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屈服”

作者:Brigade  于 2021-4-23 06:5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原创|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听完了,可以再说几句。解析一下这个小说是怎么写的。

佛郎索瓦是研究19世纪文学家Huysmans(于斯芒)的专家,在巴黎大学做教授。我的理解,Huysmans年轻时代,普法战争法国惨败,于斯芒应该是消沉的,后来皈依天主教。
佛郎索瓦四十来岁,当教授,可以经常换女朋友,或者说女学生朋友。
2022大选初选,国民阵线(极右派)得票37%, 社会党和穆斯林兄弟会得票差不多,各23%,中右派才得到15% (我竟然记住了这些数据)。

没有谁超过50%,因此要举行第二轮选举。自然各党要私下交易联合。佛郎索瓦的现任女朋友22岁的米丽安有些不安,她家是犹太人,父母决定移民到以色列,躲避法国可能面临的混乱。佛郎索瓦没有挽留米丽安。

要进行第二轮选举之前,他晚上出去跟朋友吃饭,遇到骚乱。
因此选举前他也要离开巴黎避免内乱。开车往西班牙这面走。在西南部又看到加油站的店员被打死,也有两个北非移民被枪杀。音讯不通。只好在此地找个小旅店安顿下来。
后来知道,有很多投票箱被抢了,因此选举作废,再次做第二轮选举。
再选举,因为中右以及社会党跟穆斯林兄弟会联合,他们获胜了,穆斯林人成为总统。
不知怎么遇到女同事夫妻,女同事说是被学校遣散了。巴黎大学被沙特阿拉伯买下,私有化了。不允许女性在此校就业。女同事丈夫是内政部的秘密警察,这时也退休了。他们吃喝,聊国内形势。该丈夫建议他去附近的Rocamadour的教堂朝拜中世纪的圣母玛丽黑色雕像。
听完我才明白,铺垫了那么多, 人莫名其妙死了也不再有下文交代,只是烘托一下他来到Rocamadour朝拜圣母。说是立国先帝圣者也在此朝拜,诸如圣路易(路易9),圣Bernard, 等等。自然要抒发一番宗教情怀,爱国情怀,文化情怀。
回到巴黎,被学校遣散,有不少退休金。消沉,再去Huysmans皈依天主教那个修道院。没说多少有意义的评论。这段可以理解为他也有皈依天主之心,但是随便找些理由很快逃跑了,比如寝室有自动灭火喷水系统,但是他是烟鬼(也是酒鬼色鬼), 这个修道院本是清静处,可是现在有高速铁路在不远处通过,列车经过时噪音很大。

米丽安在以色列过得挺好,又有了新朋友。

他母亲死了,政府只是通知他一下政府处理。

他父亲死了,在阿尔卑斯山那里,他去了,继母给了他一点遗产,之后邀请他去山里她的大房子小留一下。他心想把这房子卖了他应该分到不少钱。他认为他母亲他自己都不喜欢父亲,不知怎么一个比他父亲小很多的继母如何就看好父亲。

回到巴黎,收到朋友的信,该朋友可能也是巴黎大学的,夸赞他是出色的于斯芒专家,问他是否愿意给一本书写一个前言。他答应了。他们见面,临别,朋友装作不经意地说大学有个招待会,问他愿意不愿意去。
他去了,谈到总统和政治。参加的人都是男性,喝的酒是黎巴嫩葡萄酒,沙特的一个王子也来了。校长跟他聊了聊,有邀请他回校之意。并且邀请去他家详谈。谈到总统,说他就是像罗马帝国的首任皇帝August(屋大维)那样,搞泛地中海帝国。
他去了,校长夫人,大约15岁,看到他吓得尖叫,因为没有披头纱。校长也是穆斯林。他以前在比利时做博士,研究尼采。自然要谈到宗教有神论无神论基督教穆斯林教。等等。
最后他接受了职位,但是自然首先必须皈依穆斯林教。
回到巴黎大学(索邦大学),在黎师柳(Richelieu)大厅发表一些政治感慨。
想想新学期,可以分到一个美女学生做老婆。
想到米丽安,说了点什么。最后说,什么遗憾也没有。

4/22/202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23 11:0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