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男子遭情人丈夫索钱杀害妻女后自杀(转帖)

作者:rongrongrong  于 2010-12-8 10: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

打工男子遭情人丈夫索钱杀害妻女后自杀2010年12月08日 法治周末

  近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了一起打工仔自灭全家的案件,令人唏嘘的是,他竟是因为拿不出1000元而走上不归路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丁一鹤

  2010年11月8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以故意杀人罪终审判处方军死刑,缓期2年执行。

  这一切,缘自2009年1月的一次大火。

  “快来人,着火了……”2009年1月21日凌晨3时,北京市首都机场北侧的一个大院里,一个男人发出微弱求救声。

  邻居们被惊醒后,发现呼救者是租住在大院里的河北小伙儿方军。当他们扑灭火苗时,看到了令人惊悚的一幕:方军的妻子杨小芬和女儿都惨死在出租屋中。

  方军气若游丝地说:“媳妇和孩子都是我杀的,你们快报警吧!”

  

穷打工仔的私情

  两年前,2008年10月,时年26岁的方军带着妻女,搬进了北京市顺义区首都机场北侧的一个大院里。在这里租住的大都是外地来京务工人员。

  方军一家3口租住的小屋旁边,紧邻的是一套大房子,住着房东宋世新和李亚玲夫妇。李亚玲的姐姐李冠芳和姐夫吴毅也住在院子里。

  方军出生在河北农村,青梅竹马的妻子杨小芬和他同岁,两人于2004年结婚,2005年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琪琪。2007年,夫妻俩来到北京打工,2008年10月租下这间房子,月租费950元。他们把女儿接来后,一家人总算团圆了。

  方军靠装修为生,每月能赚两三千元,刚够养活妻子女儿。他们刚刚安顿下不久,方军的父亲就突然患病住院,手头积蓄掏空了,还欠了好多债。眼看又到了交房租的日子,方军想找李冠芳解释一下,李冠芳说:“第一个月就耍赖,3天内不交钱走人。”

  这时李亚玲正好外出回来,时年37岁的她高挑婀娜,她问了方军的情况后说:“谁没有个难处呢?宽限他几个月吧。”这才解了方军的围。

  方军两口子感激不尽。他们后来知道,李亚玲的儿子在寄宿中学读书,丈夫宋世新生意忙,经常在外出差。

  当年11月12日,久未谋面的宋世新回家不久,方军就听见他们的房子里传来了摔东西的声音,还有李亚玲低低的哭泣声。接着,宋世新气势汹汹地开车离开了。

  方军挺担心李亚玲的。第二天,方军找到李亚玲问:“昨天大哥不是因为我没有交房租为难嫂子吧?”李亚玲缓缓地摇头:“怎么会呢,他包养个大学生每月都要花5000元,他会在意那点钱?”方军大吃一惊。

  李亚玲告诉方军,自从做起工程承包生意后,丈夫借口忙很少回家,李亚玲听了些风言风语,可丈夫不承认。昨日她忍不住跟丈夫争吵说要离婚,结果宋世新给了她一巴掌。李亚玲含泪说:“我真的很羡慕你们夫妻,穷虽然穷,可朝夕相处,知冷知热。”

  方军也不知如何劝慰,只好告辞,李亚玲却极力挽留他吃饭。

  不一会儿李亚玲便做出一桌饭菜,还拿出了一瓶极品二锅头。她笑着说:“这酒是人家送的,已经开封了,你陪我喝掉它,就当喝掉寂寞怎么样?”方军一听也笑着说:“我听您的。”

  当天晚上,方军留下来没有离开。

 

“馅饼”过后是陷阱

  方军回家后,杨小芬并没有发现异常。当晚,方军辗转难眠,他既为自己一个打工仔得到北京女人垂青而欢喜,又为自己的背叛行为自责,还有宋世新那双凶狠的眼睛,让方军觉得背上丝丝地冒着凉气。

  李亚玲自从与方军发生关系后,天天短信、电话不断。不但如此,李亚玲还让丈夫有工程就带着方军,方军再也不用担心找活了,这让他欲罢还休,也不时给李亚玲发些暧昧短信。

  时间一天天流逝,李亚玲不再满足于短信往来。2009年1月中旬,宋世新和吴毅联系到北京市朝阳区一所中学的装修工程,便又叫上了方军。因为离家较远,3人全都住在工地上不回家。

  1月19日上午9时许,方军又接到李亚玲的电话,催他回来。傍晚,眼看就要收工,方军借口去买建材离开了工地。他赶回家已经到了晚上9时,便悄悄地摸到了李亚玲的门口。两人都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李亚玲战战兢兢地问道:“谁啊?”

  “小姨,我姨夫打电话找不到你,让你回个电话。”说话的是住在隔壁的李冠芳18岁的女儿萍萍。

  李亚玲颤抖着连忙答应。23时,方军告辞回到自己家。

  正要敲自家门的方军却被两个人拧住了胳膊,竟是宋世新和吴毅。原来,宋世新等到晚上还不见方军回来,就起了疑心,给妻子打电话关机,家里座机也是忙音,他便连忙给李冠芳家打电话。也是凑巧,方军进李亚玲家时,刚好被萍萍看到了。

  3个人厮打起来。由于没有抓到真凭实据,宋世新只好作罢,气呼呼地回家逼问李亚玲。在丈夫的逼迫下,她终于承认了与方军的关系。宋世新和吴毅两人把李亚玲拽进方军家。李亚玲出于自保心理,突然改口咬定是方军强奸自己。一听这话,方军顿时傻在了那里。

  李亚玲走后,宋世新气呼呼地说:“怎么办?报警吧!”吴毅一把拉住宋世新,对方军说:“这事要是报警,起码够判你七八年,‘私了’吧。”方军连忙拉住吴毅的手哀求说:“吴大哥,你跟宋大哥说说吧,千万别报警,咱们‘私了’吧。”

  宋世新说:“给10万元,可以‘私了’。”一听10万元,方军腿一软瘫倒在地。杨小芬更是急得泪流满面,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他们少要些。

  从深夜23点直到凌晨3点,经过半夜的讨价还价,杨小芬几乎把头磕出了血,宋世新最后答应以1万元“私了”。他还说:“必须是1万元,而且是一个月内付清,春节前先给一部分。”

  打完欠条后已经是凌晨3点,方军摁下鲜红的手印之后,把夫妇二人的身份证押给了宋世新,吴毅和宋世新这才骂骂咧咧地回家去了。屋里的两人这才泪眼相对,方军不住地向妻子道歉求饶。

  灭门惨剧谁之过

  就在夫妻俩绞尽脑汁地考虑如何筹款时,1月20日一大早,吴毅催逼方军马上给1000元,不行就赶紧去借。他威胁说:“要是他报警,你这个年就得在牢里过。”

  方军和杨小芬吓得嘴唇发白,方军的工资已有两个月没有兑现,夫妻俩把身上的钱都拿出来,也不到300元。这一天,方军没去上班,夫妇俩四处找朋友借钱。可两人一直忙到下午,方军才借了100多元。

  当天下午,吴毅又打电话向方军催要那1000元,方军只好哀求说实在借不到。宋世新和吴毅认为方军夫妇肯定是想赖账,气哼哼地说:“你等着!”过了一会儿,宋世新带着几个粗壮男人来到了方军家讨要。方军越想越害怕,顿时瘫倒在床上,一筹莫展。

  正巧杨小芬抱着女儿琪琪进门,方军一听妻子也没有借到钱,就哭着对妻子说:“怎么办啊,借不到钱,我就活不了了!”

  杨小芬说:“你要死了我和孩子怎么办?你要死我也和你一起死!咱活着是一家人,死了也是一家人。”

  夫妻俩抱头痛哭:就算是东拼西凑能凑到1000元,剩下的9000元该到哪里去筹?就算是凑到了1万元,如果宋世新还不满意,他们也将面临无尽的惊恐,永远无法安宁。与其惊惶一生,不如全家去死!

  方军最终拿出了一个笔记本,写下了3封遗书。方军买了瓶女儿最爱喝的饮料、一瓶白酒两盒烟,一盒给自己,一盒想留给他死后来现场的警察。

  方军和杨小芬含泪把一瓶酒喝光,两人像过电影一般把自己26岁的人生全部回忆完毕。凌晨1时许,方军拿来菜刀说:“我就把自己砍死在床上吧。”杨小芬阻止了他:“你先死了,我和孩子怎么办?”方军说:“要不然先把孩子杀了吧,以免她遭罪。”

  两人一起给女儿磕了几个头,动手杀死了孩子,随后,方军正要自杀,杨小芬扯住他说:“你不能先死,你要先死了我没胆量自杀。”方军闭着眼乱刀砍向妻子的脖子……

  看看妻子女儿已经气绝,方军手握菜刀砍向自己的头部、脖子,很快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死,他一伸手摸到了烟盒,想在死前抽根烟然后再给自己补几刀。

  没想到刚点燃烟头他就又昏死了过去。烟头引燃了被褥,方军被烫醒,见屋内着火了。他怕火烧到其他人家,敲碎窗玻璃向外呼救。邻居听到求救声后急忙灭火并报案,警方赶到现场后把方军送至医院急救,清醒后的方军承认了全部犯罪事实,他只求速死能与妻女团聚。

  根据方军交代,警方迅速传唤了宋世新、吴毅、李亚玲等相关涉案人。目睹了方军一家3口的惨状,李亚玲的精神几近崩溃,如实交代了与方军的奸情。惨剧也惊痛了宋世新和吴毅,宋世新后悔不迭地说:没想到1000元钱居然会逼死一家人。这是他们不曾预料也不愿发生的结果。

  最终,宋世新和吴毅被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2010年11月8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以故意杀人罪终审判处方军死刑,缓期2年执行。

  (本案涉及隐私,文中主人公为化名)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8-13 01: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