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现代包身工

作者:Brigade  于 2019-1-14 03: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原创|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7评论

中学时语文课有夏衍的包身工一文。感到旧社会真黑暗啊。
可是,现在中国打工的人被奸商盘剥也多于牛毛,活干了,工资拿不到。或者,年纪轻轻,有了工伤,得了矽肺病的也大有人在。以前还有智力欠缺人士,被黑砖窑控制做奴工,不一而足。
现在,竟然连研究生都不堪被导师盘剥,跳水跳楼身亡,屡有报道。
1
2017年12月25日,西安交通大学药理学博士生杨宝德溺水身亡。据杨宝德与博士生导师的聊天记录及其身边同学亲友反映,杨宝德生前常被导师要求帮忙处理私人琐事。
2018年3月26日,因长期受导师王攀压迫,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三年级学生陶崇园跳楼自杀。据报道,陶崇园本科毕业时,王攀为劝陶崇园在其手下读研,曾书面承诺推荐他去海外读博或作访问研究,但临近硕士毕业时,王攀却阻碍陶崇园出国求学和找工作。陶崇园的姐姐更称,读研期间,王攀要求陶崇园几乎每晚八点左右都要去其家中,并着其帮忙买饭、洗衣服、将一部分奖学金捐给研究所,甚至要求进门鞠躬并称呼他为“爸爸”。
同济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陆经纬在2018年12月份在校跳楼,家属控诉,陆经纬过去三年来几乎无休无止地为导师陆琰君无偿工作,他与导师微信对话的最后一句是:“我去跳楼了,学院章小清老师会找你谈的。”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违规在试验室存放多桶镁粉,造成爆炸事故,炸死三名学生。
2
导师压榨,学术腐败,昔日的象牙塔已变成“丛林”。
导师如同伸展枝叶的乔木,榨取学术成果,争抢项目资金和资源,而密林之下的学生抬头看不见阳光。
最近,中科院硕士刘毅因导师李啸利用自己实验得出的数据撰写成论文发表,将其告上法庭,揭开了多年来学术盗窃的遮羞布。
这篇论文的思路是刘毅自己的,数据也是由他做实验得来的,而导师一开始并不支持他做实验,得出数据后又欺骗他共同撰写论文,之后强占第一作者的位置。
但即使刘毅已经列出了诸多证据来证明,却极有可能败诉,只因论文执笔者为导师。
3
导师的强势和学生的弱势之上。
一边,导师掌握着学生的“生杀大权”,评估学生学术成果,决定学生能否毕业;也掌握着学生的“经济大权”,不仅生活补贴、课题基金都要经过导师之手,连有无课余时间做兼职或实习都要看导师的安排。
另一边,学生要么跪舔,要么滚蛋。
在这种不对等的条件下,“学术奴隶制”应运而生。
导师如同奴隶主,坐拥资金数额不等的课题项目,分配给学生完成后,冠之以自己的姓名。
有的导师甚至让学生为自己或自己亲戚的公司打工。
学生如同苦力,朝五晚九地在实验室为导师工作,不仅没有假期,连一点劳务费都要被克扣。
只需支付比富士康工人还低的工资,就能创造出学术成果
一个在读生物学博士,每天在实验室加班到凌晨,每个月国家和实验室补贴加起来不到3000元,快30岁了还没有五险一金。
在廉价劳动力的诱惑下,为了让学生长期为自己打工,延迟学生毕业的导师大有人在。
曾经,中南大学研究生姜东身跳楼前留下5000字遗书,质问导师喻海良:
你为什么给研三研二8个人每人打5000元科研津贴,又让取了交给你?虽然研三每人又给到手了1500元,可那3.4万元又是怎么回事儿?

夏衍的包身工: 在这千万被压榨的包身工中间,没有光,没有热,没有温情,没有希望……没有人道。这儿有的是二十世纪的技术、机械、体制和对这种体制忠实服役的十六世纪封建制度下的奴隶! 
二十一世纪的研究生略有不同的环境:在这象牙塔里的是二十一世纪的技术、试验室、体制和对这种体制忠实服役的十六世纪封建制度下的奴隶!

1/13/2019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2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3 回复 fanlaifuqu 2019-1-14 04:33
虽尚属个案,但也够黑了!难以想象!
4 回复 Brigade 2019-1-14 08:57
fanlaifuqu: 虽尚属个案,但也够黑了!难以想象!
文中的例子也不少。连大学教授都喜欢这样奴役学生,那商人官僚可想而知。
3 回复 Brigade 2019-1-14 09:00
查了一下是否别人也写过类似文章。很早就有,讲个例,教授如何作假,如何奴役学生来自肥。

研究生沦为导师“包身工”是高校之耻 (2010-09-03 20:05:11)
http://blog.s ina.com.cn/s/blog_600b543d0100l1p3.html
3 回复 秋高马肥 2019-1-14 09:49
读书是这样的,又花钱又累。
3 回复 Brigade 2019-1-14 10:10
研究生沦为导师“包身工”是高校之耻 ,  这篇文章介绍那位教授伪造王重阳,丘处机的诗很好笑,当然,以此出名或赚钱,令人作呕。

不过,因此我看了一下他们的经历,有些感慨。
他们活在南宋将亡之时,自然颇多苦闷。因此王声称“遇仙”,出家修道,抛妻弃子,隐居于终南山地区。可能陕西这地方太穷,信教的人不多。加上自古蓬莱仙境引人遐想,因此他从陕西跑到今天的烟台,遇巨富马丹阳及其妻孙不二。王重阳在马氏南园建庵,题庵名“全真”。“全真”教名源于此。

王重阳成功吸收几个虔诚的弟子,先后纳丘处机、谭处端、马丹阳、王处一、郝大通五人为徒。丘、谭二人听闻王重阳寓居马宅,请为弟子,求教皈依。马丹阳在王重阳多方劝喻下,同意出家。王处一来游适遇王重阳,亦愿从待。
过了两年王重阳返回陕西途中死在河南。
又过几年丘处机名声大振。又四十年后,于元太祖十七年(1222年)四月,丘处机应诏途经铁门关抵达“大雪山”(今兴都库什山,阿富汗境内)八鲁湾行宫觐见成吉思汗。跟随丘处机一路西行的十八名弟子之一的李志常(1193-1256年,1238年-1256年为全真教掌教),根据一路上的西行见闻,后来写成《长春真人西游记》。估计小说《西游记》名字由此而来。
3 回复 Brigade 2019-1-14 10:29
现代包身工:
9个月大孩子高烧42度妈妈请假被拒绝
6 回复 绿野仙踪 2019-1-14 12:33
没有公共监管,任何地方都可能形成专制小环境。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4 09:2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