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芦笛 试论中国对文明世界的挑战(一)

作者:light12  于 2009-4-23 17:1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芦笛


一、“文明”的标准


老金的文章引起了大家对世界野蛮化问题的关注,小克先是说,文明社会竞争不过野蛮社会,过后却又认为“世界中国化”无天理。阿越认为野蛮社会不是文明社会对手,但随即发现自己没有界定 “文明”与 “野蛮”。有鉴于此,本文开宗明义就给出“文明”的标准,当然是我独家奉献,是否成立还待各位奋勇砸砖。

所谓“文明”有多方面的涵义,主要指的是“文化成就”与“生活方式”。评判文化成就的高低使用的是美学标准(亦即复杂度、精巧度、完备度、深度等等),而评判生活方式则是看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两者都是主观价值判断。咱们现在的讨论重点与文化成就无关,说的还是生活方式,例如日本的文化成就比不上欧美,但你决不能说日本不是文明世界的一部分。相反,如果即兴网友的东京见闻具有代表性,则我看日本人的生活方式比欧美文明多了。

判别生活方式是否文明,最主要的标准,我觉得是看社会的主体信奉的是什么价值观。如所周知,西方信奉的是所谓“普世价值观”。它的内容很多,但在我看来,最重要的还是“社会成员严格遵循机会均等、费厄泼赖的游戏规则去逐利,根据同一原则和平解决利害冲突”。

所谓文明与野蛮的分野就在这条上。所谓野蛮社会,一定要否认社会全体成员享有均等的成功机会,一定要实行“强权即公理”的 “狼羊律”,用暴力剥夺一部分人的机会,以暴力裁决利害冲突,一定要践踏或扭曲游戏规则以确保竞争的不公平。反过来,若能遵循上述文明原则,则文化成就低下也没关系,照样是文明国家。做不到这条,则哪怕文化成就再高如纳粹、苏联者,也是野蛮国家。这道理很简单:所谓“文明”就是“远离丛林”,实行丛林哲学的国家当然只能是野蛮国家。

以此标准来衡量,则现代中国乃是不折不扣的野蛮国家。更严重的是,这个野蛮国家已经对文明世界构成了严峻挑战,具有腐蚀、败坏甚至颠覆文明生活方式的潜在危险。因此,国人现在的任务,还不仅是怎么让祖国逐渐脱去野蛮气息,开始文明化,更要考虑如何防止那野蛮浪潮祸延全球。秦晖教授首先提出了“世界中国化”的前景。窃以为这个问题必须引起大众的重视。吾爱吾国,吾更爱文明,我只希望中国文明化(也就是西化),绝不愿意看见既有文明被中国破坏。但这只是我的主观愿望,至于“世界中国化”的前景有多少现实依据,是否杞忧,如果确实有这种危险,又能否防止等等问题,则尚待大家冷静理智地探索。


二、时时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历史


人活在世间,总难免要接受许多“不证自明”的命题,构成思维定式,作为思考时依据的“定律”,如同解数理化习题时使用已知定律作推理前提一般,却从来不会或很少去想那“定律”是否成立。这“历史潮流”就是最常见的伪定律。

所谓“历史潮流”,意思是说人类历史的发展遵循某个必然规律,必将到达某个预定的光明归宿。东西方都有此“革命乐观主义”信仰。马列邪教自不待言,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坚信的“大同世界”也不必说,就连亨廷顿的“第三波”也是这种胡言乱语,只是据说此公临死前终于悟出了“普世价值观”未必普适,也不知是否真假。即使如此,西方信奉“大同世界”的人并不少,都认定文明一定会战胜野蛮,先进会战胜落后,全世界最后会奉行统一的价值观亦即普世价值观,明天一定会比今天更美好。

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一种缺乏证据的宗教信仰,未必经得起验算。无论中外,历史上都多次发生大幅度逆流的情况。如所周知,日耳曼等蛮族的入侵倾覆了西罗马帝国,使得欧洲在经历了灿烂的经典文明之后,堕入长达将近千年的政教合一的黑暗时代。此后虽经文艺复兴打破了坚冰,开始进化,但在上世纪初又出现纳粹与苏俄的黑暗统治,几乎摧毁了整个文明世界。纳粹虽被摧毁,苏俄却不但屹立不倒,还把灾难扩散到其他国家去。哪怕是在“苏东波”发生之后,那下烂国家虽然一度改邪归正,可惜好景不长,又显示出走回头路模样。

中国也曾多次经历文明的逆转,最先是秦王朝的建立结束了历史上唯一的学术繁荣时期。后来又是蒙古人的入侵和朱元璋的上台,不但造成文明的大幅度倒退,而且建立了一种更加荒悖、更无生机与改良余地的小农专制政体。最严重的还是自辛亥以来发生的持续倒退,最终使得国家堕入了史无前例的黑暗深渊,直到30年前才初步从无边的黑暗中拔出来,但折腾至今仍未找到一种比较干净、体面、合理的生活方式。

这是从纵的维度来看,从横的维度来看,就算中国确有改造潜能,我也实在无法想象人口占相当比例的穆斯林们会接受“普世价值观”。别的不说,老美改造阿富汗好多年了吧,成效如何啊?只怕是越改造越糟糕。那么诸位又有何依据相信将来回回世界会走上西方的道路?

这些历史事实根本就不是“历史潮流”的信奉者可以解释的,也不是变相的唯物史观可以解释的。例如西方颇流行过一阵子“汉堡包”论,那意思是说,如果吃得起汉堡包的人构成了社会主体,则该社会就会自发进入民主。中国的经济奇迹证伪了这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豪断。如今中国的富庶程度,绝不是北美独立时可以比拟的,更不是英国光荣革命时代可以想象的。但今日中国距民主不仅比那时的英美更遥远,恐怕连13世纪初大宪章时代的英国都不如——起码那阵人家的贵族中就开始有了人权思想萌芽了吧?不知我党权贵的觉悟能否跟那些英国贵族相比?

因此,我的感觉是:1)没有什么历史潮流决定人类社会的演进方向。2)人类不像是有共同归宿的样子。“大同世界”,不管是孔教徒的朦胧幻景,是马列的相当明确的蓝图,还是亨廷顿的民主世界,都是一种宗教幻想,没有足够的支持线索。3)人类的未来未必是光明的,起码不是所有民族的未来都是光明的。先进未必战胜落后,文明也不一定战胜野蛮。


三、文明与野蛮的较量


因为人类发展的不均一性,更因为西方文明内在的扩张性,使得东西方在近代发生了碰撞。虽然西方国家的文明程度不均一,但仍可大致看成是文明与野蛮的互动。文明对付野蛮有反革命的两手,一手是“价值观侵略”的糖衣炮弹,一手则是武力征服,以老金的生动表述来说便是“骟”了乱尥蹄子的野马。

“价值观侵略”见于西方文明对中国千年生活方式的轻易瓦解。国共两党的洗脑教育给学童造成的一个持久智能创伤,便是列宁发明的“帝国主义与民族解放理论”,我已经在旧作里多次指出这点了。没说的是,就连国民党人乃至海外史学家唐德刚等肤浅之辈,也竟然形成了牢不可破的“反帝史观”,以帝国主义的武力侵略来解释中国近现代史上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天下更没有比这更弱智的解释了。当然,这种简单直线思维,比较适合铁木那种到处找focus的沉积岩脑膜(皮层?)。

其实我已在《专制制度至今仍是中国的最适制度么?》中讲过了,帝国主义当然对中国实行了武力侵略,但那并非真正的灾难根源。西方列强给中国造成的最大灾难,还是它们带来的先进价值观。就是它轻而易举地瓦解了中国赖以立国、赖以维持社会长期运转的稳定软件,使得中国从此失去最适生活方式,陷入无休止的混乱之中。

如所周知,古代中国官府无法垄断非常容易制造的冷兵器,对百姓毫无严密的组织控制,其行政机构极为简单,一个县也就几个衙役,不但没有什么中宣部、公安部、国安部、庞大的武警与网警,其镇压机器简直可以忽略不计,而且官府在大多数情况下根本就用不着担忧民心不稳,不必如我党干部一般,成日家战战兢兢,把维护社会稳定当成最大的职责,然而一个朝代动辄就能延续两三百年,靠的完全是百姓把官府当成祖宗供奉(这就是孔教的核心教义)。一旦这精神柱石被鬼子的“平等”观消融,大众发现官府原来并非不可背叛的祖宗,则国家立刻便是忽喇喇如大厦倾,昏惨惨似油将尽,陷入内乱之中。光是“人人可作总统”的简单信念,就使得若在古代必然做了皇帝的袁世凯好梦难圆,更使得此后的独裁者再也不敢打出皇帝的名号来。由此可见“观念侵略”的威力。光这一事实本身就是对白痴唯物史观的有力证伪。

愚以为,此类文明侵略是一把两面刃,一方面为具有巨大惰性、缺乏应变智能并善于自欺欺人、妄自尊大的民族引发了无休止的内乱与战祸,另一方面也好歹带来一些零星的良好影响。那些鼓吹“中华文明整合世界”的爱国白痴不知道,如果不是鬼子打进来,咱们非但没有如今学校里开设的一切学科(文史除外),没有鬼子带进来的艺术、文体项目(包括“跳房子”、“跳绳”、“跳皮筋”一类儿童游戏),而且至今还在玩八股文,考科举,实行一夫多妻,蓄奴纳婢,而县太爷、知府则一身数任,兼充侦探、公诉、陪审团和法官,以站笼、夹棍、笞刑、跪烧红的铁链、钉竹签等酷刑逼出来的供词结案,以大辟、腰斩、凌迟、灭族等惨绝人寰的手段“明正典刑”。如今中国再野蛮,好歹还是忍痛放弃了这些优秀民族传统了吧?光是政府被迫接受“无罪推定”的西式价值观,就是靠本民族再进化两千年也不会自发获得的伟大进步。

当然,从个人得失来看,这些社会进步也未必是好事。前些天在网上看烂古典小说,每当看到那烂公式:某才子因为诗文做得好,便有至少两个美女倾心相许,待到金榜题名时,便是洞房花烛夜,跟至少两个美女同时拜堂,而且那至少两个美女还要带进至少两个美婢来供才子受用,便不由得浩然长叹,恨自己生错了时代。要在古代,这又有何难哉?连康有为都能娶六位太太,难道我连他都不如?连本大才子都不怀古,轮得到尔等文盲歌颂传统文明么?

扯开了,沉积脑膜又要说我没有focus了,还是言归正传。

武力征服的那一手,在19世纪以前主要表现为英法征服第三世界,在20世纪则是英美武力抵抗德、日、苏等野蛮国家的挑战。后者信奉的意识形态虽然不一样,但对文明世界的挑战非常相似,都是不承认文明世界的游戏规则,要以暴力撕毁之,重建丛林“新秩序”。以第二次世界大战最为吉凶难卜。为了击败纳粹的挑战,文明世界不得不联合另一个魔鬼苏联去共同对付之。不难想象,如果德、意、日、苏按原设想结成了四国轴心,则鹿死谁手正未可知。光是文明世界遭受的巨大风险,就足以提示“文明必定战胜野蛮”的乐观主义并无来由。

迄今为止的历史经验提示,文明和野蛮的冲突是难以调和的,本质上是伟大领袖说的“对抗性矛盾”。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价值观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不可能既承认人生而平等,具有同等权利,又认定人生而不平等,必须按权势分配社会财富。文明与野蛮的冲突当然有很大的利益冲突成份在内,但最根本的冲突还是价值观的冲突。德国和日本在被文明国家骟后(=善后)接受了文明价值观,恪守游戏规则,获得的财富绝非当年可以梦见的。要论“征服世界”,日本人在80年代还庶几近之,日产家电、汽车起到了“大和魂”从未起到的作用。但这两国并未因此遭到其他文明国家的嫉妒和绞杀。光是这个事实就足以驳倒马列的市侩“唯利政治观”。

明白这个道理,则不难看出,如果中国不实行文明化,则她与文明国家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仍然有伟大领袖毛主席说的“谁战胜谁”的问题。这种冲突既可以表现为战争,又可以表现为和平较量。前者可以立即排除,盖我党再蠢也没有那个胆量(勇气从来不是敝民族的优点),需要考虑的则是和平腐蚀。

(突然很累,要去小睡片刻,未完待续)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light12最受欢迎的博文
  1. 预告: 4月19日上午9点美国之音专访郭文贵 [2017/04]
  2. 芦笛 无限怀念萨达姆 [2020/01]
  3. 芦笛 治国白痴毛泽东:内政篇(一)......(八) [2020/08]
  4. 芦笛 治国白痴毛泽东:外交篇 [2020/08]
  5. 6月30日郭文贵报平安直播视频---关于王岐山与范冰冰的关系 [2017/06]
  6. 文贵十九大政治局常委.及政治局委员名单!郭文贵蓝金黄之八弟之死:坑爹坑弟坑朋友 [2017/10]
  7. 孫政才私生子DNA對比確認, 王岐山私生子DNA證據呢?(《點點今天事》) [2017/07]
  8. 郭文贵真正的两个常委级“老领导”浮出水面 [2017/10]
  9. 刘少奇女儿刘平平的悲惨一生 [2012/04]
  10. 直播:明鏡專訪郭文貴第四期(《法治與社會》第49期) [2017/07]
  11. 芦笛 略谈中美冲突的实质与前景 [2020/01]
  12. 郭文贵6月11日报平安直播✊️✊️✊️, 6月10日有关海南航空的公告的回复 [2017/06]
  13. 刘刚   郭文贵爆出的最大特务是明镜的老板何频! [2017/03]
  14. 可怜的南非,南非越来越悲剧了 [2019/05]
  15. 润涛阎:梁警官事件暴露出来的家教短板 [2016/02]
  16. 坏人已是最坏---个人感悟 [2017/11]
  17. 芦笛 方励之轻狂死了 [2012/04]
  18. 岳东晓歇菜吧! [2011/09]
  19. (ZT) SHWJ 一个人死了,被怀念的是四个活人 [2009/06]
  20. 要不要开车 [2012/04]
  21. 爱国主义与跨国婚姻 [2012/03]
  22. 道德的标准:评婉儿和翰山 [2009/04]
  23. (ZT)芦笛 标题: “辩证法”是最强大的“致愚教”(一) [2009/03]
  24. 我们为什么不应该仇恨日本人? [2011/12]
  25. 难得糊涂 [2013/03]
  26. 错误的人到错误的位置 [2012/07]
  27. 捐款有没有违法 [2011/08]
  28. 科学证伪 [2013/03]
  29. 欲速则不达 [2013/04]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1 00: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