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昨夜去中城的一个避难所洗澡

作者:qwxqwsean  于 2019-11-2 22:5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移民生活|已有5评论

我已经十六七天没洗澡了。上次洗澡是在福州的一个公厕里偷偷洗的。其实这么久洗澡, 我身上也没有臭味, 但因为计划次日去看望亲戚, 所以就洗个澡。

这个澡可不容易洗。我步行单程五六公里从唐人街走到中城的一个避难所。

走到半路上, 我因为在两个小时前一口气吃了六七根不太新鲜的香蕉, 突然感到要腹泻, 而美国的公厕极少, 我被迫步行十五分钟返回唐人街, 在一个公园的公厕大便。

我知道美国的公园公厕一天只开放八个小时, 下午四点关门。我急匆匆地大约三点五十分赶到, 又排队等了三分钟, 才得以大便。大便完后, 我刚出门, 清洁工就把公厕关闭了。所以我这次能找到公厕大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运气好, 否则后果会不愉快。

然后我重新出发去中城的避难所。到大约六点半我抵达。询问工作人员, 叫我夜里八点半来排队。

于是我就在附近几条街转悠消磨时间, 很快我又想小便了, 找到稍微僻静一点的一个小公园, 周围20米内没有行人, 我在一棵大树干旁小便。

期间看见公园里两个25岁男拥抱接吻, 我猜是一对男同夫妻。

曼哈顿的人口密度很大, 街上行人很多, 但大多只是走路, 街边店铺的生意惨淡。不像中国的城镇, 如果街道的人流量达到曼哈顿的水平, 街边店铺的生意早就爆棚了。美国街上的行人流量无论多么高, 大多数人都不消费, 店铺生意不好。

这也说明美国的GDP很大程度上是水分, 实地观察美国人的日常生活, 他们吃喝玩乐方面的消费极少。

曼哈顿的公厕极少, 进一步减少了人们逛街和消费的意愿。人的排泄器官觉得不爽, 就不想消费了。曼哈顿街上行人多, 都是在急匆匆走路去办事, 不像中国城镇街上的行人, 很多人是在闲逛, 并且有意去餐饮业消费。

到八点半我回到避难所排队, 已经有五十个人排队, 我排在倒数第七八位。

我去年夏天已经来查看过这个避难所, 没进去但来踩过点儿。知道它夜里九点开门, 早上五点关门, 在里面只能坐, 没有床, 但可以洗澡。我这次就是专程来洗澡的。

五十个人在人行道上排队, 从八点多点开始排, 到九点多才能进去, 相当于在街边罚站一个小时。现在天气转冷, 可以借口说是因为天气冷, 才有这么多人来坐着过夜。

其实去年夏天我来踩点儿时, 也是大约50个人在排队。当时天气很好。我当时采访一两个排队的男人, 我问为啥费这么大力气来排队弄个座位过夜, 为啥不去附近公园睡长椅更舒服? 他回答说:"你觉得睡长椅好, 你就去睡长椅, 但我认为在这里坐着过夜更好。 "

我当时分析的原因是, 很多美国人(黑人白人)具备坐着睡觉的神功, 他们可以一辈子只坐着, 从来不需要躺下。我也有一些其它方面的信息证明洋人确实具备坐睡的神功, 就像马一辈子都是站着睡觉, 至死不躺下一样。

这次我入住这个避难所一夜, 发现并不完全是这样。在五十个人中, 只有两三个人可以全夜扬着头坐着睡觉, 其余人都是坐着趴在桌子上睡觉。

这些人都是常年坐睡的, 他们不需要床, 不需要躺下。类似于坐长途大巴, 长途硬座火车, 或长途飞机, 只坐着, 就可以了。我也可以在中国乘硬座火车时趴着睡, 但我不可长期维持, 这样坐着一两天, 我就会疲惫不堪, 而且双脚可能开始浮肿。而这些洋人, 具备连续很多年, 每天24小时乘坐硬座火车, 仍不影响健康的能力。

三个工作人员当班, 一个男员说我的行李太大, 不让我进, 说他们只允许带中号的包, 而我的包是大号的。我想我这不是白跑了吗? 与他"争执"表示反对。然后他去问一个官比他大的女员, 女员同意我带大包进去, 我才得以进去, 否则只能无功而返。

出示挨滴简单登记一下, 就给安排一个座位, 是一把折叠的铁椅子。里面有一些规矩, 不可违反, 谁违反就可能被驱逐。

大约把排队的五十个人全放进去后, 就满员了。之后我偷听到至少两三个人打电话进来问, 工作人员都说已经满员, 拒绝接待。不过看起来也确实满员了, 没有空座, 貌似也没有更多的地方可供趴桌子睡。

我在想, 这排队的五十个人, 怎么就刚好满员呢? 会不会某一天, 排在队尾的几个人被告知满员了不让进呢?

在楼外人行道上排队, 大家还没进楼时, 有一个55岁黑男大声喧哗, 只是讲话的声音很大, 他并没有跟任何人有冲突或吵架。一个工作人员走出来, 告知这个黑男, 因为他喧哗, 今晚他进楼的权利被取消, 但说明天可以再来。黑男大声抱怨着离去。

排队入座的五十个人中, 从肤色看大约一半黑一半白。从性别看一半男一半女。年龄大约40-60岁。而且能看出基本上都是美国土生土长的老油条。

这些人的身体健康方面都很好, 因为首先必须能在寒风中在街边站一个小时。大多数人性格开朗能说会道。没有谁明显精神不正常, 也没有谁是满身脏衣服有臭味。精神行为基本正常, 个人卫生都过的去。

那些脏兮兮臭轰轰的, 神情呆滞的真正的睡大街的流浪者, 一个都没有来入住避难所。这也是我去年在中城三十街的避难所住了两个月的观感。那个避难所住了八百个人, 都是外观正常的人。

所以我当时就发文章说, 避难所的门槛是比较高的, 能进避难所的人, 都是精神外观正常, 身体健康, 混社会的老油条。真正的脏兮兮臭哄哄的流浪者, 都只能在街边坐卧, 甚至站着睡, 进不了避难所系统。

比如我就可以算是个混社会的老油条, 美国避难所里的人, 很多人比我更老油条。油嘴滑舌, 熟知各种社会门道。

这次最令我意外的是, 和我面对面坐着睡的, 就像中国的火车硬座上两个旅客面对面隔着一个桌子坐, 是一个貌似22岁的, 可能是日本人大美女。

在所有来这个避难所的五十个人里, 一般没有亚洲人, 我作为一个亚洲人来混洗澡, 已经十分罕见。结果我发现这里竟然还有一个特别漂亮的东亚大美女。

在五十个入座这个避难所的人中, 只有三个人是第一次来, 其余都是回头客, 而且我相信其中很多人是常年来这里坐睡的。这个日本女孩, 显然也是常来这里坐睡的老回头客, 我估计她至少已经来坐了若干天。

她从21:30就入座, 带着一个背包, 里面显然是衣物, 很轻, 也许只有三四斤。她身上和所有物品都很干净整洁。她最厚的一件衣服是一件彩色的秋衣hoodie。其余几件都是很薄的夏装。

她在桌子上铺三件叠起来的衣服, 能看出一件是薄T恤, 一条可能是短裙, 和另一件薄衣服。然后她把头脸放在衣服上睡觉, 双臂垂下互抱。她穿一双棕色的旅游鞋, 脱了鞋, 盘腿坐在椅子上。所以她是在椅子上盘腿打座, 抱着胳膊, 然后像鞠躬一样把头放在桌面, 当然桌面和她的脸之间有大约三厘米厚的衣服。

她的这个坐姿在我看来极为不舒适。她从21:30开始这么坐, 一直到清晨五点, 她没去洗漱, 也没有上过厕所, 在我看来十分的影响她的健康。

而且折叠式的铁椅子, 坐板是向后倾斜的, 适合人直立上身坐着, 趴桌子时, 由于坐板向后倾斜, 使人的上身向前倾的角度更大。我是把我的牛仔包放在桌上, 把头和上身垫的高些。即使如此, 我仍然感到不舒服。趴着睡时, 屁股以下的下肢里的血液明显回流不畅。所以我需要每隔一两个小时坐直, 使下肢的血能回流到上身。躯干和大腿之间的角度太小, 就像胶皮水管被折叠一样, 水在管子里的流动阻力太大。

她则只是额头枕在三件衣服上睡, 把背包放在她脚下的地板上。浪费了背包这个能把头垫高的资源, 同时她把背包放在地板上又弄脏了背包。不过她的背包看起来很干净,。可能因为刚买不久。

她使用这种奇怪的坐姿睡觉, 使我认为她比较笨。而她的打坐神功, 使我联想她可能是日本人。因为我听说日本人因为过于擅长打坐, 都成了罗圈腿。

不过我在中国旅行时, 发现湘西的女人极为擅长打坐, 坐火车时把双腿盘在座位上, 连续几个小时纹丝不动。湘西流行火箱(不一定叫这个名字), 尤其是女人, 经常盘腿坐在火箱里连续很多个小时不动, 都练成了打坐神功。

湘西的火箱是下面烧木炭, 人盘腿坐在炭火上, 再捂张棉被, 相当于用火烤屁股。主要是秋冬春天气冷时如此。

这个女孩因为特别漂亮, 面容也不像苗族的塌鼻梁, 所以我猜她是日本人。

她虽然与我面对面坐, 但没有与我有任何交流。其实她应该注意到了, 来避难所的亚洲人极少, 能见到一个亚洲人, 会眼睛一亮。而且我这个华人大叔, 面貌和蔼也不像坏人。

到清早五点她"起床"时, 我试探地小声问她:"Are you Japanese?" 她像聋子一样完全没有反应, 我就不再问她了。

这也是她与其他洋人的不同之处, 她拒绝与任何人有任何交流。而洋人混避难所的, 无论男女, 大多数都很开朗, 能说会道, 一般不介意与陌生人聊天。

这么一个东亚大美女, 出现在中城的只能坐不能躺的避难所, 太罕见了。大美女来混避难所, 无非是想省房租, 这样的大美女, 无论是打工, 或是做鸡, 或是傍个男朋友, 都不会差房租, 所以在我看来, 她的情况实在是太怪了。

大家都是坐着趴桌子, 没有任何人躺在地板上, 在我看来也是一大怪, 估计是管理员规定不准躺地板, 否则赶出去, 一般没人敢违规, 不然真的会被赶出去。

这个避难所虽然能洗澡, 但不能洗衣服。洗澡只提供一条毛巾, 一两支小香波, 连肥皂或液皂也没有。没有拖鞋。我用的是自己带的拖鞋。

在我看来, 这个避难所唯一的可用价值是洗澡。我不稀罕趴桌子睡, 我也不怕冷, 至少在现在户外温度还在冰点以上, 我可以轻易地露宿, 不需要为了蹭暖气而来坐着睡。

广大的混滋傻和世故物质物质女们怎么看待美国人坐着睡也能过一辈子?

1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3 回复 胡子太长了 2019-11-3 01:19
您这是去寻找传说中的江湖了么?
5 回复 NewEnglander 2019-11-3 03:15
你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如打坐冥想,说不定前世是修行之人,今世机缘成熟入定解脱了呢,那你就真大自在了。
2 回复 ryu 2019-11-3 18:25
长见识了
2 回复 倍儿亲88 2019-11-4 11:19
一直以为避难所怎么也该有张床,怎么连床都没有
1 回复 长湖路 2019-11-11 08:21
活得像条野狗,还自我感觉良好,你吃的粮票都是那些混滋傻和世故女们交的税,用北京话骂你一句,瞧你丫那穷操性,浑身臭气,顶风臭十里,一边玩儿蛋去吧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9: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