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笛 我的师傅们(一)

作者:light12  于 2012-6-1 23:4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

时间: 6 01 2012 14:32  

作者:芦笛芦笛自治区 发贴

小家伙们在论坛里谈洗脑,说得热闹,我这才发现,小帮菜时时抱怨老帮菜不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起码我孩子是这样吧),其实他们对老帮菜更隔膜。一位年轻网友完全以今日的状况去拟想昨天,竟然以为毛时代也有什么业绩考核,晋级提升之类,也无法想象、更无法理解为何学历不是招聘标准之一。所以,看来还是得让小家伙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老头讲那过去的事情”。

现代年轻人,除了脑残的毛左外,对毛时代的朦胧想象,大约就是“血腥,残暴”,这完全正确,但并未说出毛泽东的统治与其他共党统治的区别,那就是“反智主义”。此乃毛泽东独家商标,是由他的个人经历、智识与性格决定的中国特色。除了柬埔寨以外,从未见于任何其他共党国家。就是这,而不是凡共党国家都有的血腥残暴,给中国人带来了特殊的额外的苦难。而毛之所以至今为广大工农深情缅怀,这也正是原因之一。

诚然,国际共运的共同特点,就是猜疑、敌视、迫害乃至屠杀知识分子与文化精英,即使不把他们当成专政对象,也时时处处怀疑脑后有反骨。列宁不但在内战期间命契卡滥杀知识分子,而且在结束内战后立即将俄国的文化翘楚驱逐出境(还要他们自己掏钱付路费)。斯大林上台后更是大杀知识分子。流风余韵传到中国,“苏区”的“知识分子” (小于“知青”,也就是识文断字的人)也成了“肃反对象”,张国焘本人是北大肄业的,却将四方面军的“知识分子”杀的干干净净。以致许多革命者都假装不识字,这才侥幸保住一命。这优良传统传到了波尔布特手上便发挥到了极致,以致越南攻入柬埔寨后,想找个识字的人当村长乡长都没辙。

但毛共与苏共乃至其他共党的重大区别,是后者并不搞反智主义。苏共和其他共党仇视猜忌知识分子,乃是其信奉的反人类的“阶级斗争”学说决定的。知识分子因为主张思想自由与学术自由,抗拒洗脑,当然要被他们扣上“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帽子,当成“阶级敌人”痛加整肃。但他们并不因此就连知识本身都否定了。相反,列宁的口号是:“只有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成为共产主义者”;“学习学习再学习” 。而斯大林的口号是“革命青年向科学大进军”;“技术决定一切”,等等。

因此,相较中共而言,苏共的治国之道还是比较“理性”的。他们的“知识分子政策”,也就是按“阶级学说”,将人分“他们和我们”两类:旧知识分子是靠不住的“他们的知识分子”,顶多只能暂时利用。在此期间,“我们”必须迅速培养出“自己的知识分子”来取代“他们”。为此,苏共开展了“文化革命”,在全国为工农扫盲,以俄罗斯文学艺术经典作品恶补之,以提高其文化素质;更在各地开办大批“速成中学”与技术学院,在首都办“红色教授学院”,等等,试图在短期内培养出“自己的”专业人才。苏共党魁都以“大老粗”为耻,都刻意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新贵们都时常带全家去观看芭蕾舞、歌剧等等,还延请外文教师为子女开小灶。在其回忆录中,赫鲁晓夫多次流露了对青少年时代失学、后来又忙于工作无法求学的遗憾。而斯大林之所以从未考虑过以他为接班人,也是因为嫌他没文化。反过来,马林科夫为了争夺接班人的大位,博取斯大林青睐,不惜将自己的办公室改成图书馆,装出一副“学者”的样子来。

这与毛共完全是两回事。奇怪的是,毛泽东与斯大林的经历极为相似:从小就受富家子弟欺负,长大混迹革命队伍后,仍被“知识分子”鄙视(斯大林和毛一样,都是被海龟鄙视的土鳖,但俄国的海龟如托洛茨基、布哈林等人还真是知识分子,而中国的海龟如王明博古等人则是知青),因此两人都为进攻性自卑情结所苦,都埋下了对知识分子深重的嫉恨与复仇心结,上台后便大规模向全社会报复。

但斯大林也就到此为止,并不反过来认为鄙视他的知识分子们毫无知识,更未把嫉恨扩大延伸到知识本身上去,而毛“全心全意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的“民粹主义”则空前绝后,他不但在道德上圣化工农,将农民的脏手与脚上的牛屎画成圣像上的光环,把原始农业劳动当成净化灵魂的宗教仪式,还要在智识层面拔高工农,硬要他们把说得比知识分子还有学问,更聪明能干,鼓吹“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不但反复发动“技术革新与技术革命的群众运动”,甚至下令“工农兵占领上层建筑意识形态舞台”。他从道德上否定知识分子还不够,还要硬说“所谓知识分子,其实是比较没有知识的人”,甚至株连到一切书本知识上去,提倡什么“实践出真知”,到后期更是认为“知识越多越反动”。知识分子成了所谓“臭老九”,排名仅次于“地富反坏右资叛特”。元朝虽有“九儒十丐”之说,但那其实是夸张而非实情。即使是蒙古人,也不曾彻底毁灭文明,其治下文化还相当发达,郭守敬、关汉卿、施耐庵、罗贯中就是其代表。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人类历史上还从未见过毛泽东这种以狂热丑诋毁灭一切文明积累为其历史使命的痞子皇帝,真真是超过秦始皇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一亿倍。

这才是毛当国给中国带来史无前例的灾难的根本根源。中苏两共都邪恶,但中共更在邪恶之外加上了摧毁力更强大的纯净的愚蠢。苏联也搞“大跃进”,但人家花了十年功夫,就把农业国变成了强大的工业国,建成了世界一流的国防工业体系。而中国的大跃进则是“以钢为纲”,全民砸锅卖铁拆房子建“小土群”(炉温连钢铁的熔点都达不到的所谓“土高炉”,亦即西方所称的backyard furnaces 构成的集群),下图所示就是典型的“小土群”:






全民炼钢再加上“农业大跃进”,也就是“深耕一米,每亩万斤肥”,“密植”外加“车子化”、“滚珠轴承化”(那阵子还专门拍了部电影《钢珠飞车》)、“超声波”等诸多名堂,结果就是三年大饥荒,工农业彻底崩溃,全国财政破产,其后果并不亚于一场核大战,只是没有核污染罢了。世界历史上还从未见过这种反智主义引出来的灾难。苏联当然也有大饥荒,而且不止一次,但那是出于邪恶的谋杀,不是愚蠢造成的灾难。

大跃进时,我还在上小学五年级。进工厂,已经是十多年后了,不过反智主义仍然是基本国策。我从学工干起。那阵的学工,第一年15元月薪,第二年18元,第三年是21元,三年满后转正,转为一级工,31.5元的月薪(因地区、厂的级别以及工种而不同,若是重工,又是省属工厂,则似乎是33元),次年转为二级工,36元月薪(重工好像是38元)。无论是转正还是晋级,都是自动的,人人有份,并不需要评议选拔。但涨到二级工后便停留不动。从1958年参加工作的老工人到我等,统统是二级工。

正因为此,那阵子工人连做梦都盼加工资,当时无论中央开什么会,都必有谣言流传,不是“十大开过就要加工资了”,就是“四届人大开过就要加工资了”。我听到后总是嗤之以鼻,知道那完全是一厢情愿说梦话。但不盼也不行哪,生活真是水深火热。那阵子的一包香烟3毛8。我一个月的工资,买十条烟都不够。一个上海表是120元,而一部最便宜的自行车也要180元。当然,比起其他人来,尤其是比还在农村的知青们来,我过的是贵族的日子了。多年后说起往事,还引起过老肚子(亦即小钟他杜爷爷)因嫉妒我的贵族生涯而产生的极大义愤。其实别说是他了,就连如今美国名牌大学的非文人教授,当年也是穿着黑棉袄,腰上系根草绳,蹲在大炕上,卷起缅裆裤来,往大腿上吐口吐沫,把自种烟叶在大腿上卷成烟卷,点燃了“格支格支”地吸得美滋滋的。只是那老东西没文化,未必知道或记得鲁迅的《肥皂》里四铭想象的为孝女洗澡的“格支格支”声。

直到1978年还是1979年,亦即英明领袖华主席一举粉碎四人帮后一两年,被冻结了20年的工资才首次解冻。那阵我已经上大学去了,我上大学是带薪(5年以上工龄即可带薪),还保留着工职,因此理论上也有加薪资格。我特地回去看了一下,还参加了一次车间大会。但见会场上剑拔弩张,杀气腾腾,往日要好的穷哥们一个个如同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见我来参加会议,个个脸色铁青,以猜忌和仇恨的目光,冷冷地看着我这突然冒出来的竞争者。

我不想跟穷哥们动刀子,再说自己去上学还想加薪,也实在说不过去,于是就知趣而退。但我太太的情况完全不同。她的工龄比我还长一年,人非常老实纯善,从不会为自己争什么。中国哲学就是“马怂被人骑,人善被人欺”。领导知道,不给她晋级,她也不会去吵闹,于是第一榜公布的加薪名单上就没有她的名。可惜他们忘记了她现在已经是芦太了,而芦某可不是让人随便骑在头上的大善人。

于是我就去找他们车间主任与党支部书记,开门见山地说,我们并不是那种自私自利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者,而是非常自觉、通情达理的无产阶级战士。这次加工资,我本人因为已经脱离了生产岗位,所以自觉放弃,但我太太多年来在厂里出大力,流大汗,为厂子苦出了一身病,还一天事假病假都没请过,可这次第一榜上却竟然没有她的名。请问这是什么原因?如果这只是上级领导对她的考验,看看她的觉悟有多高,那我们可以接受,但若是到后来真没有她的份,那我将绝对无法容忍,到时我芦某人认得二位,我的拳头可认不得二位。

这话是我笑嘻嘻地跟那对狗男女说的,他们也不好翻脸,但明显受到了震慑。于是第二榜上就有了她的名字,第三榜也没落下。她提了一级,工资比我多了几块钱(是多少我忘了)。这还算是顺利的,第一没有送礼,第二没有托关系,虚声恫喝一番也就见效了。那阵子官僚集团还没完善控制镇压工人的全套软硬件,因此“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丛林哲学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有效的。要搁这会儿,我可能立即就被保安抓起来扭送公安局了吧。

这就是我所经历过的晋级加薪,哪来什么业绩考核?学历就更不是标准了。相反,我硕士生毕业后,才发现“学历越高越倒霉”。我去上学期间,当年本科同学们都给提为讲师(或相当级别)了,我毕业后却还得从助教干起。若不是去大吵大闹一番,学校也不会在次年将我提为讲师。那晋级也跟我当年在工厂见识过的晋级没什么区别,毫无什么业绩考核。那阵大学里并未普遍开展科研,教师也就是教书匠,并不做研究,根本没有什么论文。要考核,怎么个考核法?大家都讲课,又不是中学,还有个升学率作硬指标,谁能说谁讲的更好?

ZT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light12最受欢迎的博文
  1. 预告: 4月19日上午9点美国之音专访郭文贵 [2017/04]
  2. 芦笛 无限怀念萨达姆 [2020/01]
  3. 芦笛 治国白痴毛泽东:内政篇(一)......(八) [2019/12]
  4. 芦笛 治国白痴毛泽东:外交篇 [2019/12]
  5. 6月30日郭文贵报平安直播视频---关于王岐山与范冰冰的关系 [2017/06]
  6. 孫政才私生子DNA對比確認, 王岐山私生子DNA證據呢?(《點點今天事》) [2017/07]
  7. 文贵十九大政治局常委.及政治局委员名单!郭文贵蓝金黄之八弟之死:坑爹坑弟坑朋友 [2017/10]
  8. 郭文贵真正的两个常委级“老领导”浮出水面 [2017/10]
  9. 直播:明鏡專訪郭文貴第四期(《法治與社會》第49期) [2017/07]
  10. 郭文贵6月11日报平安直播✊️✊️✊️, 6月10日有关海南航空的公告的回复 [2017/06]
  11. 刘少奇女儿刘平平的悲惨一生 [2012/04]
  12. 润涛阎:梁警官事件暴露出来的家教短板 [2016/02]
  13. 可怜的南非,南非越来越悲剧了 [2019/05]
  14. 刘刚   郭文贵爆出的最大特务是明镜的老板何频! [2017/03]
  15. 郭文贵8月6日揭示:北戴河咬得一塌糊涂,党内一锅粥 [2017/08]
  16. 坏人已是最坏---个人感悟 [2017/11]
  17. 岳东晓歇菜吧! [2011/09]
  18. 芦笛 方励之轻狂死了 [2012/04]
  19. (ZT) SHWJ 一个人死了,被怀念的是四个活人 [2009/06]
  20. 要不要开车 [2012/04]
  21. 爱国主义与跨国婚姻 [2012/03]
  22. 道德的标准:评婉儿和翰山 [2009/04]
  23. (ZT)芦笛 标题: “辩证法”是最强大的“致愚教”(一) [2009/03]
  24. 难得糊涂 [2013/03]
  25. 我们为什么不应该仇恨日本人? [2011/12]
  26. 错误的人到错误的位置 [2012/07]
  27. 捐款有没有违法 [2011/08]
  28. 科学证伪 [2013/03]
  29. 欲速则不达 [2013/04]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21: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