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我又在东河边的高架桥下露宿

作者:qwxqwsean  于 2021-2-4 00: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移民生活|已有1评论

2/3

昨夜我又在东河边的高架桥下露宿

昨夜大约零摄氏度,风不大,雨雪基本上没有。我在唐人街东面的东河边的高架桥下,在一个露宿专用长椅上露宿。从晚上九点半睡到早上八点半,中间没起床,小便是在被窝里用瓶子接的。

今天早上起床时,见附近有四五个华人大妈大叔在晨练。在距我五米处,坐着一个30岁墨男。这个人衣着光鲜,穿着一件中档的羽绒服,行李极少,但有两个睡袋。他的睡袋貌似高级,很松软,卷起扎紧体积很小,应该是鸭绒的。看起来他也是个露宿者,但他昨夜没有在这里露宿,他在别处露宿,然后路过这里,坐在长椅上整理一下他的东西,边整理,边哼着歌。他坐的长椅的位置上的积雪的分布状况说明他没有在那里躺过,他是从别处过来,坐下歇脚。

我对这个人并不欢迎,我怕他会和我竞争我的露宿地点。在这附近只有两个长椅适合露宿,我睡的这个是经过我改造的,不仅铲掉了积雪,而且对两"岸"做了改装。如果他抢占我这个露宿点,我就只能去北面一百米处的另一个类似的床位,要铲雪,再改装。

好的露宿点不多,我怕被人竞争。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这个桥下露宿,这是因为这里风大,其他露宿者都被冷风吓跑了,只有这两个露宿专用长椅能避风,并且只有我一个人掌握防风技术。这个30岁墨男可能像其他人一样不具备防风能力,但他如果看上我正在使用的这个长椅,觉得这个坑不错,抢占这个长椅,我就麻烦了。

然后我去行李寄存公司整理一下我的行李,想用其厕所,其厕所在打扫卫生,于是我去中山公园旁的一个公厕,用洗手池的水龙头和牙刷洗了八根小胡萝卜,又接了一升自来水做饮用水。

然后我去中山公园的亭子查看,看这里的露宿条件。

在亭子里有八九个人露宿,我上去时有六个人在场。四个50岁墨男在聊天。他们见我上来观望,主动用中文向我打招呼:“你好!”。我问他们:"is it very  windy at night?" 他们回答:“very windy.” 我觉得这几个人很友好易相处。

一个55岁八成黑男站在栏杆旁和街对面的一个老墨流浪汉在高声对骂,措辞脏且粗鲁,但我觉得他只是在练嗓子,这个人不一定坏,那个和他对骂的流浪汉也不一定和他有矛盾。貌似两人只是在一唱一和地通过对骂活动活动嗓子。

亭子里的地面很干净,显然是用扫把仔细打扫的结果,所以这里的露宿者有好的卫生习惯,能注意保持公共区域的卫生。大致看来这个亭子里适合露宿。

那个50岁墨妇似乎仍然躺在她的乱糟糟的地铺里,她似乎整个月都不离开那个地铺。我好奇她怎么大小便。

中山公园的雪完全不铲,平时有上百个华人大叔在这里扎堆赌博,这雪不打扫,那些大叔就都不来了。树下的桌椅上有一尺厚的积雪,没有任何人来使用这些桌椅。

亭子下的公厕不开门。我前面洗胡萝卜的公厕是附近一个球场旁的公厕,和中山公园同属一个公园。中山公园的范围只限于中山像周围不到一百米的范围,华人一般就在这个区域活动,一般不去旁边与之相邻的球场。

然后我到运河街地铁站吃早餐,取暖。我的早餐是半饭盒生的胡萝卜,二两炒牛肉,三两米饭,都是冷的。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wsun8b 2021-2-4 06:28
总要想法子找点热食  喝杯热水也是好的 老吃冷的肠胃受不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2-4 06: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