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笛 也谈中美之間的冲动与误判——与冯胜平先生商榷(一)

作者:light12  于 2013-2-26 12:1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已有8评论

 时间: 2 22 2013 10:34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

也谈中美之間的冲动与误判
——与冯胜平先生商榷


芦笛

近读冯胜平先生大作《中美关系的错误:冲动与误判》,感触殊深。如果我理解无误,该文的主旨似乎是:

1)70年前,中共已经显示了他们将成为未来中国的主​​人的种种迹象。相对于重庆,延安是一个生机勃勃、充满活力、充满希望的美国式的乐园。所谓的“中国老手”(Old China hand)谢伟思、戴维斯等人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认为美国政府押错了宝,支持了扶不起来的蒋介石政权,却从不支持本应支持的中共,如此必然导致战后出现一个反美的中国。可惜美国政府却充耳不闻这些基于远见卓识的忠告,于是战后果然出现了一个疯狂反美的中国,而他们却在麦卡锡主义甚嚣尘上时被抛出来当了替罪羊。

2)如今美国又在重犯类似的错误,把中国的异议人士那些扶不起的刘阿斗当成未来中国的执政者,却认识不到将来出现的只可能是一个“中华军国”,历史留给美国政府的机遇,就是在“反美的中华军国”与“亲美的中华军国”中作出选择。很明显,前者对后者不利,所以,美国政府必须纠正错误,把宝押在中共当权派一边。新近出现的中日领土争端,就是对美国政府的判断力的严峻考验。

3)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也可能严重低估日本人的勇气与决心,误以为日本人也如国人一样,是被共党从小吓唬大的,也严重低估了美国政府忠于盟约的信义,是以想用《孙子兵法》中的“不战而屈人之兵”之计,靠边缘政策吓倒日本人与老美,兵不血刃地夺取钓鱼岛。双方的误判再与领袖的冲动纠结在一起,就很可能导致擦枪走火,使得一场本来双方都不想打的大战爆发。

老芦不敏,对以上各点均不敢苟同,因作此文,就教于冯先生。


一、七十年前的错误:谁的冲动与误判?


本来,戴维斯与谢伟思究竟是什么样的“中国老手”,看看他们笔下的延安就够了。冯先生自己就引用了谢伟思给国务院的报告:

“我们一行所有的人都有同样的感受:我们似乎来到了另一个国家,见到了不同的人民。人们的精神面貌和气氛是如此的截然不同。无论官员还是平民,都坦诚相待,非常友善,没有任何的装腔作势和繁文缛节。延安没有警察,士兵也很少见到,没有乞丐,没有极端的贫困,这里祥和宁静。然而在重庆,警卫森严,人们如临大敌,场面异常紧张,奴颜婢膝的丑态到处可见。” “我们全力支持的政权(蒋介石政权)的表现和我们发誓要消灭的敌人(日军)是如此雷同;而我们从不予支持的中共却又与我们美国人自己这般相象。真是不可思议!”

在延安整风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的今天,任何人都能一眼看出这些屁话荒唐到了什么地步,而谢萎私(withered private part?)的洞察力又是何等可笑。

其实也不用知道延安整风真情,任何在大陆长大的人都该知道我党是何等善于做戏的戏子兼骗子。只有在他们统治下,欺骗性表演才达到了人民战争的宏大规模,真正成了全民生活方式。犹记“乒乓外交”之后,陆续有些西方访客光临了敝乡。那时我是工厂车间“理论小组”成员,负责向工人们宣讲上面发下来的教义问答,其中穷尽了一切外宾可能提到的问题,提供了标准答案,所有的人都必须背得滚瓜烂熟并通过考试。我党造假可以到这种地步:70年代西哈努克访问成都前夕,一夜之间,车队要经过的街道的两侧的平房统统成了二层楼,那高出来的一层只有当街那面墙,统统是用纤维板搭起来的舞台美工杰作。当然,和只有个空壳毫无瓤子便庄严下水的“万吨轮”,这点舞美艺术还真算不了什么。

熟悉中共党史的人就更不必说了。在外宾面前,我党控制人民从来是搞“外松内紧”那一套。重庆“戒备森严如临大敌”,恰是因为国民党没本事控制住人民,所以不得不采用那种无效手段。可叹的是,“中国老手”们对阿共控制人民的伎俩一无所知。早在30年代,亲共记者斯诺就曾歌颂毛泽东的窑洞前只有一个卫兵,而蒋介石光临西安时全城如临大敌,由此可见民心向背,云​​云。谢伟思身为国务院官员,在40年代还重复那滥调就实在不该了。只要善于观察,共党那套也不是不能识破,人林培瑞在70年代访华就不曾乖乖入彀。

当然,似乎也不能责备那个私处萎缩了的人(《聊斋•仙人岛》上“前阴尽缩”的王勉?),不是老美太傻,而是共军太狡猾。只有长期在近距离观察的苏联特务弗拉基米洛夫,才有可能窥见铁幕后的肮脏一角。据他披露,1944年4月,因为外国记者团要访问延安,中共紧急动员了359旅和第一旅,去把通往延安及其冬季营地道路两旁几百公顷的罂粟铲了。

这不是说中共不曾一心想抱老美的粗腿。其时苏联陷在对德战争中,自顾不暇,又与日本签订了中立条约,不敢也无力支援中共,中共暂时失去了靠山。毛泽东深知“自力更生”是忽悠人的屁话,确实想骗到美援,不仅他本人向美国官员表示过访美意愿,而且还在中央统一了口径,不仅在《新华日报》上连篇累牍歌颂美国的民主(请参看笑蜀着《历史的先声》),还对访问延安的美国人满口谎言,把自己的真实政纲隐瞒得严严实实,千方百计撇清与莫斯科的上下级关系,把自己装扮为只对“土地改革”有兴趣的“农业社会主义者”。

当时与中共有接触的老美无不着了道儿,上当者绝不光是那萎私先生。 “狄克西代表团”访问延安后,其团员纷纷大放厥词,竞相暴露他们对中国尤其是中共的一无所知。记得有位先生曾言之凿凿地断言,中共根本不是真正的共产党,对共产主义毫无兴趣,不过是一群“土地革命党人”而已。他接触过的党魁中,只有周恩来一人曾表示过他们将最终在中国建成共产主义。可就连这位周先生,也曾无限肉麻地对史迪威(屎滴萎,shit dripping onto withered private part?)献谄,无耻地说如果史将军夺取了蒋介石的指挥权,他愿在将军麾下作一名冲锋陷阵的小兵!

所以,七十年前,老美确实作出了误判,但犯下这历史性错误的罪人不是别人,正是史迪威、谢伟思、戴维斯等半瓶醋烂仔。他们向美国总统歌颂中共、狂进蒋介石的谗言,致使杜鲁门那感情用事的软耳朵白痴听信了那些疯话,极度鄙视憎恶贪污腐败的国民党,在马歇尔搅屎失败后,竟然在苏联倾全力援助中共的同时,悍然对中国实行武器禁运,致使神州迅速陆沉,直至今日还看不见一隙之明。七十年后回顾历史,不能不承认共和党人对力薄儒民主党“丢掉中国”的指控是基本符合事实的,而谢伟思、戴维斯等烂仔受到审查完全是咎由自取,只可惜放过了史迪威那老匹夫(他1946年就因多行不义必自毙而死翘翘了,可惜!可惜!)。


二、“得民心者得天下”?


这是谢伟思那狗屁报告的主旨,似乎也得到了冯先生的认同。在他们看来,中共夺得天下,似乎就是因为获得了大多数中国人民的拥戴。这误识似乎颇普遍,但我已经在《毛主席用兵真如神? 》中批驳过了:

“抗战胜利后,中共已经壮大为握有百万正规军和两百万民兵、统治着上亿人口、拥有庞大地盘的强大力量,获得了与国民党争天下的雄厚本钱。依愚见,到此地步,即使苏联人不出兵,国府顺利接收了东北,蒋介石也未必能消灭共产党,大概只能限制起来,但彻底肃清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若苏联不出兵,则我党也绝无可能靠'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夺取天下。

前文反复指出,国共相争,共党最大的主观优势,是拥有列宁革命工艺学那个伟大法宝,包括邪教提供的'精神原子弹'以及组织、发动、操控人民群众的强大手段。它使得我党能最大限度地榨取根据地的全部人力物力资源,将之用于战争。而国民党作为标榜实行了宪政的执政党,根本就不可能也不敢这么做。交战一方实行的是现代的'总体战',亦即治下每个百姓都在直接间接地为战争服务,而另一方实行的则是由军队包办的传统平叛战争,双方战争组织方式与动员能力的优劣判若云泥。如果国共相争发生在古代,用的是冷兵器,则共党在拥有百万大军,上亿人口之后,即可轻易打败国府,就跟秦国靠'举国体制'最终扫灭了六国一样。

但国共交战发生在西式武器发明之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如果没有苏联人提供的重武器,土八路绝无可能靠老套筒红缨枪席卷全国。在飞机坦克大炮面前,百万土八路不过是一堆体积比较壮观的肉。这本是人类常识范围内的事,早在1900年就由拳匪为咱们演示​​过了。

要言之,在苏联入侵满洲前,中共拥有的只是邪教软实力优势,但硬实力即所控制的疆域、资源特别是武备远不及国民党,就综合实力而言,断无推翻国民党的希望。苏军入侵满洲后,为中共提供了大片根据地、大批轻重武器以及强大军工生产能力,为我党注入了打败国府的硬实力,使得国共实力对比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倾斜,国民党的败局便于此注定。一般人的误区,是以为我党光凭软实力便能打败国军的硬实力,此乃伟大领袖毛主席那'彻底的唯物主义者'用来破坏全民大脑的致愚剂。而右愤又彻底否认我党的邪教优势与列宁革命工艺学的强大威力,把中共征服全国完全看成了单纯的军事胜利。 ”

如果美国政府不听信谢伟思等烂仔的谗言,而是如苏联一般倾全力援助国府,或至少施加压力,吓阻苏联对中共的支援,防止当时中国最发达的满洲沦为中共的战争基地,则鹿死谁手正未可知。

(未完待续)
ZT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2 回复 老阿姨 2013-2-26 14:11
   谢谢介绍。
2 回复 light12 2013-2-26 14:16
老阿姨:    谢谢介绍。
谢谢
2 回复 老阿姨 2013-2-26 14:31
light12: 谢谢
   等我安顿好了,再仔细学习你介绍的这些博文。祝新春鱼块!
2 回复 light12 2013-2-26 14:37
老阿姨:    等我安顿好了,再仔细学习你介绍的这些博文。祝新春鱼块!
祝新春鱼块!开卷有益
2 回复 tsueict 2013-2-26 22:03
是老美太傻! It's truer today. “中国老手” need 3,000 - 300 = 2,700 more years to understand 中国.
3 回复 light12 2013-2-27 03:49
tsueict: 是老美太傻! It's truer today. “中国老手” need 3,000 - 300 = 2,700 more years to understand 中国.
  
2 回复 总裁判 2013-3-1 08:41
芦笛才学过人。
2 回复 light12 2013-3-1 08:44
总裁判: 芦笛才学过人。
如是如是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13:0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