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泻,床虫,退押金,和被炒的原因

作者:qwxqwsean  于 2021-1-28 23: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移民生活|已有8评论

1/28

腹泻,床虫,退押金,和被炒的原因

对面下铺的60岁男昨夜不用耳机看电视剧到十二点。我四点半起床小便时,见他躺在床上抽烟。

我昨夜吃鸡腿,挂面和一个苹果。尤其在吃鸡腿和苹果后水样腹泻。十点腹泻一次,四点半腹泻第二次。如果是因为食物饭盒开着摆在桌上冷却,被室友污染,怎么污染?用我的勺子尝一口,他们的唾液传染新冠?

那饭盒鸡腿,在厨房桌上放了五分钟仍很烫,我后来盖着盖子放在床头架子上50分钟才晾到五十度。不可能被污染。而挂面是在煮鸡前半个小时吃的。但不相信室友会趁我不在时去尝我的挂面。所以应该也没被污染。那我这次腹泻是怎么回事儿?

在那个超市当肉部营业员被炒,很奇怪。可能是一两个收银妇,听到我在午餐时和同事包括她们搭讪,使她们看不顺眼,说要炒我,我就被炒了。我和同事聊天甚友好。我说我在肉部一秒的闲空都没有。问鱼部一个60岁男得知杀鱼时戴防刺手套,并且不太影响手的灵活性。我对收银员说收据纸条上有有毒化合物,长期摸会渗进手的皮肤,但戴着手套摸没事。

不用理由,莫须有看不顺眼就炒。偷渡黑帮文化。几个收银员多是福建温州人。这个超市的30-50个人大都是偷渡来的半文盲农民。我显得和他们不是一个群的,他们就会把我赶走。偷渡黑帮按自己特有的方式管理自己的企业,缺乏包容性,不遵洋人的正规企业的管理原则。

凌晨5点,在手机上打字时见枕头上一个五毫米大床虫在爬,用枕巾捏死,其肚子里是暗红半老血,可能是昨天吸的血。其肚子能承受一定的压力,是正宗的床虫。再查又在墙上捏死四个,两个五毫米大的是新血,可能吸的下铺老刘的血,一个两毫米半大的是很多天前的老血,仅暗色,已经没有红色。一个四毫米大的肚子里是淡黄色液体,已经很多天未吸血。

房东说正在联系政府的除虫员。说明他不会自己动手打药,而会依赖政府的除虫,或商业除虫公司。无论除虫是免费的还是收几十几百元,看来他这的床虫是永远解决不了了。

我指示下铺的老刘如何应对床虫,他表示听从,但我估计他不执行。他的床上和身上满是床虫,已经很多个月了,他根本不在乎,没有要采取防治行动的迹象。

早上八点半,见下铺老刘起床了,我告诉他我夜里抓了五个床虫。问他在这住了多久,他说半年。我说你被床虫咬了半年都不知道采取点措施?他说不懂。我叮嘱他治理床虫的方法。

上午九点半我退房。收拾东西时见墙脚暖气片旁地上有至少五只床虫的尸体,说明这里曾经床虫泛滥,墙脚布满床虫,有人向墙脚喷药,杀死了墙脚的一群床虫。

我退房需要房东退钥匙的十元押金,发现房东可能在耍花样。我打电话叫他来退钥匙退押金,他住在楼下,一般会在一分钟内就过来,实际上我等了他十分钟才来。本应退十元,他翻钱包,拿出八元,说没有更多的零钱了,问我是否可以只退我八元。我见他钱包里有20元的钞票,我说我有十元零钱,于是我找出十元给他,他交给我一张20元的。他似乎在赌我没有十元零钱,似乎想通过这样的声称没有零钱的小把戏多收我两元。

然后我指导他杀床虫法,叫他不要依赖除虫公司或政府派的杀虫员,必须自己亲自用药杀虫,必须把药交给住客,让住客杀自己床上和身上的床虫。

这个房东mean,但我为了维护他的华人房客的利益,我详细指导他杀虫。

偷渡客和中国留学生的博士生一样,面对床虫,表现为完全的痴呆,完全麻木,任由床虫大军在自己身上,床上,屋里肆虐,毫无办法。

我前面提到被超市开除时貌似贬义地使用“偷渡黑帮”这个词。其实我在法拉盛的蚁居和偷渡客们做为室友合住,我发现他们普遍很容易相处,很友好,mean些的人肯定有,但总体上偷渡客们很友善,我相信我和偷渡客们在工作上合作,也会比较愉快。

我被开除的那个超市,貌似30-50个员工,貌似大部分是偷渡客或偷渡客拿到绿卡后申请移民过来的家属。肉部的七个人,包括主管,我和他们合作都很愉快,没有明显的矛盾。我聊过的一个鱼部的60岁男,以及杂货部的一个25岁的理货员,都很容易聊,很友善。我和三四个收银妇搭讪,她们对我冷淡不睬,也没有可见的矛盾,她们不感兴趣,我就不主动和她们说话,只要是能有语言对答的,都是友好的对话。

我猜可能是一两个收银妇说我坏话导致我被炒。不过我和她们并无矛盾。和我哪怕只有过一句对答的收银妇对我都是友好的。但有两个似乎讲温州话的收银妇自始至终没有和我有过任何对话。但我和其它收银员,以及其它部门的三四个男员,以及肉部的主管在午餐休息时聊天,她们都在现场旁听了。

午餐时我和他们聊天都是友好的,并且表现出我的知识。比如一个男员用玻璃饭盒带午餐,在用微波炉加热后,可能饭盒较滑较烫,失手打碎在地,然后他出去花九元买了个盒饭当午餐。我和他聊了十分钟,我说可以用塑料饭盒带午饭,他们认为塑料饭盒有毒,我说聚丙烯只要不被烧焦冒烟,不会有毒,我说只要达到食品级的材料都可以用来做饭盒。在聊这些时,几个收银员和其它部门的人也在旁边吃午餐旁听。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5 回复 wsun8b 2021-1-29 03:30
你的问题在知道太多 令管理的人觉得不舒服 在你只是些常识  但他们听在耳里 会认为你在炫耀 而且你是美国公民 这也使他们感到不安全  

你是广东人 温州帮,福清帮,上海帮并不喜欢广东人 在海外广东帮原是最大势力 有些广东人喜欢欺负外省人  现在出国的人多了  广东人逐渐失去优势  广东人除受过相当教育 否则普通话都讲得不好 不易与外省人沟通 实际上广东人在海外华人圈正受到排挤

你老早就不属于这个圈子 鹤立鸡群 鹤不在意但鸡不高兴 想方设法要把鹤踢出去 道理就这么简单

我也是由苦力,厨房帮工慢慢爬上来的 这些人的心态我很明白 你该去找份与你能力相仿的工作 而不是回头加入低端人群 即便你又在餐厅,超市找到工作 肯定会再次被踢出来  除非你变成个傻瓜  不要沾沾自喜以为自己能力超群 老板给那么低的薪水 他要的是事倍功半的傻瓜  而不是精明能干的知识分子

我阅读你的日志好几年了 感觉你是个聪明人 並且心眼不坏 但不懂人世中简单道理 以致穷困潦倒(或许你不同意)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这大概就是你的命吧
2 回复 tea2011 2021-1-29 05:10
wsun8b: 你的问题在知道太多 令管理的人觉得不舒服 在你只是些常识  但他们听在耳里 会认为你在炫耀 而且你是美国公民 这也使他们感到不安全  

你是广东人 温州帮,福清
这十来年,村子里关心楼主的人不少,你的分析有道理。
1 回复 qwxqwsean 2021-1-29 07:07
wsun8b: 你的问题在知道太多 令管理的人觉得不舒服 在你只是些常识  但他们听在耳里 会认为你在炫耀 而且你是美国公民 这也使他们感到不安全  

你是广东人 温州帮,福清
你的这个关于帮派的说法我觉得可能很有道理。

我怀疑炒我的是那两个在午餐时经常听我和其他员工聊天,但从不和我说半个字的两个收银妇。

这两个收银妇平时坚持用温州话聊天。只有不得不和其他人说普通话时,才会说普通话。

一种假设是她们自认为是温州帮,她们可能对广东人怀有敌意,坚决踢走广东人。

所以我被开除,可能只是温州帮的极端分子攻击广东人的一种行为。

我虽然只上班六天,我的工作非常优秀,同事和顾客对我的评价都很高,有口皆碑,导致我被炒的,多半是个很特殊的原因。
3 回复 eastfriend 2021-1-29 08:03
我自己很喜欢两广的人,没坏心眼,但是大多数嘴臭,所以给人的第一印象一般都不好,但是处时间长啦,两广的人最值得做真朋友。
3 回复 wsun8b 2021-1-29 17:43
eastfriend: 我自己很喜欢两广的人,没坏心眼,但是大多数嘴臭,所以给人的第一印象一般都不好,但是处时间长啦,两广的人最值得做真朋友。
老闆不缺朋友  他欠的是老實可靠能替他幹活的
2 回复 ryu 2021-1-30 00:42
LZ的关于臭虫的描写可不可以别那么恶心哪?

和,对自己的优越之流露,可不可以收敛半些哪?
回复 wsun8b 2021-2-1 06:53
ryu: LZ的关于臭虫的描写可不可以别那么恶心哪?

和,对自己的优越之流露,可不可以收敛半些哪?
咱们就喜欢他那股臭美的劲儿
回复 ryu 2021-2-1 10:10
wsun8b: 咱们就喜欢他那股臭美的劲儿
各得其所,得其所;得其所哉,物尽其用;
物尽,各安其位,恰如其分,各得其宜,发挥所长...!!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2-1 10: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