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城在基本生理需求方面找流浪者的麻烦

作者:qwxqwsean  于 2022-8-27 21:5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8/27

雪城在基本生理需求方面找流浪者的麻烦

我昨夜在雪城市中心的高架桥下露宿,仍然在昨夜的同一地点。本来见到附近更好的露宿地点,但夜间灯光昏暗,我迷失方向,绕了一大圈也没找到,只好回到昨夜打地铺的那个地方。

天气预报可能有小雨,并且九点时天上掉下来几滴雨,但夜间并没有下雨。因为预报有小雨,我只能在高架桥下露宿。

我开始注意到有流浪者露宿,在市中心的一些小公园长椅上,有一个流浪汉像死狗一样卧在长凳上,应该是就这么过夜。另两处长椅上有两个流浪汉呆坐着,当时八点半了,估计他们大概率是要这样过夜。

今天早上我七点起来,去慈善餐厅吃早饭,见到餐厅里有五个流浪汉穿的很厚,毛衣,羽绒服,后来在街上又见一个流浪汉穿羊毛毯一样厚的大衣,还有一个老妇穿着薄羽绒服,并且身上有浓烈的尿味。我相信这些人都是露宿者。虽然我没有目睹他们在哪里躺卧。

他们可能像死狗一样随便找个地方坐着或躺着过夜,如果下雨,市中心的公交总站大棚,和附近几个大楼的侧面的像中国的骑楼的长廊都可以避雨,只要保安警察不驱赶,就可以在那里避雨过夜。估计他们的姿势让人看起来像是临时坐坐,或躺着半躺着,像是临时歇歇,也无任何铺盖,只要被赶,他们就挪去别的地方,所以不太引人注意。

而我露宿,比如昨夜在高架桥下,我都是有铺盖的躺着,并且摆的架势就是要在哪里睡一整夜,这样就容易被赶。

流浪者的需求都是基本的生理需求,在这些需求中,只有吃饭喝水被满足了,因为雪城有两个免费的餐厅。

所有其它的需求基本上都被找麻烦。比如想在室内的一张床上躺,或在室内的座位上坐着过夜,就必须打211电话申请审核,像我就被拒绝了。而且即使211同意了,避难所也可以以无床位为由拒绝,或者说流浪者在以前入住避难所时有违纪,被惩罚性地赶出并拒绝再进入。所以想在室内找个床或椅子过夜,没那么容易,或者根本没门儿。

流浪者想洗澡,这要先在避难所登记入住之后才可能,并没有任何其它地方可以洗澡。

流浪者想在厕所大小便,雪城并没有公共厕所,公共图书馆有厕所,但不一定开门。所以在公共图书馆关门时想上厕所只能进避难所,而必须登记做为住户,才能使用避难所的厕所。你可以在户外大小便,但雪城没有公厕,只有做为避难所的住户才能使用避难所的厕所。

在天气恶劣时,在室内的一张床或椅子上过夜,这是人的基本生理需求。而在非开放环境下洗澡和大小便,也算是人的基本生理需求。还没谈论洗衣服,因为我有本事用河湖水洗衣服,所以不考虑流浪者的洗衣服的需求。

流浪者的这些基本生理需求,在雪城,都必须要能批准在避难所入住,才有条件做到。

看看那些露宿者,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躺卧,但我看见他们在这夏天穿毛衣羽绒服,身上极脏几个月没洗过澡,还有若干个流浪者身上有极为浓烈的屎尿臭味,隔着十米都能把旁人熏晕。

这些流浪者的这些过夜和洗澡上厕所的基本生理需求,雪城当地政府从事与流浪者有关的工作人员至少几百上千人,每年的经费可能几千万美元,有联邦的州府县府的经费,也有社会的捐款。既然当地政府拒绝帮助流浪者,那就把这几百上千个相关的工作人员都辞退,每年几千万美元的相关经费也撤除。

中国的地方政府基本上不管流浪者的死活,但也不在这方面花钱雇人,也许只有当地的民政局里有几个工作人员,拿相关的工资。

雪城也不帮助流浪者,那就应该像中国一样裁撤所有相关的工作人员和经费。雪城的两个流浪者免费餐厅每天只有一百个流浪者吃饭,而雪城的名义上帮助流浪者的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绝对不止一百个人。每一个流浪者背后是几个拿高薪的名义上为流浪者服务的工作人员,每年还花掉几千万美元的经费,居然不给流浪者提供床位,不准洗澡,不准上厕所,不准洗衣服。那就应该裁掉所有的相关的工作人员。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8-27 21: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