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病人

作者:金歌儿  于 2009-1-16 09: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48评论

关键词:

她把表填好递给我时,说她是路过诊所看到了我们的牌子后,一脚踏了进来的。以前曾听一个朋友讲中医挺灵,几次就治好了扰人已久的坐骨神经痛,她决定也试一试。

 

我领她到问诊室,一番望闻问切后,基本摸清了她的病情,也了解到她不愿再吃令她头晕目眩的西医处方药。 我正琢磨着怎样将治疗的初步方案告诉她,她却先开了口:

“依你看,我这种情况,中医怎么治呢?” 她望着我,语气中几分焦急,几分希望。

“针灸,每周两次,先扎两星期,同时再配合中成药,”我坚定地对她说。

“扎针?什么样的针?痛不痛?”显然,她怕疼也很紧张。

“基本上你不会感到痛的,可能某个穴位会有点儿敏感。对第一次来看病的病人,我只用最细的针,比头发丝粗不了多少,与西医用的肌肉注射针是完全不同的。”

“真的吗?”她紧绷的神经似乎松了一点点。但还不到一分钟,又马上问:

“为什么非扎针呢,吃药不行吗?我怕疼的。”

“针灸与中药双管齐下,效果会更快更好啊。” 我耐心地对她解释着理由。

“那扎针的时候,你能不能握着我的手?” 她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我也迎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发现对面这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此时竟像个幼儿园的孩子似的正等待着我的答复,我顿时意识到了医生和阿姨的双重责任。于是笑了,对她说:“如果我拽着你的手,就不能再扎针了,一只手是做不了针灸的。”

“可我真的很害怕呀,从来没扎过嘛。” 那目光又直直地射了过来,求助般地望着我。

“好吧,”我说,实在受不了那灼人的眼神,“我拉着你的手,让另一个医生给你扎好不好?” 我极尽温柔,仿佛哄小孩似地问她。

“那他扎得疼不疼呢?” 她又担心起来。

“他有二十多年的经验了。以前在北京的大医院里,一天都扎几十个病人呢。 别担心,我会让他给你用最细的针,像头发丝那么细的。”我笑着对她说,还往自己的头上指了指。

 

终于,她跟着我走进了治疗室。

 

我坐在她身旁,握着她冰凉的手。每进一针,她都会将我的手捏得更紧。我问她是否疼,她说医生进针时敲打小塑料管的声音令她很紧张,但没觉得疼。我趁势告诉她:“在中国,我们是不用塑料管的,针也粗得多,直接刺入皮肤,你瞧,我们中国人多么勇敢啊” 我哈哈地笑,以此减轻她的压力。 “是啊,我们美国人被宠坏了嘛” 说着,她也有些轻松地笑了笑。

 

针全部扎上后,我问她感觉如何,她先说有点怪怪的(funny and weird),问我为什么针灸能够治病。后来又说好像有一股东西在体内流动。我一听,兴奋地说:“太好了,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我们称作‘得气’,治疗效果会很好的。” 她也高兴起来,说回家要告诉老公,今天她坚强地承受了二十来针呢。

 

看到她似乎已度过了最初的紧张期,我起身打开了放音机,让舒缓的音乐伴着小河的流水声在小屋里轻轻地回旋,我耳语般地对她说“好了,现在你全身心地放松,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音乐,我过一会再来看你。”

“啊,你要走?不能坐在这儿陪我吗?我怕一个人在屋里又会紧张呢。”

“好,那我就赔着你吧。” 看来今天彻底让你给缠上了,我对自己说着,又坐回了她的身边。

 

她是个爱说话的女人,话匣子一打开便一泻千里。最后,我问起了她的职业,才知她是不穿警服的警察,为州政府工作,拥有刑事司法(criminal justice)的硕士学位。 具体的工作(要求五个月的特殊培训)是……, 我听后便忍不住大笑着对她说: “一个将死刑犯送上刑场的法警, 竟然对细如发丝的小针如此畏惧, 真是不可思议啊

“我知道,我知道你会永远记住我的,一个害怕扎针的女警察,是吧?”

“绝对,你太特殊了嘛。” 我又克制不住地笑了起来。

 

从我在中医学院经过六个学期的实习至今,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看过的病人也有几百号了。她,是唯一的一个要求拉着手才肯扎针的特殊病人,而这个病人又是一个将死囚犯送往地狱之路的特殊女警!

 

她走后,我对我的中医同行说:“我真羡慕这个州的死囚犯哎,他们是被注射处死的(leathal injection)。整个过程的第一步,全身麻痹;第二步,内部器官停止了运动;最后,心脏停止了跳动。简直就没什么痛苦嘛,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死法呢。”

 

 

16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48 个评论)

1 回复 郭凯敏 2009-1-16 10:01
开眼界了. 谢谢!
1 回复 xiaojeiji 2009-1-16 10:02
这简直就是安乐死啊!
1 回复 新新 2009-1-16 10:13
真是学到知识了! 我还没扎过中医的那种针呢, 想起来还是有点怕
这位女警经历那种事情多了, 晚上该不会做恶梦?
金歌儿青春焕发的, 别提那死法好不好
1 回复 金歌儿 2009-1-16 10:52
郭凯敏: 开眼界了. 谢谢!
谢老乡来俺茅屋!
1 回复 金歌儿 2009-1-16 10:55
xiaojeiji: 这简直就是安乐死啊!
就是嘛, 我一向是支持安乐死的,所以...谢JG!
1 回复 金歌儿 2009-1-16 11:00
新新: 真是学到知识了! 我还没扎过中医的那种针呢, 想起来还是有点怕 这位女警经历那种事情多了, 晚上该不会做恶梦? 金歌儿青春焕发的, 别提那死法好不好
谢MM的关心, 就因为怕受痛苦,觉得那死法蛮好。当然不会是现在啦,哈哈哈...
1 回复 郭凯敏 2009-1-16 11:03
金歌儿: 谢老乡来俺茅屋!
这女警察杀人都不怕. 舞枪弄棒, 血肉横飞也不怕. 就怕那么一小小针头.

你这故事让我想起Jerry Seifield讲的一个笑话. 他说女人比男人利害多了. 女人拔(体)毛, 把胶带一贴, 一下子就撕了. 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男人要是那样, 还不痛得吱哇乱叫. 但是, 一只小耗子从地上走过, 女人就吓的哇哇乱叫. 当然他讲的是美国女人. 咱中国MM是不怕耗子的.
1 回复 金歌儿 2009-1-16 11:09
郭凯敏: 这女警察杀人都不怕. 舞枪弄棒, 血肉横飞也不怕. 就怕那么一小小针头. 你这故事让我想起Jerry Seifield讲的一个笑话. 他说女人比男人利害多了. 女人拔(体
所以俄说她特殊嘛。 老乡说得对,俄就不怕耗子。有人还说俄们四川人是耗子呢,哈哈,谢老乡!
1 回复 ww_719 2009-1-16 12:09
我扎过针灸,开始也非常紧张怕扎坏了...呵呵呵呵...扎了以后就是酸涨...其他还好,没扎过的人是真害怕...哈哈...
1 回复 水影儿 2009-1-16 12:15
四两拨千金,妹妹厉害!
1 回复 丹奇 2009-1-16 12:25
妹妹医官对警官,一根小小银针就让她服了你。妙哉!
1 回复 金歌儿 2009-1-16 12:29
ww_719: 我扎过针灸,开始也非常紧张怕扎坏了...呵呵呵呵...扎了以后就是酸涨...其他还好,没扎过的人是真害怕...哈哈...
我一直以为中国人个个不怕针呢,看来是错了。MM的酸胀感也是“得气”的表现呢。谢谢MM的评论!
1 回复 金歌儿 2009-1-16 12:30
水影儿: 四两拨千金,妹妹厉害!
谢影儿美言!
1 回复 金歌儿 2009-1-16 12:35
丹奇: 妹妹医官对警官,一根小小银针就让她服了你。妙哉!
谢谢铃玲,我服你吔,对时事政治能够那样侃侃而谈。
1 回复 homepeace 2009-1-16 15:42
赞成安乐死
1 回复 mzou 2009-1-16 16:49
她有“绝活”,你有绝技。
1 回复 金歌儿 2009-1-16 21:54
homepeace: 赞成安乐死
我也是, 谢谢大哥!
2 回复 金歌儿 2009-1-16 21:59
mzou: 她有“绝活”,你有绝技。
欢迎新西兰的mzou姐妹光临, 谢谢评论!
1 回复 JEFFSON 2009-1-17 02:23
杀人如麻她当然怕啦.
1 回复 金歌儿 2009-1-17 02:32
JEFFSON: 杀人如麻她当然怕啦.
哈哈哈, 也是啊。谢谢!那是你儿子吗?蛮可爱嘛。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23: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