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到毛主席

作者:xizi66  于 2009-4-26 17:5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37评论

1970年,我还上初中二年级,参加了国庆31周年天安门游行的广场组字活动。所谓组字就是广场内约几万学生,每人站在一块方砖上。手里拿着红,黄色的两朵折叠大纸花,根据旗杆上升起的信号,举起手中的红花或黄花,在天安门上的人们可以看到广场不时变化的,由这些着花组成的图案和革命标语口号。看似简单的这项工作,我们从八月中旬开始,练习了 一个多月。北京的八月,天气还是很热,烈日下,常有人虚脱晕倒。学校还经常把学生拉到天门广场去演练,从学校到天门广场单程步行是一个半小时,经常是练两个小时组字,而在路上就要耗三小时。还记得当时为此作的一首小诗。手捧两朵花,光荣责任大,花开天安门,香遍亚非拉。那时我们把这个活动称之为光荣艰巨的政治任务,要让毛主席他老人家看到,经过文化大革命战斗洗礼红卫兵小将的精神面貌。

 

十一国庆的前一天,即931日晚十点我们就进入了天门广场,在广场坐了一整夜。第二天早晨九点(可能是,如果没记错的话)随着军乐队奏出东方红的乐曲,毛主席他老人家健步走上天安门城楼。我们也开始了我们的组字任务,我们站得的地方是在纪念碑前面,距离天安门很远,再加上前面人举着花,挡住了我们的视线。根本无法看到毛主席,但随着东方红乐曲,和全场惊天动地的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还真有些热血沸腾的感觉。让人能想起郭沫若的那首诗《题毛主席在飞机中工作的摄影》“难怪阳光加倍的明亮,机内机外有着两个太阳。”当时还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亲密战友的林副主席发表了讲话(没记错的话)。他那拉着长腔的湖北口音,是我儿时同伴们演练模仿秀的最好题材。有的小伙伴能学着他的腔调背诵大段他的讲话。随后是在长安街上的游行检阅。之后是我们这些天安门组字的学生正步走向天安门。练习的时候我们是走的正步,但是那天,队形大乱,人们不故一切地往前冲,想靠近天安门城楼,能看见毛出席,那时把能看见毛主席当成一件很幸运而荣耀的事。我也是随着人流向前挤,最后挤到了军乐队的后面,解放军在那里筑起了一道人墙。那时我的位置大概在天安门广场靠近长安街,举头向天安门望去,可以模糊的看到毛主席脸部的大概轮廓,在天安门城楼的西侧,他举手向人们致意。当时我还真看到有些女孩子激动得热泪盈眶。

 

十一后的第一次语文课老师布置的是一道命题作文,“我见到了毛主席”。老师在之后的作文讲评时给我们念了几篇范文。现在想起那时的作文觉得很可笑。大多是当时的文革语言:“我看见毛主席他老人家挥动那擎天巨手,指挥着游行队伍的千军万马。这队伍像势不可挡的革命洪流,永往直前,荡涤着旧世界的污泥浊水。在这样的铁流面前,帝修反能不吓得发抖吗!”还有人写道:“我站在毛主席他老人家面前,看着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慈祥面容,默默的向他老人家表决心,一定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为人民服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一个忠于您的好学生,革命的好战士。”

 

1971年,我又参加了天安门国庆游行的组字活动,可就在我们练了一段时间后,上级宣布停止十一国庆游行,好像是说为了节省开支,减少浪费之类的一些说法。过了一个月我们才知道是林彪事件的原因。也让我失去了又一次见到毛主席的机会。

13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7 个评论)

0 回复 丑女多做怪 2009-4-26 20:29
呵呵 俺也是 不过是太晚了
0 回复 路不平 2009-4-26 20:37
在我的铁锤面前,XXX能不吓得发抖吗!
0 回复 宜修 2009-4-26 22:17
丑女多做怪: 呵呵 俺也是 不过是太晚了
我们是在机场和天安门跳迎宾舞。当然,那比这晚很多。
0 回复 丑女多做怪 2009-4-26 22:22
宜修: 我们是在机场和天安门条迎宾舞。当然,那比这晚很多。
修姐姐 抱抱 有时间好好唠那过去的事情啊
0 回复 人間的盒子 2009-4-26 23:40
好玩,都是幸福的哈。
0 回复 xifa 2009-4-26 23:46
看来我也该叫姐姐了
0 回复 marnifan 2009-4-27 00:20
你哭了没有, 好多人激动得都晕啦 (记得看的记录片的画面)
0 回复 homepeace 2009-4-27 02:30
尝到最幸福的滋味?
0 回复 水影儿 2009-4-27 02:32
幸福的孩子呀
0 回复 gude 2009-4-27 11:08
毛主席给你带来了什么样的幸福生活?
0 回复 xizi66 2009-4-27 20:20
丑女多做怪: 呵呵 俺也是 不过是太晚了
那也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0 回复 xizi66 2009-4-27 20:22
路不平: 在我的铁锤面前,XXX能不吓得发抖吗!
你的头像让我想起愚公移山,智叟早在你的面前发抖了
0 回复 xizi66 2009-4-27 20:23
宜修: 我们是在机场和天安门条迎宾舞。当然,那比这晚很多。
向同一战壕里的战友致敬
0 回复 xizi66 2009-4-27 20:26
人間的盒子: 好玩,都是幸福的哈。
那个年代,多少有些疯狂,就当好玩吧。
0 回复 xizi66 2009-4-27 20:28
xifa: 看来我也该叫姐姐了
对不起,我的名字让您误会了,我是个老哥。谢谢您的阅读。
0 回复 xizi66 2009-4-27 20:31
marnifan: 你哭了没有, 好多人激动得都晕啦 (记得看的记录片的画面)
疯狂的年代,人都有点疯,但是激动得忘了哭。
0 回复 xizi66 2009-4-27 20:32
homepeace: 尝到最幸福的滋味?
那滋味,让我咋吧了一个月
0 回复 xizi66 2009-4-27 20:34
水影儿: 幸福的孩子呀
当时是有点晕糊糊的幸福感
0 回复 路不平 2009-4-27 21:18
xizi66: 你的头像让我想起愚公移山,智叟早在你的面前发抖了
可以称我老愚公
0 回复 宜修 2009-4-27 22:05
丑女多做怪: 修姐姐 抱抱 有时间好好唠那过去的事情啊
好啊!你我一起唠......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3: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