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的精英教育

作者:Brigade  于 2022-5-23 09:3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原创|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1评论

前些天看到一篇文章,讲中国外交部成了断交部,外交官近亲繁殖,“无论是李肇星,还是王毅,作为中国外交部长,他们最有趣的共同点,都是外交官女婿。”
今天看了一个讲法国“综合工业学院”的视频,其中说明录取学生的公正性,只要成绩好就行,然后又看了一遍有关法国行政学院的历史。我跟综合工业学院也有些缘源,可以探讨一下有关各种问题。

我在中国的大学时代大约算是比较自由的时代,接触了一点点外国现代概念。数学老师说什么法国的布尔巴基学派。结果到了法国真读了一段时间布尔巴基学派的重要人物Schwarz的拓扑学专著,Schwarz是综合工业学院数学教授,现在法国最富的那位,LV的Arnold,是综合工业学院的学生,他上学的时候Schwarz是其数学老师之一。但是Schwarz的拓扑学很难读懂,我感到我在法国时完全是时空扭曲,应该去学文化-也许住在索邦大学旁边就应该去找那些文学女学生学法语学文化,而不是再花额外时间闷在屋里学数学-毕竟这是自修的和学校完全无关,我甚至花了一些时间学了黎曼几何-爱因斯坦写相对论用的几何-这倒不是很难。当然,这说明我们年轻时代崇拜的东西导致一种追求惯性,本不该再追求,可是,不知不觉追求了,浪费不少时间。当然,我也神往希腊神话,结果这两年听了不少,大致可以说听完了。

大学时代知道萨特。后来零星读了萨特的一些文字,知道萨特的父亲是综合工业学院的学生,萨特父亲的同学把妹妹介绍给他,就结婚,生了萨特。当时印度支那是法国殖民地,综合工业学院是军事院校。萨特父亲到越南执行任务,死于黄热病之类的疾病。

我在法国的老师大部分是综合工业学院的校友。我博士毕业后我的导师介绍我到综合工业学院的一个试验室做博士后,这试验室性质有点像一个独立企业,是研究与核废料储存有关的力学分析。我很难想像我在很短时间做得那么好,但是报酬不高,老板更喜欢巴西美女,我也不愿意继续呆下去。又到另外一家大型研究机构做研究。我在法国这段时间,是我最辉煌的时间,因为懂理论的不懂应用,懂应用的不懂足够的理论,我恰恰把两者都适当掌握,因此做起这些高深的东西得心应手。比如说有一件事,那时有一个暑假,一个专门学应用数学的留学生,跟我住在同一个学生公寓,他在法国电力公司找到一个做实习研究的机会,一个月可以拿到一千多美元,就是算圆形弯管被切割后的体积。他说用伏太拉方法证明没有解析解,所以要用数值方法求近似解。我把三重积分问题化为一重积分,然后用大学时代的数学分析就可以求近似解,比如牛顿法,这要编点小程序,花半天就够了。他这个实习,是三个月时间,并且他说他的师兄前后几个做这个实习,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如此数学应用专业的,也不请我喝杯酒。他的大学同学,也在巴黎留学,我搬家,我一个新买两年的冰箱暂放在他那里,过了两年,我问我的冰箱呢,他说他卖掉了。也不给我钱。但是大约$200的冰箱,也不值得再讨这笔钱。仍然,这些数学家给人感觉很特别。

蹉跎青春岁月,岂是几杯苦酒可消愁?

前面算引子。现在看看法国的精英教育,说说三个高等学府:综合工业学院,行政学院,高等师范学院。

5/13/2022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Brigade 2022-5-23 21:09
法国的精英教育-路易大帝中学
https://www.backchina.com/blog/259217/article-359441.html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23 21:0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