中国分裂势力武力西征恐怕欧洲应付不了。此后米国不再支持分裂China的行动。没有外国强势介入China农民搞再多邪教也翻不了天。
10 回复 hhlustc 2017-8-7 12:22
中国将来制度的变革可能跟前苏联类似,来自于底层的革命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更不可能来自民运组织,从这个论坛上来看,所谓民运人士就是一大帮自以为是只会谩骂的乌合之众和懦夫,他们根本不了解中国社会的具体情况,也不愿意去了解,没有一点民意支持。这一点上他们做得还不如国内的极左分子。
9 回复 borninheaven 2017-8-7 12:51
人間的盒子: 不太懂。不过中国现在发展挺好的,老百姓有好日子过就行了,管别人贪不贪的呢。
不就也想贪点
10 回复 东土唐人 2017-8-7 14:05
每次回去,都会接触到各阶层的人,不同阶层的人,牢骚、不满也不同,但基本上每年比去年、或前年过得好,医疗、教育、基本生活等方面都有保障。至于农民,也比较满意,因为现在种地不需要交税、也不要交公粮,反而政府给补贴,其实农民是比较容易满足的一群人,看不到官逼民反的迹象。觉得现在的中国现社会没有发动暴力革命的基础。
10 回复 金复新1 2017-8-7 21:55
哦,这是在骂我了。真扯!苏联垮台,正如我文中说的,“只要推翻中共就行,哪怕只是换一个招牌也可以,而不管有没有解决实质问题”,作恶的党员没有被追究责任,克格勃特务当了政,这就算革命了吗?结果,后面的俄国贪腐远比苏联厉害,多少人游行反对新沙皇普京?这个你知道吗?哪里有法国大革命那样“大乱才有大治”,为万世传颂的呢?你无非就是为了保护温朱王习家族的利益,害怕它们的财产有所损失,害怕你的主子被人民砍头而已。

不错,现在的中国人确实没有革命的环境,这点不假,但这只是他们不争气,无可救药,并不影响我说的道理是否正确。
11 回复 浮平 2017-8-7 23:37
东土唐人: 每次回去,都会接触到各阶层的人,不同阶层的人,牢骚、不满也不同,但基本上每年比去年、或前年过得好,医疗、教育、基本生活等方面都有保障。至于农民,也比较
国内官宁民静,国外风生水起。
10 回复 浮平 2017-8-8 00:00
“不太懂。不过中国现在发展挺好的,老百姓有好日子过就行了,管别人贪不贪的呢。”

要你富时有富的理由,赶紧炫富,要你穷时有穷的理由,赶紧装穷;要你不生时有不生的理由,赶紧扎,要你生时有生的理由,赶紧生,懂不懂没关系,能听话顾全大局他局就行。大局本与局外人无关。既然不管贪不贪,何必要管假不假。
9 回复 亦云 2017-8-8 00:38
浮平: “不太懂。不过中国现在发展挺好的,老百姓有好日子过就行了,管别人贪不贪的呢。”

要你富时有富的理由,赶紧炫富,要你穷时有穷的理由,赶紧装穷;要你不生
有些人天生就喜欢跟猪一样的生活,不到刀架到脖子上,连哼一声都懒的哼!
9 回复 浮平 2017-8-8 00:43
亦云: 有些人天生就喜欢跟猪一样的生活,不到刀架到脖子上,连哼一声都懒的哼!
以下单说那个蛮有趣的符号,不与人脑作比,将来可与电脑作比没关系。

不同地方的符号也有不同权力的享受,每次参观符号时,真是干净清爽,感慨万千。Animal cruelty 是严重违法。
10 回复 它乡异客 2017-8-8 07:48
人間的盒子: 不太懂。不过中国现在发展挺好的,老百姓有好日子过就行了,管别人贪不贪的呢。
短视,呵呵
9 回复 它乡异客 2017-8-8 08:05
mali50: 暴力冲突和政变都有可能,但除非有外部势力的支持,全国范围的武装革命很难成功。可能的暴力革命只会在中国改革失败,人民陷于贫困时发生,并因此可能是左派发动
赞同理性的分析。“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内因才是事物变化的根本。中国的问题比较复杂,也存在着新疆、西藏独立出去的可能。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经济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而政治体制却丝毫未动,这本身就存在着“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间巨大的不可调和的矛盾,这就是中国社会需要变革的内在动力。变革希望能是不流血或少流血地进行。
9 回复 它乡异客 2017-8-8 08:18
西部华人: 鹅传邪教是有大量鹅国人力物力支持下才使得黄鹅汉奸们得到中国的一半江山建立China第二共和国。如今China不缺各种邪教,关键是米国听了邓二世的话而不寻求颠覆Ch
一孔之见。首先,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并未得到苏俄多少实际的帮助,这从解放军即将过江苏联大使馆也随国民政府一同迁往广州、斯大林对中共提出“划江而治”中可以看出。毛也正是被从苏联回国的“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整的最惨。美国及外国势力企图征服和肢解中国只能是一厢情愿,是不会得逞的。
6 回复 mali50 2017-8-8 08:20
它乡异客: 赞同理性的分析。“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内因才是事物变化的根本。中国的问题比较复杂,也存在着新疆、西藏独立出去的可能。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经济结构
没错。中共没有意识到私有化后,一党统治不能持续,因为国家收入主要靠纳税。纳税人不能只交税,不涉政。公有制下的政府可以看作是一个赢利集团,是一个大型托拉斯,因此管理必须专业化,不能靠公众选举。但私有制国家的政府只是一个皮包政府,因此只能是“民主”的。所以中国改革派给自己挖了个巨大的陷阱,或称墓穴。
9 回复 它乡异客 2017-8-8 08:29
hhlustc: 中国将来制度的变革可能跟前苏联类似,来自于底层的革命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更不可能来自民运组织,从这个论坛上来看,所谓民运人士就是一大帮自以为是只会谩骂的
赞同。中国的社会变革,只能是自上而下的,这样对社会破坏最小,不流血或少流血。海外所谓的“民运人士”,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是成不了气候的。中国的所谓“左派”是有着巨大社会基础的,虽然他们在中国经济发展中也分到了一杯羹,但和新崛起的权贵阶层相比就不值一提了,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也成了中国社会变革的强大动力。
9 回复 它乡异客 2017-8-8 08:40
东土唐人: 每次回去,都会接触到各阶层的人,不同阶层的人,牢骚、不满也不同,但基本上每年比去年、或前年过得好,医疗、教育、基本生活等方面都有保障。至于农民,也比较
是,现绝大多数中国人都由无产阶级(只有少量的银行存款)变成了有产阶级(至少有一套自有住房)。按照马列主义经典的革命理论,中国再发动大规模的暴力革命,就失去了阶级基础。
10 回复 它乡异客 2017-8-8 08:49
金复新1: 哦,这是在骂我了。真扯!苏联垮台,正如我文中说的,“只要推翻中共就行,哪怕只是换一个招牌也可以,而不管有没有解决实质问题”,作恶的党员没有被追究责任,
金大侠的文笔尚可,可惜逻辑性较差。你最后一句“不错,现在的中国人确实没有革命的环境,这点不假”,就把前面的话全都否了,也将你的大作《郭文贵为什么害怕人民革命?》全盘否定了:就是中国现阶段根本不可能发生人民革命,所以就谈不上郭文贵害怕不害怕的问题了!
10 回复 它乡异客 2017-8-8 08:51
金复新1: 哦,这是在骂我了。真扯!苏联垮台,正如我文中说的,“只要推翻中共就行,哪怕只是换一个招牌也可以,而不管有没有解决实质问题”,作恶的党员没有被追究责任,
金大侠的文笔尚可,可惜逻辑性较差。你最后一句“不错,现在的中国人确实没有革命的环境,这点不假”,就把前面的话全都否了,也将你的大作《郭文贵为什么害怕人民革命?》全盘否定了:就是中国现阶段根本不可能发生人民革命,所以就谈不上郭文贵害怕不害怕的问题了!
8 回复 它乡异客 2017-8-8 08:53
浮平: 国内官宁民静,国外风生水起。
非也,这只是表面现象,其实是暗潮涌动,伺机爆发。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21: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