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6日凌晨一点到纽约市

作者:qwxqwsean  于 2019-4-18 02:2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旅游归来|已有5评论

此次我去中国, 带了50斤食品。希望上海海关不要找我麻烦。

带食品多, 是为了省钱, 减少旅途吃饭的开支。饮食是易耗品, 几十斤食品, 也可以很
快吃完。

因为行李大, 同时又使用大型行李车, 担心被巨巴司机找麻烦。 在中国, 有些地方的
公交车会令我买多一张行李票, 也是我不爽的事。

这次乘巨巴, 在雪城上车20人, 排在我后面是六个阿三小留。他们都携带大号行李箱,
甚至一个人带两个大箱。相对于他们的箱子, 我的还不是最大的。巨巴司机是个黑男,
很和蔼, 没有因为我们的行李大而表示任何不满, 反而积极整理行李舱。最早是我义务
整理行李舱, 重新摆放十几件别人的行李, 然后司机也来整理, 使能放进我和六个阿三
小留的这些大号行李。

车上还有不少空座, 但六个阿三小留企图让其他乘客为他们换座以让他们坐在一起, 没
人理他们。我对他们说, just take whatever is available。 他们不听, 但也没人给
他们让座。后来他们只是相对集中地坐在一个区域, 并无两个相邻的座位给他们。他们
五女一男, 似乎很胆小, 必须挤在一起互相安慰着才有安全感。

凌晨一点到纽约市。5-10摄氏度, 晴, 但风稍微大。

与以往所知相同, 很多流浪汉在街边闲晃。他们精力旺盛, 夜里不用睡觉。我知道PENN
火车站不让坐着, 即使里面的流浪汉也只能站着睡。于是我去长途汽车站, 结果入口处
有工作人员把守, 告示牌说凭票进入。我也许可以尝试假乘有票混进去, 但觉得自己的
尿还不多, 天气又还可以, 就决定在户外找个坐的地方过夜。

我可以去避难所, 但我觉得自己在纽约市熬三夜即可, 懒得进避难所。纽约市的避难所
安检很严, 金属餐勺都不能带进去, 我的行李根本进不了避难所, 必须先把行李自己找
地方寄存, 才能进避难所, 所以我不如不去。

我是不明白在凌晨时段, 街上的人们是怎么上厕所的。除了PENN火车站里有个公厕之外
, 其它地方没有公厕。

我试图找废报纸垫屁股, 一时没见到免费可取的小报, 就查看了一下垃圾箱, 见有个干
净的大纸袋, 似乎可以垫屁股用。

旁边一个35岁黑男误以为我在垃圾箱里找食物, 立即走过来试图给我一美元钞票。我拒
绝。

随后我捡到了一份纸质新的纽约时报, 扔掉了刚才捡的纸袋。

然后我在时报广场中央找了个可以坐的桌椅, 几张报纸垫屁股, 桌子上铺报纸, 再把背
包放在报纸上, 穿上我特有的防风装备, 趴在背包上睡觉。睡了三四个小时。

期间一个工作人员搞卫生, 把我吵醒了, 但我见他没有驱赶我的意思, 继续趴睡。

睡到早上6:20醒来, 天也亮了, 我睁眼一看, 一个普通警察贴街右边墙边站着, 六个拿
自动步枪穿盔甲的武警在左边贴墙边站着, 显然都在看着我, 因为这附近区域, 除了一
个穿着极厚的流浪妇女在站着之外, 只有我一个人在广场中央的桌椅趴睡。不过那些警
察完全没有要驱赶我的意思。我也觉得该找地方小便了, 于是整理了一下离去。

气温虽然有七八摄氏度, 不算冷, 但风感觉很大, 大到放在桌面的一叠报纸必须压着,
否则立即被吹飞。其他人无法模仿我在广场中央的桌椅趴睡, 即使仅仅在那儿坐两分钟
也做不到, 因为冷风劲吹。我能做到是因为我有恰当的防风用具。

然后我见附近公园的公厕还没开门, 就来长途汽车站上厕所, 这时快七点了, 不用凭
票候车。吃了自带的一个布罗尼三明治, 一块葡萄干甜面包, 一个苹果, 一小包薯片作
为早餐。

纽约市街头的流浪汉, 没有能躺下的地方, 所以他们都练就了不用睡觉, 或站着或坐着
睡觉的功夫。已知只有靠近唐人街的中下城某处人行道上可以躺卧。时报广场周围半径
两公里的区域, 都不存在能躺卧的地方。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2 回复 qwxqwsean 2019-4-18 02:25
在雪城长途汽车站, 碰到一个55岁男, 用智能手机和一个妇女视频聊天, 可能是用的福
建土话。

我用普通话和他搭讪, 问他去哪, 他说去纽约。他能听懂我说普通话, 但他自己基本不
能说普通话。

我问他花多少钱买的票, 他出示他的车票给我看, 我一看, 是灰狗系统的大巴票, 84美
元。

我说我买的巨巴的去纽约的票7。5美元。我问他是否会上网, 他说不会。 我说他可以
让他的亲友上网代他买巨巴票。

然后我找张纸, 详细写了如果买纽约雪城之间的票, 如何在网上买巨巴的票。并把写好
的字条交给他。他拒收, 说他不会上网买。我说叫他的亲友上网替他买, 他说没有用,
拒绝接我给他的字条。

过了十几分钟, 我见还有一个25岁妇女和他同行。她使用一个外观新潮的屏幕较大的手
提电脑在上网。这个妇女是会上网的, 而这个妇女和这个55岁男可能有近亲关系。那么
他为啥坚决拒绝我写给他的指导如何买巨巴票的纸条呢?

我觉得他是个蠢货。混滋傻们觉得能偷渡来美国的中国人都是人精, 我认为不是这样。
我和一些偷渡客偶尔打交道, 我觉得他们很笨。你想啊, 这都什么年代了, 在中国长大
的成年人几乎完全不会说普通话。

我去年夏天在纽约唐人街打工, 一大堆来自广东的合法的新移民, 只会说他们家乡的台
山话, 几乎完全不会说广州白话, 更不懂普通话, 你说这些人能有可能是人精吗?

我在中国也遇到不同省的人, 主要是中年或老年人, 只会说四川贵州或不知哪里的土话
, 完全不会说普通话, 买票时售票员完全听不懂, 甚至也不识字, 不能写也不能读中文
。你说这些人怎么可能是人精?

偷渡客们自己有秘密来美国的渠道, 经过这些渠道, 能轻易把一条牛或一个智障人运进
美国。能偷渡, 并不说明他们是人精。
1 回复 qwxqwsean 2019-4-18 02:25
纽约市长途汽车站新增一个钢琴。 我进去时见一个60岁黑男在弹琴。 他头上的帽子类
似物说明他可能是穆斯林, 他弹的曲调有些卡。

我出来时见一个70岁白男在弹琴。听起来很流畅。

这两个人可能是流浪汉。

然后, 中午又见一个30岁黑男在那儿弹钢琴。他旁边一个商用小推车, 车上绑着五个新
纸箱, 猜他是个路过的送货员, 在上班时间, 来这弹琴休息一会儿。
3 回复 qxw66 2019-4-18 10:45
qwxqwsean: 纽约市长途汽车站新增一个钢琴。 我进去时见一个60岁黑男在弹琴。 他头上的帽子类
似物说明他可能是穆斯林, 他弹的曲调有些卡。

我出来时见一个70岁白男在弹琴
流浪汉喜欢弹琴,因为有可能出名翻身
回复 曼曼 2019-4-20 03:09
“然后我找张纸, 详细写了如果买纽约雪城之间的票, 如何在网上买巨巴的票。并把写好
的字条交给他。他拒收。”
=== 福建的偷渡客有很多不认字的,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要你的字条做什么用呢?
回复 曼曼 2019-4-20 03:49
你的系列写的很好,继续跟读!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23 09: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