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并不如烟 (已有 713,226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259542

鲁迅先生

作者:往事并不如烟  于 2021-4-8 20:3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闲侃闲聊|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评论

       鲁迅:中国近代著名作家,新文化运动领袖之一,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和开山巨匠,亦是在西方世界尤其日本,享有盛誉的中国近代文学家、思想家。

       勉强识得几个字的我不敢妄评其他,仅借鲁迅先生的言辞唠点闲磕,顺便充实下自己被洗的、已经白的不能再白的空白的大脑——

      “中国人的性情总是喜欢调和拆中,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扇窗,大家一定不允许,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来调和,愿意开窗了......”。

       先生虽不在了,傲骨仍在,总有懂先生的人,在心中追悼先生。初识先生是在课本,如今看来子孙后代注定要不识周树人。想来也是遗憾,如此文豪并没有惊醒酱缸中沉睡的墙国人,悲哀与否,未知。当然,如果每个人都能看懂先生的文章,哪还能有那么多韭菜,被割了还能开心地高叫着:割的好……

       曾经说民国时的话,现在看来便是当下。曾经执笔杀敌的文章,却让权贵们何等恐惧,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才会如此封杀。难怪阿Q,祥林嫂,闰土们都肆无忌惮地“茁壮”地复活了,想必他们也从未死去过吧,尤其阿Q、子孙繁多......复活与死亡,死亡再复活的过程,或许没有,且一直存在着。只是阿Q人人、人人阿Q而不自知罢了。历经上千年,兴许还有许多年、很多远吧......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看来看去、转来转去的还是只有两棵一样的,一样的、一样的。

      “我总把一切想的太美好,可最后发现都与我背道而驰   不尽人意,原来小丑竟是我自己......

       古训“学”之俞多,俞似鲁迅笔下地道的“中国人”。皆言去其糟粕,吸取精华,结果呢,精华尚存知多少,糟粕流传一大堆。是统治者故意为之、遮掩,还是......但不知能掩盖多久。连先生的文字也要从教科书中删掉,不知民之幸,还是国之幸,或喜或悲,幸与不幸悲与不悲?尤其是悲,恐怕是和以往朝代一样,由整个族群的底层来承担吧......

   《彷徨》《呐喊》当代叫愤青……有时、有些是不该丢失的、活着应具备最基本的骨气吧。

       19195·4抵制日货,20213·月下旬抵制洋货。102年过去了,仍是如此......而且阿Q们,不对、当下称韭菜,他们甘愿的,义无反顾的。打着所谓爱国的旗号,干着流氓的勾当。吃着地沟油的命,操着中南海的心,害人害己互伤互害,还绝不手软呢。

       总归还是那两棵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鲁迅想必永远不会消失,是你,是他,或许是我,似黎明前的曙光,只在最黑暗时亮起。当亮起时,内心黑暗的发现他如此的灼眼,必除之而后快。

       把一个整体社会彻底打散、打烂,让每个人成为孤立的个体,完全割裂为原子化、碎片化,没有大脑的克隆人。各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将来、或许有将来吧,千千万万有可能都是鲁迅,届时谁知道是否又是一场人间浩劫呢——

       许是个人的偏见吧,把国人和上千年文化发展或说传承吧,看的最透彻、扒的淋漓尽致唯鲁迅先生。好不讽刺,同时也道出了太多的不甘。

       假如、说是假如,鲁迅先生若是有幸参政的话,国度的精神思想、人格品质,将会有巨大的升华和思想的富有。当然,历史没有假设,老天何时遂过人愿,统治阶层更不可能让民众清醒,自甘愚昧便于统治。还有句话,是愚民自甘愚昧还是上峰自欺欺人呢……

       每个人的经历不一,人生轨迹亦难相同。我的人生恍如梦般,终究抵不过世俗繁琐, 且一步一步地活成了鲁迅笔下的人物。从少年天真的闰土、到青年讨生活的骆驼祥子,再到阿Q的自欺欺人,又回到了中年闰土的生活所迫,最终却活成了孔乙己的晚年!好不悲哀——

      “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文大钱...... “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你们不懂......

       多少泪水流入了长江,多少血液汇聚成黄河,又有多少血泪付之一炬——几千年

《红尘空》

铜雀二桥跃彩虹,霸王持剑叹江东。

举杯问月今何处,笑看秋风一扫空。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1 回复 qxw66 2021-4-9 06:08
灵台无计逃神。。。。
1 回复 往事并不如烟 2021-4-9 13:20
qxw66: 灵台无计逃神。。。。
风雨如磐闇故园。
2 回复 青贝壳 2021-4-9 18:49
“这半年我又看见了许多血和许多泪,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泪揩了,血消了,屠伯们逍遥复逍遥,用钢刀的,用软刀的。而我只有‘杂感’而已。连‘杂感’也被‘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时,我于是只有‘而已’而已。”
2 回复 往事并不如烟 2021-4-9 22:45
青贝壳: “这半年我又看见了许多血和许多泪,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泪揩了,血消了,屠伯们逍遥复逍遥,用钢刀的,用软刀的。而我只有‘杂感’而已。连‘杂感’也被‘放进
都是我的良师,喜读书的过来人,只有我活过了孔乙己......而已。
谢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11 15: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