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孤 王洪文受酷刑所想到的:酷刑可以休矣

作者:light12  于 2011-5-1 10:0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已有7评论

王洪文受酷刑所想到的:酷刑可以休矣 2011-04-29 02:34:49

看到下面这篇文章,着实大吃一惊,王洪文,曾经的中共中央副主席,“四人帮”排名第一,在被抓后,居然也受到非人道的酷刑,这也难怪他五十多岁就英年早逝了。据官方说法他是得肝癌去世的,现在看来,很可能是被折磨死的,至少也是被折磨出病,才死的。

以前看很多被逮捕的领导人的回忆录,他们都没有提到他们被抓之后所受到酷刑,不知道他们为了那个党有意隐瞒,还是他们真的没有受到酷刑呢。除了文化大革命中很多人遭到酷刑之外,那种高级政治犯受酷刑,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

我在《政治体制改革与平反“四人帮”》一文中提到,对待“四人帮”多少有不公平的地方。现在看来,比我想象的更加残酷。虽然王洪文等在文革中确实罪恶滔天,但作为一个自称的人民政府,对待犯人,尤其是当过高级领导人的犯人也使用酷刑,这是闻所未闻的,难以想象的。

至于说普通政治犯,象前段时间传出艾未未也受酷刑,以前的异议人士魏京生听说也受过酷刑。

看来无论你是什么派别,左派也好,右派也好,地疲流氓也好,高级干部也好,一旦被你的对手搞进去了,都可能被加以非人道的酷刑。

左派对付右派是这样,右派对付左派也是这样。我想,这是值得所有中国人思考的问题。

中国这个制度,尤其是这个司法制度,真的病得不轻呢。人权状况不是一点点问题,而是问题丛生啊,严重啊。

再不改革这样的制度,那些反对改革的人,一旦你们和王洪文一样被弄进去了,恐怕还不如王洪文呢。

这个国家,什么时候能进步啊,什么时候能把人当人看,无论你是左派也好,右派也好,地疲流氓也好,高级干部也好,普通百姓也好,首先应该是个人,应该被当成人,这是最起码的。

亲爱的祖国,改革吧,那种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方式,那种非人道的酷刑可以休矣!

希望此文能够引起国人的反思,对制度的反思,对意识形态的反思,对中国人内心深处的仇恨式思维方式的反思。

有人可能认为,王洪文受酷刑是二三十年前的事情,与当今社会无关,或者认为酷刑古今中外都有,所以中国现在有也无所谓,我看这些都不能成为不反思的借口,不改革的借口。

我们应该明白现在中国大陆的政治制度,司法状况,人权状况。最近一个时期的几件案件,说明我们现在的社会,现在的制度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了。

我想,如果王洪文所遭受的酷刑能够真正引起国人的反思,并导致我们的制度的改革,那也算是“四人帮”死后的贡献和对过去所作的孽的弥补吧。

邱会作回忆录首爆王洪文遭受的酷刑 (转)

“两案”宣判后,秦城监狱允许黄吴李邱与王洪文生活在一起,他们之间相互交流了一些极为重要的信息。王洪文就是在秦城监狱中向邱会作透露了他所遭受的酷刑虐待。

关于王洪文极差的身体状况。邱会作初见王洪文时发现王的身体极差,当邱会作问及原因时,“王洪文说,他被关押第一天起就戴着重刑具,它会自动地紧固,要是挣 扎,它就会逐渐加紧,像念紧箍咒一样,如果用劲挣扎就会把人摔倒在地上。他带上刑具后就没有卸过,晚上睡觉也要带着。最早,王洪文被关在人大会堂地下室, 那里装了“电响器”,每隔几十分钟就会突然响一次,发出的声音让人感到钻心的难受,对人的神经刺激,让人亢奋,无法抑制。……有一次他喝开水,水还没有进 口就睡着了,突然响声震醒了他,开水还是烫的,好像做了个噩梦一样。王洪文说,他每天早晨只有一碗稀饭,中午晚上各给一个小窝头,每天吃不到四两粮食。他 饿得全身发软、连头都抬不起来。他身上还有后遗症,有时刚吃完了饭,吃的是什么东西他就想不起来了。到了公审之前,才给他吃得饱一点,但吃得很差,人都浮 肿了。”(页865-866):“到了监狱之后,是每两小时‘查房’一次。他们查房每次都要同我说话,即使睡着了也要叫醒,从不例外。”(《邱会作回忆 录》 新世纪出版社 2011年版 页931)

关于对王洪文的提审,王洪文说,对他审问时“电响器”暂停一会儿。王洪文说他渴望睡觉,受审时说话说着、说着,就睡着了,或是 得不会说话了。(页866) 专案组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迫使王洪文“交代”,“承认”自己的罪行呢?王洪文说:“为了要什么材料,对我搞车轮战术是常事。有时说着话就睡了,他们曾经几次 给我注射过针药。只要注射了那种药,无论怎么样也睡不着,心里烦躁得特别痛苦。我坚决拒绝打针,他们就强给我注射。后来的交换条件是:只要好好交代就不打 针了。”(《邱会作回忆录》 新世纪出版社 2011年版 页931)王洪文说,为了减少痛苦,为了活下去,他是什么都承认,让他说什么就说什么。(页 866)

邱会作说:“过了三四天,我们坐在院子 里‘放风’,王洪文最后一个出来,他刚走了没几步,人就像门板一样,直直地摔在地上,口吐白沫子,我们刚要去扶他,监管员立即说:‘千万别动,动就很危 险,只有让他自己慢慢缓过来才成。’过了两三分钟,王洪文才慢慢侧过身来,鼻子磕出血,半个脸都是灰土。王洪文见我们几个坐在那里,只是一丝苦笑。 ”(《邱会作回忆录》 新世纪出版社 2011年版 页931)

评论(24) 引用 浏览(956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凡平 留言时间:2011-04-29 04:43:25
顶德孤兄好文!

就像你上次的文章里提到的,在这个“社会体系,你只有三条路:要么顺从,做个唯唯诺诺的顺民;要么狠辣,用尽手段混到权力层中去;要么反抗,耗尽心血去做一件不被大众认可的事”,狠辣当道,酷刑何止。我是比较悲观的,十年种树,百年树人,但愿我们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在中国酷刑可以休矣!

对了,顺便提一句,这里有人一定会说“逢中必反”,因为美国也有酷刑的丑闻,可是我就一直没明白,海外这些爱国精英,怎么不明白“点”和“面”的道理,在中国很多事情是“面”,而在西方社会里是“点”,因为是“点”才成了丑闻,这也是为什么西方媒体喜欢报“点”丑闻,在中国媒体反过来树的是美丽“点”型,“点”才有新闻价值啊,呵呵。
作者:多虑了 留言时间:2011-04-29 08:22:37
看了非常震惊!不过,人一旦沦为阶下囚,受酷刑是在所难免的,好象在美国也是这样。
作者:德孤 留言时间:2011-04-29 08:58:30
谢谢凡平兄留言。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清算毛,清算阶级斗争的思维方式,刻不容缓。

多虑了,谢谢你留言。真的非常震惊,难以置信。我们不能因为美国也有就能容忍中国有。中国不只是有,而是普遍存在。需要迈向现代文明。
作者:凡平 留言时间:2011-04-29 08:59:07
哦,看了多虑了网友的评论,我也非常震惊!在美国的阶下囚是从“面”上普遍地“受酷刑是在所难免的”???那我是孤陋寡闻了,请多指教。
作者:德孤 留言时间:2011-04-29 09:48:19
凡平兄,多虑了也就是凭印象这么一说,不需要太较真的。谢谢你。

再谢谢多虑了的关注。

其实那些跟着毛干坏事的家伙,包括王洪文江青等也是受害者。
作者:pumbaa 留言时间:2011-04-29 10:32:24
三木之下,何求不得?

我也看到了这报道。司法正义,是社会正义的最后底线。看到老共刑上国家副主席,实在令人发指。

古今中外,除了共党治下;这样的刑求,还曾发生过吗?
作者:德孤 留言时间:2011-04-29 10:41:32
现在这种刑法已经超越了三木之刑了,中国在技术上真的与时俱进,包括这个酷刑。

我猜想这个王洪文不像其他几个多少在历史上也有些资历和功劳,而王则什么背景也没有,所以受的酷刑也最重。难怪在公审的时候,好像他最软,什么都招。那个时候谁知道他在里面受着种罪啊?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1-04-29 21:08:08
中国人的思维是:它是恶人,所以活该;只要是恶人,都不值得同情,没有权利可言。但是,只有当恶人也有权利的时候,所有人的权利才有保障。

由于中国人的思维,政府要斗任何一个人,只要搞臭他,让他成为“恶人", 就可以随便整了。犹如艾未未,他下流、逃税,所以他挨整活该。还有许多人拍手称快。李庄也是这样的思维牺牲品:他帮贪污犯辩护,他太坏了,就是一个黑律师。刘主席变成坏人后,小小红卫兵都可以对他踢两脚。

对于中国人,辛普生案太荒谬了,没法理解;刺杀里根的只要进精神病院,没法理解。如果要理解:就是这恶人家大有钱。
作者:德孤 留言时间:2011-04-29 21:30:18
兰兄分析的对。中国人需要对人有基本的尊重,就算他是十恶不赦的罪犯。这应该成为社会的底线。可惜,现在这个社会没有底线。
作者:千页 留言时间:2011-04-29 21:56:47
"虽然王洪文等在文革中确实罪恶滔天,但作为一个文明政府,对待犯人,尤其是当过高级领导人的犯人也使用酷刑,这是闻所未闻的,难以想象的。"

当时的政府称得上是文明政府?一派下去了,另一派上来了,彼此彼此而已。

现在情况好多了。据说上海前市委书纪陈良育关在北京秦城监狱,每顿还三菜一汤,可以自己掏腰包点菜。

不过政府对外国犯人以及俘虏向来是优待,标准甚至好于国民。当年日本战俘都予优待,并宽大释放。朝鲜战争中的美俘也都优待得很,对印度战俘更是连武器都归还。到是美国政府对俘虏历来不善待,当年志愿军战俘吃不饱,伊拉克战俘也受虐待,目前关麾战俘也是如此。

另外楼主对美国犯人遭遇了解甚少,华人物理学家李文合可是受尽了不公,大半年时间关在单间,晚上还亮着灯。美国人的刑法五花八门,让你开口有得是办法。

中美的主要区别是:中是对国民狠,对外人好,美是正相反。
作者:德孤 留言时间:2011-04-29 22:40:52
谢谢千页留言。你说得对,我修改了,把“文明政府”改为“自称的人们政府”。

你说现在比那时候好多了,不敢认同。

其他的认同你的说法。谢谢你。
作者:sfan6 留言时间:2011-04-29 22:51:49
我去加拿大, 没带证件, 又不想交费, 特意想进监狱看看。 手铐脚扣进了监狱。 没酷刑。
作者:德孤 留言时间:2011-04-29 23:00:10
嘿嘿,sfan6,你在幽默吗?
作者:sfan6 留言时间:2011-04-29 23:00:41
我在中国住过乡政府。 审偷牛贼时是先打再问。 我就在隔壁听得清楚。
作者:德孤 留言时间:2011-04-29 23:04:26
这种情况我清楚。底层是这样的,现在的狱卒很嚣张的,能用电警棍把犯人的肠子给打出来。我这里有人亲眼所见。

当中国自古以来有刑不上大夫的惯例。王受到这样的虐待,真是难以置信。
作者:sfan6 留言时间:2011-04-29 23:05:53
德孤, 不是幽默。 还有, 中国警察在我村抓个小偷, 把他在车门上撞晕再放警车里。
作者:德孤 留言时间:2011-04-30 00:24:42
在基层,这种情况,除了有体制上的问题外,还有人的素质问题。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1-04-30 01:35:52
这里提到的”酷刑“都没有超出目前美国正在使用的,而且手法基本类似。
美国监狱对不服管或因为什么看着不爽的罪犯一般是两个惩罚,带全刑具和单独关押数周不能见任何外界东西。所谓全刑具,其实就是从手到脚到腰都用铁链捆着,让你不能坐不能躺的,在一个三四平方米的永远开着灯的屋子里生活几周,没有床,只能呆在地上,一般人出来基本都是被抬出来,自己无法行动了,因为几天后你的人体生物钟就完蛋了。
sleeping deprivation是美国最常见到的审讯犯人的方式,就是用各种方式不让你睡觉,一般是连续几十个小时,至今还在使用,据说是日内瓦公约允许的(当初是对待战俘的,但也针对国内的罪犯)。其实就是使你在睡眠不够的时候无法把话思考得逻辑,因此露馅。即便在媒体抨击美军的古巴基地的监狱里的刑罚的时候,也没有谴责这个方式。
据说在欧洲是废除了。
当然如今最受抨击的waterboaeding是美军在越战时发明的,但至今使用的名字是Chinese waterboarding,以至于人们以为是中国开始的。美军SEAL训练据说有这个内容,因为敌人也会使用。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1-04-30 08:54:55
西岸混淆了军队里的刑讯和非军事司法的罪嫌刑讯。Miranda Rule: 罪嫌有权回答问题。如果检察官或警察使用刑讯,这官司政府就输定了,还要赔偿。

至于服刑期间罪犯被管教的问题,性质又不一样了。我可以补充一下:还有唆使罪犯打罪犯的,或者在摄影头看不到的地方偷打的。这取决于监管人员的素质。
作者:Jean2009 留言时间:2011-04-30 09:06:01
在2009年初,高智晟曾經把在2007年遭性酷刑的過程以《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為題曝光了出來。

抄錄其中一段:「你丫的聽著,今天幾位大爺不要別的,就要你生不如死,高智晟我也實話告訴你,現在已不再是你和政府之間的事啦,現在他媽的已經完全變成個人之間的事啦,你丫的低頭看一看,現在地上可一滴水都沒有,呆會地上的水就會沒腳脖,你他媽一會就會明白這水從那裏來 」。王姓頭目在說這些話的時候開始電擊我的臉部和上身。『來,給他丫的上第二道菜』,王頭目話落,四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感到所擊之處,五臟六腑、渾身肌肉像自顧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滿地打滾,當王姓頭目開始電擊我的生殖器時,我向他求饒過。我的求饒換來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瘋狂的折磨。王姓頭目四次電擊我的生殖器,一邊電擊,一邊狂叫不止。數小時後,我不再有求饒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頭腦異常的清醒。我感到在電擊時我的身體抖動的非常劇烈,清楚地感到抖動的四肢濺起的水花。這是我在幾小時裡流出的汗水,我這時才明白『呆會地上的水就會沒腳脖』之意。」

「王姓頭目四次電擊我的生殖器,一邊電擊,一邊狂叫不止……」這是人嗎?這讓人很容易聯想到薄熙來任期內的一件事,事情發生在2002年4月9日,一位三十多歲修煉法輪功的漂亮女教師被活摘器官,證人在現場擔任警衛。證人說:「在這之前,她受過的羞辱更大。我們的民警有不少就是變態的那種,給她進行,用鉗子、用窺視器,都是不知道哪來的儀器…反正我都親眼所見,我當時沒照照片就是遺憾,對她進行屬於是猥褻,她長的有點姿色,比較漂亮,對她進行強暴……,太多了!」


高智晟寫道:新進來者開口說話了:「高智晟,耳朵現在還能聽到吧?算你點背,這幫人都是長年打黑除惡的,出手狠著呢。這是這次上面專門精心給你挑選的……」。從高智晟的遭遇就可以知道薄熙來、王立軍的「打黑除惡」的真實內容是甚麼。

高智晟回憶道:電警棍塞進嘴裡後並沒有用電擊我。正不知所故,王姓頭目發話:「高智晟,知道為甚麼沒廢掉丫的嘴嗎?今晚上幾位大爺得讓你說上一晚上。甭跟大爺們扯別的,就說你搞女人的事。說沒有不行,說少了不行,說的不詳細也不行,說得越詳細越好,幾位大爺就好這個。大爺們吃飽喝足了,白天也睡夠了,你就開始講吧」。「操你媽,你丫的怎麼不說呀,丫的欠揍,哥幾個上,王頭目大叫」。大約三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毫無尊嚴的滿地打滾。十幾分鐘後,我渾身痙攣抖動無法停下來。我的確求了饒:「不是不說,是沒有 」,我的聲音變的很嚇人。「哥幾個,怎麼搞的呀,伺候了幾天怎麼把丫的伺候傻了?給丫的捅捅『燈』(生殖器),看丫的說不說」。接著,我被架著跪在地上,他們用牙籤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無法用語言述清當時無助的痛苦與絕望。

在那裏,人的的語言,人類的感情沒有了絲毫力量。最後我編了先後與四名女子「私通 」,並在一次一次的折磨中「詳細」描述了與這些女人「發生性關係」的過程。直到天亮,我被抓著手在這樣的筆錄上簽了名,按了手印。「半年內讓丫的變成臭狗屎。這事整出去,你身邊的那些人會像餓狗碰了一嘴新鮮屎一樣高興的!」王頭目大聲說。

對待人權律師高智晟是這樣,體制內有頭有臉的人被中共打倒時也是個個面臨「讓丫的變成臭狗屎」。羅干在位時曾下令陝西省委迫害70多歲的胡耀邦秘書林牧,羅干說:「你們不要去抓他的政治問題,如果抓他的政治問題,國際上就要造反。你們就捏造他有經濟問題,製造男女關係的緋聞。」中共就好這一口兒,咬爛模特乳頭的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連重慶前司法局長文強的弟媳都給捏造有16個情夫。

高智晟以「唱紅」維持生命

薄熙來的「打黑」打手是甚麼東西,在高智晟律師的文章中已經明瞭了。至於薄熙來的「唱紅」,也不是他的新發明,高智晟描述自己在2007年被綁架期間是如何以「唱紅」來維持生命的。他寫道:「每至餓致眼冒金星時,他們會拿出饅頭來。每唱一遍《共產黨好》、《社會主義好》、《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即可得一個饅頭。我當時的心理底線是除非萬不得已即設法活下去。死對我的妻子和兩個孩子太過於殘酷,但絕不玷污靈魄。在那樣野蠻的氛圍裡,人性,人的尊嚴是毫無力量的。如果你不唱,你不但會被飢餓折磨,而且他們會無休止的折磨你。」

那些隨著薄熙來在重慶津津樂道「大唱紅色歌曲」的人,你們看到高智晟的描述,會不會毛骨悚然,會不會明白薄熙來的險惡用心?

活見人死見屍 耿和跟中共要人

在《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中,高智晟寫道:這時又有人走進來的聲音,「甭他媽的跟他練嘴,給丫的來實在的」,我聽出來者是王姓頭目,「高智晟,你這幾位大爺給你準備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給你伺候了三道,大爺我就不愛囉嗦,後面還要讓你丫的吃屎喝尿,還要拿簽子捅丫的『燈』(後來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丫的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丫的全見識一遍。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實話給你說,爺我也不怕你再寫,你能活著出去的可能性沒有啦!把你弄死,讓你丫的屍體都找不著。……」

耿和表示,對她來說最緊迫的就是要知道高智晟的下落,「人是中共警察抓走的,高智晟至今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你們到底對高智晟做了些甚麼?中共你必須給家屬一個徹底的交待。我今天就是跟你中共要人。高智晟就在你們手裡。你還我的先生,還我的高智晟!」

最後,讓我們用人權律師高智晟的揭露文章結尾:「在這五十多天中間,還發生了一些為人類政府記錄史所不恥的骯髒過程,更能使人們看到,今天共產黨的領導人,為了保衛非法的壟斷權力,在反人性的惡行方面會走得多遠!」「在每次的折磨我的過程中,他們都會反覆威脅說,如果將來有一天,把這次的經歷說出去,下次就會在我的妻子,孩子面前折磨我。大個子每一次都抓住我的頭髮告訴我:『把這次的事說出去了,你丫的死期就到了,幾位大爺隨時找你敗火』。這樣的警告不知被重複了多少次。這些東西的心裏也清楚,這樣的殘忍暴行並不十分『偉大光榮正確』。」

高智晟最後說,「我還想再說一句不太討人歡顏的話,即我想提醒今天共產黨在全球的那些『好朋友』、『好夥伴』們:共產黨對國內人民愈發蠻橫及冷酷的十足底氣,是被我們和你們一同給慣出來的。」
作者:德孤 留言时间:2011-04-30 10:34:38
多谢Jean2009的分享。现在的状况和王洪文受酷刑时比,没有任何好转,反而可能恶化了,普及化了。

唉,现在的这个社会变态,许多中国人,尤其是握有权力的中国人心理变态。而这个社会又有很多为这些握有权力的变态人服务的,比如你这里的王头目,这些家伙也是些变态。再延伸到这个网上,也有很多为这些变态的人盲目辩护,甚至叫好的,他们也是变态。任何一件事情,他们去美国西方,也找出一个例子来,就说明发生在中国的事情是合理的,这叫什么逻辑?这叫变态逻辑,变态者的逻辑。

我曾经专门有文论过变态。这些家伙就是属于这一类的。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1-04-30 12:02:21
纠正我前面的打字错误:Miranda Rule 是说罪嫌有权拒绝回答问题。罪嫌是否有罪由检察官去证明,如果证明不了只能承认罪嫌太狡猾或者自己太笨,不能动刑逼人家招。
作者:星辰的翅膀 留言时间:2011-04-30 15:11:22
凡平说的挺对。点和面的关系,这中间的逻辑关系就不是很多人能分清楚的了,或者就不打算分清楚。一般人都是依据自己的利益来决定自己的观点,只有知识分子才是企图站在尽量客观、尽量公正的角度看问题。中国的知识分子太少了。

你看,西岸同学立刻站出来说,美国也有酷刑,呵呵。美国官员也有贪污腐化,美国州长也自己出钱嫖娼,美国总统也搞婚外恋,这样,俺们中国官员贪污点有啥,咱们中国官员公款进出人间天堂也无所谓,俺们中国官员包二奶说明官员也是人嘛。民主制度也有金钱交易,专制制度还省去了印刷选票、打电视广告的钱。把这些钱省下来给灾区人民,多好?!

面对这样的逻辑,俺总是莫名其妙地觉得侮辱了中国高等教育的伟大功绩,呵呵。
作者:德孤 留言时间:2011-04-30 19:45:54

谢谢星辰的留言。你说得很对。西岸的逻辑思维有问题,不值得讨论。

凡平的逻辑是清晰的。

也谢谢兰兄。

ZT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3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1 回复 fanlaifuqu 2011-5-1 19:51
希望也只是稍大一点的“点”而已。
1 回复 light12 2011-5-1 21:17
fanlaifuqu: 希望也只是稍大一点的“点”而已。
好一点,是不是陈良宇待遇就不错? 不过艾未未就不行了,级别不够。阶级敌人死有余辜。
1 回复 samliu99 2011-5-2 09:50
我觉得没啥,他作恶太多。
2 回复 light12 2011-5-2 15:14
samliu99: 我觉得没啥,他作恶太多。
什么时候能把人当人看,无论你是左派也好,右派也好,地疲流氓也好,高级干部也好,普通百姓也好,首先应该是个人,应该被当成人,这是最起码的。
1 回复 微风淡淡 2011-5-8 03:19
可怜
1 回复 幸运猫 2011-5-17 02:15
真难以想象打 折磨人如王头目的那种“人”(禽兽都比他们强)是怎样一副邪恶的心肝和面容?!他们的妻子睡在他们身边会不会害怕 恶心 胆战心惊----如果她们知道自家的男人那样对待高律师的话?
1 回复 light12 2011-5-17 12:42
幸运猫: 真难以想象打 折磨人如王头目的那种“人”(禽兽都比他们强)是怎样一副邪恶的心肝和面容?!他们的妻子睡在他们身边会不会害怕 恶心 胆战心惊----如果她们知道自 ...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light12最受欢迎的博文
  1. 预告: 4月19日上午9点美国之音专访郭文贵 [2017/04]
  2. 芦笛 无限怀念萨达姆 [2020/01]
  3. 芦笛 治国白痴毛泽东:内政篇(一)......(八) [2020/12]
  4. 芦笛 治国白痴毛泽东:外交篇 [2020/12]
  5. 文贵十九大政治局常委.及政治局委员名单!郭文贵蓝金黄之八弟之死:坑爹坑弟坑朋友 [2017/10]
  6. 6月30日郭文贵报平安直播视频---关于王岐山与范冰冰的关系 [2017/06]
  7. 郭文贵真正的两个常委级“老领导”浮出水面 [2017/10]
  8. 芦笛 略谈中美冲突的实质与前景 [2020/01]
  9. 孫政才私生子DNA對比確認, 王岐山私生子DNA證據呢?(《點點今天事》) [2017/07]
  10. 刘少奇女儿刘平平的悲惨一生 [2012/04]
  11. 直播:明鏡專訪郭文貴第四期(《法治與社會》第49期) [2017/07]
  12. 刘刚   郭文贵爆出的最大特务是明镜的老板何频! [2017/03]
  13. 郭文贵6月11日报平安直播✊️✊️✊️, 6月10日有关海南航空的公告的回复 [2017/06]
  14. 8年后才敢爆出“天上人间“的內 部照片 [2020/07]
  15. 可怜的南非,南非越来越悲剧了 [2019/05]
  16. 坏人已是最坏---个人感悟 [2017/11]
  17. 芦笛 方励之轻狂死了 [2012/04]
  18. 岳东晓歇菜吧! [2011/09]
  19. (ZT) SHWJ 一个人死了,被怀念的是四个活人 [2009/06]
  20. 要不要开车 [2012/04]
  21. 爱国主义与跨国婚姻 [2012/03]
  22. 道德的标准:评婉儿和翰山 [2009/04]
  23. (ZT)芦笛 标题: “辩证法”是最强大的“致愚教”(一) [2009/03]
  24. 我们为什么不应该仇恨日本人? [2011/12]
  25. 难得糊涂 [2013/03]
  26. 捐款有没有违法 [2011/08]
  27. 错误的人到错误的位置 [2012/07]
  28. 科学证伪 [2013/03]
  29. 欲速则不达 [2013/04]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9 09:2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