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妈妈我为您祝福

作者:africa1996  于 2012-5-16 05:4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闲聊|通用分类:前尘往事

 
      母亲节,一个属于母亲的节日,令我倍加思念我的老妈妈。
 
       妈妈是一个勤劳朴实平凡普通的中国妇女,一个用心爱自己的家庭、爱自己的丈夫、爱自己的孩子的典型的中国妇女。很小的时候,见过妈妈的一张年轻时候的照片,丰满高挑的身材,黝黑长长的辫子,青春美丽的容颜。妈妈说起来也是个大家闺秀,我老爷当年在乡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地主,妈妈说老爷这个地主可不是那种靠剥削人发财的,都是一点点靠自己和全家人双手劳动换来的,靠勤俭持家得来的。妈妈小时候,在解放前,家里就已经有了那种手摇式的留声机,在农村那个时候,这可是个洋玩意,叫全村人羡慕无比。解放了,由于当时老爷是村子里面土地最多的一户,老爷自然被评选为排名第一的大地主,成为了被革命的对象,当年那些不学无术,吃喝嫖赌,倾家荡产的败家子们,由于身无分文,屋无片瓦而成为了彻头彻尾的无产者,理直气壮的革了老爷的命,分了老爷的田,老爷一夜之间从一个勤劳致富的本分人,变成了人民的公敌--地主老财。妈妈也由于受老爷的影响,从学校里面的好学生变成了地主的女儿而备受歧视。在小学升初中的考试中落地,当时地主家的孩子一定要考出全部90分之上,才能去享受国家提供的教育,而贫下中农的孩子则可以60分及格就可以升学了,妈妈好像当时每门功课都在80分之上。妈妈因此而终生遗憾,没有读完自己最想读的书,她也因此一生都无比钦佩读书之人。
 
       爸爸是个无产阶级的后代,是个读书人,刚解放的时候,爸爸读的是国立中专,相当的有学问,妈妈经人介绍认识了爸爸,记得爸爸当年的照片年轻英俊,浓浓的书卷气,但是赤贫,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妈妈说爸爸的鞋子基本上快露出脚趾头了。因为爸爸的学问、因为爸爸的阶级,妈妈义无反顾的和爸爸结婚了。从他们结婚那天起,他们不离不弃,不管是什么样的风风雨雨,他们一起携手走过,现在两位老人家都已经是70开外,却还是吵吵闹闹,平静的安度着他们的晚年。
 
       妈妈爱我,就象全天下的母亲一样,儿行千里母担心,何况我在这里万里之遥的非洲。最近几年,爸爸的身体每况愈下,妈妈也是一年一年的衰老,我常常利用各种机会回国。每次见到妈妈,都好像是倦鸟归巢,一种发自内心的安全与平静,妈妈总会为我准备上她拿手的几个菜,于是满屋子飘逸着熟悉的饭菜香气,叫我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仿佛又回到了自己在妈妈身边的日子,仿佛自己还是一个懵懂的孩子。母爱是浓厚的,是最炙热的,是最体现人性光辉的爱。不管我走到那里,母爱都是鼓舞我前行的最大动力,都是我最强大的后盾。
 
       从18岁读大学开始,就一直在外面漂泊,与妈妈和爸爸的时间是聚少离多。如今自己也已经进入不惑之年,也早已经为人父,生活的阅历使我越发体会到母爱的伟大。母亲节,在这个属于妈妈的节日里,妈妈,我为您祈祷,愿您身体永远健康,愿您幸福。您曾经以您有我这样的儿子而自豪,现在我仍然会继续努力前行,仍然会叫您因为我而自豪。延续您的生命,实现您的梦想,妈妈,儿子一定不会辜负您对我的期望。妈妈,我为您祈福。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7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4:5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