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法西斯的回归:白人民族主义者的愤怒和拯救

作者:Brigade  于 2018-11-4 20:2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转文|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5评论

摄影师Espen Rasmussen花费了近两年时间记录下了右翼极端主义在欧洲的崛起。其中的一些组织,例如法国的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和英国的不列颠第一(Britain First),已经成为了它们所属国的主流政党之一。而许多右翼分子如今端坐在欧盟议会里,使用着他们本该摧毁的组织所提供的资金——他们正试图从二战时席卷欧洲的法西斯遗风中汲取经验,以解决欧洲现在所面临的问题。通过展示这些新纳粹组织的一举一动,Rasmussen的照片使我们不得不面对事实——右翼极端主义的力量正在使欧洲四分五裂,而非使其团结。这种仇恨在欧洲蔓延的广度和速度令人深省。

从德国到希腊,极右翼的民族主义者在攻击移民,袭击清真寺,以及赢得选举的路上越走越远。

在2011年7月22日,一个名叫Anders Behring Breivik的挪威极端主义者将一封邮件发送给了千余人。作为一名自我标榜为法西斯主义者的人,Breivik在邮件中附上了一个1500页的长文;其中的内容包括对伊斯兰教,文化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以及移民的攻击之词。在这份标题为《2083:欧洲的独立宣言》的文件里,其作者提出了强制驱逐所有在欧的穆斯林的要求。在这封邮件被发送出去的一个半小时后,Breivik用一辆大众小货车杀害了77人——他先是在奥斯陆引爆了一枚化肥炸弹,随后在于特岛用枪击杀了69名在岛上参加夏令营的青年。这起事件也是自二战以来在挪威本土发生的最血腥的一次袭击。

Breivik所属的“挪威防御阵线”只是许多在欧洲各地出现的公开化法西斯组织的一个缩影——从斯堪的纳维亚到德国,法西斯运动在过去十年中死灰复燃。无独有偶,就在上周末,德国的极右翼党派在本国大选中惊人地赢下了百分之13的选票。而这意味着这个极右翼党派在过去六十多年中第一次在议会中占有一席之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极右翼民族主义的兴起代表了老一辈欧洲人对欧盟的抵触情绪,以及对自己的白人基督徒身份丢失的恐惧。而当难民涌入欧洲时,这些零散的悲观情绪则瞬间找到了一个易识别的目标。右翼学者和政客将“伊斯兰恐惧症”置于这场“新法西斯“运动的中心。在意大利,一位名叫Oriana Fallaci的记者普及了“欧拉伯”(Eurabia)这一词,并借此妖魔化了在欧洲大陆上日渐庞大的穆斯林移民群体。即使在德国,这个依旧在为法西斯主义赎罪的国家,民族主义亦甚嚣尘上:一位名叫Thilo Sarrazin的政治与经济学家撰写了一本叫《德国正在毁灭自己》(Deutschland Schafft Sich Ab)的畅销书,而这本书宣称,外来移民的激增使得德国社会产生了一个新的阶级——一个更加愚蠢,且更加依赖政府补助的阶级。这种观点为“AfD”,德国的极右翼民粹政党,提供了一个崛起的民意基础。就在四年前,这个政党在大选中甚至不能赢得百分之5的选票;但在上个周末,它却赢得了三倍于五年前的选票,使得民族主义和恐伊思潮在欧洲的崛起更加瞩目。

摄影师Espen Rasmussen花费了近两年时间记录下了右翼极端主义在欧洲的崛起。其中的一些组织,例如法国的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和英国的不列颠第一(Britain First),已经成为了它们所属国的主流政党之一。而许多右翼分子如今端坐在欧盟议会里,使用着他们本该摧毁的组织所提供的资金——他们正试图从二战时席卷欧洲的法西斯遗风中汲取经验,以解决欧洲现在所面临的问题。通过展示这些新纳粹组织的一举一动,Rasmussen的照片使我们不得不面对事实——右翼极端主义的力量正在使欧洲四分五裂,而非使其团结。这种仇恨在欧洲蔓延的广度和速度令人深省。

瑞典

斯德哥尔摩警察正在用警棍组织一场暴力集会。这场集会由 “北欧抵抗运动”(Nordic Resistance Movement),一个600人的新法西斯主义团体所组织。其分支遍布北欧。在这场集会上,这个组织的领导宣称:特朗普的胜选标志着一个世界革命的开端。

希腊

Christos Pappas是希腊议会的一名成员,同时也是“金色黎明”,一个欧洲最暴力的政治团体之一的领导。自从希腊债务危机爆发,“金色黎明”已经对移民实施了超过300起袭击。讽刺的是,它也是希腊目前第三大的政党。

意大利

法西斯组织成员聚集在墨索里尼位于普雷达皮奥的墓前,以纪念当年由他发起的“向罗马进军”事件[1]。这位独裁者的一些支持者们已经融入了社会主流: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这位合并了执政党和新纳粹党派国民同盟的前总理——曾赞美墨索里尼“(为意大利)做了些好事”。

丹麦

上图为一个极端民族主义政党为集会准备的传单。虽然长期被视作一个不起眼的组织,丹麦的“排外权利” 党现在掌控着五分之一的丹麦议会席位。Daniel Carlsen,这个党的创始人,说到“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人’的存亡,为白人孩子的未来做努力”。

乌克兰

Evgenji Stojka,一名乌克兰国内新纳粹主义叛乱组织的成员,正在家和他的女儿玩耍。作为一名光头党[2],Stojka号称自己“曾经在年轻时殴打移民”。他说道:“不管他们是犹太人,穆斯林,中国人,还是左派,我都恨他们。”

法国

上图中的女性是法国国民阵线党的Marion Marechal-Le Pen。成为议会成员时年方22的她被视作一个反移民的坚定支持者,甚于她著名的阿姨——Marine Le Pen。

挪威

Kjersti Gilje,一名 “挪威防御阵线[3]”的成员,正在向上帝祈祷挪威免于伊斯兰“邪恶思想”的荼毒。这个组织发布了一份印有商店店主和出租司机名字的名单——他们怀疑这些人和穆斯林有关联。这与二战前纳粹支持者将挪威犹太人视作目标的做法无异。

英格兰

在他们的副领袖因言语责难一名穆斯林女性被罚款后,“不列颠第一”的成员正在离开法庭。这个极端民族主义政党平日里以“基督教先锋队”自居,并曾袭击英国本土的清真寺。在英国脱欧后,“不列颠第一”在社交媒体上的热度一时无两。

斯洛伐克

通过一出模仿剧,斯洛伐克的极右翼民族主义者戏剧化地描述欧盟如何将斯洛伐克“扣为人质”。为了应对中东难民危机,欧盟要求所有成员国接受难民进入。这一要求受到了欧洲反穆人士的强烈抵制。

匈牙利

上图所描述的画面是“64郡青年运动”,一个匈牙利极右翼民族主义组织,组织的游行活动。这个组织要求政府收回匈牙利在一战中失去的领土。“64郡”与“Jobbik”为盟;作为一个民族主义政党,后者呼吁政府“算出”犹太裔人口的数量——他们认为犹太人“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

俄罗斯

一名PPDM[4]的成员正浸泡在莫斯科湖里。这个组织以“戒酒和烟来净化俄罗斯人民“闻名,而它公开宣称要攻击同性恋。自2004年以来,右翼极端分子已经在俄罗斯杀害了600余人。

德国——PEGIDA[5]

上图为一组“欧洲爱国者”在Dresden举行抗议集会,以此反对穆斯林和移民。在2015年,有100万难民来到了德国;一年后,德国的仇恨犯罪率达到了打破之前记录的新高。

关于作者与摄影师

Seyla Benhabib是耶鲁大学的“尤金·梅尔”资深政治与哲学教授。她的下一本书——《Playing Chess With History, Statelessness, Migration From Hannah Arendt to Isaiah Berlin》——将会在明年出版。

Espen Rasmussen是一名广受赞誉的摄影师及剪辑师。现居挪威的他代表Panos Pictures工作室。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2 回复 Brigade 2018-11-4 21:09
Evgenji Stojka,一名乌克兰国内新纳粹主义叛乱组织的成员,说道:“不管他们是犹太人,穆斯林,中国人,还是左派,我都恨他们。”

这种典型仇恨。因为这些纳粹主义者认为自己是白人,所以就有一切权利,实际像乌克兰这样国家却什么也没有,没有财富,没有创造财富的能力,却拥有毁灭既有成就的行为,包括苏联遗留下来的工业基础。结果把仇恨无端发泄给其他人。
2 回复 borninheaven 2018-11-5 02:46
看来世界还是要两极对抗来平衡, 一极或多极都会慢慢走向混乱
3 回复 Brigade 2018-11-5 05:07
borninheaven: 看来世界还是要两极对抗来平衡, 一极或多极都会慢慢走向混乱
单极世界的坏处很明显。维持单极就是维持霸权,因此,你只能做老大的朋友,不想做朋友便被打烂。而想做老大朋友,就得听话,付保证金。老大国库越空,世界越乱。
至于极右兴起,一方面因为资本主义国家搞了太多社会主义,最后债台高筑,时刻面临经济崩溃,另一方面,移民增多,成为发泄对象。实际上经济不可救药是主要问题。
但是,希特勒的德国时代不存在移民问题,为什么要拿犹太人开刀?可以说因为犹太人太富。纳粹剥夺了犹太人的财富,相当于支撑了德国打二战的30%费用。
1 回复 borninheaven 2018-11-5 10:50
Brigade: 单极世界的坏处很明显。维持单极就是维持霸权,因此,你只能做老大的朋友,不想做朋友便被打烂。而想做老大朋友,就得听话,付保证金。老大国库越空,世界越乱。
感谢原子弹, 在它面前什么费用都算不过来了
1 回复 西部华人 2018-11-5 11:43
欧洲远古是小矮人的世界,是东亚黄种民族一波一波把中亚白人赶到欧洲去的,最后匈奴人统治了欧洲1500年,蒙古人又统治东欧400多年,哪里还有白种人,欧洲人全是黄白混血,就是混多少的问题。
2 回复 总裁判 2018-11-5 12:31
法西斯欧洲为墨氏首创,希特勒愚蠢地拔尖,可之前苏共早已聪明地实行二十年,之后斯大林又施行13年,发挥余热又5年,没人敢反对,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反对,说整个东欧变修,于是反右,兴文革,直到1976年,余热本来说三年,实际上一直到今天。法西斯在中国,欧洲根本算不上。这是我的观点,但我还是支持楼主,因他反法西斯、
3 回复 Kalco 2018-11-5 14:30
右翼崛起在所难免。现在德国和欧盟还在“研究”的阻挡难民进入欧洲的“措施”,即使以后实施了,也是不会起多少作用的。德国的基本法保障了所有难民一到德国就要享有基本等同于HarzIV德国人的权利和利益,这意味着,不仅衣、食、住、行、医都要免费拥有,还要达到德国的(最低)生活水准并有零花钱。这对世界上许多国家的人来说都是一项非常向往的生活水平。但是(!),德国基本法丝毫没有(也不可能)提及他们应该对德国社会所承担的义务。因为这样,这个“非常没有问题”的基本法,会引来无穷无尽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完全不同、只冲着利益而来的投奔者。随着这些人数的增加,会逐步让德国社会失去原有的和谐宽容秩序和安全。
2 回复 白夜极光 2018-11-5 20:56
右的太厉害,左就起来了。左的太厉害,右就起来了。万事需要平衡。
1 回复 Brigade 2018-11-5 23:23
borninheaven: 感谢原子弹, 在它面前什么费用都算不过来了
离题太远。
2 回复 绿野仙踪 2018-11-5 23:26
我觉得溯本清源,还是得解决欧洲日益严重的难民问题,比美国严重得多。
根据科学数据,当移民人数超过一个比例时,会引起原住民的不安和焦虑,欧洲可是早超过这个警戒线了。不过这个问题目前似乎无解。
1 回复 Brigade 2018-11-5 23:27
西部华人: 欧洲远古是小矮人的世界,是东亚黄种民族一波一波把中亚白人赶到欧洲去的,最后匈奴人统治了欧洲1500年,蒙古人又统治东欧400多年,哪里还有白种人,欧洲人全是
这是认知问题。希特勒还认为斯拉夫人包括乌克兰人低劣。黄种人也可以拥抱希特勒理念成为新纳粹,蒙古就存在这种现象。你的说法仿佛说谁曾经牛B过谁就有权歧视,所以是不合理的。
1 回复 Brigade 2018-11-5 23:29
总裁判: 法西斯欧洲为墨氏首创,希特勒愚蠢地拔尖,可之前苏共早已聪明地实行二十年,之后斯大林又施行13年,发挥余热又5年,没人敢反对,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反对
希特勒的一些理念,被东西方民粹主义者接受。比如宣传,比如制造一个外部敌人一个内部敌人, 笼络国民团结起来。
1 回复 Brigade 2018-11-5 23:32
白夜极光: 右的太厉害,左就起来了。左的太厉害,右就起来了。万事需要平衡。
这是常态。但独裁出现就会打破常态。希特勒本身是这样,一把火烧了议会,然后说是共产党干的,就把共产党关到监狱,等等,一步步很快走向专制。台湾民进党也这样,打击国民党,从而实现专制。
1 回复 borninheaven 2018-11-6 00:40
Brigade: 离题太远。
法西斯主义的后果是战争, 全面战争, 二战后就没这后果了。 世界和平, 法西斯主义没了后果还管啥法西斯
2 回复 总裁判 2018-11-6 00:40
Brigade: 希特勒的一些理念,被东西方民粹主义者接受。比如宣传,比如制造一个外部敌人一个内部敌人, 笼络国民团结起来。
马基雅维利书籍里谈到过,相信此种君主意识早在部落社会里就有。
希特勒的特点是有效宣传,以爱国为召唤,以民族为信念,以党为救星,以他个人为全民 的希望。由此他的魄力,他的意志,他的力量,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杀人有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20:4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