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瘟疫的随想(9-10)

作者:Brigade  于 2020-5-22 09:5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原创|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2评论

(9)

从瘟疫在美国肆虐之始,我就抱怨(感叹)CDC不鼓励戴口罩,病人不集体隔离。
因此,现在美国虽然停摆两个月,但是每天感染人数却降不下来。
纽约州长苦某几天前故作惊讶地说,根据医院抽样统计,令人惊讶的是,66%新发病的人是居家人。这有什么奇怪的,居家隔离就是这个效果,看看这个苦某的弟弟,CNN夜间新闻评论主持人,他三月底病了,居家隔离,后来把妻子也传染了,再后来好像把一个孩子也传染了。
这几天,当然病毒攻陷白宫更令人震惊。这些大员不戴口罩,也不大讲究接触距离。看日食不戴眼镜耍酷的川普就是不戴口罩。
什么CDC头头,什么Fauci,什么FDA头头统统因为不戴口罩,跟染病的白宫要人距离太近而居家隔离了。
这个疫防的,半心半意,病毒防不胜防。
什么防疫领导小组的人物BIRX说CDC的东西没有什么可信的。她的话不无道理。美国瘟疫当初流行之前,检测疑似病例需要是到过中国旅行的。

口罩成了一个国际话题。
现在中国制造出口口罩一哄而上,质量低劣,引起国际共愤。其实,这同我以前抱怨中国普通出口商品一样,虽然价格便宜,但是特别容易坏,最后令人厌恶。口罩质量,我也有切身体会。以前买过3M的又贵,橡皮带还特别容易断,这让美国的卖建材的店Home Depot钻了空子,这些年它委托加工,贴自己的牌子HDX,我现在用的N95口罩就是几年前买的一盒30个那种,十几美元。最近,别人给的,国内寄来的新口罩,那种方的,说是什么医用口罩,质量非常低劣,带子特别松,气很容易从边上进出。我把带子打上一个结,扣紧一点,呼吸起来仍然像没戴口罩一样,这样的口罩我肯定不会戴着进商店。
国内现在也知道不合格口罩太多,第一财经发了一篇文章“不合格口罩到底还有多少?产业链最大纰漏找到了”,可以看出国内口罩制造大跃进多么严重:



10个市一下子增加了近万个口罩厂,又没有得到外国政府认证,就敢出口,真是疯了。作为一个群体,很难见到这样为了眼前利益砸长期牌子的国家。所以,从普通产品,到文化产业,中国产的东西越来越失去人心,就不奇怪了。没错,国内假冒伪劣产品出口多,化工厂爆炸或毒品泄漏,环境污染严重,也经常发生在这些地方。这种经常发生的大跃进,最后终究是劳民伤财,很多企业倒闭。现在连什么房产商万科也养猪?这些建商就像猪一样,过去二十多年膘肥体壮,然后不可避免猪瘟来了,就改行掠夺。

中国的什么火神山雷神山医院,也是大跃进的典型。大笔投资,然后就浪费闲置了。但是有时看新闻说是建筑方克扣工人工资,建方说是工人觉悟高算是支援武汉了,这个我不信,我不相信工人那么富有。也有新闻说很多地方捐款是强制性的,像山东那样,共产党员不捐党票不保。还有医务人员的补贴没有给,甚至护士被解雇,说明形象工程是第一位国际大撒币第二位国内民生不上位。

美国的方舱医院很多也是白建了。这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没有强制把病人隔离在医院,就不需要那么多方舱,另外一个问题是美国人工太贵。没有医护人员的空房子不成为医院。

5/10/2020

(10)

习近平(或者说他的偻罗王沪宁)为了拉拢贿赂世界二三四流国家,不单大撒币还杜撰了人类命运共同体歪论。当然,熟读历史,在长期而言,人类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最古老的文明之一,苏美尔文明哪里去了,早已灭绝。 如果不是泥板文字幸存下来,谁知道苏美尔文明的存在? 北非的迦太基文明哪里去了?被野蛮的罗马人灭绝。
这次大瘟疫流行,再次证明,人类只是在自然灾害面前有点共同命运。但是,因灾害而产生的斗争却如此激烈,政客常常会无理推卸责任或者构陷别人。
因为欧美有人扬言,病毒是武汉病毒所基因工程的结果,或者是这个所不小心泄漏,因而有人反驳,也在情理之中。有人就在期刊“Current Biology”上发表了这样一篇专业性论文“中国团队发现新蝙蝠冠状病毒,力证新冠病毒起源于自然!”。

这篇文章说:“最新的一项研究显示,去年在云南勐腊县获得的蝙蝠样本中发现一种新冠状病毒,该病毒在最长编码基因区1ab与新冠病毒(SARS-CoV-2)一致性达到97.2%。同时,研究团队在这一新冠状病毒中S蛋白(刺突糖蛋白)S1和S2交界处也发现插入了三个残基PAA,他们由此认为SARS-CoV-2在S1和S2的交界处的四氨基酸插入并非“人工痕迹”,有力证明了其起源于自然。”

我不反对"这个病毒起源于自然"。可是这样一篇文章不是在证明病毒起源于中国?
我对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有意见,对中国的科研和应用技术有意见。石正丽跑到近老挝边境的勐腊县深山里抓蝙蝠,看看它们带什么病毒,发表文章,就了不起了?2003年就有了SARS病毒,也是冠状病毒,研制出解药来了吗?若有的话说不定这个新冠也可以治了,毕竟,它们进入细胞的机理是一样的。发现了新病毒,制造不出药了,确实存在传染的可能。媒体上不是说当初在武汉发现这种新病毒的时候,石正丽睡不好觉吗?“云南勐腊县获得的蝙蝠样本中发现一种新冠状病毒,该病毒在最长编码基因区1ab与新冠病毒(SARS-CoV-2)一致性达到97.2%”,如果这蝙蝠样本是你获得的,你能睡好觉吗?

还有,比如中国的疾病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在非洲猪瘟流行时没听说中国如何控制瘟疫流行,却研究药品。药是需要研制,可是我不相信,猪会插翅从黑龙江飞到江苏把病毒也带过去。这些书呆子都喜欢钻牛角尖喜欢发表论文。也许他们太穷了需要多发论文才能拿到经费。果真如此,只好说这个科研体制不合理。

人生和人做的事情有什么意义呢?大概做你喜欢做的事就是意义,就是乐趣,尽管在别人看来你做的事可能有害。比如石正丽,显然她喜欢抓蝙蝠,喜欢找到新病毒,而且,还喜欢分享病毒。所以,前段时间,她和她的研究所被美国一些政客攻击,但是美国一些科学家倒公正谈论此事。因为他们合作,他们拿到了病毒。但是这样带来了另外的问题,你把病毒给别人,怎么知道别人不把病毒改造成可传染可致病的病毒呢?如果这病毒泄漏了或者被故意散播,产生后果怎么办?如何知道是谁的原因?
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从中国拿走样本改造成新病毒?美国病毒改造计划真相”,就是讲北卡罗来纳教堂山大学的病毒学家Ralph Baric从石正丽那里拿到病毒进行的一些研究。

其中一个研究是这样的:
“来自政府方面的资金中断并没有阻止Ralph Baric对冠状病毒研究的信心,他依然积极寻找着可能的合作伙伴来继续相关的实验。2016年,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制药公司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联合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治疗开发中心(United States Army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Infectious Diseases, Therapeutic Development Center),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和波士顿大学医学院(Bos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的研究人员,共同开发出了一款代号为GS-5734的小分子药物Remdesivir,试图对抗埃博拉病毒。而这款新药也就是在这次新冠病毒疫情(COVID-19)中为人熟知的特效药物瑞得西韦。”

这其实正说明我前面对石正丽的不满是合理的。你发现这个病毒,而且又类似于SARS,你怎么不研究对症药或者疫苗?难道你仅仅是抓蝙蝠找到病毒,交给外国人(不单是美国),让他们发明新药?从Ralph Baric的研究来看,说明美国的科技如何强大。这么多机构自主合作,开发一款新药在中国很难做到。不论是疾病控制中心还是武汉病毒所还是上海什么医药研究所, 它们看上去都喜欢独自研究,以便独吞成果。没有成果,就说什么洁尔阴什么板蓝根之类对SARS有效,凡此种种,屡见不鲜。

如果说Ralph Baric这个研究有积极意义的话,那么下面这类研究不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会备受争议:
“近日,RalphBaric博士表示他的实验室已经通过DNA合成厂商构建出了新冠病毒(SARS-CoV-2)的全长基因序列(cDNA),目前正在通过其反向遗传克隆技术人工合成新冠病毒,并会随后将病毒提供给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和美国其他医药公司及研究机构使用,用以加速开发针对新冠病毒的药物研发。” 
“2018年,美国政府因暗中重新开启了两个对病毒功能获得性研究的资助而饱受美国社会质疑,Yoshihiro  Kawaoka主持的关于H5N1禽流感病毒在哺乳动物中的传递性的研究也在中断数年后重新获得批准。”

这个“病毒功能获得性研究”无非是让病毒真的对人有害。等于说制毒,再制药。那么不可以说背后支持这种研究的制药公司居心叵测?至少知道这些信息之后,我对Gilead免费给Remdesivir的善意产生别样感觉。打个浅显比方,你制造了独门病毒,也制造出解药,你会不会哪一天“不小心”让病毒泄漏传染了?

相对而言,石正丽也好,中国其他的科学家也好,还是政客也好,too simple, too naive, maybe too stupid。

Ralph Baric (左)于北卡实验室工作照,石正丽(右)早年于澳大利亚P4实验室工作照



说完科学家,再说文学家。我什么家也不是,只是随便说,因此,无名无害。但是没有社会奖赏,说了也是白说。如果我愿意,我每天都可以随便花上一两小时,写一篇这样长短的文章。因此说也谈不上很愿意写。既然写了,就再把一个话题写完。

今天看到介绍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的《不必读书单》,看了一下这个单子。

世界就是这样的存在,必要不必要,谁知道呢?一颗发光的恒星,也是由氢气凝聚起来,足够大产生核聚变才能发光。哪个氢原子是必要的呢?

你要成为文艺复兴时代开拓者但丁或者Petrarch(彼特拉克),那么就得熟读古希腊古罗马的作品,并且得从小就读。你还得接触各样人物各样社会,你还得不断地写。
但是,彼特拉克和薄伽丘的父辈,跟我们今天一样,是希望他们学法律的,走大众精英路线。如果在中国熟读各种政治历史法律,成为一个律师,秉公执业,现在就会被共产党投到监狱里。彼特拉克和薄伽丘家境还好,不必刻意想着赚钱,因此走到文学道路上来了。
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熟读百家,也无法自成一家。这是显然的道理。这也说明必要和不必要很难界定。但是,经典时代的杰作多读一些,总是好的。有用没用,天晓得。美国人读修昔底德,会写出文明冲突论,中国人读了,难道会写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有些荒唐。你认为你老大,实际你不怕冲突,你弱小,做梦希望命运共同。

喝酒喝得难以按一个逻辑线条说下去。说道百家,其实一个古老问题是,为什么春秋战国百家之后再无新家?因为都是大一统的儒家。像现在这样,什么孔子学院,怎么跟孔子一样,四处碰壁?其实还是独尊儒术。而世界一直是百家争鸣。这个严锋写个《不必读书单》,可以在中国引波助澜。我写的东西,不管有无真知灼见,根本无法在中国见到天日。
这样产生的问题是,我读我的书,我写我的观点,却无法得到传播,那么读写有什么必要?

可是我前面一篇短文“Lisieux的圣女特蕾莎”,在中国那种文化环境下是无法有人能写出来的,因为他们本质上排斥基督教,排斥西方文化,小看西方历史(法国?公元500年那时还不存在)。也许,我是在炮制一味解药,给未来中国人用,只是希望,现在中国人,还能给中国留下未来。

5/21/2020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Brigade 2020-5-22 22:24
怎么办?抓蝙蝠,能赚钱吗?读必要读的书,能赚钱吗?

“复旦博士年收入仅8.2万”刷屏

“我们2018年流失的一个博士,上海复旦大学流行病学与统计学毕业,现在已经到深圳去了。作为40岁的副主任医师,2017年全年的收入只有8.2万元。” 5月21日,何琳在2020年“声音•责任”医药卫生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座谈会上表示。

何琳指出,从2010年开始,疾控人才队伍就在流失,这几年流失了200多人,包括她所在的贵州疾控中心省级人才流失也很严重,很多博士都走了。“为什么?这个待遇的问题是最严重的,因为整个疾控中心在医疗卫生里面已经边缘化了,一些老百姓的话来讲成扶贫对象了。”
回复 Brigade 2020-5-24 02:48
被特朗普断供的“生态健康联盟” 十多年都干了什么?

研究人员有时还认为他们发现了一种新的病毒,而实际上这种病毒已经在一个社区传播了好几年了。根据香港大学新发疾病专家Patrick Woo的说法,在所有引起肺炎的病毒中,只有不到一半被发现。他说,通常情况下,患者只是康复了,但他的情况并没有得到进一步调查。

2005年,Woo在香港住院的两名患者身上发现了一种新的冠状病毒,他称之为HKU1。但他随后发现,同样的病毒已经感染了美国、澳大利亚和法国的患者。

另一种可能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传播给人类的病毒是尼帕病毒。Daszak认为,这种病毒早在孟加拉国农村地区就已经从蝙蝠传染给人类了。1998年,这种病毒在马来西亚的一次流行病中出现,导致105人死亡。

他解释说:“每年都有一些被归类为异常麻疹的暴发。我们对这些患者进行了研究,发现他们实际上感染了尼帕病毒。”他补充说,“这些传播没有被发现,因为生活在那里的大多数人没有条件寻求医疗服务,或者住得离医院太远。”

他和其他PREDICT团队成员收集样本就是为了填补一些这方面的空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5-24 07:0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