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学圣经(7.20) --- 神迹

作者:YRose  于 2012-7-21 03:4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信仰见证|已有3评论

关键词:, 圣经

【鎗弹屡放不响】南美洲原是罗马教盛行之处,信奉主耶稣的基督徒常遭种种逼害。一次美国报纸上登载了一则在南美洲所发生的神跡。

有个信奉罗马教的警察,要陷害一位基督徒,无故将他捉住,妄加罪名,带去法院,要控告他。路经旷野山地幽僻无人之处,警察顿萌凶恶念头,想在暗中将他就地处决。于是拿起鎗来,向他瞄准开放,那知屡放不响,子弹不发。警察莫名其妙,试向天上一放即响。警察发怒,再上一弹,再向那人瞄准发射,又是屡扣不响,子弹仍在鎗里。警察不得已,又向天试放,又是随手一扣即响。连续作了数次,皆是如此,也就不作了,继续前行。到了法院,经过审判,法官判他无罪,终予释放。——林元度《真理与灵命造就故事》

【援兵向火光处赶来】杜伦列(Fred Trumley)是一高职飞行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因飞机着火,用降落伞跳落,足部受伤,难以步行,只得坐在地上等候。坐时从他袋中取出一部久用附有诗篇的新约全书,随手翻开,大声读说:『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路上的光』(诗一一九105)。忽然听见后面吆喝一声说:『胡说甚么!给你死还好!』回头一看,竟是一个纳粹的兵,手里拿着鎗,鎗头刺刀直指杜伦列。『你是我的俘掳了。起来。跟着我走。』杜伦列想要解释他的脚受伤,不能走;但纳粹兵拒绝言情。杜伦列只得负伤强步,每步痛如刀割;但他的口仍不断地说:『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路上的光。』纳粹兵发怒,命他住声。那时天已很黑,不能再行,纳粹兵就停步,并命杜伦列坐下。纳粹兵说:『你之被擒,是因你太软弱;你之软弱是因为你信了这本书---圣经。你是我的俘掳;凡信这书的,都要作我的俘掳。你说敬畏神是智慧的开端;现在我要教你一个新的智慧。』说着就撕破杜伦列的衣袋,拿出他的新约全书,擦一火柴,将其烧了。书烧之时,援兵见了,向火光赶来,救了杜伦列。『…我也从狮子口中被救出来。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愿荣耀归给祂,直到永远。阿们』(提后四17-18)——林元度《真理与灵命造就故事》

【神拯救他们脱离地震之灾】保罗卡纳摩立(Paul Kanamori)作见证说:那次我在日本冈山讲道,聚会完了我回到住处,照常为我儿女祷告,求主赐他们平安,不遇任何危险,然后就寝,平安入睡。

次日,有一特别报导:『东京和横滨已遭地震之灾。』那就是说,我的家庭和儿女也在遭灾区城之中。我以为或许报导会有夸张之嫌。但另一个消息传来:『毁灭严重,几千人死亡。』我就决定返回东京,探其究竟,或者我的儿女需要我的帮助。

当我离家之时,因无时间去银行,就将我女儿放在家中的款带去应用。她原定九月一日去银行。若她去了,一定会在十一时至十二时之间,正是城中地震期间;若是不去银行,家中就没有钱用了。

等我到了神户,看见火车轨道损坏,船只沉没,我就觉得必须准备三个星期的食物带回去用。我买了食品、蜡烛、药品、水罐,同时申请乘坐汽船,正巧船上有一座位为我。

到了东京,我走过城市,回到家中,看见到处充满了荒凉悲惨。但我来到家院大门之时,心中觉得惊奇,房舍俱在;走向前去,在薄暮之下,看见我的房门仍然立着。我打开了门,在黑暗中呼叫我的儿女们,一个又一个;四个人都来到我的身边说:『爸爸,你回来了!』我说:『你们平安么?』他们回答:『是的,我们都平安。』『你们没有受伤么?』『没有,一点也没有受伤!』

我获悉他们都平安,心中感谢主恩不尽。后来我又觉得羞愧,我曾为儿女们祷告,但又不放心,还要来看看他们,实有怀疑神的保护。等我发现他们没有受伤,我的家毫未受到损害,方纔醒悟过来。

再看周围的房舍,全遭火劫,一扫而光,竟未波及我家房屋。强盗到处趁火打劫,却越过了我的家。别人得了疾病,我的儿女们仍然安康快乐。他们有足彀的食物,看我远由神户带水回来,不禁都发笑了。我细心所准备的东西中,只有一件东西是他们所需要的---蜡烛;因为市中停了电。

后来我问大女儿:『你去过银行么?』她说:『是的,我去过,款也取回来,刚刚在地震发生之前半个钟头!』他们也有钱用,一无所缺。神是慈爱,信实的,祂拯救他们脱离地震、火灾、强盗、和瘟疫。『祂必用自己的翎毛遮蔽你;你要投靠在祂的翅膀底下;祂的诚实是大小盾牌。你必不怕黑夜的惊骇,或是白日飞的箭;也不怕黑夜行的瘟疫,或是午间灭人的毒病。虽有千人仆倒在你旁边,万人仆倒在你右边,这灾却不得临近你』(诗九一4-7)——林元度《真理与灵命造就故事》

【两次脱离死亡】陈述荣弟兄作见证说:我年青在北京读大学时,因被日寇侵逼,爱国热血沸腾,思想陷入马列的网罗,轰轰烈烈领导学运。当时更因上海文化界来电激动:『诸君在双层高压下,犹能崛起奋斗,精神可佩,远过五四。尤望再接再励,全国响应,当在目前。』诩诩自得,叱咤风云!

在一月夜,皓月当空,我在汉中褒城被捕。凉风习习,河水滔滔,何等惨怆!汉中司令祝某杀人不眨眼,一天晚上要处决我们七个年青人。在深更夜半,兵丁荷枪,枪上刺刀,手拿铁链,一个一个地被捆绑押去;囚牢里死荫沉沉,令人窒息,谁也不敢看谁。剩下我与张纪华,一直等,没有兵丁再来用铁链捆绑人了。天亮了,看守的兵丁说:『你们知道那五个青年人到那里去了么?』我们应曰:『不知道。』他简捷了当地说:『都回老家去了!』

牢狱中的六十六日,是用『饿死』之刑;但神存活了我的性命;只是那时我虽不认识神,神却认识我。神奇妙地存留了我的活命。在重见天日后,一位澳洲的女宣教士,一日遇见我,叫我到内地会去聚会,这是我生平头一次参加聚会,认识了耶稣是救主,人生起了变化,心灵苏醒,出死入生了。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间,我得到了由上海回缅甸的机票,那一班机是霸王号飞机。神行拯救,藉我们神学院的院长毕路得(Ruth Britain)叫我退票。我在她老人家面前哭泣,买票不易,怎能退票呢?泪流不止,甚至把院长递给我的小手帕都泪湿透了。我顺服,我听话,乘坐她老人家的车前去中央航空公司把票退了;但在心里仍有一些不甘心,深觉失去良机。

过了不几天,报载大号新闻,霸王号飞机在香港启得机场失事,全机三十五人无一生还,触目一看这则新闻,我的双腿发软,蹲下地了,一阵不能说话。死难者名单个个都是有财富,有地位,有名望的人。我算甚么,不过是一小毛虫,主竟顾念我,藉院长叫我退票,保全了我的性命。人的生命实在是在神的手中,何等奥秘!

神一再叫我知道,我的生命从祂而来,也是祂保全了我的生命;所以这四十二年来,我虽在缅甸,在台湾,在美国,尽心竭力传道,忠心事奉主,仍不足以报我主的洪恩。但我要高声朗诵:『我们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活,也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死。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罗十四7-8);『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林前九16);我以此为我的座右铭。——林元度《真理与灵命造就故事》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0 回复 活水涌泉 2012-7-21 06:04
茗怎么还不来呀~~~~~
1 回复 tea2011 2012-7-21 09:43
活水涌泉: 茗怎么还不来呀~~~~~
来了,不好意思呵,泉妹久等了。
0 回复 活水涌泉 2012-7-21 09:47
tea2011: 来了,不好意思呵,泉妹久等了。
你今天肯定很忙~~~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9 09: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