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梦。续一。(记北京四中文革前的四清)

作者:Brigade  于 2018-9-28 03:0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35评论

黑色幽默

美苏冷战,两个阵营对立。大的有柏林空运,朝鲜战争。小到秧及池鱼。使无辜百姓,莫名遭秧。

我有一个学长,比我大很多,但他是四中的明星“吧。为了隐私,故称他为W吧。他由于少年在美长到7~8岁,体育好,人也帅。是三年的中学生运动会400米冠军,校学生会体育部长。这些人,是我们心目中的大明星。迄不知,这体育部长,也有他的悲哀。起因是他的1949年从美国回国的右派父亲!下面是他自述。他本人现在美定居,有一个相当的不错的生活。

--------我是高一(北京四中,1962年)那年加入的共青团。在那个年代,入不入团,是一个青年优秀与否的标志。入了团,才会感到有了人的尊严。

特别是星期六,团员都要开会,那是一种有别于他人的政治待遇。我当时就羡慕至极。斯大林说:“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那团员是不锈钢的吧?文革后,我问家里一个亲戚,他兄弟俩,一个是101的学生党员,上的哈军工。另一个是红卫兵的发起人之一,可他惨了,恢复高考没戏了。按说是55年的少将,可文革中去世了。我问他们,你们开党会,团会,都讨论什么?特来劲吧?他们头都不抬,吃着涮羊肉:”什么啊,就是议论班上的人呗。还能有什么事?排排队,看谁能听话,谁有二心。再就是让团员去找申请人谈话,让他们说说别人怎嘛议论团支部的。操“。)

但由于家庭出身问题,入团对我来说,成了一个艰难的过程。班里团支部批准、通过我的入团申请后,等了很长时间上级没批下来。我就去问班里团支书李峻,我的团员资格怎么还没批下来?第二天,李峻让我去找校团委书记赵济敏老师。我找到赵老师,赵老师让我去一趟西城区团委会,找一下区团委书记,区团委要和我谈话。我想一定是找我谈家庭问题。我那时在学校填写学生登记表,家庭成份一栏是写职员,按当时的标准是不红也不黑。但问题不在这里。下面说一下我的家庭情况。

当时一般是填,革军,革干,也就是13级和师以上吧。1938年前的,都悬。我们这样的,一律职员。但如果是右派,要另一栏写出来。要命的,是还有亲属一栏。你要是有台湾美国的亲戚,那就中了头彩。夫人同学姓汪,就入不了团。那班支书,“怀疑“这人和汪精卫有关系。边远省份,也不外调,可如果你和蒋介石有关系,“有关部门“会打招呼,反到有戏。可地,富就惨了,那是万复不劫的原罪。我文革中下乡,拿到了我的档案。冒险打开一看,发现是从小学一年级开始的。可父亲走后门,把祖父的资产和股息全交了。加上他曾服务铁兵,朝战时出力了。中学也外调了我的情况,可偏偏家里有几个31年的党员。我一直等着班里批判,就像达摩克利斯剑高悬头顶,可总也不掉下来。吓的半死。原来班里团支部也有这计划,可他们查了,觉得还不是狗崽子。想让我觉悟,一是挖自己,二是供点他人。可我自己没有流氓思想,就是贪吃点。别人,没有和我说反动话的。那时,人和人不带说心里话的,一个个比猴还精。我哪儿供去?这么着,我就”挂“那了。冤不冤?)

上世纪四十年代时,父亲王福时在美国旧金山中文报纸《中西日报》任编辑。我们全家都跟着父亲在旧金山居祝母亲是家庭主妇。当时父亲每天晚上在家油英发行《远东通讯》。《远东通讯》是受中共香港地下党新闻机构《国新社》委托并由其供稿。《国新社》是由乔冠华、刘尊棋、刘思慕、金仲华等人领导,他们与父亲相互联系频繁。《远东通讯》在美国宣传中共政策,并报导解放战争进展及发表评论。当时,母亲、哥哥、姐姐都常在家帮助父亲油佣远东通讯》,然后跑邮局寄出。

1986年9月,父亲从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图书馆主任一职离休时,关于何时参加工作的问题,是由乔冠华、刘思慕、刘尊棋等人出的证明,证明父亲是于1948年参加的革命工作,是从在美国发行《远东通讯》算起。大百科发给父亲的《老干部离休荣誉证》上,参加革命工作时间一栏,写的是1948年。

(我党统战是做的好。)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第5天,1949年10月6月旧金山爱国华侨在同源会礼堂,举办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庆祝会。父亲参加了庆祝会。庆祝会进行期间,遭到国民党人的袭击。父亲头部遭到铁器重击,头破血流。我当年六岁,记得深夜父亲回家,头上缠绕了厚厚的白纱布,我和弟弟都吓坏了。第二天旧金山国民党控制的《旧金山日报》出了《号外》,写道殴伤有共产党匪徒王福时一名,伤势较重。其实父亲并不是共产党员,他只是自认为是共产党的挚友。此后,父亲决定带全家回祖国,建设新中国。

回国前,父亲曾专程去拜访了钱学森,动员他回祖国效力。我仍模糊地记得,父亲那天开着辆刚买不久的新车,带着母亲、弟弟和我,开车开了很长时间,到了一所大学(后来得知那是钱学森所在的加州理工学院)。一到目的地,父亲就因晕车吐了。到了钱宅,那是一间别墅,前花园有很多花,很漂亮。钱学森夫妇满脸笑容走到花园迎接我们全家。

1950年6月,父亲携全家回到祖国。临行前,张学良原配夫人于凤至从洛杉矶赶到旧金山向父、母告别并送行。于凤至托母亲回国后帮她寻找老保姆。但回国后父母便无法和美国友人再联系了,从此失联。(这是我长大后听母亲说的)。回国后两个月,父亲即被胡乔木任命为国务院国际新闻局出版发行处副处长。1952年成立国际书店,外文书藉的出版、发行业务归口到国际书店。父亲被调至国际书店,先后任出口部、进口部副主任。母亲后来曾对我说,你爸那时左倾得很。左倾,拥护中共,是那时大部分知识分子的状态。他们痛恨贪污、腐败的国民党,同情、支持反对一党专政、反对个人独裁、争取民主自由的共产党。那时的共产党刚刚进城,还很清廉。

按说1950年前后父亲的历史按中共的政治标准,一点问题没有,但要命的事发生在1957年整风反右时期。父亲在党的号召下积极地投入了鸣放,并于1957年8月在《文艺报》上发表了批评他所在单位国际书店的文章《国际书店是桥还是墙?》批评国际书店大量进口苏联报刊、书籍,却极少量进口欧美国家的,特别是西方科技类的报刊,书籍。该文指出:因此在读者印象中,国际书店只是个卖俄文的书店。”“我们科学、文化工作者、翻译家和语文老师对久己缺货的西方书籍的需要也是非常迫切的。”“人们把国际书店看作是同国外交流的一个桥梁,但现在有点不像桥,而像座墙,而且是几道墙,使得跟国外不通气。

就是这样一篇出于善意但较尖锐的批评文章,惹来大祸。父亲及《文艺报》轮值主编萧乾为此被同时划为右派。1957年10月6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刊文点名批判右派王福时。批判王福时一贯坚持资本主义经营路线。同时,父亲在单位遭到大会、小会批判。我在1997年反右运动四十周年之时,曾写信对父亲说:你当年被划为右派,是你人生光辉的一页。我为此而骄傲。你在文艺报上的文章批评了文化领域的闭关自守,批评了向苏联一边倒的政策。父亲后来对我说,他当年的认识并没有达到我说的高度,只是想批评文化交流中的问题。( 这也是很多老知识分子的为人,诚实。这是我的观点)我告诉父亲,我当年在学校不得不与他划清界线。父亲表示理解。

1957年时,我看到人民日报点名批判父亲是右派的文章后,很苦恼,根本不相信父亲会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会是反动派、坏人。但上高中后争取入团,就必须跟家庭划清界线,从政治思想方面和父亲决裂。必须存天理,灭人欲,用党性灭掉人性,克服温情主义。

那次到北京西城区团委会与团委书记谈话,我怀着不安的心情而去。团委书记要我谈谈对家庭的认识。我批判了父亲57年的文章,说这是坚持资本主义经营路线,实际上是向往西方的民主、自由。还揭露父亲在家里与朋友议论中苏论战,欣赏苏共人道的社会主义的提法,批判这是欣赏人性论,是修正主义思潮,反映了立场有问题。还批判父亲怕孩子们吃不饱饭,骑车到保姆郊区农村家里买大白菜,是困难时期对形势悲观,对党不满的表现,等等。表示要背叛资产阶级家庭,站到无产阶级一边来。对父亲进行了深刻批判后,区团委书记挺满意。过了几天,我的团员资格便被批准了。得知这消息,我心里很高兴,觉得挺光荣。

当年对父亲进行批判、划清界线,一半是违心的,如不上纲上线就过不了关、入不了团,甚至上不了大学;还有一半是真诚的,当时所受的教育让我认为父亲的立尝观点有问题。解剖自己的思想,向内心深处挖掘,更多的情绪是埋怨,埋怨父亲影响了自己的前途。这种情绪我们八个兄弟姐妹都有。

对这种埋怨情绪,我举个例子。父亲1988年到美国探亲,看望在美国定居的妹妹X丹娜和两个弟弟X复明、X复强。X复明在美东一间大学研究院攻读MBA

父亲X福时在美国一入境,FBI(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探员就找到X复明,问X福时来美国干什么来了。父亲于1949年10月6日在旧金山庆祝建国而被打伤之事,FBI竟然仍保存在档案里。( 美方认为他是亲共的)当时冷战尚未结束。

那时,复强、复明赶紧写信让父亲千万别来看自己。复强不放心,信里写了句狠话:以前在国内你耽误了我几十年,现在还要耽误我吗?父亲自然是不敢去看望两个儿子了。

那个FBI警探与X复明是美国同一个大学研究院的校友,后来与X复明一起喝咖啡,告诉他:你的父亲是亲共的,被国民党打伤。但我们知道,你的父亲又被共产党列为异己分子。这令我们很奇怪。因而当你父亲入境时,FBI要和你谈话。现在没事了,我知道在1949年后,中国发生了很多这样的事。是个有趣的现像。

我纳闷的是,父亲在1948、1949年的事,在冷战时代被美国政府注意并不奇怪,相反在中国怎么也成了负面因素,成了向往西方、对党不满的因素呢?甚至株连后代?两大阵营冷战,父亲不应两头不是人啊!

1

高兴

感动
1

同情
1

搞笑
2

难过

拍砖
1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5 个评论)

11 回复 fanlaifuqu 2018-9-28 03:01
这样的经历最倒霉!
6 回复 Brigade 2018-9-28 03:03
fanlaifuqu: 这样的经历最倒霉!
我认为这还算好了。家里如果有人被迫害死了,太痛苦,基本就不愿意回顾历史了。
3 回复 qxw66 2018-9-28 08:26
人家ryu两头捞
7 回复 Brigade 2018-9-28 08:42
同样是报人,储安平,被打成5大右派之一,并且不得平反。命运如何? 前一篇说道,‘文革时1966年8月在北京迫害很多人致死主要是高干子弟集中的几所中学的红二代干的’。8月31日(8月24日老舍自杀)他自杀未遂。在9月初被不明身分的红卫兵造反派毒打后失踪,应该是被打死扔到不知何处(包括火葬场)。这一时期,‘西纠’造反派,就是高干子弟们勒令废除一些民主党派。储是九三学社的。
4 回复 Brigade 2018-9-28 08:45
qxw66: 人家ryu两头捞
像我们这样写文发文的,不但什么都捞不着,反倒两头不讨好。
2 回复 qxw66 2018-9-28 08:53
Brigade: 像我们这样写文发文的,不但什么都捞不着,反倒两头不讨好。
是的,分文没有,两边特务还要追杀
3 回复 Brigade 2018-9-28 08:57
qxw66: 是的,分文没有,两边特务还要追杀
还被两边怀疑是敌特。
2 回复 qxw66 2018-9-28 08:59
Brigade: 还被两边怀疑是敌特。
哈哈,也是,这个ryu最爱这么攻击了   https://www.backchina.com/home.php?mod=space&uid=282517&do=blog&id=296765&cid=4976300
3 回复 ryu 2018-9-28 10:07
Brigade: 还被两边怀疑是敌特。
  
4 回复 Brigade 2018-9-28 10:13
最让北岛震惊的还是语文老师(北京四中)刘承秀的自杀事件。北岛写道: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她因受审查而导致儿子从部队转业。那天凌晨五点,在食堂后面的小夹道,她用剪刀割断并揪出自己的喉咙,据说惨不忍睹。一个中年女人竟用这样的方式结束了生命。当这消息传遍宿舍小院,我正在六斋生火,浓烟呛得我睁不开眼。

《暴风雨的记忆:1965-1970年的北京四中》
13 回复 总裁判 2018-9-28 10:17
无数事实证明,我党的一大法宝就是让人两头不讨好,死无葬身之地。反革命头子林副主席如此,叛徒国民党走狗江青同志如此,薄周徐令郭等等都如此的呀!只要我党震怒,明天习总书记在哪里,有谁知道吗?六道轮回不一定能够做人的,他喜欢狗,赞颂狗,也许就做那玩意儿了。
7 回复 白露为霜 2018-9-28 13:03
"两大阵营冷战,父亲不应两头不是人啊!"

现在回国的千人计划学者也会被怀疑的,等着吧。中国人啥时候才能长记性。
1 回复 云岭H 2018-9-28 13:43
好好读读毛选吧
5 回复 绿野仙踪 2018-9-28 18:49
白露为霜: "两大阵营冷战,父亲不应两头不是人啊!"

现在回国的千人计划学者也会被怀疑的,等着吧。中国人啥时候才能长记性。
我也想到千人计划,爱国先搁一边,有的人是鼠首两端,想两头捞,是有点危险,当然,即使是科技博士,可能也未必有知识产权的明确概念,窃不算偷,其实心理上和占便宜的贼没区别,还可以打着爱国的虚妄名义。
5 回复 绿野仙踪 2018-9-28 18:51
总裁判: 无数事实证明,我党的一大法宝就是让人两头不讨好,死无葬身之地。反革命头子林副主席如此,叛徒国民党走狗江青同志如此,薄周徐令郭等等都如此的呀!只要我党震
为中共卖力的,就是与魔鬼打交道的人,会被魔鬼反噬。
7 回复 绿野仙踪 2018-9-28 18:54
小知识分子,党国不分,上当受骗,自投罗网;当然,大多数人是为了回国谋生找个饭碗而已。
还是胡适·傅斯年·张爱玲·张大千等人看得明白,救自己一命。
5 回复 云之彼端 2018-9-28 19:29
说起过去学校填出身,我小学时虽然不很重要了,也要填。还好我只能填贫农,中农,或者干部。那时候不懂填这玩意有什么用,完全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一栏居然曾令中国千千万万家庭和个人饱受痛苦。发明这东西和执行这东西的,是人间恶魔。
3 回复 云之彼端 2018-9-28 19:42
绿野仙踪: 小知识分子,党国不分,上当受骗,自投罗网;当然,大多数人是为了回国谋生找个饭碗而已。
还是胡适·傅斯年·张爱玲·张大千等人看得明白,救自己一命。
胡适先生真是有大智慧
4 回复 总裁判 2018-9-28 22:00
绿野仙踪: 为中共卖力的,就是与魔鬼打交道的人,会被魔鬼反噬。
只要为中共卖力,必脱胎换骨变鬼。
3 回复 Brigade 2018-9-28 23:26
总裁判: 无数事实证明,我党的一大法宝就是让人两头不讨好,死无葬身之地。反革命头子林副主席如此,叛徒国民党走狗江青同志如此,薄周徐令郭等等都如此的呀!只要我党震
共产党导致人格两面人化。现在说哪个贪官什么的是两面人。实际他们都是。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11-17 02: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