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孟源【美國】美國政壇的系統性腐化【美國】【戰略】從Manafort案談起

作者:light12  于 2018-10-28 00:2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已有28评论

王孟源【美國】美國政壇的系統性腐化
2018/09/26 16:17:34
我在上一篇文章提到了英國早美國一百多年稱霸,現在已經過了盛極而衰的階段,進入一個停滯但是穩定和富裕的社會。相比之下,接棒成爲世界霸主的美國,崛起的過程更爲突然,衰落得卻也更快;在重要的政治、社會和經濟指標上,僵化和腐化的程度都比英國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所説的“僵化”,主要針對經濟上的垂直流動性(Vertical Mobility),也就是貧苦子弟晉身中產階級,和中產階級後裔加入“菁英”(“Elite”的定義很多,而且往往互相矛盾,所以有必要在此澄清:我在這裏所指的,不是文化、教育和思想上的菁英,而是能獨霸經濟成果的財閥和其他社會頂層權貴,亦即美國人所稱的“1%”)之列的機率。在冷戰後期,原本以垂直流動性高而著稱的美國社會,進入反轉;冷戰結束後,這個過程持續加速,至今美國已經是先進國家中,社會流動性最低的國家之一。雪上加霜的是,不但階級之間有了極深的、難以跨越的鴻溝,中低階級也被結構性地剝削,以致這個鴻溝越來越寬,例如中位收入在過去30年基本停滯,經濟成長的成果,有90%以上進了1%人的口袋。這兩個現象,在英國也有發生,但是程度上就比美國要輕得多。
我在幾年前已經解釋過,這個現象始於1970年代初,美國財閥針對詹森總統“Great Society”政策的反動。在實際演化過程中,有三條重要的主軸:
1)公辦義務教育的退化,使得中下階層學生在大學入學的時候就已經面對很高的競爭門檻,先天性地被淘汰出菁英階級的備選之列。這個問題來自白左教育“專家”的愚蠢,和既得利益階級在宣傳和政治兩方面的鼓勵和縱容。英國至少已經認識到其嚴重性,并且著手改革;美國則毫無改革的動機和能力。
2)去工業化和經濟金融化過於激烈,使得中產階級的轉行及適應成爲不可能的任務。金融先天就有獨占市場經濟利潤的趨勢,全球化更推動外包生產這個以放棄就業來換取利潤的高招,在放任經濟學(Liberal Economics)主導的政策下,兩者都必然被推到極致,以追求獲利率的歷史性新高;英美在這方面的表現是一致的。但是薪水階級也必然面臨隨時可能失業和無法要求加薪的囧境,英國至少還有全民健保和其他福利保障,美國在這些方面比起第三世界還頗有不如。
3)政治階級的腐化,和中下階級選民的愚化,兩者相輔相成,確保了任何改革的動力,都被“斗轉星移”(即姑蘇慕容氏的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而反而創造進一步加劇階級鴻溝的新裂痕。這個過程,我也早已反復論證過好幾次了,但是這兩年的發展,尤其是Trump當選後的倒行逆施(例如為富人減稅),仍然遠超任何理性的預期。這種歷史性的民粹化,是一個量變而成爲質變的現象。
我在下一篇文章會詳談一些相關的事實細節。

出處: 【美國】美國政壇的系統性腐化 - 王孟源的部落格 - udn部落格 http://blog.udn.com/MengyuanWang/116683072#ixzz5V9ItZGXY

王孟源【美國】【戰略】從Manafort案談起
2018/09/26 16:55:49
上個月,曾經在美國政壇玩得很開的Paul Manafort接受宣判,十八項罪名中被定罪了八項,都是逃稅或與其直接相關的罪行。本月,他又與特別檢察官Mueller達成認罪減刑協議,罪名是“Unregistered Foreign Lobbying”,“未登記為外國説客”。這似乎是美國司法系統打擊貪腐的一次勝利,但是如果仔細檢視詳情,就會得到相反的結論:亦即Manafort雖然行爲極爲囂張,會吃上官司卻是極特殊情形下的獨例。
首先,美國國會在冷戰後對IRS(國稅局)的預算做了多次的削減,以往令人汗毛直立的隨機查稅(原本扣減額報得越高,被抽查的機率越大;這對不想交稅的百萬富翁和億萬富翁,例如Trump來説,很不方便),現在已經基本停滯。逃稅罪越來越成爲檢查官無法用正面攻勢對目標定罪之後的備用手段。
有些讀者或許記得,在1930年代美國聯邦政府也是用逃稅的罪名,才制服了芝加哥的黑幫老大Al Capone。但是那是因爲Capone的主業,例如謀殺、勒索等等,都不是聯邦法的範疇;而且他主領大型組織犯罪,白手套和替罪小弟很多,很難把罪行定到他自己身上。這些因素,對Manafort並不適用。真正難以從Manafort的罪行追查其他共犯的原因,是美國政壇的系統性腐化,不但法條已經被徹底弱化(例如將起訴條件提高到不可能達成的層次,我曾在《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三)》一文中,解釋了金融法的類似案例),即使法律仍在,因爲議員和大官們人人皆如此,也就沒有檢察官願意浪費自己的職業生涯和精力去追查。所以貪腐既不是Manafort名義上的罪名,也不是他被權力階級甄選出來追殺的真實原因。
他最早被FBI盯上,是因爲回溯幾年前他曾經為親俄的前烏克蘭總統當説客。但是這個要求外國説客必須登記的法案(FARA,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其實是1938年羅斯福爲了封鎖美國同情納粹的輿論而量身訂做的,條文故意寫得極度含糊,原本是準備二戰一開打就可以一次性使用後丟棄。冷戰期間替蘇聯説話的人,有更嚴厲的罪名等著,也用不上。冷戰結束後,美國一超獨大,菁英階級在全球搜刮,做説客是其中的門道之一,當然也不會有事。
FARA又上了風頭,是最近這幾年的事。先是針對俄國,然後被用來對付中國:正因爲它的條文含糊其辭,又沒有多少前例,所以用來因人執法、“自由心証”,非常方便。例如俄國的RT新聞網,屢屢戳到美國痛處,美國人又不能公然剝奪“新聞自由”,所以就想出一個辦法,把它定義為“外國説客”,就可以堂而皇之地限制它。最近對新華社和孔子學院,也要如法炮製。然而從BBC也是由英國國家資助的機構,卻完全不受FARA的管轄,就可以簡單看出它沒有一般法律的邏輯可言。
Manafort也算倒楣,因爲美國的統治菁英階級必須與Trump這個民粹政客做鬥爭,著力點就是通俄門,所以他、Rick Gates和Michael Flynn在兩年内就已經先後倒在FARA的刀下,順便還扯出逃稅的罪名。實際上2016年之前50年,一共只有七起FARA的案件,所以一般估計,在2016年只有20%的外國説客(指真正拿外國政府錢辦事的美國政客,而不是RT或新華社這樣的“廣義”説客)花時間依法登記。Mueller起訴了Trump手下這票人之後,一年之内,登記人數就倍增。
前面提到,Manafort這樣的外國説客,是美國統治菁英階級在全球搜刮的買辦,並不是我憑空杜撰;事實上,老讀者應該知道我從不會無的放矢,像這樣的結論,背後一定有實據。這篇文章寫得囉嗦些,下面我把實據講清楚。
Manafort在2016年會被臨危授命,成為黑馬共和黨候選人Trump的競選總經理,是因爲他在1996年就已經擔任過同一個職務,當年的共和黨候選人是參議院領袖Bob Dole。
Dole是純種的建制派出身,在位的時候呼風喚雨、八面靈通,但是依美國政壇慣例,並不直接受賄,拿到的現金只能用在競選上;一旦退休了,才百無禁忌。但是這時年紀也很大了,必須盡快吸錢,以便惠及子孫。美國國内企業的政治獻金,自然是見者有份,但是競爭者眾,大家分一分就沒有太多。真正能一次拿到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美金的,只能找貪腐的外國政要。
剛好Manafort也開始注意到這一點;在2003年俄國大亨Deripaska想要擺脫美國政府對他的制裁,於是Manafort就介紹Dole爲他到國務院説好話;從此Dole吃到甜頭,對東歐/中亞/西亞的生意特別有興趣。後來最有賺頭的,又是另一個前蘇聯金主,不過這次是Kyrgyzstan的總統Bakiyev。(以下的細節,主要來自這篇文章:https://thinkprogress.org/paul-manafort-bob-dole-board-of-crooked-bank-central-asia-413f55b4ce82/ ,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參閲。)
Bakiyev在2000年到2005年之間做過幾任總理,在2005年主導鬱金香革命(Tulip Revolution)推翻了親俄的Akayev政權,出任總統。他搜刮的財富,主要通過當地一家叫做Asia Universal Bank(AUB)的銀行來洗錢。2006年,俄國中央銀行公開揭穿AUB是洗錢白手套的内幕,一時所有西方的銀行都斷絕來往,AUB面臨破產的危險。
於是AUB找上APCO Worldwide,這是美國的一家大型公關公司(認爲美國司法公正的人,請回答,爲什麽新華社算是“外國説客”,而APCO Worldwide不算?),而APCO Worldwide介紹Dole出任他們的董事。有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出任董事,AUB的聲譽問題自然迎刃而解。對AUB來説,花上幾千萬美金的小錢,買到企業的生存,實在是很划算的。
但是APCO Worldwide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這其中有貓膩。它自己的商業聲譽倒不是問題:有錢賺,誰管錢是哪兒來的。但是如果出了事,它必然會被總統候選人告上法庭(雖然Dole也不是傻子,但是裝傻就有錢可敲詐,這是真正的美國文化),這可不能鬧著玩。於是APCO Worldwide又雇了一家顧問公司Kroll Associates來寫一篇報告。
Kroll當然也知道他們拿了錢,就必須睜著眼説瞎話(我所知道的任何一家企業顧問,他們的生意模式基本上都是拿錢説瞎話;例如某CEO想加薪,不能自己一個人決定,就僱一個薪資顧問來寫研究報告,那麽結論自然是應該加薪;所以一個稱職的企業顧問,接到新工作之後的第一要務,就是搞清楚雇主内部是誰主動要買這份報告,從而決定報告的結論應該是哪個方向),但是難道Kroll不怕被告上法庭嗎?
這裏的妙處,在於Kroll的報告結論是AUB有合法的反洗錢程序,但是並沒有說、也不可能保證“個別人員”不會繞過這些程序,所以他沒有法律責任。APCO Worldwide已經花了錢、買了報告,所以已經盡了代理人的義務了,也沒有法律責任。Dole則可以說他是誤信APCO Worldwide和AUB,是受害人之一。事實上,Kroll和APCO Worldwide也都會自稱是受害人。至於這些受害人從AUB拿的大筆酬金,那是正當工作的報酬(雖然Dole從來沒有去過Kyrgyzstan,每年只花一小時到紐約聼簡報),自然和AUB的非法行徑無關。
2010年,俄國在Kyrgyzstan引發政變,推翻了Bakiyev政權。2012年,美國決定揭發起訴AUB的非法洗錢作爲,沒收了若干資產,但是Bob Dole並未受到任何損失。Dole至今已經95嵗了,仍然在世。
美國的權貴可以這樣輕鬆賺大錢,追根究底,是基於美國的全球霸主地位。如果霸權易手,那麽這種可以決定外國銀行能否繼續做生意的話語權,就要拱手讓人。與此類似的門路,成千上萬;大者如美元的流進流出,所產生的不勞而獲的利潤,比上面這個例子大上百萬倍。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所以中國若是想要美國坐觀中國的崛起,是絕無可能的。當前的貿易戰,也絕不會是中美之間最後的衝突。寄望中美關係能再囘到貿易戰開打之前的狀態,是天真幼稚、不切實際的妄想,所以我一再强調中方必須對美國做出合理對等的殺傷,才有嚇阻之效。
【後註】談起Kyrgyzstan的鬱金香革命,不能不提美軍在該國租用的軍事基地。這原本是2001年爲了準備入侵阿富汗而安排的;當時Putin還指望討好美國,所以沒有反對。到2004年,北約繼續擴張,納入了波羅的海三小國,這是原蘇聯的加盟共和國;從此Putin對美國的夢想完全破滅,美軍在中亞的基地也一夕之間,成爲芒刺在背,Kyrgyzstan隨即開始和美國討論解約。一年之後,Akayev就被推翻,流亡俄國,時機確實十分可疑。Bakiyev上臺後不到一年,俄國中央銀行對AUB動刀,又是一個巧合。此後Putin對Bakiyev不斷施壓,要他關閉美軍基地,這是公開的消息。如果美國利用AUB來牽制Bakiyev,也在情理之中,但是我沒有證據,不能確定。
美軍基地續租這件事在Bakiyev任内一直反反復復,拖到2010年,Putin耐心耗盡,俄國才公然出手,鼓動新革命,推翻了Bakiyev。新總統當然很識相,定下2014年對美停租的決心,後來也真的實踐了。
中國和Bakiyev關係很好,做了很多生意;但是從長遠戰略來看,把美軍踢出中亞是件好事。

出處: 【美國】【戰略】從Manafort案談起 - 王孟源的部落格 - udn部落格 http://blog.udn.com/MengyuanWang/116684640#ixzz5V9JQCS7W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8 个评论)

2 回复 法道济 2018-10-28 02:45
蓄意捏造,装疯卖傻,令人发指,这样的人可以确定是共党特工。
2 回复 light12 2018-10-28 03:17
法道济: 蓄意捏造,装疯卖傻,令人发指,这样的人可以确定是共党特工。
你啊完全误会。此人是台湾人。哈佛物理博士。瑞银经理退休。
1 回复 法道济 2018-10-28 03:21
light12: 你啊完全误会。此人是台湾人。哈佛物理博士。瑞银经理退休。
中共目前兰金黄的华人高级特工,以台湾、新加波人居多,从大陆来的人层次不高,多像66,脸皮厚,但上不了台面
3 回复 light12 2018-10-28 03:24
法道济: 中共目前兰金黄的华人高级特工,以台湾、新加波人居多,从大陆来的人层次不高,多像66,脸皮厚,但上不了台面
哈哈,俺只知道贝壳归特务ryu管。
1 回复 mali50 2018-10-28 03:56
早说了接替土地贵族专制的是资本贵族的专制、而不是民主、即便是形式上的。但是资本专制不能一夜生成、而有一个竞争过渡的时期。这个过渡时期就是今天的所谓民主制。由此可见走向更多的专制和腐败是历史的必然逻辑。
1 回复 light12 2018-10-28 04:02
mali50: 早说了接替土地贵族专制的是资本贵族的专制、而不是民主、即便是形式上的。但是资本专制不能一夜生成、而有一个竞争过渡的时期。这个过渡时期就是今天的所谓民主
这方面王孟源有许多具体描述。但你对许多欧洲国家不能这么看。因此各国发展的多样性否定马克思主义历史的必然逻辑的说法。当然对美国来讲或许不错。福山也有描述。
1 回复 mali50 2018-10-28 04:50
light12: 这方面王孟源有许多具体描述。但你对许多欧洲国家不能这么看。因此各国发展的多样性否定马克思主义历史的必然逻辑的说法。当然对美国来讲或许不错。福山也有描述
马克思是支持选举民主的。否定?无知。
3 回复 qxw66 2018-10-28 05:15
light12: 哈哈,俺只知道贝壳归特务ryu管。
偶叫法老火并ryu
2 回复 qxw66 2018-10-28 05:18
法道济: 中共目前兰金黄的华人高级特工,以台湾、新加波人居多,从大陆来的人层次不高,多像66,脸皮厚,但上不了台面
偶总比常委上一点
1 回复 light12 2018-10-28 05:27
mali50: 马克思是支持选举民主的。否定?无知。
否定马克思主义历史的必然逻辑。历史唯物主义。请去看芦笛:马克思主义批判
2 回复 light12 2018-10-28 05:29
qxw66: 偶叫法老火并ryu
好主意
2 回复 qxw66 2018-10-28 05:33
light12: 好主意
同时偶叫ryu火并法老
1 回复 mali50 2018-10-28 05:34
light12: 否定马克思主义历史的必然逻辑。历史唯物主义。请去看芦笛:马克思主义批判
谢谢。对淘垃圾实在没有兴趣和时间。
1 回复 light12 2018-10-28 05:46
qxw66: 同时偶叫ryu火并法老
哈哈,希望他们听你指挥
2 回复 qxw66 2018-10-28 05:49
light12: 哈哈,希望他们听你指挥
没有,都极狡猾,像两头豪猪那样互相敬畏
2 回复 light12 2018-10-28 05:53
mali50: 谢谢。对淘垃圾实在没有兴趣和时间。
你啊真是何必呢?我从小就受毛主席共产党灌输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总不会再被你灌输一遍就信了。哈哈
2 回复 light12 2018-10-28 06:01
qxw66: 没有,都极狡猾,像两头豪猪那样互相敬畏
没有的事。上回法老给了特务一巴掌。特务没有理论高度。他只会贩黄。贩贩腐败生活。吓唬一下网友。说话出尔反尔颠三倒四。还有就是显示一下在党领导下反党的行为艺术
1 回复 qxw66 2018-10-28 06:04
light12: 没有的事。上回法老给了特务一巴掌。特务没有理论高度。他只会贩黄。贩贩腐败生活。吓唬一下网友。说话出尔反尔颠三倒四。还有就是显示一下在党领导下反党的行为
特务南蛮,嘴毒。。。法老,北佬,老实的像头猪
1 回复 light12 2018-10-28 06:05
qxw66: 特务南蛮,嘴毒。。。法老,北佬,老实的像头猪
  
1 回复 mali50 2018-10-28 07:07
light12: 你啊真是何必呢?我从小就受毛主席共产党灌输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总不会再被你灌输一遍就信了。哈哈
有脑子的一句话就明白。都说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失败了(历史逻辑?)。但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是有物质基础的。这个基础人类社会从来没有实现过、何来共产主义和失败。西方把社会主义当作共产主义除了无知还能是什么。人类固然可以拒绝共产主义、但代之以毁灭。这才是马克思没有料到的。都说到这里了。相信白痴依然不会懂。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16 00: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