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跪过

作者:窝头  于 2009-4-22 23:0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45评论

前不久,看了一部电视连续剧北风那个吹”.看名字就知道是文革知青那点事.故事内容一般般,女演员闫妮的演技确实非常好.里面有一个女知青刘青向牛鲜花(牛主任)下跪的的情节.这一情节勾起了我早已尘封的一件往事.

文革开始不久,我父亲就被关了起来.母亲下放到郊区劳动,周末才能回家看看.我和大我两岁的姐姐一起生活.那是一九六九年的夏天,省会的天气异常炎热,那天没有一丝风,树叶挂在树上一动不动,分不清是真的还是假的.记得那天是在中午,姐姐拉着我的小手去上学,由西向东走在主干道上.这条路也是我父亲上下班常常走的路.路很宽,视野很好.路的两边是整齐的法国梧桐.我很讨厌这种树,它在发情的时候结满了毛毛球,有鸽子蛋大小,掉在地上风一吹,毛毛球散开,一根根带着情种的细如针芒的毛毛吹得到处都是,弄得眼睛,脖子,身上瘙痒难忍.

这天很奇怪,路上行人和车辆异常稀少.走着走着,前面不远有一个红绿灯,迎面开过一辆解放牌卡车.我和姐姐不约而同的瞪大眼睛停下来,死死盯住这辆车.这一路我姐姐都没有说话,心里想的是一件事,一个希望,就是希望在这条熟悉的路上碰见爸爸.

汽车过了红绿灯开始加速.我瞪大的眼睛看见车前站立着的人满头白发,在强烈的光线下更加白的刺眼,他背上背着一顶草帽,迎风而立.我惊呆了,分别已久的爸爸突然在这样的情景下出现在我的眼前.父亲也发现了我们姐弟俩.卡车疾驶,雷电般驶过.我和姐姐拉着手转过身疯狂追赶疾飞的卡车,声嘶力竭哭着喊:爸爸…….爸爸…….爸爸……..,爸爸也转过身,背对着狂奔的汽车跌跌撞撞的跑向车尾,反方向的惯性很大,爸爸差点从车尾栽下来.解放牌卡车无情的远去了,开的那么的快,消失的那么快!我和姐姐懵懵懂懂跌坐在路边放声大哭.姐姐紧紧地抱着我,泪水流进嘴里,咸中带有苦味……..

  数月后,转眼已是冬天.妈妈让我我们一家三口省下来的半斤古巴红糖去探望被关押的父亲.妈妈详细告诉了我去找谁,父亲机关办公室的方位.走进那个办公室,四周墙上贴满了标语和毛泽东的语录.偌大一间办公室只有一张木桌,七八张椅子.桌子后面墙壁上挂着一幅毛泽东的标准相.像的两边呈45度角斜插着红旗.房间里面大约有五六个人,其中一人穿着蓝色毛服,披着一件草绿色军大衣.其余人也是穿着蓝色毛服,不同的是披着蓝色棉大衣.穿军大衣的人我认识,他姓马,是省委一个不大不小的造反派头头.大概是他小时候得过天花,脸上布满与小米差不多大小的麻坑.我和姐姐给他起了个外号------马大麻子.就这他在一个傍晚,带着一帮人在我家门口贴大字报和标语,抄了我的家,搜走了我的日记本(那时我小学五年级),希图在我的日记里找出些父亲的罪状.他见我进来,:”你来干什么!我说:我想给我爸送点糖,他肝脏不好”.马大麻子说:”好啊,你过来!”我以为他同意给父亲送糖了,心里很高兴,赶紧走了过去.谁知他一把抓住我幼细的手腕,拖拽的毛像前面,狠狠的说:”想送,可以!你只要在毛主席面前说坚决跟XXX(我父亲的名字)划清界限.就让你送去!”.我一下子愣在那里.手腕被他捏的生疼,眼睛直直的看着他.马大麻子见我看他,抓住我的头顶,把我的头拧向毛像.泪水在我眼眶中,是热的?冷的?我完全没有感觉.我真希望这泪水变作毒药流进来.我强忍着,咬着牙不让泪水涌出.感觉到我的心脏一阵阵的收缩,身体随着心脏一阵阵的颤抖,紧密嘴巴,一声不吭.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的光景,在这两三分钟里,我脑子几乎一片空白.心中只有一个愿望:希望爸爸能奇迹般的出现在我身边,我想见到爸爸……,

  时间是那么漫长,一切都在这瞬间凝固了.眼前晃动的只有爸爸跌跌撞撞奔向车尾几乎一头栽下来的那一幕!

  一只肥厚巨大的爪子重重的拍在我的后脑勺,腿窝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我跪下了---------,跪在毛像面前.抖动的小手捧着黄草纸包的,用麻绳捆得严严密密的半斤古巴红糖跪在了毛像前!!!!含着眼泪,抽泣着,一个字一个字的嘣出:____X_X_X____.

  从此,在我儿时的心里埋下了一粒种子.

二零零年四月22

8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45 个评论)

0 回复 hr8888hr 2009-4-22 23:08
69年,中小学已复课闹革命了,可五七干校正在开始

算了,忘记那一切吧, 毕竟, 共产党给我们带来的, 既有灾难, 也有欢乐
0 回复 窝头 2009-4-22 23:28
hr8888hr: 69年,中小学已复课闹革命了,可五七干校正在开始

算了,忘记那一切吧, 毕竟, 共产党给我们带来的, 既有灾难, 也有欢乐
我想忘记
0 回复 xqw63 2009-4-22 23:43
当时并不恨共产党,只恨那个施暴的人。
谢谢分享同样的心情
0 回复 宜修 2009-4-22 23:57
窝头: 我想忘记
不必让丑陋的人性玷污你的记忆。
0 回复 marnifan 2009-4-22 23:58
值得庆幸的是都过去了
0 回复 fanlaifuqu 2009-4-22 23:59
和你一起感受这痛苦和屈辱。想忘记,会忘了吗!
0 回复 jjsummer95 2009-4-23 00:21
也有同样的经历。
不应该忘记。 而是让记忆激你奋起。
0 回复 知家鸽 2009-4-23 01:49
宜修: 不必让丑陋的人性玷污你的记忆。
说得好!
0 回复 知家鸽 2009-4-23 01:50
fanlaifuqu: 和你一起感受这痛苦和屈辱。想忘记,会忘了吗!
为了忘却的纪念---
0 回复 绛紫湮 2009-4-23 02:11
问好
0 回复 xifa 2009-4-23 02:22
任何人都不能脱离自己生存的时代。。。所以常心待之。。。
0 回复 窝头 2009-4-23 02:33
绛紫湮: 问好
嘿嘿,你也好啊
0 回复 窝头 2009-4-23 02:36
jjsummer95: 也有同样的经历。
不应该忘记。 而是让记忆激你奋起。
可以封起,但不会忘记.有时间也写写你相同的经历.我个人失忆没有关系,一个民族如果集体失忆就麻烦大了.
0 回复 窝头 2009-4-23 02:37
fanlaifuqu: 和你一起感受这痛苦和屈辱。想忘记,会忘了吗!
谢谢您
0 回复 jjsummer95 2009-4-23 02:45
窝头: 可以封起,但不会忘记.有时间也写写你相同的经历.我个人失忆没有关系,一个民族如果集体失忆就麻烦大了.
同意。
0 回复 宜修 2009-4-23 02:50
xifa: 任何人都不能脱离自己生存的时代。。。所以常心待之。。。
同意。
0 回复 翰山 2009-4-23 02:55
其实难忘!
0 回复 窝头 2009-4-23 02:58
翰山: 其实难忘!
是啊
0 回复 xinsheng 2009-4-23 03:00
我父亲也进过“牛栏”。那时,老是开“万人大会”。高音喇叭一响,我的心跳就加速,生怕里面传来我爸爸的名字。其实我从来没从高音喇叭里听到他的名字,但我知道他挨过斗,就是害怕。
你的文章写得很好,触动了我。我能理解你。
但我希望, 你心中的种子,如果是恨, 就永远不要生跟发芽。因为,一彻已事过境迁,我们要学会释怀,要向前看,快快乐乐地过好每一天。
0 回复 妈妈咪 2009-4-23 03:06
是啊,要学会释怀,要向前看,快快乐乐地过好每一天。。。。。。
还等着你讲解关于"丹麦国家电视台音乐厅" 呢。。。。。。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4 23: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