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e 她们为什么不指出卞案凶手是谁 等

作者:light12  于 2014-1-21 22:3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已有6评论

时间: 21 1 2014 01:27  
作者:crane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

本不想再说这事,看到马悲鸣楼下指控“王友琴比宋彬彬更知道凶手是谁,但她不说”,所以再多说几句。

主要想说两件事:第一,从卞仲耘被打死的时间表看,宋彬彬、刘进等红卫兵负责人更有可能知道打人凶手是哪些人;第二,举出证据说明宋彬彬们不仅知道凶手是谁,且还曾公开表示不会披露凶手名字,同时转述她们不公开凶手的理由。


一、谁更有可能目睹打人凶手

先来看看卞案时间表,以及王友琴与宋彬彬等人自述的身在现场时间。综合当事人的描述,卞仲耘被害时间表如下:

1966年8月5日下午2时左右,开始对卞仲耘等5名“黑帮”的批斗,先是戴高帽、泼墨汁游校,被推攘着拉上高台,令其自报“罪行”,然后由学生“揭发”、“控诉”。据王友琴1986年文章,她看了到了这一幕。

揭发、控诉之后,黑帮们被拉下高台去劳改,时间大约在2时30分到3时之间。这时王友琴累了,回去教室,没有看到以后发生的事情。

在所谓的“劳改”过程中,卞仲耘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摧残。1966年8月8日,卞仲耘死后第三日,张静芬老师写了一封匿名函给王晶垚,描述当时情形如下:

“在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她被很多带钉子的粗木棒和板凳腿乱打,罚她下跪就下跪,罚挑土就挑土。她和胡志涛、汪玉冰都挑不动(很大的筐),挑不动就乱棒猛击头部、上身,肉都被一块块带下来。(胡志涛说,这是违反政策的。后来就被用绳子捆起来手。)(现胡汪都住进了医院)后来又被罚去扫厕所,在刚登上第三层台阶,在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她就一头晕倒在宿舍楼的台阶上。当时大小便失禁,只有大口呼吸的份儿了。而竞还被认为装死不老实,被用脚乱踢头部及身上。不马上送医院。”

据多位当事人的证词,卞仲耘倒下的时间是下午4点,她被装上拖车,用报纸覆盖,不许送医,就这么摆了三个小时。据说,用报纸覆盖的原因,是怕影响不好。

晚上7点,太阳落山,卞仲耘被允许送往医院,被宣布死亡,“死因不明”。

据刘进、宋彬彬自述,那天她们曾两次阻止打人。一次是“下午两点多,几个初中同学急急忙忙跑进来,说大操场上打人了”,刘进去跟她们说,“你们该斗斗,该游游,但不能打人”,然后离开。这是在劳改以前批斗会的时候。

第二次是在“劳改”过程中,“过了一段时间,又有低年级的同学跑来说,后操场正在打人。” 赶到现场,“我们说了一些‘劳动可以,不要打人’的话,呆了一会儿,看到没有人再打人才离开。 ” 这是在劳改过程中,她们一定看到谁动手打人。

从这些叙述可知,刘进、宋彬彬等负责人,虽然不在现场,却不断有人来报告现场动态。奇怪的是,到了下午四点卞仲耘倒下,这么大事情,却反而没人报信了。刘进、宋彬彬推说直到三个小时后的“傍晚时分”才得知。

关于卞仲耘倒下时的情形,工友王友海在1966年是这么描述的:学生说卞仲耘装死,令王友海将卞装上车,运到垃圾台,王心中有气,直接拉到了总务处。

“我们进去一看,楼道、总务处挤满了人。总务处里,郭主任(郭建华)、刘医生等人都在。(问:李校长(李天翼)在不在?含糊其词地说没看见。),我们问怎么办?没人敢负责。刘医生只是说送医院,但是没人出头送。没人负责,我们两个人怎能送去医院?我们就把人拉到东楼后面院子里我们住的房子前商量,学生觉着人躺在车子上看着寒碜(意即难看),就叫我们用写大字报的白纸盖起来。我们就跑进屋子里,不敢再出来”

看的出,这件事当时学校总务处的好几个人都在,却如没头苍蝇般,找不到负责人出头将人送医院。现场的学生们不怕人死,只怕“看着寒碜”,要用大字报盖起来,拖到太阳落山才送医。

综上所述,从事件时间表看,王友琴没有看到劳改场面,而宋彬彬等负责人至少目击了“劳改”过程中的部分打人场面。谁更可能亲眼目睹打人凶手,应当很清楚了吧?


二、知情者为什么不说出名字

2010年,冯敬兰、刘进、宋彬彬、于羚、叶维丽合写了《也谈卞仲耘之死》,为宋彬彬翻案。据冯敬兰说,她们其实很早就知道凶手是哪些人,但是绝不会公布。其中理由,冯敬兰特别写了一篇博客文章来阐明,标题是《为什么不说出你的名字》,她是这样说的:

“我先讲一个与此无关的故事。前不久,我的一个好友和我谈到校长之死的争论时,讲了自己的亲身经历。文革时朋友正读高一,班里一个产业工人的女儿,平时不起眼,突然成为斗争老师殴打同学的急先锋,她在对女班主任毒打之后,把一壶开水浇到了老师的下身。严重烫伤、感染、溃烂在66年夏天给老师带来了巨大痛苦,并造成严重残疾。文革结束后,朋友所在的部门接到一封检举信,告发的正是那个女生。朋友把信锁在抽屉里,内心挣扎了许久,终于决定不转给她的单位。朋友说,如果我把信转过去,她的一生可能因此就毁掉,这将造成我终生的不安。老师既然没有告发她,就应该给她反省的机会和时间。现在,那个女生已经退休,她也是老师,工作干得不错。朋友说,我认为我做得对。

朋友的故事让我沉思很久。

2006年某天,北京有对17岁的双胞胎兄弟和各自女友,在夜晚出去找乐,在南新华街公交车站遇到一个避雨的中年妇女,他们把她挟持到一处拆迁房里,轮流殴打、百般折磨,一直到奄奄一息,还抢走了她的手机、钱包。那个妇女死在现场。两天后,他们如法炮制,又拦截了一个捡垃圾的老妇,把她打伤。四人以“故意伤害罪、抢劫罪”被起诉,前不久,北京市司法机关对双胞胎的哥哥判以无期徒刑,弟弟14年。

这个案件与文革中校长之死有相似之处,一是年龄都在17岁左右,二是故意伤害,致人之死,三是手段残忍。文革后,卞校长家属曾经起诉高一部分学生致校长死亡的背后怂恿者,一位教员的妻子,法院没有判处。卞校长家属同样不能指认具体学生,一直期待的是她们能够登门有所表示。

法律不能解决的事件,舆论的审判又能怎样?”

马悲鸣 道理很简单  时间: 21 1 2014 13:00  
因为凶手就是王友琴班上的同学,她若讲出来,会被同班同学骂。而且她死咬宋彬彬除了恨以外,还有掩蔽本班凶手的作用。

宋等人至今仍有领导情怀,做出站得高看得远的样子,不肯讲出凶手名单。因虽然不是一班的,但毕竟是同校的。

最好只好让卞仲耘家属自咽苦果。

一票友 这你可错了,舆论的力量,远远大于法律的。法律无能为力,不代表舆论也无能为力,恰恰相反,正是舆论大显身手的时候。      时间: 21 1 2014 02:36  
当年辛普森的世纪审判,对那个做伪证的警察,
法律没有任何惩罚,但是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
那个警察辞去了工作,而且再也找不到体面的工作了。

即使在中国,这种例子也很多,
你注意观察一下看看。

crane 卞仲耘案证人证词 时间: 21 1 2014 01:32  
可在这个网站找到
http://yhcw.net/bian/Main/Evidence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2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1 回复 dld 2014-1-21 22:44
冯敬兰、刘进、宋彬彬、于羚、叶维丽合写了《也谈卞仲耘之死》,为宋彬彬翻案。据冯敬兰说,她们其实很早就知道凶手是哪些人,但是绝不会公布。其中理由,冯敬兰特别写了一篇博客文章来阐明,标题是《为什么不说出你的名字》.............

冯敬兰、刘进、宋彬彬、于羚、叶维丽 应该受到人权法庭的审判,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 回复 light12 2014-1-21 22:54
dld: 冯敬兰、刘进、宋彬彬、于羚、叶维丽合写了《也谈卞仲耘之死》,为宋彬彬翻案。据冯敬兰说,她们其实很早就知道凶手是哪些人,但是绝不会公布。其中理由,冯敬兰 ...
审判老毛吧
1 回复 dwqdaniel 2014-1-22 00:38
她们为什么不指出卞案凶手是谁? 因为她们的爸爸叫李刚!谁敢动她们?
1 回复 寇一仁 2014-1-22 01:34
这是包庇罪!
2 回复 light12 2014-1-22 08:51
dwqdaniel: 她们为什么不指出卞案凶手是谁? 因为她们的爸爸叫李刚!谁敢动她们?
就是
3 回复 light12 2014-1-22 08:51
寇一仁: 这是包庇罪!
没治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30 10: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