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我2008年在广州参加的一个美容培训班

作者:qwxqwsean  于 2019-4-14 02:2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回国记录|已有8评论

2008年在广州参加过一个美容培训班,为期25天。 这已经是尘封的记忆,在我的脑海中逐渐模糊,逐渐消失。 但我想起女人们即使乱谈男朋友,也不肯跟我,想起了那个培训班里一个女人的例子。 所以现在临回国前两三天还有闲空上网,就写几句。

 

那个培训班里的一个20-22岁女孩,在那一个月里,前半个月和她同班的一个男生同居,后半个月和班里的另一个男生同居。 在两段同居之间,大约有一个星期暂时处于没有男朋友的状态。

 

她在和前半个月的男朋友分手后,其实我试图和她交朋友。 她也完全知道我是美籍华人。 她中学文化程度,在广州的发廊美容店打小工,显然生活拮据。 但她把我干净利索地拒绝了, 她只感兴趣和那些无文凭,也无一技之长,也没钱的男人同居。

 

她自己相貌平平,微胖,水桶腰,脾气又不好,手艺估计也不行,她去发廊打小工,预计雇主都不看好她,就这样,她又喜欢乱睡男人。 这么个女人,床上一点都不缺男人, 想和哪个男人上床,就和哪个男人上床。 当然,估计她和各个男朋友上床都不收费。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1 回复 qwxqwsean 2019-4-14 02:25
我去参加那个美容培训班,目的就是为了找老婆。 先是从羊城晚报上找到培训班的广告,打电话咨询后,即去报名上课。



学费大约是一千元,交一个月的住宿费,大约300元/月。 是在一个居民楼里的上下铺。 男女生都住在一起,但不是在同一个房间。



我报名时出示美国护照,假称我想学美容,是为了以后在美国开美容店。



那个民办教育公司同时开有美容培训班,和发型培训班。



美容培训班大约10个学生,除我之外都是女的。 发型培训班貌似有20个学生,一半女,一半男。 但这些学生,除非自己在附近有住处,大约10个男女学生住在学生宿舍。



两个班的学生在相邻教室上课,下课在一起聊天,相互很熟悉。



学生宿舍位于小巷里的一个民居院子小楼。我们住在一楼,类似于两室一厅的结构。 院子里有景观树,有厨房浴室,去上课只需要步行100米。很方便。



培训班位于小北路。 附近是繁华的城中村,同时也是做对非洲进出口贸易的黑人的聚居区。 那个区域貌似有上万黑人。
1 回复 qwxqwsean 2019-4-14 02:25
上课地点的楼下是个真功夫餐厅,马路对面,就是著名的黑人贸易区和繁荣的城中村。



城中村的小巷里有农贸市场,有百货街,有小吃街,还有几个妓院。



几个妓院大约有十几个站街女,大都是看似18-25岁的美女。 是真的美女,颜值高,身材好, 开价150元一炮。 无论接待中国人还是接待黑人,大约都是150元。 貌似她们的大部分嫖客是黑人。 我和她们聊过天,但我没和她们做生意。



2008年后过了几年,广州扫黄,这些妓院都消失了。 近年风声不紧了,估计那些妓院又重新营业了。



我那时对那个城中村,最感兴趣的是麻辣烫。 实在太便宜太好吃了。 五毛或一元一大串,真的是很大的串。 比如五毛钱一串菠菜或塘蒿这样的素菜,貌似有三两。 荤素各点几串,加上面条,花8-10元,绝对可以吃饱,而且很大碗很丰盛。 30岁男老板明显讲白话是本地人,居然他亲手做,也是这么正宗的麻辣味,很爽很好吃。 我那时几乎每天都要去吃一次。 有几家麻辣烫店,我最常去的是其中一家。



在那个城中村里做妓女的美女们,也常去那个麻辣烫店吃。 偶尔我旁听她们聊天, 比如两个大美女一起吃麻辣烫,一个对另一个说,一个嫖客和她做爱时不断叫唤“老婆。。。。”
0 回复 qwxqwsean 2019-4-14 02:25
学生宿舍虽然有厨房,可以用电炉,是否有煤气锅灶我就记不清了。 有两三个学生经常在厨房做饭。 但那个时期,我还不太适应自己动手做饭,厨房里的厨具都是属于某个学生私有的,我也不能使用。 所以我那个时期,午餐一般是步行10分钟去一个快餐店吃,模糊记忆5元一个大盒饭,一荤两素吧,量大而且很好吃。 晚餐经常去城中村吃麻辣烫。有时也买几个馒头或烙饼和卤猪头肉之类的。 早餐怎么吃的我已经忘了,推测也许在小店买肠粉,但更可能是自己在宿舍里用开水泡一元一包的方便面。



在邻居一楼,有一个30岁黑男租住。 他每天回家比较晚,而且他还雇了个40岁保姆妇女给他做家务。 因为他白天可能忙生意,回家时都深夜了,他雇的保姆是在大约凌晨12点前后给他做家务,估计包括打扫卫生,为他做饭,为他洗衣服。



夜里12点前后保姆为他做家务时,他和保姆聊天,保姆说话的音量很大,我们住在隔壁的学生都能听见,并且喧哗噪音稍微影响我们睡觉。



一个30岁黑男,雇佣一个40岁中国妇人为他当保姆为他做家务,而且是在半夜12点前后。这给人遐想这个保姆是不是要和这个黑男陪床性交的? 不过,按我回忆当时的观感,貌似那个保姆,就只是为他做家务,而并不是他的情妇也不为他卖淫。



想想估计也是,如果那个黑男的目的是找妓女,何必花那么多钱雇这个40岁保姆为他做家务呢? 城中村里随时可以叫妓女,超级大美女,也就150-200元一炮。 何必叫这个音量这么大,绝不温柔的农妇一样的保姆陪床呢? 我估计她为这个黑男仅仅提供家政服务而已。
1 回复 qwxqwsean 2019-4-14 02:26
再说一下美容班的课程。全部课程都由一个30岁广州本地妇女教。

有一点象征性的理论课和考试, 主要是实操。 包括女性的脸部化妆, 颜色搭配, 眼影,
眼线, 修眉毛, 画眉毛, 腮红, 口红等。鉴定皮肤性质。脸部皮肤的保养, 涂几种膏
后手指打圈。倒面膜。挤粉刺。几种适合不同场合的套装。

还有头脸颈肩的各个穴位的按压。

还有女装头发的盘头, 辫子的多种扎法。

大约十个学生, 其中相当一部分人来学培训班前, 已经有一定的在美容店做小工的工作
经验。所以我很难说我的成绩是那个班里最优秀的。不过我肯定是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

即使我认真学习, 成绩也名列前茅, 我如果去美容店打工, 仍然只能从小工做起。我如
果作为大工直接独立为顾客做, 肯定速度慢, 而且质量不稳定。预计不花至少一年时间
练手和学新东西, 我不可能达到大工的水平。我学完之后, 没有做美容, 所以基本上全
忘光了。

美容师用裸露的手指为顾客涂膏按摩, 对手指的皮肤磨损极大。我认为应该戴乳胶手套
按摩, 否则美容师的手指必然严重磨损。貌似美容师都是裸手操作, 既会严重磨损自己
的手指皮肤, 又会传染皮肤病。
0 回复 qwxqwsean 2019-4-14 02:26
为啥总是只有我一个人晒自己的事情? 其他人都是一分钟前刚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没
有任何生活经历和阅历。

我是唯一的一个地球人在讲我在地球上的所见所闻。其他人都是火星人, 对我所述表示
极其陌生, 既没吃过猪肉, 也没见过猪跑, 也没听说过有猪这种东西。
1 回复 qwxqwsean 2019-4-14 02:27
再说一下我试图通过参加那个美容班勾搭女人的成果。



那个美容班有大约10个女生。 隔壁的天天见面的发型班,也大约有十个女生,但发型班同时还有大约10个男生。



这些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 都是中学文化程度,没有谁上过大学。 大部分已经出来打工几年。 大部分女人都有男朋友或老公。



发型班的男生,从平日谈吐,给人印象就是中小学里的后进生,而且有些人还有些调皮捣蛋,比如几个男生在教室里推推搡搡,踩凳子打闹,言语也粗俗。 女生除了个别的可能做鸡乱搞的,大部分人给人观感还算正经。



这些学生基本上都来自农村或小城市。 大部分人都会讲广州白话,其中有几个家乡是湖南江西的,大部分似乎是广东本省人。



我的目的虽然是泡妞,但也没傻到直接就和她们约炮。我都是作为普通的同学关系,试图和她们做为同学,正常和他们搭讪聊天。 结果是,和我同一个美容班的约10个女生,无一人愿意和我聊天, 几乎完全搭不上话。 我和她们当了一个月的同班同学,从来无法和她们正常聊天,也就无法知道她们的情况,比如她们的家乡哪里,出来打工多少年了,婚姻家庭状况等等,因为她们几乎彻底地不理睬我。 所以最终毕业四散而去,我也没能记下其中任何一个女孩的姓名和联系方式。



隔壁的发型班的学生, 因为男女生接近1:1,我和他们中的女生就更难搭讪了。 不过有一个发型班的美女在一次课间主动和我搭讪,我在言谈中,叫她帮我介绍一个对象,说我可以很快为她办移民。 她一听,很快就介绍了一个她的女性朋友给我,并告诉我那个女孩的电话号码,叫我打电话给她询问。



然后我就打电话问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在电话里没和我说几句话,显然表示对我,以及对于去美国,没有任何兴趣。 然后我向发型班的那个美女报告说她介绍给我的那个女孩,对我没兴趣。 她感到诧异。不过后来她也没有再介绍其它更多的女人给我。



和我同住学生宿舍的几个男女,其中的女生基本上都是有男朋友的,而且无论男生女生,从来没谁和我正经聊过天。等于是我和他们一起住了将近一个月,当了一个月的室友,我也没能和他们中的任何男生或女生交上朋友,直至大家毕业四散而去,我也没能记下他们任何人的姓名电话。



这些培训班的学生,毕业后一般都去美容店或发廊打小工去了。 其中一些人,是为他们的亲戚开的店打工。



从勾搭女人这个角度看,我2008年花一个月参加美容班,一无所获。 我只是学了些美容的知识和技能,但我毕业后从来不做这个行业,所以半年一年后,所学的美容知识技能也全忘光了。
1 回复 qwxqwsean 2019-4-14 02:27
我参加广州那个发型班期间,后来给我最深印象的是我在街上目睹的骑自行车运瓶装饮用水的工人。 一车运11瓶水,每瓶水20公斤。 那时期广州禁摩禁电禁人力三轮车。 送水工只能用自行车运水。我在广州住的一个月期间,几乎每天都能多次目睹街上骑自行车的送水工。



我有一次目睹一个40岁男,用自行车后面载着两个大塑料桶,桶里是从餐馆收集的泔水,猜是想运回家喂猪。 目测两桶泔水可能有两三四百斤。 他极力试图把自行车沿着坡道推上高架桥,他已经沿着坡道向上走了至少三四十米,折合可能二三楼高,但显然他的力气已经用尽,他弓着身企图把自行车再向前推,但已经不能再前进了。 高架桥都是快车道,没有慢车道,相当于封闭的高速公路,他推着自行车,载着三四百斤泔水,企图上高架桥。这个场面给我留下印象极深。



还有一次目睹一个貌似广州本地高中男生,在车水马龙人來人往的街边人行道上边走边低头玩手机。 突然一个十几二十岁的小伙夺了他的手机就跑,他的反应很快,立即起步追赶。 抢手机的那个小伙跑出大约十米,突然跌倒,手机摔落地上。 抢手机的小伙立即爬起来急速逃跑。 被抢手机的小伙把摔落地上的手机捡起来,没有去追那个抢劫者。 整个过程, 被抢手机的小伙一声没吭。
1 回复 PETERSAOPAULO 2019-4-16 01:26
连美国护照都帮不了你勾妹,那得人多衰啊。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23 07: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