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梦。(记北京四中文革前的四清)

作者:Brigade  于 2018-9-26 09:5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23评论


 近年来,有一批“老红卫兵”掀起了“道歉”行动,比如宋彬彬,陈小鲁(已去世)等人。如果他/她们可以找到当年无人性的殴打的深层原因,那是可接受,可肯定的行为,到底,他们感到了羞耻。

  可是,如果他/她们只是求得自己道德的完满和灵魂的安慰,像“复活”中的涅赫留道夫,那就是虚伪!因而,被欧打至死的,师大女附中校长的亲人,理所当然的拒绝了“道歉”。

正好友人传来在美的四中学长关于1964年的四中“四清运动”的回忆,联想到那个岁月,于是成此小文,算是不那麽广为人知的内情吧。随心所想,随意坦言,必有所失。

我认为:文革确实发生在文革之前。

四中的学潮与社教,是文革红卫兵运动的序幕与予演。

我以及我一样的学生,都曾都被深深的伤害,伤痕是如此之深,没有忘却的可能。

但是今天只谈伤害,根本不够。回顾历史,究其内因,看到未来,才是更该有的态度。

我想把当时的一些行动和事件,复述出来。事情是亲见,亲闻。虽是学长提供,但我保证他的真实性。评论是我个人的看法。极力公正客观,但肯定有不同意见的。我接受摆事实,讲道理的评说,批评,批判。不接受人身攻击。也不于回应。

背景

  1962年,刘少奇在7千人大会上,对“三年困难时期”的原因,归结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毛和刘的矛盾,在党内高层公开化。

  1964年暑假,毛泽东和毛远新有一个《毛主席与毛远新谈话纪要》。到九月开学后,不少学生通天的,就知道了。军队干部,大量是站在毛一边,而党政系统的,更多在刘和邓一边。

 有个小例子,大概是1964年的国庆,北京日报有一张毛和刘的在天安门的合影。可在他二人中间后面,是更高大的彭真。记得某总政副主任的孩子,大声叫起来:“TMD,彭真算老几?凭什么站中间。有一天他得滚蛋1。我们听了,很惊诧。

  1964年的下乡劳动,是在南口农场,而附近就是坦克师的驻地。我校那时已开始了大学解放军,所以请师的政治部主任讲话。他倒是老实不客气,开口第一句:你们四中就是资产阶级当政,就是培养资产阶级接班人!我们都有点发楞。带队的教导主任,面有难色,可对当兵的这一番喝斥,不敢反对,叫我们回校讨论。可那些将军元帅的孩子,好像心有成竹,面露微笑。可我的感觉是:有一个不祥的翅膀在远处煽动。内心在颤抖。因为我家不是长征的。而班里,副部以上就不少。要是抓资产阶级,自己不排第一也是第二。老天爷,怎么过这关啊?

学潮

国人大多不知道,当年的四清运动,个别中学也搞过,例如北京四中,这个名牌中学就经历过一场社教运动。

 四中是个高干子弟云集的名牌中学。从刘少奇,林彪开始吧。陈毅的小儿子初中是四中,高中没考上,就去八中了。王岐山所在的35中,功课一般,但他们学校的情商不错。这场社教的发生与四中的高干子弟有直接关系。

 这些高干子弟,他们填写家庭成份是革干,基本是副部以上,官方的标准是13级以上。革军一般是准军,上校以上吧。反正这都是文革后期,我们班主任透的。

我本人是望洋兴叹:再有过草地的机会,我爬也要爬过去。

 干部子弟,都有一种刻意的朴素。穿的很破。有补叮他们大部骑自行车上下学。营养充足,身强力壮,身材很高。他们的父母能在战争中存活下来,身体都是很好的。这也是优选的结果。当然,也有幸运。大多数学习努力、功课不错,但普遍有种优越感,和对普通出身学生的蔑视。

就是他们内部,也以父亲的官位,名气和重要性,分为不同层次。官最大的,是中心,其他的围着转。比如孔丹,其父是中央调查部长,重要性不言而喻。就比其他部长高一等。(可能手里不少他人小辫子吧?)加上他自己说,他小时候,周恩来常抱他。于是真好像他身上有一圈红色光环了。再加上,他本人,确实功课好,400800米跑的不错,再再加上,他还是不多的中学生党员。和校党委(可能是支部?)一起开会。校长对他都很客气。像现在说的:不但高红帅,自己还努力。可当光环散去,西纠垮台,他也就是一学生。从他身上,我认识到,不要被光环把你吓住,迷惑祝

课余时间,这些干部子弟喜欢不分班级地扎堆,谈论国内外大事,传播小道消息(其实,还真是正确的消息)。按陈元(陈云之子)的说法,他们有种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感。这就瞎掰了,就是要接官吧?中国哪有资产阶级法权,只有封建的法权。(这词我造的)他们觉得自己的父母打下天下,他们是当然的坐天下。共和国长子吗。可老百姓的孩子,是什么子?

这些高干子弟普遍喜欢体育,尤其是篮球。说几句我校的篮球队。男校的关系,篮球队员是明星。但打篮球,身高是关键了。校队里,中锋孙捷1.93米,还是北京数学竞赛第三。两个前锋1.90米。后卫都1.86米。(杨成武的儿子)全校上下,没有不爱体育,不打篮球的。每天都要跑2000米以上。这个经历,对我以后是有很大好处的。文革前夕,北大,人大附中,把专业队淘下来的,不管学习好坏都收了,所以兰球就都上升了。他们中锋快2.0米了。我们都不满:那不叫本事。

看来那时候,就有作假的小苗头了。

1964年10月北京四、六、八中等中学的高干子弟闹起了学潮。这三个中学的高干子弟相互串连,认为学校的阶级路线存在问题,出身不好的干部、教师重点培养出身不好的学生,排斥干部子弟;(胡说八道!)认为学校忽视政治教育,重视分数,培养学生走白专道路;(可他们回家,一样玩命学。还请名师辅导)认为应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号召,开展阶级斗争,在学校搞教育革命。此即所谓发生在1964年秋季的468学潮

 我插几句。他们是瞎说。毛泽东说的是全国,对不对且不论。在大城市。干部子弟上中学大学,没有任何障碍。比如哈军工,省部级的干部子弟,各省和军区,有名额,上是不成问题的。中学毕业时,你的档案中,有一条政审结论。只要你被写上:此生(主要是出身)不宜录取,那你就歇菜了。好的上农校,不然家里蹲大学。哪有“重点培养出身不好的学生,排斥干部子弟?老师校长敢吗?“出身没选择,道路靠自己”?你出身不好,你就是玩命的表现,你也没戏!除了马克思。以后我谈谈遇罗克的出身论。我们办的报转载的。

学潮爆发于高三4班,语文课上。革干子弟宋扬之(某副部长之子)批评语文课老教师程先生讲授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是宣扬资产阶级情调,并批判朱自清的《荷瑭月色》宣扬脱离阶级斗争的世外桃源,散发小资产阶级情感。这是个标志性事件。而后,过了二、三天,在高中各年级、各班在教室后墙贴满了小字报。有批判白专道路的;有讲阶级路线的;有批判语文教材的。高三3教室后墙看到宋克荒(宋仁穷之子)的长篇小字报:论述党的阶级路线。哈哈,这阶级路线,东北局书记儿子说了算。他妹妹要武也不差,这就是党的阶级路线。可现在,他们在美国,可怎嘛执行?我都替他们着急。

高三6班展开了批判本班白专学生鲁生卫的斗争。鲁的父亲是国民党官员、1949年国民党起义人员,时任煤炭工业部参事,应属党外的统战人士,但在当时阶级斗争愈演愈烈的形势下,被视为国民党余孽。阿沛。阿旺晋美的儿子没批。那可是自己填的《农奴主》。因为他们爹发话了:民族人士别动!汉人斗汉人的。

在教室后墙的小字报,周××同学有篇小字报,点名批判鲁生卫,题目是:撕开伪君子鲁生卫的假面具,内容开头就是一段耸人听闻的文字:鲁生卫这个伪君子在中山公园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侮辱妇女,被我无产阶级专政机关实行了无产阶级专政。今天,撕开伪君子鲁生卫的假面具的时候到了……”。(以上文字经多方核实,完全是歪曲事实,但很容易把人搞臭。文革中,这就更多了。中国人对这事也很有兴趣)。小字报接着说,鲁生卫出身国民党反动家庭,资产阶级思想严重,从不注意改造思想,伪装进步。等等。

接着在高三6班的一次语文课上,干部子弟张康平站起耒发言,说他的作文得了2分,他念了作文后,质问语文课焦老师:我的作文只值不及格吗?(该作文政治立场鲜明,文是太差,而且文不对题)鲁生卫的作文得了5分。

高干子弟苏承德(海军司令苏振华之子)举手发言,分析、批判了鲁的作文政治立场有问题。接着张康平又站起来拿起自己的作文本,走到鲁的课桌前,愤怒地把作文本摔到鲁面前,喝问:鲁生卫,你说,我的作文应该得几分?,你的作文应该得几分?在突如其来的事态面前。鲁懵了,没有回答。张康平当时愤怒地大声喊:你站起来。鲁站起后,仍然没有说话。这时候,周××大喊,太嚣张了,把他揪到前面去!说着,就一手拉着鲁的左臂,一手推着鲁的脖子,连推带桑往讲台那边推。另一同学又抓住鲁的另外一臂,两人一同把鲁推到了讲台。他们用力按鲁的头,让他低头。(武斗的开山史祖,在学校里。农村早在湖南就有了)不知所措的焦老师怯生生地说:鲁生卫,你当众做个检查吧。

  苏承德站起来说,鲁生卫,你必须只检查政治问题,不能避重就轻,转移斗争的政治方向。(那时苏振华之子怎么就会文革语言了?)鲁慌慌张张、语无伦次地做了检查。终于熬到了下课,焦老师救星般地宣布下课。此时全班把目光转移到了泣不成声的李××身上。有人问李同学:你怎么了?李泣不成声地说:阶级斗争太残酷了,阶级敌人太嚣张了。然后他突然扑到鲁的面前,抓住鲁的衣服,大喊:阶级敌人!阶级敌人!”(这种不要脸的戏精,我后来看太多了。说真的,你要是还有一点羞耻心,很难这么不要脸。真的。)

我就想了,这位李XX,真的?假的?装的?在这场运动中,我发现了人,人性和中国人,中国知识分子的劣根性。严酷的形势下,人就不是人,我后面有例子。先摘录一段话:

---最大的黑暗,是人们对黑暗的适应。最可悲的事情,是对光明的冷漠。如果你处于黑暗,你就摸黑生存。如果你发声危险,你就保持沉默。但是,你不要为黑暗辩护,你不要为苟且而得意。你不要出卖比你勇敢的人!---

但有的人,可以无师自通的,干出比东德MFS还恶毒的勾当。这个人,出卖了比他更弱势的同类。看:

一天,庞××同学给鲁写了一页纸的规劝信,内容是要鲁认真对待政治运动,要自觉改造等等。于是鲁从作业纸上撕下一小条,简单地写道谢谢,一定按照你说的办。意想不到的是这竟然是庞××下的个套。

 庞立刻写了小字报,题目是《和风细雨可以休矣》,把鲁回的纸条贴了出来,称这是鲁抗拒改造,抵触运动的实际行动,主张对鲁采取疾风暴雨的打击。接着,庞向鲁索要他写的规劝信原件,称要和鲁的小条对比张贴,鲁说找不到了(已被鲁销毁了)。于是庞协同周××,在下午的自习课上,周厉声呵斥鲁离开座位,他们两人动手搜查了鲁的书包和课桌,当然什么也没有找到。这次被搜查的屈辱令鲁痛不欲生,到了晚年仍难以忘怀。

  这些李,庞和周们,并不是那些高干子弟的圈内人。他们都有一个党员知识分子的父亲,极力想成为“红外围”和“红政协”,而出卖和陷害就是他们的通行证!

此后,团支书高艳华(后改名高峰)代表班干部宣布,从今天起,每天下午鲁生卫不得参加第三、四节的自习课,到阶梯教室写检查。直至检查通过为止。鲁很庆幸能躲开自习课的骚扰。当时高艳华还指派两个同学每天陪鲁一起骑车回家,一个同学顺路,另一个同学并不顺路,是特别陪同、护送。鲁本人感觉这种安排有监护的意思,而当时他脑中确实曾闪过轻生的念头。这种护送使他暗存感激之情。使他感到一种人性的关心和鼓励。(多么可怜的人性,多么廉价的关心)

在班里召开的批判会上,让鲁生卫交待反动思想,鲁没什么可交待的,只好保持沉默。批斗会开的十分激烈,××同学表现得尤为激烈,应是为表现其革命性,但因其并非高干子弟,因此并没能因其十分激进而进入班里的核心小组。为收集鲁的罪证,6班七、八个人哄而起去鲁宅抄家。据苏承德回忆,去鲁家拿走了鲁的日记本、笔记本,没动其他东西。

鲁逢此遭遇,毕业时政审过不了关,没能考上大学。文革后苏承德曾两次向鲁生卫诚恳地道歉。(顶个P用!)张康平在文革后经常到鲁生卫家看望,二人都不提过去事,成为相互关心的好友。鲁生卫在逆境中自强不息,自修成研究员,成为机电专家。鲁回忆四中往事,说:对当年的批判我所没想到的是激烈的程度。扪心自问,自己是否对过去存在怨气,我发自内心的想法是我怨恨时代。。。。非常不愿意纠结和缠绵哪些不堪回首的过往,受迫害也不是同学的过错,(谁之过?个别人?还是一群人?)那个时候我们还都是孩子(这是什么样的孩子?)……”鲁要求笔者绝对不要公布他的真实姓名,因那是一段太痛苦的经历,他不愿打破心灵的平静,影响正常生活。他说:半个世纪以来,我肯定和曾经在四中小文革中受到迫害的同学一样,轻易不愿意去回顾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无论是在当众的场合,或者自己私下里,都有意识地回避回忆,不愿意总是去戳伤疤。由鲁所吐露的心声,可看到当年对他伤害之深。(注:为着尊重当事人再三要求,以上鲁生卫之名是笔者用的假名。)从以上高三6班鲁生卫的个案,可看到当年阶级斗争的极左思潮对青年学生伤害之深。

夺权

 高中的很多班,开始从资产阶级手中夺权。

 其实,就是由高干子弟向家庭出身是非红五类的团支书、班长夺权。由革干、革军子弟接管团支书、班长的职权。没见工人子弟当权的。文革中,倒有几个工农兵花瓶。他们真有实权?你可以信,反正我是不信。这是仿效农村四清运动的夺权斗争。

  高三年级有六个班,其中三个班出现了夺权。高三4班,原团支书李峻(干部子弟,其养父在1959年被批判为犯有右倾机会主义错误。(党内斗争,蝴蝶到中学)被刘安东(父亲刘澜波是水电部常务副部长、党组书记)代替;班长杜文(父亲是中医)被杨东胜(杨成武之子)代替。一天高三4全班开会,刘安东主持班会,宣布了领导班子的变化,没有讲任何理由,没有经过改选程序。(自己就把别人免了,凭什么?就拼爹!)党内的专断,不民主,在小小的班上,100%的再现。

同一时间,高三6班的团支书高艳华(后改名高峰、家庭出身小商贩)被高干子弟谭笑曼(父亲是总政秘书长)代替,由于高艳华的出身并不是黑五类,因此由支书改任班长,班长相当于政协。只有组织春游的权力,没管人的权力。无产阶级专政的体现。

  高三3的团支书史晓星被邱承光(邱会作之子)代替。怎么过草地的也不行?不行。你爹站队错了。难啊,你的命运,就是你爹命运的平行线!

  其实史晓星也是高干子弟,但其家庭背景涉及到党内斗争。(同样残酷,老革命也不行!)你觉得,那文革中的走马灯,人世间的冷暖,奇怪吗?

  史小星的父亲陈光是原红一军团代军团长、115师代师长、四野纵队司令、四野副参谋长、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其性格刚烈、火爆,先后与林彪、叶剑英有过矛盾。1950年在广卅处理城市工作及港澳台情报工作中犯了错误,被过度批判,并被中央错误地定为反党,开除党藉、撤职并软禁于武汉,是冤案、错案。陈光于1954年6月7日自杀身亡。史晓星竟因其父这样一个背景,也被夺了团支书的权,可见当年高干子弟们受父辈权力斗争影响之深,十七、八岁的中学生已相当政治化。这不就是狼奶喂养吗?

陈光于1988年4月被中央平反、恢复了名誉。后来史晓星为记念父亲,著有《陈光》一书,并从母姓改回父姓,改名为陈晓星。

在文革爆发之前,所谓的阶级斗争观(可称为狼奶)对十几岁年轻人的身心影响,是深入骨髓的。阶级斗争观把人群撕裂成对立的阵营,煽动仇恨与斗争。生话、学习在同一校园的同学,本应相互友爱、相互帮助,却要对立、仇恨、揭发、批判、斗争。年轻人善良的人性被狼奶浸透、侵蚀、毒害。人性被阶级斗争观严重扭曲。这种悲剧,后来在文革中竟泛滥成灾。其根源正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毛泽东路线。

未完,待续。我自己平静一下。谢谢。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3 个评论)

9 回复 Brigade 2018-9-26 10:00
这几天想写一下习近平和文革。了解到文革时1966年8月在北京迫害很多人致死主要是高干子弟集中的几所中学的红二代干的。那问题是这些人为什么这么心狠手辣如此歹毒。正好看到这篇文章可以解释。
7 回复 Brigade 2018-9-26 10:43
孔丹(1947年5月-),籍贯江西萍乡,北京长大,是中国高级经济师、中信集团原董事长。[1][2]

孔丹的父亲孔原是原中央调查部部长;母亲许明是前总理周恩来的秘书,弟弟孔栋。文革爆发前夕,北京四中高三·五班同学在团支部书记、中共(预备)党员孔丹带领下,联名给毛主席写了信,情绪激昂地要求废除“封建高考制度的桎梏”。此前,北京女一中的同学,已经先一步写了主张废除高考的《致毛主席的信》。后来,《人民日报》把北京女一中和北京四中的两封《致毛主席的信》全部发表,两信发布之后,1966年夏天的高考,即被“废止”,且一“废”就是十一年。

中央发布《十六条》后,西纠成立,全名为首都红卫兵西城区纠察队,号称约束红卫兵的过激行为,纠察维持社会秩序,实质是保爹保妈,宣扬血统论,打击黑五类。西纠先后发布了十个通令,试图引导约束红卫兵要文斗不要武斗。中央文革认为西纠的后台是周恩来,西纠成为周恩来的一个罪状。文革结束后,孔丹向陈云去信,希望对红卫兵区别情况,认真处理,不要把一些好人也列入清理对象。陈云同志1984年2月27日批示孔丹的信,大意是:孔丹同志的意见是对的,有关部门应当研究。这些红卫兵不属于(应被清理的)“三种人”。并批转政治局常委,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李先念等同志批示同意。[3]

文化大革命期间,孔原被打成“黑帮”、“特务头子”,许明也遭到迫害,在1966年服安眠药自杀;孔丹也被迫到陕北“上山下乡”。文革结束后,他在1978年直接考上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所研究生。1981年毕业后,在国家经委机关工作了一段时间,任张劲夫的秘书。1983年,他加入光大集团,负责沿海城市业务部。1993年,担任光大集团副总。1995年,光大信托投资公司的巨额亏空事件暴发后,他兼任光大信托总经理善后处理。1996年,光大集团领导班子调整,央行副行长朱小华为光大董事长,孔丹出任总经理。[4]2000年,他被调至中信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2006年,他获委任为中信集团董事长。2010年12月退休。
8 回复 ryu 2018-9-26 11:58
这段时光算什么呢?历史么?
不理清这段时光,民族可能无法轻装前进了。
5 回复 独坐庵中吃苦茶 2018-9-26 18:29
Brigade: 孔丹(1947年5月-),籍贯江西萍乡,北京长大,是中国高级经济师、中信集团原董事长。[1][2]

孔丹的父亲孔原是原中央调查部部长;母亲许明是前总理周恩来的秘
中央发布《十六条》后,西纠成立,全名为首都红卫兵西城区纠察队——

好像是“首都中学生红卫兵西城区纠察队”
6 回复 fanlaifuqu 2018-9-26 19:32
是野史,更是真史!更多知道的人应该写出来,记下来!
6 回复 Brigade 2018-9-26 19:37
ryu: 这段时光算什么呢?历史么?
不理清这段时光,民族可能无法轻装前进了。
要牢记历史,认清历史,才能建设美好未来。
9 回复 云之彼端 2018-9-26 19:40
博主说得非常好,尤其赞成“如果他/她们只是求得自己道德的完满和灵魂的安慰,像“复活”中的涅赫留道夫,那就是虚伪!”文革对个人的惨痛,不是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就可以了解的。文革对中国制度,个人,人性,文化的伤害,绝不下于法西斯纳粹对世界的伤害。对文革本来应该比对纳粹更严厉地反省,可是中共不敢,也做不到。所以至今中国还有二次文革的威胁,甚至可以说文革从没结束过,只是程度的不同而已。
5 回复 Brigade 2018-9-26 19:45
fanlaifuqu: 是野史,更是真史!更多知道的人应该写出来,记下来!
这个应该是真史。看上去口述的人当时是四中的学生,当然他一人不可能知道这么多详细事件,按文中说法,有些是从学长那里知道的。后来他成为四中校长。当然,从文献角度讲,作者应该直接说明白他是谁。
但是,本文足以让我们更好了解当时红色贵族造反派的心理。
仅凭中学生两封信老毛就取消了高考,难道不够疯狂?
没有高考,工厂停产闹革命。老毛把这些人赶到农村把祸水推给农民承担。但对于始做蛹者真是活该。
3 回复 Brigade 2018-9-26 20:50
1964年,毛泽东对在哈尔滨军工大学学习的侄子毛远新说:“阶级斗争是你们的一门主课”,“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1964年11月9日,高等教育部转发《毛主席与毛远新谈话纪要》。该指示最先在干部子弟中流传,1965年初,陈小鲁在北京八中贴出大字报,“让阶级斗争的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10 回复 jetfighter 2018-9-26 21:36
出身知识分子家庭的我自己文革爆发时就是35中的老初一小字辈,亲身经历自己的父母辈斗,被骂,被打,连眼镜打掉了都不许捡,硬生生地被他们踩碎。在学校里亲眼目睹那些暴徒那些趾高气昂的革干革军子弟把老师捆起来毒打,狠斗校长朱丹,在28中里看到的那充满血腥味的牢房里红色恐怖万岁的标语让我至今毛骨悚然,文革发动者和他们的走卒们对中国人民犯下的反人类罪行罄竹难书。
4 回复 kiwiberry 2018-9-26 22:05
应该让大家知道
5 回复 绿野仙踪 2018-9-26 22:07
听说过孔丹,总和王军混淆,为人粗野蛮横,这种高干子弟比黑社会还坏。
4 回复 Brigade 2018-9-26 23:38
jetfighter: 出身知识分子家庭的我自己文革爆发时就是35中的老初一小字辈,亲身经历自己的父母辈斗,被骂,被打,连眼镜打掉了都不许捡,硬生生地被他们踩碎。在学校里亲眼目
长大还能娶到媳妇?相对于‘出身不好’家庭受到的迫害,知青的什么‘伤痕文学’就是被蚊子踢了一脚喊头疼啊。
6 回复 Brigade 2018-9-26 23:43
绿野仙踪: 听说过孔丹,总和王军混淆,为人粗野蛮横,这种高干子弟比黑社会还坏。
不奇怪,王军应是孔丹在中信的前任。现在研究文革,可以看出共产党就是黑社会进行权斗,打压异己,保持己方在共产党贵族中的绝对统治地位。老毛打倒的这群高官可是都有一大堆狗崽子,并且还闹得很厉害。
9 回复 绿野仙踪 2018-9-27 01:18
Brigade: 不奇怪,王军应是孔丹在中信的前任。现在研究文革,可以看出共产党就是黑社会进行权斗,打压异己,保持己方在共产党贵族中的绝对统治地位。老毛打倒的这群高官可
这帮所谓的红色贵族身上一点高贵之气都没有,反而非常粗鄙和下三滥,习的身上也有这种蛮横,因此惹恼了美国。
4 回复 Brigade 2018-9-27 02:39
恐怖的北京“红八月”:一千七百多人被打死
文章来源: 炎黄春秋
8 回复 越界筑路 2018-9-27 07:38
Brigade,功德無量,後人会感激当事人所记录的点点滴滴!
3 回复 qxw66 2018-9-27 09:53
红2够坏,杀了好多人。。。包括那个女校长。。。全国折腾历史问题死老虎和资产阶级权威,以及中学教师---北京全是这帮人,在其他地方则是红五类---背后就是刘邓走资派在作盅
2 回复 qxw66 2018-9-27 09:57
他们如此是为了干扰和对抗文革,包括后来屠杀几百万造反,和农村出身不好的人----坏事全是他们干的,可以后来全推到四人帮和文革派头上
4 回复 Brigade 2018-9-27 22:06
qxw66: 红2够坏,杀了好多人。。。包括那个女校长。。。全国折腾历史问题死老虎和资产阶级权威,以及中学教师---北京全是这帮人,在其他地方则是红五类---背后就是刘邓
这群流氓,80年代以来掌控中国金融和国企也是他们。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11-17 02:0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