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會不會再掀「排華潮」?

作者:Brigade  于 2020-9-27 21:2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转文|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12评论

陳文茜:美國會不會再掀「排華潮」?種族歧視的幽靈,為何從未遠離

【陳文茜專欄】為什麼美國總統大選,愈來愈極端、撕裂?為什麼種族主義的幽靈,在美國上空盤旋從未離開?除了對非裔的歧視,白人的劍刃也曾指向華人......

1886年,美國排華政治漫畫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2020-08-24
    
1990年12月,我站在拉什莫爾山,冬日的夕陽快落山頭,赤紅的一輪,照在美國總統雕像山。夕陽染得遍山遍野,隨著時辰移動,紅暈或暗影,分別投在四位總統雕像上:陰影剛好投在林肯總統的臉頰上;另一位老羅斯福總統雕像,則折射了浴血般的赤紅。

1990年時才32歲的我,當時沒有看到什麼預言。心裡想的是這麼多美國總統,為什麼是這四個人?尤其老羅斯福?

2020年6月,因為「黑人的命也是命」的運動,老羅斯福總統在紐約歷史自然博物館的雕像被移除了。他生前的名言之一是:「自由的消亡,最多只需要一代人。我們無法將自由通過血緣傳給我們的子孫,它必須被爭取、被保護、被傳承,被一代又一代人捍衛。」

老羅斯福紐約歷史自然博物館的雕像豎立於1940年,經過了好幾代,快八十年了。當時為了紀念和他併肩作戰的印地安戰士及非洲戰士,坐在馬上出擊的英勇羅斯福總統,馬姿左右前面各站著印地安及非洲武士,雕塑家以為這代表不忘這些底層戰士的功勞。可是在那個種族極端不平等的年代,紀念他們的方法,當然是總統高高在上,他們得站著,隨侍在側。

老羅斯福總統在紐約自然史博物館的雕像,因涉嫌種族歧視而遭拆除。(Shutterstock)

八十年後,這座雕像被拆除了。對種族不平等的抗爭,反撲了過往以為是美好的古蹟。老羅斯福在當代某些美國人眼裡,突然不配當成偉大的總統。

總統雕像山上的另一位人物林肯,也是共和黨在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人物,他的地位目前還在,但他的黨已經搖搖欲墜。

共和黨之死

2016年3月《時代》雜誌封面故事是一個墓碑,墓園裡躺的主人翁叫:共和黨(GOP),生於1854/3/20,歿於2016/3/20。

2016年3月,川普的對手,一一退出初選,他即將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而《時代》雜誌封面故事在此之前,已預告:那個林肯總統的共和黨已經死了,未來的共和黨只是川普的黨。

《時代》雜誌的觀點是:共和黨創立初期,是一個相信自由勞動力可以帶來強烈的生產動機,奴隸制度阻礙了社會階級的流動,而且剝奪了「南方貧窮白人」的發展。奴隸制度的廢除,可以提高社會生產力,也幫助窮困的白人。

共和黨建立之初的口號是:「自由的呼喊之聲,已經響起,這不只是將自由分給黑人,更是保障白人的自由。」

共和黨成立之後第一位總統候選人弗萊蒙(John C Fremont)於1856年參選,喊出的口號:「Free Speech, Free Press,  Free Man, Free Labor……」。他沒有當選,但四年後的1860年,林肯當選了。

正因爲對照當年Free的回溯,如今川普反移民,與「白人力量」呼應,鼓吹貿易保護主義,破壞言論自由的假新聞作風……於是,《時代》雜誌直接宣告:共和黨,死了!

但共和黨是川普參選之後,才莫名奇妙激進化,成為白人種族主義借殼上市的政黨嗎?然後才宣告死亡嗎?

當然不是。

如果從政治史的角度觀察,近代共和黨的激進化,早在二十年前小布希參選總統時開始。當時面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高爾,小布希左看、右看、直看、橫看,不論全國性民調或是選舉人團制調查中,都沒有當選的機會。

一位政治天才,也是競選謀略家出現了。阿爾伯(Joe Allbaugh),他的名字顯少人知道,但他徹底改變了美國歷史,及美國民主政治的本質。

民主體制之死

首先,阿爾伯打破了「中間選民」的概念。他認為美國每次總統大選投票率。差不多僅50%-55%左右。剩下近45%選民根本不是總統大選的對象,因為他們不投票,把自己廢了:這群人,不必理。

經過阿爾伯的交叉分析,中間選民、年輕人、拉丁裔,這群人正是選舉中的廢人。過往的選戰思維太過度重視中間選民,以為必須要共和黨支持者加上中間選民,選舉才能嬴。但美國的選舉現象早非如此!

為了「討好」不知道在哪裡,會不會來投票的「中間選民」,共和黨不敢提出「堅定」的主張,過度溫和的結果,既不見中間選民的蹤影,共和黨支持者也失去了熱情。

阿爾伯把民主選舉當數學,而非價值制度。他認為只要全美29%-30%選民狂熱支持小布希,小布希就會當選;剩下的70%選民,完全不必理睬。所以競賽的答案是強化共和黨支持者的熱情,提高他們的投票率,而非中間選民。

於是反墮胎、強化新教價值,還有找鷹派的錢尼當副手,這些才是嬴的策略。

小布希在共和黨初選內先小試牛刀,他以民調六千多份在一場本來落敗的北卡初選,變相造謡:如果參議員麥肯(John McCain)家中的黑人女孩是麥肯和黑人情婦生下來的,你還願意支持他嗎?

2008年美國大選時的參議員麥肯夫婦,與其女兒布麗姬特。(Shutterstock)

膚色的詛咒

麥肯家族在亞利桑那、北卡這一帶有極高的聲望。這是一個以愛國、正直著名的家族。麥肯的祖父是四星上將,父親是太平洋司令,他本人是越戰英雄。他是一切的傳奇。

當小布希以謠言式的民調散播各地時,麥肯的黑皮膚女兒剛剛開始上學懂事。這個女孩是麥肯的妻子追隨泰瑞莎修女於孟加拉飢荒時,帶回來認養的孤兒。

吾家有「黑女」初長成,麥肯選擇不痛擊小布希卑鄙,而是保護自己認養的女兒。

他相信民主政治,他相信選民,他更認為「美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經過奴隸制度廢除近140年,偉大的美國人民不會做出錯誤的判斷。」

當高尚與卑鄙交手時,我們後來愈明白民主政治保護不了高尚,而是往邪惡傾斜。

麥肯輸了。

麥肯的愛國敵不過美國根深蒂固對種族歧視的心靈,黑暗的白人之心,嬴得了勝利:沉默、偉大的麥肯,被狡滑的軸心團隊打敗了。

嬴得初選之後的小布希開始更大幅度地往福音派、新教組織、石油公司、好戰主義移動:共和黨要再度領導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高爾的全球暖化呼籲,只是邪說,他會一舉拉下美國的地位。我們不欠地球什麼!相反地,我們是世界的拯救者、道德的拯救者,上帝就在此,審判那些墮胎、敗德的異教徒。

雖然那場大選,小布希在全國投票中輸給了高爾(47.9% vs 48.4%),但在選舉人團投票時贏得了爭議的佛州,成為美國總統(271席對266席),可是在出口民調中顯示,共和黨的投票率接近65%。

阿爾伯對了!沒有激進的路缐,小布希根本沒有當選總統的希望。

但阿爾伯的策略,也同時葬送了民主制度的基本價值。他的聰明,剛好是他的背叛。

民主的基本假設是各方透過選舉競爭,提出主張,為一個國家尋找對話及共識。因此經由一場大選後,它不是政治大屠殺,而是彼此的距離更近、理解,以及民主政治必要的相互妥協。

因為只有獨裁專制,才有所謂的真理。

但阿爾伯以及他影響之下的小布希團隊、共和黨食髓知味了,2003發動伊拉克侵略戰爭,以「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為藉口搶奪油田。

每一次的美國總統大選,從此成為撕裂,互指邪惡,最後攻擊膚色(歐巴馬)

葬送半部美國憲法

2008年當金融危機爆發,共和黨全面崩盤,比小布希更激進的「茶黨」出現了,一些荒謬主張一一出爐,包括質疑歐巴馬的出生地。

歐巴馬的膚色,加深了茶黨提倡的白人種族危機感。他們壓根忘了,歐巴馬的媽媽是白人,把他在夏威夷養大的外公外婆也是白人,他是一個在白人社區長大的黑皮膚小孩。

激進的列車向來不容易停止。在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下,共和黨快速由小布希路線,變成茶黨,然後2016年茶黨的口感太淡了,不。川普!史上最唱作俱佳,口語不用修飾,這位與林肯、老羅斯福、傑克遜、華盛頓格格不入的角色,走進了白宮。

當然,也埋葬了半部美國憲法。

討厭川普的美國選民,連一天的榮耀也不準備留給他。2017年1月寒風刺骨,上午就職典禮,下午50萬人大遊行喊出:「你,不是我的總統」(Not My President)。

川普現象是美國的墮落嗎?

美國人塑造歷史有一個特色,只留下偉大的時代記憶,其他直接「遺忘」。老羅斯福總統會成為美國最偉大的總統之一,因為在他的年代,美國一舉站上世界GDP第一,打敗大英帝國。

但也在他主政二十年前,美國在驅逐愛爾蘭移民並且沒收財產中,從不曾反省。

我們現在看到川普反墨西哥、拉丁、亞洲移民。140年前,在美國「信念主義者」眼中,愛爾蘭也不行!他們可能因為天主教信仰,勾結外國勢力,尤其羅馬教廷:

19世紀末美國對他們的迫害、排擠與歧視,甚至加入了《紐約時報》。1886年自由女神像剛剛安置於紐約自由島,漂洋過海來到哈德遜河上,河水奔向大海,而自由沉入水中。1887年,不到七個月之後,《紐約時報》即刊登社論:「我們還要接收多少歐洲難民?」他們又髒又臭,他們帶來瘟疫,滿城的細菌將殺死「我們」大家。

1886年起,剛好也是一場本土性經濟大衰退在美國出現。除了愛爾蘭移民外,下一個算帳對象是華人。

美國淘金熱,吸引包括華人在內的世界各國移民蜂擁而至美國西部。(取自網路)

華人大屠殺

美國狂野的西部從西雅圖開始,則進入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步,到處都有中國人被白人殺死。

經濟大衰退使白人求職變得極為困難,工廠為了降低成本,決定把當時從廣東找來修鐵路的華人,聘為雇員。

這些被稱之為「天朝人」的移民,完全不覺大禍臨頭。在一些美國當地媒體鼓吹下,「黃禍」來得又急又猛,失業的白人發起狂熱運動,各地的唐人街被付之一炬,白人組織國民兵「剪辮子隊」,他們不只剪掉天朝人的辮子,殘酷到連頭皮一起剝掉,大笑不止地看著天朝人痛苦的死去。

根據記載,最極端的例子是一名暴徒割下了一個中國人的生殖器,拿到一家餐廳燒烤,他說:味道如雞蛋。

短短時間內,或殺或逃,中國人在美國西部的人口由11萬人,銳減至6萬人。

屠殺之後,美國正式立法反華。到了1887年,每年赴美留學或是工作的中國人只有十人。

這已是林肯總統廢除奴隸制度之後,二十年。美國的種族意識,從未真正消失。

當時在美國北卡大荒原野中,正有一名刻意被三一神學院栽培的華人青年,只讀了三年書,本姓韓,為了年齡限制留下竄改證件成姓宋,全名宋查理:以傳教士身分橫穿美國,抵達舊金山直接上了太平洋郵輪的蒸汽船,駛向上海。

他抱著對西方無比的渴望,對衞理公會激動的感激,回到中國。他渾然不覺、也毫不知情地躲過這場災難。

豈止他!豈止宋氏王朝的家長宋查理!擅長創造遺忘及偉大的美國人,也似乎跳過了長長的近二十年的排外史。

直到美國經濟再崛起,成為世界第一!直到自由女神,成為永恆的神話。

2008年金融海嘯來了,美國更偉大了,這一次故事必須更全面,更戲劇性!

它不只是140年的循環、複製。

它是美國信念的組曲。

你現在只讀到第二樂章。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2 回复 天青青水蓝蓝 2020-9-28 01:15
共和党没有你说得那么不堪。这次对于媒体着力渲染的川普可能会在大选中失败的情况下拒绝交权,国会党鞭麦康诺已经明确表态,共和党将接受大选的结果。上任国会众议院的共和党议长(我忘记了他的名字)在川普表示要用总统行政令废除出生公民权时也曾针锋相对地表示,做为保守派共和党人我们忠于宪法。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偏执到民粹的地步
5 回复 Brigade 2020-9-28 01:17
这叫做,慷国家之慨买黑人选票,离大选不到40天宣布这样计划。反复污蔑BIDEN搞社会主义,川为了选票什么主义都搞。

为黑人发声 川普宣布5000亿美元“白金计画”
5 回复 Brigade 2020-9-28 01:20
newman123: 川普说的对! 作者不喜欢美国也大可以滚回去!
川就是黑老大,这个美国是我的,你不喜欢我就是不喜欢美国,滚。仿佛美国是他家在佛州的马拉沟。你们这些麦卡锡主义者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可能都没有加入美国籍,就认为川不喜欢的美国人就该滚蛋,而AOC这样祖籍Puerto Rico的人,祖先比川的爷爷和母亲都更早来到美洲,Puerto Rico什么时候加入美国在此我就不详细考察了。

既然你们都可以这样嚣张,可以想像白人国家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危害,他们不是成立一个微信群,他们可以成立一个党一个组织,他们可以拿起武器,路上见到你们,可能比见到AOC还厌恶. AOC毕竟拥有白人血统,有着典型西班牙面孔和印第安人肤色,相当美丽。
2 回复 Brigade 2020-9-28 01:24
出了一个川,离希特勒还远吗?文中也引用老羅斯福的话:「自由的消亡,最多只需要一代人。我們無法將自由通過血緣傳給我們的子孫,它必須被爭取、被保護、被傳承,被一代又一代人捍衛。」
1 回复 loneshepherd 2020-9-28 01:27
共和党需要凤凰涅磐浴火重生
17 回复 lancasor 2020-9-28 03:35
从发生疫情到现在,世界上持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排华浪潮,就发生在中国。武汉人、湖北人连高速公路都下不了,处处被排斥。“外防输入”,关闭国门,至今还有上百万中国公民有家难回。
1 回复 慈林 2020-9-28 05:26
不要杞人憂天,美國憲法是美國立國以來的基石,縱有風浪,一切總會归於正常。
2 回复 慈林 2020-9-28 05:29
一兩任總統,掀不起什麼風浪。最多干八年,就要下台。真正禍害的是獨裁者,做到死,禍國殃民幾十年。
2 回复 Brigade 2020-9-28 06:09
西班牙殖民者到了美洲,纯白统治,杀杀杀。希特勒纯白纯纳粹党统治,杀杀杀。只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白人世界才变得人道一些(对其他族裔)。风云骤变幻,未雨多绸缪。
回复 Brigade 2020-9-28 06:35
11月美国总统大选临近,现任总统特朗普近期在有关可能败选后权力移交问题上模棱两可的表态,引发美国舆论界的担忧。当地时间9月24日,《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谈及此事时表示,担心美国正处在“潜在的第二次内战”边缘。
1 回复 Brigade 2020-9-28 08:04
昨天产生一个念头,写一篇文章,以“你们都是共产党”为题。事实上,来美的大陆人,包括现在反共的,很多人本身是极端主义份子,他们骨子里跟共产党一样,无视自由平等博爱的基本现代政治信条,为了证明自己反共合理,哪怕同纳粹结合也在所不惜。比如这样一段充满种族歧视的话:“为什么民主党无论如何都要以种族站队了吧?因为它离开这个票蛆人群,就完全没有可能赢得胜利了”,说明这样的人的本质性价值观就充满了歧视和专制,公民权就是公民权,能根据个人好恶污蔑别人是票蛆吗?那么老人呢?没有上过大学的呢?如果这种人选的极端份子有幸在台上待得足够久,会认为华人,女人,老人,黑人,拉丁人都是什么“票蛆”,会想法取消他们的投票权。
回复 Brigade 2020-9-28 19:38
转自别处:

2020-9-28 10:13
事实是这样的:
共和党控制的佛罗里达立法规定罪犯(即使服刑出狱以后)终生不能投票;
这条不合理的法规在2018被佛罗里达公投推翻;
结果共和党议会去年又匆忙推出了这些人在还清欠款前不能投票的“法规”。
共和党的目的很明显,他们希望保留“人一旦犯过罪终生不能投票”这一不合理法规”。
这才是布隆伯格为这些人“还债”的背景。
布隆伯格的做法和“交付赎金”风马牛不相及,希望作者搞清楚事实,不要误导。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9-28 19:3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