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你的,用了你的,拿了你的,玩了你的。最后走了,去你妈了的!

作者:婆娑男  于 2009-5-20 00:5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政治门类|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8评论

在拥有着200多个国家的地球上,一个最大的国家奴隶和一个最大的国家奴隶主已经诞生。这就是目前中国和美国的关系:中国就像新时期美国南方种植园里的“黑奴”,“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而美国竟如旧时代中国各地的“地主”,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房租。如果说当初中国国内用农业的原始积累补贴扶助工业的发展,从而形成了无可奈何的“剪刀差”,想想还情有可缘;可是如今中国在国际上以弱国贫贱之身仍然在给美国这个超级大亨不停地“输血”,那可真是情何以堪。世界上哪里造出这么大的一个“剪刀差”呀!事到如今,连巴菲特这个犹太大亨都看不下去了,直为中国叫屈:“他们(中国人)辛勤劳作生产产品给美国人用,而我们给他们一些纸片。”——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上指责美国大发国债的“股神”巴菲特,日前在一场记者招待会上再次批评美国高负债的政策。他指出,中国是美国外债受害者,并呼吁美国想办法减少债务和赤字。
 
一些人开给中国的“药方”是,一方面,应加快调整外汇结构,以多元化的一篮子模式降低美元资产比重;另一方面,尽快放松不必要的限制,藏汇于民,以民间智慧让外汇发挥出更高效率。此外,除了投资国外金融产品,也应将外汇适当投资国外实体经济,或国外高科技知识产权等,尽可能规避货币贬值风险。那么是否还包括在中国国内重新打造高额的黄金储备,让目前放在美国的中国600余吨国有黄金储备继续呆在美国,就当作是为他们提供信心吧。
 
5月12日,在上海出席“保罗·克鲁格曼中国周——全球经济复苏与中国机遇”活动上,成功预言本轮金融危机的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认为,作为一个不那么富裕的发展中国家,克鲁格曼用“非常奇怪”来形容,“中国却把这么多钱输出到国外是不同寻常的。”克鲁格曼再次拿中国的巨额贸易顺差说事。他认为,中国这么大的贸易顺差不完全是比较优势造成的,跟中国的政策有关系 (笔者认为这跟美国的国策也有十分的关系,不,应该说主要是美国的政策造成的。假如美国开放高科技、高军事产品给中国购买,那么现在中美的位置早已经对调了)。他的观点遭到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王松奇反驳。王松奇认为,中国的外汇储备买美国债券更是“迫不得已”。而且外汇局长胡晓炼表示中国目前在情非得已的形式下,仍然将买入大量的美国国债,又来为已有的外汇储备“保值”。
 
网友houton2008所贴的文章说的比较有意思: 从克鲁格曼在北京、上海两地的言论看,其核心观点是,中国“操纵汇率”导致了大量的贸易顺差,中国巨大的储蓄余额和外汇储备,为美国人无度借钱消费提供了环境,因此,中国是导致金融风暴的重要因素。因此,中国的“主流”们急眼了,因为克鲁格曼在打“主流”们的脸。
  且要记住,人家克鲁格曼也是“主流”,而且是世界级的“主流”,在上海交大的克鲁格曼报告会的主持人所致的开场辞是这样说的“克鲁格曼教授是主流经济学派的代表人物。他创建的新国际贸易理论分析解释了收入增长和不完善竞争对国际贸易的影响。克鲁格曼教授又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批评家,他敢于向任何传统理论开战,他常常先于他人注意到重要的经济现象和问题,最近几次经济危机都曾经被他不幸言中…”

  既然如此,既然克鲁格曼先生能够“几次经济危机都曾经被他不幸言中”,中国的“主流”们应该信服才是,因为中国的“主流”的理论基础的来源,就是克鲁格曼及其同道们所代表的西方经济学体系,教头就是克鲁格曼们,这回克鲁格曼先生跑过来“打脸”,是典型的“先生打学生”。

  比如,克鲁格曼一而再、再而三地坚持:中国这么大的贸易顺差不完全是比较优势造成的,跟中国的政策有关系。
  这下,把“比较优势”理论的大力鼓吹者张维迎先生们惹急了,因为长期以来,以张维迎先生为“主流”代表的中国“主流”们所得意的巨大的“成就”,是建立在“比较优势”的理论和实践上的,理由是中国的劳动力便宜,中国的土地资源便宜、中国的叽里咕噜都便宜,所以产品也便宜,这就是“比较优势”,劳动力密集型的产品当然是中国占有“比较优势”,美国、欧洲、日本的高科技不便宜,但别人没有叽里咕噜的什么知识产权呀、技术产权呀,美国、欧洲、日本有控制权,所以也是“比较优势”,俩“优势”这么一碰撞,结果就是,中国人做裤子,美国人、欧洲人造飞机,日本人造轿车。一亿条裤子换一架飞机,中国的满大街跑的都是欧美日品牌的轿车。
  本来这种理论在中国挺“主流”的,并且也是张维迎、龙永图们所引以为傲的,因为在中国的“主流”们看来,这是市场“规律”的结果,是“看不见的手”的结果,与政府无关。龙永图甚至说过,现在都什么时代了,都“地球村”了,还谈什么“民族品牌”?只要心甘情愿为别人的品牌打工、组装就成了,只要人家肯把工厂建在中国,就是中国的“品牌”了么。
  但是,克鲁格曼毫不犹豫地颠覆了中国“主流”的论点:
  【比较优势决定了大概你是出口什么东西,但不决定你出口量是多少,而且通常情况下,一个国家还处于相对比较贫穷的快速发展的阶段成为资源输出国,这个不多见。中国增长快速,内部的需求也会很大,所以说中国还是需要世界各地来帮助中国成长。】,
  凭心而论,卡鲁格曼的这句话不无道理,中国的资源有限,人均消费水平很低,环境脆弱,牺牲资源、环境为代价去补贴欧美国家的价廉物美的好日子,确实有悖常理。但中国的“主流”们是不认可的。
且慢,张维迎先生当仁不让,冲上来问:
  【美国从中国进口的这些大量的制造业产品,如果美国不从中国进口的话,美国自己生产是不是一种有效的方式?可行性有多大?】
  在张维迎先生看来,中国部靠廉价出卖资源、出卖劳动力,中国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在血汗工厂打工生产,美国不靠中国的廉价商品,双方都别活了。

  克鲁格曼先生有些傲慢:
  【当然可能,只要有时间,我们从中国进口很多东西都是服装,我年纪很大了,纽约当时有很多工厂的,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在洛杉矶还有很多造衣厂。我们当然有能力生产这些东西,而且当然国际贸易使他的价格下降,使得更低的价格拿到,使我们生活质量提高,这是为什么我们从中国进口商品,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生产这些东西。国际贸易是带来一些好处的,但是这并不是说只要我愿意出多少成本还能够生产这些东西。当然,你没有原油是挖不出油来的,如果没有淡水是生产不出来淡水的。但是,像这种制成品只是价格问题而不是能力的问题。相当长的一段时间,50年之前,中国向美国出口量也是很小的,当时中国出口那么小,世界也是照样生存下去的,所以这并不是一个致命的问题,我们没有自己生产,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生产。】

  这就叫做典型的“吃人嘴不软”了,但从这句话中,人们可以看出几点,所谓“比较优势”是美国为首的西方经济架构的一个安排,向外转移劳动力密集兼高能耗、高污染产业,还能够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的一种策略,框架就是“国际贸易”;克鲁格曼“无意中”提醒人们,资源是有限的,“你没有原油是挖不出油来的,如果没有淡水是生产不出来淡水的”,然而,中国的煤炭资源、石油资源、淡水资源却在为这种廉价的输出大量消耗、污染;克鲁格曼之类的美国“主流”,并不承认所谓的“双赢”,“50年之前,中国向美国出口量也是很小的,当时中国出口那么小,世界也是照样生存下去的,所以这并不是一个致命的问题”,意思是,你“自找”。(houton2008)
 
而且,关键是,中国当年出口那么小,自己的行业体系也已经建立得门类齐全,农业自给自足。这可是他没有提及、也不会提到的。 自从林毅夫博士将比较经济学理论从芝加哥带回中国以后,就在赵紫阳“来料加工、两头在外”以后,给中国制造了一个对外界的“人造需求”-- 一切靠外贸。中国一直在不遗余力、竭泽而渔地为世界打工,而且是在为美国打工。用自己的一切所有,为世界提供一切方便;但自己除了得到一堆借据似的美元和白条似的外储作为“奖状”以外,失去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出产、资源、健康,而且是自己的国内安宁和国防安全。
 
素有保守主义者著称的学者何新,在上个世纪90年代时,曾经面对以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为首对中国经济所开的“药方”。那时,从新自由主义和新货币主义学派的立场看中国经济改革,认为制约中国经济的根本原因是供给不足,所以必然会发生经济过热。在价格一旦放开后,就导致了通货膨胀。当时中国银行中有比较高额的社会储蓄。这些美国专家警告中国政府,说这巨额的人民币储蓄,就好比正关在笼子里的老虎;一旦放出来冲进市场,就会导致抢购风潮,从而会使物价上涨得更快。?
  据此,他们给中国政府提供了如下的政策建议:?
  (1)多囤积商品、物资,以防止通货膨胀,准备应付抢购风。?
  (2)多进口、少出口。?
  (3)提高银行利率,吸引和鼓励储蓄,把货币老虎关进银行。?
  (4)结束外汇管制,放开汇率。让人民币利率和汇率由市场决定。据说这是消除通货膨胀的有效手段。
 
但是,鉴于“休克疗法”带给俄羅斯“每人分一萬盧布”的教訓與啓示,中国不可生搬硬套了。何新观察到,当时中国经济中发生了严重的企业三角债问题。所谓“三角债”的发生,往往与企业销售产品困难有关。一方面生产的东西卖不出去,企业有大量库存。导致流动资金紧张,银行贷款被套成为呆账。另一方面卖掉的货款也收不回来,于是就还不了欠债。这个“三角债”问题,其实质是马克思讲的由于流通链条阻滞而引发的金融信用危机。而发生金融信用危机的原因,主要是由于企业生产的成品大量积压,也就是发生了古典经济学讲的“生产过剩”。 所以,看似矛盾的既“有效供给不足”却又“无效积压泛滥引起金融消化不良”,实际上1988年的经济过热和通货膨胀,根源实际是出在金融流通链条的阻断上。由于经济改革已造成市场流通的多元化,破坏了原来国营商业对于企业产品统购统销的体制,导致国有企业的产品销售困难大量积压。所以他反其道而行之。既然问题出在“生产过剩”而不是“短缺”,那么根据这种新的认识,他当时就向国务院领导提出了新的政策思路,建议:
  (1)削价清理库存囤积品,换取资金回流,加速资金周转速度。
  (2)降低利率,释放储蓄,鼓励消费,激活市场。
  (3)抑制进口,积极鼓励出口;开拓国际市场,从而换取外汇。
  (4)控制投资规模。
  这一思路后来被有关领导简化为八个字
:“限产压库”(限制生产压缩库存),“鼓励出口”。
当然应该注意到,这种思路与当时那些美国专家和主流经济学家们的建议是正好相反。
 
何新坚信,当届政府对其提议的大部采纳,促成了中国以外贸所带动的10年经济增长。与其同期的芝加哥经济学派嫡传弟子林毅夫先生所厉行的“比较优势论”,有将中国永久固定在“国际产业分工”链条终端的危险。对于目前外储剧增,华尔街倾其所能,也未能有效消化来自亚洲新兴资本的进入,转而利用有毒证券等“金融鸦片”使得部分盈余化为乌有。现在中国和美国都成为“金融毒品”的重度吸食者。中国资金找不到更好的“戒烟糖”,只好继续不断地购买和吸食美国的“债券鸦片”;美国要举国借债,仍得指望从中国的营养瓶中得到“金融滴灌”。那么,对于重新泛起一些看法,比如建议中国“扩大内需”等等,何新说:“中国产业必须向外看,必须面向全球,寻找全球市场,利用全球资源。近年来,中国的银行体系已成为世界金融中实力最强大的金融体。中国金融力量应当成为中国资本及产业走向全球化的组织性力量” (何新网站《何新:论价值规律与当代世界经济》)
也就是说,就中国已经过剩的产能、即将枯竭的资源、民众微薄的收入以及13亿人口的巨大需求相互进行比较之后,很显然地,回到老路上去形同重新“闭关锁国”似地大搞所谓“内需”,更加类似在新的历史条件里的“螺蛳壳里做道场”。要眼光朝外看,双腿向外迈,才能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记得从前有一个著名的歌唱演员叫朱明瑛,她在美国转过一圈以后,很早以前就回了国,并说:“美国人是辛辛苦苦过舒服日子,中国人是舒舒服服过辛苦日子。”她指的是改革开放前“一切交给党安排”的时光,而美国人一向如此,鼓吹“个人在享乐中奋斗”。但是我的感觉是, 自从来了西方理论家为第三世界量身定做的 “比较经济学理论”以后,中国人开始辛辛苦苦过辛苦日子,而美国人则开始舒舒服服过舒服日子了(在享乐中享乐)。大不了完了事,开个大会颁发给中国一个“活雷锋”的用英语写就的表扬信和一堆大白条,“咱父债子不还”。 美国像个借了巨款但威胁要破产的银行烂顾客,逼迫中国这个老土钱庄不得不借给它更多的钱,不然他一破产,顺带着中国也得大出血。而克鲁格曼就像一个破产大亨门下的一个无赖食客,到中国以后,明言没时间调查,也不了解中国,但是却又声称知道中国的症结在哪儿。然后就敢吹牛敛财、快速走人,吃相难看,话还难听。吃了嘴硬笑人痴,拿了手长掴君脸!
 
是不是应当有所变革了呢? 大家说说看!
 
链接:克鲁格曼:全球公敌?! http://news.163.com/special/00012Q9L/kelugeman090522.html
听说过“病人”给医生开药方的吗?有! 但他自己不会服自己药方的药!
美学者: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是里根及其班子(图) 克鲁格曼到中国不是说中国引发美国危机吗? 怎么,“罪魁祸首”又改人了!?
5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4 回复 homepeace 2009-5-20 01:02
蛮有意思的。
4 回复 baby_____ 2009-6-25 19:26
资料都很不错,就是好长,看的我累死了
4 回复 Dust 2009-6-25 22:09
好像很有道理的说
3 回复 pcw 2009-6-26 00:57
hao wen
4 回复 宜修 2009-6-26 01:27
Dust: 好像很有道理的说
2 回复 baby_____ 2009-6-26 22:58
他们可真的是共产主义了,把我们都共产了,
1 回复 婆娑男 2009-6-27 00:28
baby_____: 他们可真的是共产主义了,把我们都共产了,
是的,共产主义对别人不对自己。我的是我的,你的我也可以来“共”它一下。方法呢? 不外乎贬值、稀释、强逼升值与强迫采购,要不用“开战”来彻底赖帐。
4 回复 baby_____ 2009-6-27 03:10
婆娑男: 是的,共产主义对别人不对自己。我的是我的,你的我也可以来“共”它一下。方法呢? 不外乎贬值、稀释、强逼升值与强迫采购,要不用“开战”来彻底赖帐。
我以后也实行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8 22: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