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天堂的爱 (转载)

作者:rongrongrong  于 2011-2-26 06:3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

睡在天堂的爱

如 意

父亲开口向我要钱

忽然,他开口跟我要钱了。最初的借口是不太舒服,要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县城里的医院,想来花不了太多钱,我汇了两千给他。

过了几天,他打电话,说身体不大碍事,但是钱花完了,还不是太够。虽然他是笑着说的,有点儿开玩笑的口吻,我心里还是忽然有一点点不舒服,说了声“下次回家补上”。

没想到时间不长,他又来了电话,说想买辆电动三轮车,因为年纪大了,骑普通的三轮车去赶集有点儿吃力。

一辆电动三轮车,大概两千块钱,数目不是很大,但是因为他接连两次要钱,我犹豫了一下。他好像听出我的迟疑,说:“你给我一半,我自己出一半,刚把家里的羊卖了。”

我的心就软下来。这些年,他一直养羊,四五只,养大了去卖,当做日常花销。养大一只羊并不容易,每天都要赶到坡上去,一来一回大半天就过去了。母亲在的时候,还会去给他送些热的饭菜,几年前母亲去世了,他就带一些饼子和咸菜,装一壶白开水,走到路上水也就凉了。直到晚上回来,他才会烧口热的稀饭喝。我想把他接到城里,他执意不来。在县城的弟弟也打算接他一起过,他也不肯,说习惯了乡下,习惯了村里的人。

无法说服他,也只能由他。但是平常给他钱他总不肯要,说生活简单,开销也小,花不了什么钱。

可忽然之间,他好像变了。要求检查身体、买电动三轮车,都很不像他的行为。以前催他去体检他都不去,刚开始有电动三轮车的时候,我想买辆给他,他说不喜欢那些带电的东西,骑脚蹬三轮车可以锻炼身体。

可是现在……我如数把钱汇过去,心里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儿。

晚上吃饭,我说给老公听。老公说:“人家说人越老越像孩子,性格和脾气也会改变,有些老人会变很多,让孩子都摸不准。可能是他年纪大了吧。”

想想也是,他已经70岁了,尤其母亲不在了,家里又只有他一个人,这些原因加在一起,他才会改变的吧。而我能抱怨什么呢?他是我的父亲。

钱哪儿去了

这样过了三个月,我公休,决定带女儿回老家去看看他。事先并没有告诉他,以免他担心——以前每次说回去,他晚上都睡不着。这次索性不说,下了车,坐了辆三轮车回到家。

门锁着,隔壁的三叔说他去放羊了,说他今年一下养了八只羊,大羊下的小崽都没有卖。

我牵着女儿去坡上,远远看见小小的羊群,近了才看见他坐在一棵树下打瞌睡,旁边铺着块塑料布,上面放着吃了一半的饼子、一小袋咸菜,还有一壶水……

心里一酸,喊了声“爸”。

他好像吓了一跳,激灵一下睁开眼睛,半天才反应过来:“丫头,你怎么回来也不先说一声。”

我女儿抢着说:“妈说要给您个惊喜。”

他的确很高兴,顾不得跟我多说什么,拉着女儿去见识他的宝贝羊们。

八只,小小的一群。他乐呵呵地说:“再过一段时间就能卖了,现在羊又涨价了。”

把几只羊拢到一起,赶回家。他开了门,先把羊圈好。院子里有些杂乱,不像母亲在时那样整洁。角落里,放着他骑了很多年的脚蹬三轮车。

“爸,你买的电动车呢?”我随口一问。

他有些慌张,“我……我……”半天才说,“还没买呢,人家说下月电动车降价。”

“想买就买,别听他们乱说,明天我陪你去。”我说着,拿了扫帚扫院子。

他说:“再等等,等降了价,我让你弟陪我去。”然后,他就进屋去给女儿找“稀罕物”——那些女儿爱吃的红薯干、柿饼……都是他自己做的。

女儿吃着东西,我收拾院子,听见他给弟弟打电话:“你姐回来了,你们晚上也回来吃饭吧。”又小声叮嘱一句:“多买点儿好吃的。”

我想说什么,又住了口。那些年,心里始终介意父母的偏心,因为弟弟是男孩子。虽然在农村,几乎每一家的大人都偏心男孩,可是用母亲的话说,我生性是骄傲的,容不得那偏心。又因为年少的嫉妒,便对弟弟刻意疏远,后来赌气一下考上了一所好大学,扬眉吐气地离开了家,彻底打败了弟弟的优势。因为我的骄傲,长大后,弟弟对我有些仰视,尤其我读了大学,毕业进了一家不错的外企,做了白领。而他,成了县城里那种在流水线上做事的小工人,对我更是仰视中又多了些敬畏。但回来,还是要一起聚聚的。

父亲的“心思”

下午,弟弟两口子带了孩子早早回来,当真买了很多食品、蔬菜。他亲自下厨,让弟弟打下手,做了很多菜,都是我爱吃的。

弟弟提议让我们去他家住,爸爸也坚决让我们去,说家里被子都没有晒,床铺也潮。可我还是决定留在家里。

晚上,我在院子里陪他说话,他说其实弟弟一直很牵挂我,弟妹还给我女儿织了毛衣……这话题在我听来却是有些刻意,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

只是没想到最后,话题还是落到了钱上。他绕了很大的圈子,先说村里正在统一规划,又说母亲生前想重新翻盖房子……最后才试探着问:“你们要是手头不那么紧,能不能……你知道的,你弟弟他们……”

我打断他:“爸,翻盖房子需要多少钱?”心里忽然有一丝说不出的伤感。

“大概要两万块吧……”他的声音低下去,又赶紧补充,“我的羊要是都卖了,也能卖几千块钱。”

我还是愣了一下——两万多,对我来说也并不是小数目,尤其去年开始金融危机后,薪水不升反降,而城里消费却日渐高涨……但这些,我如何才能开口告诉他——坐在我面前皱纹纵横、面目沧桑的爸爸。

我嗫嚅着:“爸,我回去看一看再说,应该,不是太大问题。”

他低下头:“丫头,难为你了。看看能有多少,爸年纪大了,别的事,也不会花钱了……”

那天晚上,翻来覆去,很晚没有睡着。他好像也是,午夜了,还在院子里走动。

原本打算多住几天,可第三天,我就找借口说单位通知出差,提前买了车票。他也没有强留我,收拾了许多东西默默装进我的袋子。这两天,我们并没有再提翻盖房子和钱的事,他依然每天去放羊,而我把家里该拆洗的该清扫的,都做了一遍。

走时,他蹬着三轮车送我们去车站,上车前,他靠过来,终于还是说了一句:“钱的事……”

“我记住了。”说完,我转身上车。知道他在窗外,这一次,却没有回头。

借钱真相

回去后,跟老公说了他要钱的事,很无奈地小声嘀咕了一句:“他真的变了。”

老公询问:“他是不是身体不太好?我听同事说,老人身体要是有问题,性格变化会很明显。”我摇头:“他性格倒没变,只是总想着要钱,就这点变了。”半天,老公也不说话,他不是个小气的人,但现实不容乐观。这一年,他的境况比我更糟。他经营着一家小的出口公司。现在连发工资都成了问题。但最后他还是说:“把钱给爸吧,咱们紧紧手,日子总还过得去。”

我不再说什么,但是钱,拖了半个多月才汇过去。他收到钱,打了电话过来,说有了钱就还给我们,知道我们也不宽裕。我没有多说什么,叮嘱了他几句便挂了电话。

所有事情都是巧合吧!在我把钱汇给他半个月后,老家那边有个亲戚来城里给孩子做手术,问我是否在医院有熟人。我帮他联系,顺口问:“我们家的房子开始翻盖了吗?”

他有些诧异:“没听你爸说要翻盖房子啊。”然后他想起来什么,“对了,你爸把羊都卖了,帮衬你弟弟买了辆小货车,你弟不在工厂了,自己给人开车送货呢,不少赚钱……”

原来,他是骗我的,他始终是偏着弟弟,偏心到骗了我的钱来帮着他——亲戚走后,我终于忍不住把自己关在洗手间,借着哗哗的水声哭了一场。

父亲去世

之后好些天,没有主动给他打电话。想起来,心就狠狠疼一下,又不能对老公说出真相,是我的自尊心不允许让他知道——我是一个不被父亲疼爱的女儿。

后来是他先打了电话来,一向舍不得电话费的他,打过来电话絮叨了好半天,问女儿,问老公的工作,问我胖点儿没有……我只是淡淡应付着,努力不让自己的口吻变得冷漠。后来,终于再无话可说,他讪讪地挂了电话。但是,我没有想到,那竟然是我最后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三天后,我接到弟弟的电话,说他去世了,死于心肌梗死,是夜晚发作的。

是暮秋,天空高远蔚蓝,云卷云舒,阳光明亮,而我却有做梦般的不真实感,直到弟弟喊了我好几声,我才说:“你刚才说什么,他怎么了?”

不等弟弟回答,却已经清醒。猛然想起他三天前电话里那些琐碎的絮叨的叮嘱和我的冷淡,犹如一块重石砸在心上,砸得我好半天没有透过气来。

赶回家去,村里的老人已经给他换好了衣服,他的表情很平静,躺在那里,像睡着了。

那是第一次,我和弟弟抱在一起痛哭,母亲离开时,我还有他的怀抱可依,而现在……几天前对他的怨愤早已被他突然的离去冲散,只有他辞世的疼痛包围着。

安置了他的后事,走的时候,弟弟送我去车站,说:“姐,要常回来,爸妈都不在了,家还在。”

一句话,我干涸的眼中忽然再度充满了泪水。家,家人的爱,我没有了。可是,我有过吗?

握握弟弟的手,说了声保重,我上车离开。我想也许以后,这个所谓的家,我不会常回了吧。

父亲的愿望

过了好多天,我才从他的离去中平静下来。但是,人生竟是这样的祸不单行,冬天过了一半的时候,老公的公司出事了。他接了一个数额很大的单子,以为这次是柳暗花明,却不想对方是骗子。包括部分银行贷款在内的几十万块被骗得精光。虽然报了案,但结果无法预料,银行更不会因此放弃追债。

老公几乎崩溃,又无计可施,想了一个晚上,决定卖房子。

弟弟是第二天中午打来的电话,爸爸离开后,弟弟倒是常常打电话来。我没有心思和他寒暄,他也听出了我的焦虑,耐心地询问。

还是对弟弟说了。没想到他竟然坐了夜晚的火车第二天一大早就赶了过来,进门,什么都不说,从怀里掏出报纸包着的一沓钱来:“姐,这是五万块,不多,先拿着应急。”

我吃惊不已:“你哪来的钱?”“这几个月开车拉货赚了一部分,用房子抵押贷了三万,县城里房子不值钱,只能贷这么多……”

我心里一热,把钱推给他:“我不能用你的钱。”

弟弟急了:“姐,去年工厂倒闭,我和你弟妹都下岗,想买辆车,没钱。你给了爸四万块,让他给我,还不让爸告诉我是你的钱。我最难的时候你这样帮我,不让我心里有负担。你能这样对我,为什么不让我这样对你……”

我呆住了,弟弟依然在说:“爸说了,小时候你总让着我,因为我是弟弟,现在我要保护你,因为你是女人。爸还说,有一天他不在了,我这儿就是你的娘家……”

我转回身抱住弟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紧抱住。我想此刻,睡在天堂的他,一定是安心了,因为那个始终活在他的深爱中却不自知的女儿,终于懂得了他的爱。

评论 (0 个评论)

rongrongrong最受欢迎的博文
  1. 河南男子与俄罗斯母亲分别半世纪后重聚(组图) (转载) [2010/12]
  2. 月末 曹云金 (转载) [2010/09]
  3. 给大家讲一讲今年夏天在瑞士坐火车遇见查火车票的事 [2010/11]
  4. 高晓松出事前风采照人 "三色别墅"尽显书香门第(组图) (转载) [2011/05]
  5. 四张直通门票全出炉 张继科,王皓,郝帅,和马龙进世乒赛 (转载) [2011/03]
  6. 郝帅成国乒第101位世界冠军 27岁生日最好的礼物 (转帖) [2010/10]
  7. 意外打击让天津男乒冲超梦碎 主将关键时刻掉链子 (转帖) [2010/10]
  8. 高晓松的辩护词 (转载) [2011/05]
  9. 郝帅成国乒第101位世界冠军 悲情英雄生日当天圆梦 (转帖) [2010/10]
  10. 高晓松法庭上深情自辩两分钟 四个“我愿意”(图) (转载) [2011/05]
  11. 过年的大馒头送史铁生 倪萍 (转载) [2011/01]
  12. 国乒功勋给足球教练上课:没无能队员只有无能教练 (转载) [2011/02]
  13. 组图:主人让狗爸爸叼着狗崽子去卖 (转帖) [2010/08]
  14. 史冬鹏:刘翔依然是我的偶像 他选择退役我就退役 (转帖) [2010/09]
  15. 男子强拖小女孩上车 路人佯装熟人上前解救 (转载) [2011/01]
  16. “背撞墙”运动可降血糖 (转载) [2011/03]
  17. 军装照 (转载) [2011/03]
  18. “忙男”多用热水冲冲背 (转载) [2011/03]
  19. 塘沽一家肉饼小店老板诚信引各地打工者慕名前来(转载) [2011/03]
  20. 姐姐寻找10年见到失散44年亲妹妹(图) (转载) [2011/03]
  21. 智慧老人 (转载) [2011/03]
  22. 香味文具有毒 可引发白血病 (转载) [2011/03]
  23. 残疾男子先后资助或收养3名外地孤儿(图) (转载) [2011/02]
  24. 皮囊 (转载) [2011/03]
  25. 知青年代 情同手足 (转载) [2011/03]
  26. 29年前弟弟救落水儿童遇难 哥哥如今见义勇为擒贼 (转载) [2011/03]
  27. 男子高中时受伤截瘫 同窗轮流照顾其35年(图) (转载) [2011/03]
  28. 6岁男孩靠砸铁丝卖钱生活 腿生毒疮无钱看病 (转载) [2011/03]
  29. 免费培养三千六百穷孩子 执刀剪自立“理”天下 (转载) [2011/02]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14 15: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