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斯鸠男爵(二)

作者:Brigade  于 2019-3-2 07:5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转文|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孟德斯鸠男爵

文/陆幸生

二、出生贵族世家的孟德斯鸠

孟德斯鸠的门第虽然不是地位显赫的宫廷贵族和僧侣贵族,而是靠经营土地发家、一直以土地为生的贵族庄园主。其所在的色贡达家族,是法国西南部吉伦特省的名门望族,也是贵族世家。

1689118日,孟德斯鸠出生在盛产葡萄酒的波尔多市近郊的拉布莱德城堡,名字叫查理·路易·德·色贡达。由城堡东行约三英里,是一条北上波尔多的大道。这条大道当年由罗马人建造,沿加龙河左岸逶迤南去,途经阿让市,止于图卢茨。当年贵族青年孟德斯鸠也是沿着这条道走出波尔多,去向巴黎,突破庄园主和中层官员的窠臼,走进欧洲的广阔世界,并将目光投向中国,去探索自己的理论世界,建起启蒙思想的丰碑。

在拉布莱德城堡和大路与加龙河之间坐落着小小的拉布莱德村,村庄以城堡命名,显然是属于城堡主人的领地。这个城堡和周围的领地,其实是孟德斯鸠母亲玛丽-弗朗索瓦·德·贝斯奈勒的陪嫁。

贝斯奈勒小姐有着高贵的英国血统,她不仅与达尔布兰和波旁两名显贵有血缘关系,而且还是法兰西第一任国王圣·路易的后裔。

孟德斯鸠虽属世袭贵族,其祖上的发迹之处也不在此处。而是在加龙河中游的拉布莱德南面的孟德斯鸠村。

色贡达是个古老的家族,他的历代高祖都忠心耿耿地服务于纳瓦拉王国。纳瓦拉王国建于公元九世纪,其领土包括西班牙北部和法国南部的一部分,也是后来统治法国将近200年的波旁家族传统领地。

孟德斯鸠的曾祖父名叫雅各布·色贡达,是二等佩剑贵族让·德·色贡达的第六个儿子,1576年出生于阿让并且受洗礼于新教,因其四位兄长年轻时战死沙场,故而成为家中老二。

让·德·色贡达作为纳瓦拉当时王后的内侍,提供了十分出色的服务,王后赏赐1万利弗尔,利用这笔赏金购买了贫瘠的“孟德斯鸠”领地。即“荒山秃岭”的意思,开始创业。

1606年,雅各布·德·色贡达荣获法王亨利四世(纳瓦拉王亨利二世)赐予的侯爵称号,“孟德斯鸠”同时晋升为男爵领地。不过这个家族并没有什么实权要势,只是属于国王的家臣。可以说道的是雅各布的母亲埃莱奥诺·德·布雷尼厄,她是英国索尔兹伯里伯爵夫人的后代,因此也是英王爱德华三世的后裔,与英国一代王朝有着血缘关系。

雅各布的长子名叫让-巴普蒂斯特-加斯东。从他开始,这个家族又改信天主教而且家业不断兴旺发达。

纳瓦拉王国是波旁先祖的“龙兴”之地,也即波旁王朝第一代法王亨利四世开创王朝,南征北战,打江山起步的地方。因此,法兰西波旁一系的国王从亨利四世到查理十世均附署纳瓦拉王。

孟德斯鸠的曾祖父年轻时受洗礼成为新教徒,因为那时候的亨利四世是新教胡格若教的领袖,随着亨利四世继承法兰西王位不得已改宗了天主教,孟德斯鸠的祖父、父亲一辈也随先王而改信天主教。

孟德斯鸠的伯父加斯东曾继承祖父的爵位并继任波尔多高等法院的庭长。在其他传记中也称孟德斯鸠叔侄为波尔多议会议长或者高等法院长(见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上册·张雁深·孟德斯鸠和他的著作》商务印书馆1968年第一版第13页)。其实这是一种误解,其伯父只是因为院长因贪贿落马,短暂地代理过一年的波尔多高等法院院长,新院长到任,又回归色贡达家族世袭的庭长职务。

三、王权高于法权下的高等法院

1718世纪路易十四为了高度集权,早已废除三级会议,高等法院在政治地位上开始重要起来,此时贵族之中产生了部分离经叛道的商业贵族,显然色贡达家族属于这一阶层,这样王朝和高等法院常有龃龉,有时冲突十分尖锐。

从路易十四到路易十六朝常有高等法院被集体解散、流放的案例,法院解散剥夺的仅仅是参与王国的议政权,而司法审理活动还得在流放地进行下去,有时高等法院常常和王国中央政府分庭抗礼,以尽贵族法官以天下为己任的情怀。

虽然这种惩罚对于贵族法官们几乎等于愉快的旅游,法官们也在嘻嘻哈哈吃喝玩乐中,坚持原则毫不退让,最终国王让步,赦免返回巴黎或者波尔多继续履职。

越是到王朝后期,这种流放越是等同儿戏。说明国王权威在启蒙意识觉醒的时代,已经逐步递减,直到完全坠落,陷入塔西佗陷阱,不可自拔,直到王朝覆灭,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高等法院的议政功能为国民公会取代,司法功能为革命法庭或者干脆由公安委员会篡夺,法庭审判仅存走过场的形式。

因此,在孟德斯鸠时代法院首先是贵族参政议政的机构,相当于今天的参议院。其次才是是司法诉讼机关。法院内部的权力结构呈金字塔型,顶端是院长由国王任命,对内代表王朝。塔的中部是几名庭长,职务是世袭的,虽然薪俸不高,但是极受尊重,因为象征着社会地位和名望,庭长职务可以买卖。基层是数量可观的推事组成。在所有高等法院中巴黎高等法院级别最高,它与外省的法院全力合作,波尔多高等法院始建于路易十四时期,其历史悠久,在所有的法院中名列第四。当时也被称为吉伦特高等法院。请注意,这和大革命时期登场的一个重要政治派别,相对温和的“吉伦特派”,在地域上有关联,其成员大部分来自吉伦特省。

对大革命的建政走向持温和观点的吉伦特派其政治诉求是和孟德斯鸠的政治理想高度契合的,希望建立英国式君主立宪或者美国式的民主共和体制,最终被激进主义革命左派雅各宾派集体绞杀,连曾经救过罗斯庇伯尔命的罗兰夫人也未能幸免走向断头台的噩运。

帝王独C专制下的法权在王权面前也只是王国统治的工具,本来法国的法院主要是由贵族组成,既是处理诉讼的司法机构,也是贵族参政议政的机关,权力相当于议会,可以讨论国家大事,对国王的决策提供不同意见,甚至可以裁决否定国王的某些敕令。后来由路易十四的独C专制“朕即国家”,随意撕毁法院议事记录,解散法院,流放法官,从而使法院的权力大大缩水。仅仅成为处理民事纠纷的场所。然而,一个连自己的权力和自由都在z制王权下风雨飘摇的法院,又怎能去保护国民的权益和自由?

波尔多法院的命运更为不堪,因为一度受反对z制政府的“投石党”运动牵连,被流放到小城阿让,后来又因为波尔多再起反政府骚乱而被驱逐到一个小镇拉雷奥召集会议长达12年。

孟德斯鸠的伯父就是在法院放逐期间继承庭长职务的。曾经在院长达龙徇私枉法失宠后,接任代理院长。虽然时间只有一年,但是业绩不同凡响,曾经不顾国王反对,波尔多高等法院以超乎寻常的勇气,删除了1713年出笼的旨在迫害新教和新教徒的、臭名昭著的教皇“克雷芒通晓喻”中的条款。

一年后新院长拉卡兹侯爵继任,伯父心情愉快地主持欢迎仪式,发表了一篇非常感人的演说,据说这篇才华横溢的演说,出自他的侄子孟德斯鸠之手,让-巴普蒂奥因此受到褒奖,他被誉为“那个时代最杰出的天才之一”。

孟德斯鸠的祖父让-巴普蒂斯特-加斯东继承了波尔多高等法院的庭长职务和男爵头衔还经营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他娶了法国西南部一位著名法官的女儿为妻,共生有十个儿女。其中六个献身于宗教。孟德斯鸠的父亲雅克是老三,孟德斯鸠称赞他父亲“相貌非凡,才华横溢,通情达理,但是一贫如洗。”因为“长子继承权”的规定,父亲无法得到爵位和领地。祖父的庭长职位和领地顺理成章地由雅克的兄长老大巴普蒂奥继承,尽管这些后来都归于了侄儿孟德斯鸠。

父亲和母亲的联姻,改变了家境,母亲为这个家庭不仅带来高贵的门第还有丰厚的财富:嫁妆包括十万利弗尔,和那座祖传的中世纪古堡及周围领地。这些领地处于法国最肥沃的波尔多葡萄种植区的边缘地带。出产的干白葡萄酒和罗凯莫林红葡萄酒在法国颇负盛名,销路很好。

四、拉布莱德城堡

拉布莱德城堡高大而坚固、威严又雅致。平静的护城河水环绕四周令外敌望而却步,厚实的城墙让人想起“固若金汤”,四座圆锥形的塔楼构成的顶部和圆锥形的附属建筑又增添了许多厚重感和神秘感。庭院很小,类似于中国南方的天井。城堡内部分成许多大大小小、各具特色的房间。前厅里,有弯曲向上的深色圆木庭柱;餐厅里,装饰有精雕细凿的镶木;客厅里高悬着父系和母系列祖列宗的油画像。

然而,最令人叹为观止还是高大宽敞的书房。书房的拱顶是隧道式的,四壁皆是装满书籍的书架,孟德斯鸠的藏书有相当部分是祖传下来的珍品,更多的是他四处收集、购买的极具学术价值的资料。在主人于1728年周游欧洲之前,这里的藏书已达3000多册。书房的夏天非常凉爽,但冬天有时非常寒冷。故而在古老的壁画包围中有一个很大的壁炉。就是在这里伟大的思想家孤灯面壁13载,纵论“法的精神”,点燃了一盏启迪人类智慧的长明灯。(见张铭、张桂林著《孟德斯鸠评传》法律出版社19993月第一版)

拉布莱德城堡的女主人贝斯奈勒生育有五个子女,老大是女儿,孟德斯鸠排行老二。母亲非常能干,也有着不俗的眼界,丈夫雅克称赞她“关心大事,对日常琐事不感兴趣”。

在子女教育方面,孟德斯鸠的父母开明而有远见,孟德斯鸠作为家中的长子,在出生那一天就接受了洗礼,并找到一个和他同名的乞丐做儿子的教父,父母之意在于使儿子永远记住他对贫苦人应尽的义务。幼年的孟德斯鸠还被父母送到磨坊里抚养了三年,在那里他和贫民孩子一样,穿着朴素的衣衫,吃着粗茶淡饭,讲着当地的土话,使得他虽身为贵族后裔,却对于底层民众生活的艰辛有着切身体会,幼年的平民生活对于孟德斯鸠虽不能从理性的角度去解读社会不公的理念,但从情感上初步奠定了追求人类自由平等的思想基础。

这种培养贵族子弟的方法似乎是受到当年纳瓦拉国王培养亨利四世的做法影响,将子弟送到民间的底层,让他们从小接触社会,了解民生疾苦,在艰苦生活中磨练意志,开拓眼界从而确定今后人生的远大目标。这很有点向中国先贤孟子所说的,天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筋骨,劳其体肤,才能做到在今后的事业中行不乱其所为成就王者大业。对于孟德斯鸠而言,就是打开人类通向m主z由的大门。

而波旁王朝的开国君主亨利四世在历代法王中是享有民间声望最高的一代贤王,生前不仅文治武功平定内乱,颁布《南特敕令》促进宗教和解,而且发布了一系列惠及民生的法令,促进了法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孟德斯鸠后来在学术思想上的造诣,以及后来在人生事业上选择,不能不说和他童年时期的人生道路有着密切的关系。

2018914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6 10: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