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斯鸠男爵(八) : 中国

作者:Brigade  于 2019-3-11 02:2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转文|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评论


文/陆幸生

对于中国政体的特色,也即建立在“三纲五常”男尊女卑基础上的所谓的科举制度与专制政治体制的紧密联系,所谓的礼教德治及其虚伪性,孟德斯鸠也作了一些很中肯的评论,他说:

“中国的立法者们所做的尚不止此。他们把宗教、法律、风俗、礼仪都混合在一起。所有这些东西都是道德。所有这些东西都是品德。这四者的箴规,就是所谓礼教。中国统治者就是因为严格遵守这种礼教而获得了成功。中国人把整个青年时代用在学习这种礼教上,并把整个一生用在实践这种礼教上。文人用之以施教,官吏用之以宣传;生活上的一切细微的行动都包罗在这些礼教之内,所以当人们找到使它们获得严格遵守的方法的时候,中国便治理得很好了”。(第313页上册)“有两种原因使这种礼教得以那么容易地铭刻在中国人的心灵和精神里。第一是,中国文字的写法极端复杂,学文字就必须读书,而书里写的就是礼教,结果中国人一生的极大部分时间,都把精神完全关注在这些礼教上了;第二是,礼教里面没有什么精神性的东西,而只是一些通常实行的规则而已,所以比智力上的东西容易理解,容易打动人心”。(第313页上册)“那些不以礼而以刑治国的君主们,就是想要借刑罚去完成刑罚的力量所做不到的事,即,树立道德。一个公民,因为丧失了道德的观念,以致违犯法律,刑罚可以把他从社会里清除出去。但是,如果所有的人都丧失了道德观念的话,刑罚能把道德重新树立起来么?刑罚可以防止一般邪恶的许多后果,但是,刑罚不能铲除邪恶本身。因此,当中国政体的原则被抛弃,道德沦丧了的时候,国家便将陷入无政府状态,革命便将到来”。(第313314页上册)

对于基督教在中国所遇到的遭遇的原因,孟德斯鸠是这样论述的,他说:

“要在中国建立基督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贞女誓言、妇女在教堂集会、她们和神职人员的必要的来往、她们参加圣餐、秘密忏悔、临终的涂油式、一夫一妻--所有这一切都推翻这个国家的风俗和习惯,同时也触犯它的宗教和法律”。(第314页上册)“基督教,由于建立慈善事业,由于公开的礼拜,由于大家参加公共的圣礼,所以似乎要求一切都要在一起;但是中国的礼教似乎是要求一切都要隔开”。(第314页上册)“我们已经看到,这种隔离一般是和专制主义的精神相关联的;我们从以上的一切可以了解,君主政体以及一切宽和的政治同基督教是比较能够合得来的,原因之一就是如此”。(第314315页上册)

对于中国统治者为了维护自己的特权能够牢固和持久所使用的统治术,孟德斯鸠所作的论述十分深刻,他说;

“中国的立法者们认为政府的主要目的是帝国的太平。在他们看来,服从是维持太平最适宜的方法。从这种思想出发,他们认为应该激励人们孝敬父母;他们并且集中一切力量,使人恪遵孝道。他们制定了无数的礼节和仪式,使人对双亲在他们的生前和死后,都能克尽人子的孝道。要是在父母生前不知尽孝,就不可能在父母死后以应有的仪式来敬奉他们。敬奉亡亲的仪式,和宗教的关系较为密切;侍奉在世的双亲的礼节,则与法律、风俗、礼仪的关系较为密切。不过,这些只是同一个法典的不同部分而已;这个法典的范围是很宽广的”。(第315页上册)“尊敬父亲就必然和尊敬一切可以视同父亲的人物,如老人、师傅、官吏、皇帝等联系着。对父亲的这种尊敬,就要父亲以爱还报其子女。由此推论,老人也要以爱还报青年人;官吏要以爱还报其治下的老百姓;皇帝要以爱还报其子民。所有这些都构成了礼教,而礼教构成了国家的一般精神”。(第315页上册)“这个帝国的构成,是以治家的思想为基础的。如果你削减亲权,甚至只是删除对亲权不是尊重的礼仪的话,那么就等于削减人们对于视同父母的官吏的尊敬了,因此,官吏也就不能爱护老百姓了,而官吏本来是应该把老百姓看做像子女一样的;这样一来,君主和臣民之间所存在的爱的关系也将逐渐消失。只要削减掉这些习惯中的一种,你便动摇了国家。一个儿媳妇是否每天早晨为婆婆尽这个或那个义务,这事的本身是无关紧要的。但是如果我们想到,这些日常的习惯不断地唤起一种必须铭刻在人们心中的感情,而且正是因为人人都具有这种感情才构成了这一帝国的统治精神,那末我们便将了解,这一个或那一个特殊的义务是有履行的必要的”。(第315316页上册)因此,“中国的立法者们有两个目的。他们要老百姓服从安静,又要老百姓勤劳刻苦。因为气候和土壤的性质的关系,老百姓的生活是不稳定的;除了刻苦和勤劳之外,是不能保证生活的”。(第316页上册)“当人人服从、人人劳动的时候,国家的处境就是幸福的了。由于需要或者也由于气候性质的关系,中国人贪利之心是不可想象的,但法律并没想去加以限制。一切用暴行获得的东西都是禁止的;一切用术数或狡诈取得的东西都是许可的。因此,让我们不要把中国的道德和欧洲的道德相比较吧!在中国,每一个人都要注意什么对自己有利;如果骗子经常关心着自己的利益的话,那么,容易受骗的人也就应该注意自己的利益了。在拉栖代孟,偷窃是准许的;在中国,欺骗是准许的”。(第316页上册)

孟德斯鸠这种对于中国式权谋和狡诈的精妙解读,被后来中国政治家解读为“政治智慧”而这种实用主义的智慧在中国政治历史和对外关系史上屡见不鲜,是公然对于现代法治规范下的契约精神及商业诚信的道德信条的无视,而陷入实用主义泥沼,以小智巧替代了大智慧,以小奸诈毁掉长远的战略利益,这就是商业诚信精神和法治规范的缺失,而替代于帝王的权术和政治上欺诈,军事上的掠夺。这就是因为为什么,商鞅、韩非等法家帝王术、阴谋论、愚民驭民权术长期在中国宫廷和官场流行的弊端所在。由此可见,孟德斯鸠对中国专制社会及其特点的论述可谓是具有经典性的切中要害。

在此,孟德斯鸠再次强调了气候、地理环境对于国民性格形成和国家制度诞生所起到的决定作用,强调了东西方不同的气候和地理环境所造成国民性格和政治体制的差异性。

在谈到“亚洲的奴役”和“欧洲的自由”另一个自然原因时他指出(见《论法的精神》张雁深译商务印书馆1991年版第278页)

在亚洲,人们时常看到一些大帝国:这种帝国在欧洲是绝对不能存在的。这是因为我们所知道的亚洲有较大的平原、山岳和海洋所划分出来的区域要广阔得多;而且它的位置偏南,水泉比较容易枯竭;山岳积雪较少,河流不那么宽阔,给人的障碍较小。

在亚洲权力就不能不老是专制了。因为奴役的统治不是极端严酷的话,便要迅速形成一种割据局面,这和地理的性质是不能相容的。

在欧洲,天然的区域划分形成了许多不大不小的国家。在这些国家里,法治和保国不是格格不相入的;不,法治是极有利于保国的;所以没有法治国家就腐化堕落,而和一切邻邦都不能相比。

这就是爱好自由的特性之所以形成;因为有这种特性,所以除了商业的规律与利益而外,每一个地方都极不易征服,极不易向外力屈服。反之一种奴隶思想统治着亚洲;而且从来没有离开过亚洲,在那个地方一切历史里,是连一段表现自由精神的记录都不可能找到的的,那里,除了极端奴役而外,我们将永远看不见任何其他的东西。

在谈到东方帝国首都建设时孟德斯鸠说:

从刚才所说,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就是:对一个大国的君主来说,正确地为他的帝国选择首都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如果他把首都设在南方,就有失去北方的危险;如果他定都于北方他就会容易地保有南方。我谈的不是特殊的情形。机器常常有许多磨擦,使理论上的效果发生变化或延迟;政治上也一样。

孟德斯鸠上述论述,对于东方专制社会对于法治、自由的缺失所造成的对民众的奴役以及大国首都的选择,也是十分符合中国实际的。而西方封建制度的逐步瓦解除了商业文明的兴起,导致人身依附关系在平等贸易基础上为契约精神所替代,同时太阳王路易十四一统帝国的建立,基本枚平大领主贵族的封建贵族政治,而形成专制王朝,也正是在这种大一统帝国中,揭露专制黑暗、反抗专制的呼声,才在启蒙运动思想家的论著中滋生出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的口号。而成熟的封建大一统帝国的诞生中国却比西方要早许多,从秦始皇统一中国开始,以后两汉到隋唐、宋元、明清大一统专制帝国随王朝循环而在改朝换代中交替顺延着,而且帝国统治不断地精细化而至极端。其首都从咸阳到长安、北京等等几乎都是建立在北方。除了王朝式微,管制能力下降,首都才南迁,比如南北朝到三国魏晋时期以及六朝到北洋军阀分化到民国肇始时期始终未完成国家的统一。

作为启蒙思想家精神遗产的继承者马克思,对于中国典型的“亚细亚”生产方式造成王朝的循环的更替有着极为经典的论述。意大利学者翁贝托•梅洛蒂教授在《马克思和第三世界》(见商务印书馆19811月版第59页)中指出,马克思关于东方专制主义亚细亚生产方式来源的思想:

来自于启蒙运动思想家们,特别是来自于孟德斯鸠,他对马克思和同时代的法学界文化人士都是声名卓著的,马克思最早期的著作中就时常引述他的话。虽然黑格尔无疑提供了最初的主要启发。马克思自己也知道并承认黑格尔本身的来源是法国和英国的的启蒙运动。最后的影响来自于英国的经济学家们,当马克思在十九世纪五十年代流亡在伦敦的时侯曾经以很大的热情专心研究过他们的著作。

简言之中国和欧洲社会之间的重要区别就是“在中国,没有像英国那样的世袭贵族制、封建国家、甚至任何对于财富的依附;最高权力习惯上就是由君主行使的。”(黑格尔)

马克思当年受到摩尔根《古代社会》的影响,曾经提出欧洲社会的历史演化:无阶级的原始社会、以奴隶为基础的古代社会、以农奴为基础的封建社会、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基础的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最后是未来无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的五阶段论。到前苏联时期经过斯大林御用学者的阐述却成人类社会发展普遍适用的真理,这一理论当然会影响到后来的社会主义各国。

马克思恰恰根据孟德斯鸠对于人类社会发展受到地理气候自然环境的影响,因生产方式的不同社会发展是有区别的。因而马克思对于亚洲社会提出了在奴隶社会转变过程有着亚细亚社会的长期存在,也即奴隶制残余君主专制体制的长期存在,并在王朝循环中以不同的形式,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反复出现。马克思曾经坚定地回答那些把他的理论教条化的人说:

“把我关于西欧资本主义起源的历史概述彻底变成一般发展道路的历史哲学理论,一切民族,不管他们所处的历史环境如何,都注定要走这条道路。”这样做,“会给我过多的荣誉,同时也会带给我过多的侮辱”

(马克思:187711月《给<祖国纪事>杂志社编辑部的信》载《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第13页)

所谓亚细亚生产方式主要是由于为高山和海洋与世界隔绝的广大平原地区受到水患的影响,而需要一个高度集权的中央政府,集中全部的人力财力开展水利工程和建造阻隔外部入侵的长城维持帝国的稳定。如同第一个有史料记载的夏王朝的大禹治水和秦始皇修长城,这些都是庞大的社会工程,用现代的语言表述就是集大权办大事而造成帝王的专制独裁。

中央王国所处的地理位置和生态环境正是马克思主义上的典型亚细亚社会的地理环境。诚然中国文明尽管有着相当强的生命力和扩张能力,但总是限制在那个辽阔的领土之内。历史发展表明,早在公元前两千年的殷商时代亚细亚的专制主义就在形成之中。在河南省北部的城市,即殷商王的京都,考古发现在村社之上有着一个更高的统治集团,定期接受朝贡,具有典型的亚细亚特点。但是直到后来的周朝之后(公元前1122221年),这一制度才获得充分发展。原始的诸侯贵族分封统治转化为财政官僚的统治,并发展出一种机能性的儒家大一统尊卑有序和法家专制君主独裁相结合的意识形态,在这一意识形态之下,是完全建立在对民众实行无条件统治基础之上的,绝不是平均主义的那种社会秩序,就成了那种犹如自然法则那样的几乎天经地义的社会政治制度。秦始皇及其王朝(公元前221年至207年)通过一些重大改革而完成了中央集权过程,把贵族们重新置于控制之下,但是不久秦帝国就被大规模的农民起义推翻,继任的汉朝(公元前206年至200年)实行国家控制土地和奴隶,从而巩固了制度。

母庸质疑,在中国亚细亚生产方式的早期阶段带来了超过以往的的生活条件的巨大进步。人们从单单以土地占有的为基础的经济中解放出来,进而把大自然置于人类控制之下,新的农业耕作方式的采用激发了各种不同领域的创造和发明,还有形形色色的宗教和哲学。但是在那个生气勃勃的富有创造性的最初阶段后,实行亚细亚生产方式结果却阻碍了中国社会发展达二千年之久。这不是说那个时代在那里没有发生各种形式的变革,因为中国存在这动乱不定的王朝更迭、反叛、入侵、分裂和统一,乃至出现真正的社会冲突,但是这一切都是马克思称之为“浮在空中的”政治领域中发生的,对那个社会的实际权力基础从未有多大的损害,也从未有推翻欧洲人所谓的官僚阶级、大小官吏,并把他们从据有的权力地位、社会特权和对文化与意识形态的垄断控制位置上赶走。如同使他们定型的生产方式一样,从中国第一次统一到十九世纪的数千年历史中,阶级关系大体上仍保持不变。

因此,中国社会与其说是稳定的,不如说是静止的,但是那些时间发生的“革命”既是那个制度有力量的方面,实际上又有强力的保守影响。万变不离其宗。甚至十九世纪的太平天国起义,可以用马克思这段话描述“在这次中国革命中奇异的只是它的体现者。除了改朝换代之外,他们没有给自己提出任何任务。他们没有任何口号。”

而打破这种超稳定缺乏创造能力的社会结构,不得不等待外部的野蛮活动,也就是英帝国的枪炮和火力强制打开中国封闭的大门,向世界开放,中国才能被动地融进世界体系,期间当然也有着迂回起伏的跌宕起伏。马克思在《不列颠在印度的统治》一文中指出:

只有在伟大的社会革命支配了资产阶级时代的成果,支配了世界市场和现代生产力,并且使这一切都服从于最先进民族的共同监督的时侯,人类的进步才会不再像可怕的异教神像那样,只有用人头做酒杯喝下甜美的酒浆。

马克思谴责鸦片战争背后的贪婪无厌,但是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强调资本主义渗透打开中国大门的“进步”性:

与外界完全隔绝曾经是保存旧中国的首要条件,而当这种隔绝状态在英国的努力之下被暴力所打破的时候,接踵而来的必然是解体的过程。正如小心保存在密封棺材里的木乃伊一接触新鲜空气就必然要解体一样。

这种外国工业品的输入,对中国工业也发生了过去过去对于小亚细亚、波斯和印度的工业所发生的那种影响。中国的纺织业在外国的的这种竞争之下,受到很大痛苦,结果就使社会生活受到了极大破坏。

因此,鸦片就自相矛盾地逐步把中国从亚细亚长眠中催醒:

中国连绵不断的起义已经延续了十年之久,现在已经汇合成一个强大的革命,不管引起这些起义的社会原因是什么,也不管这些原因是通过宗教的、王朝的还是民族的形式表现出来,推动了这次大爆炸的毫无疑问是英国的大炮,英国用大炮强迫中国输入名叫鸦片的麻醉剂。

这就是西方列强通过军事强力或者殖民手段摧毁亚细亚生产方式,输入先进生产力改变落后生产方式被恩格斯称为“文明进步的一项重要和幸运的事件”(恩格斯的话,刊载于《北极星报》)

鸦片战争打开了向资本主义世界通商的大门,而资本主义商业就像通常发生的那样造成了其他种种结果,而是建立在扩大海外市场市场之上的血腥暴力,本身带有强制的不平等性,但是就市场交易而言最终将导致平等的主体确立和保障公平公正交易的民主和科学法治精神的形成,及其政权内部三权分立相互制约的政权结构形式的输出,而不仅仅是船坚利炮的先进工业体系和商业交易规则,还有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的上层建筑,这些都是因循守旧的颟顸帝国君主和官僚们所一时无法理解的。

2018112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robertdav 2019-3-20 11:09
鸦片就自相矛盾地逐步把中国从亚细亚长眠中催醒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3-20 12: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