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笛 老芦在担忧什么

作者:light12  于 2019-5-14 02: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已有8评论

芦笛 老芦在担忧什么? 时间: 13 5 2019 16:41
作者:芦笛 在 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

在网上写文章,无论说得如何清楚,总是有人要误解,于是便只能重复劳动,不断花时间解释自己。 

例如我觉得已经说明白了(当然还没来得及说完)自己在担忧什么,沙弥同志却简单理解为“老芦年老顿悟:有斯民而有此政府,两者合一,顿觉沮丧。我觉得还是需要一点信心:)斯德哥尔摩症是可以治的”。 

信心当然应该有,但如果把我的意思作如此简化理解,那就近乎儿戏了。 

我想建议各位海外赤佬回国考察一番,看看百姓拥护政府是不是简单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表现。我担忧的是,中共似乎磨合出了一套符合国情民俗的有强大竞争力的制度,因此获得了普遍拥护。当然,我没有可能取样做统计,但人民生活水平的天翻地覆式的改善,哪怕盲人也能看见。 

城里人的生活尤其是知识分子的就不用说了,一般都有几套房,都比我辈海外赤佬阔绰。就是农村的变化也非常大。我曾坐高铁巡视前祖国的大好河山,走了几千公里,见到的农村全是新建的欧式别墅,盖得非常漂亮,我经过十几个省市,只在贵州境内看到一两栋传统民居,这景象令我倍感震撼。 

邑水寒倒是基本明白了我的意思,可惜仍有误解,他说: 

“老芦在担忧自己以前建立起来的整套价值观的崩塌,中国的发展和他的预测发生了重大背离,而且还无奈的发现中国的发展拥有强大的竞争力” 

我没有担忧“自己以前建立起来的整套价值观的崩塌”,那是不可能的。中国在经济上的成功并不能证伪民主社会价值观。我已经说了,如果移居国内,我肯定比在国外生活富裕,但那种烂污生活方式不能不令我恶心。 

价值观当然是主观取向,不过,离开主观感受也就没有生命了。而生活在国外的几十年,已经让我养成了对肮脏的社会现实的本能厌恶,这辈子也不可能适应国内那套生活方式了。正因为我的价值体系不会崩塌,所以才倍感痛苦。如同眼睁睁看着亲人逝世一般,如果不是珍视亲人的生命价值,又怎会感受到那撕心裂肺的痛苦? 

中国的发展确实和我的预测发生了重大背离。我过去误以为随着中产阶级成长壮大,国有制土崩瓦解,中央权威递减,互联网的发达等因素加在一起,中共统治必将逐渐弱化,中国将如台湾南韩那样,和平长入民主。 

但现在我发现,这根本是一厢情愿。互联网确实非常发达了,甚至比西方还发达,可惜这并没有使得百姓重获被剥夺了的知情权,反而极大地加强了国家对百姓的控制力。而东欧苏联的对照实验以及欧洲层出不穷的乱局,都让我遇到的所有的知识分子认定实行民主是死路一条。 

问题还不在于中国的前途,更是崛起的中国已经构成了对西方文明的实实在在的威胁。中共的“制度自信”确有依据。道义不论,中式野蛮资本主义相对于人道资本主义、专制资本主义相对于自由资本主义确有强大的竞争优势。 

我也知道,要承认现实是很痛苦的。王小波的《花剌子模国信使问题》(http://book.ifeng.com/fukan/detail_2014_10/29/093513_0.shtml)把这个道理讲得很明白。我自己也是满怀痛苦接受下来的。 

几年前,我与河边讨论中国奇迹发生的主观原因。河边不同意中华民族苦吃苦做的悠久传统是主要原因。我说,既然你不承认人的因素,剩下来的就只有制度因素了。那你是不是认为中国奇迹发生的主观原因是社会制度?Guess what?他居然说我用了类似“救妈还是救老婆”的诡辩手段,逼着他在虚拟环境中作选择题! 

实际上,他根本就不承认有所谓中国奇迹,当然只好用这种很不体面的方式回答我的问题。其实他完全可以直接说:“你这是个伪问题,因为根本没有中国奇迹!中国的腾飞是你编造的神话!”用不着使用“救娘还是救老婆”那种逻辑上毫无可比性的劣质比喻。 

其实,那阵我虽然承认了中国经济腾飞是世界上空前或许也是绝后的奇迹,但出于感情上的理由,仍然不愿意承认这奇迹出现的制度原因。但就在与河边争论不久后,我就逼着自己正视中国享有的制度优势了。好在我从来不相信哈耶克那一套。破除新自由主义的神话对我来说并不困难。 

我知道,诸位没有我青年时代凡心想事必不成,反复遭受挫败的经历,因此不可能像我那样,养成压下主观愿望,逼着自己睁眼看现实的习惯,看到令人痛苦或起码是不快的现实。不过,诸位看不到,也不能因此去放肆嘲笑出来报坏消息的邑水寒。 

当然,对他的“2049年前中国人均GDP超过美国”的预测,我也觉得过于匪夷所思。只是,我过去已经有足够的打脸经验了。 

记得还在国内那阵,有同学说,什么时候咱们也能像国外一样,家家都有车就好了。我耻笑道:做梦!就凭中国人口这么多,永远也不会有这一天! 

本世纪初,我和朋友们漫游美国,其中一位朋友说,她的美国先生非常看好中国,认为中国将在本世纪超过美国。我又不屑地嘲笑道:屁话!美国人懂什么中国的事!中国永远也赶不上美国! 

如今怎么样了呢?论购买力平价GDP,中国已经超过了美国,成了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而论小车,如今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 

这些只是纸上的东西,亲眼见到的景象才真是令人全身心都倍感震撼。我出国那阵,祖国大地夜间一片漆黑,跟如今的北韩也差不多。可前段我在夜间飞过长三角一带,但见下面一片辉煌的灯海,无边无涯,照耀如同白昼,如同旷野全都着了火一般。飞机在一万米的高空上足足飞了一个多小时,灯海才逐渐退去。即使如此,脚下仍然始终有灯光,并未转为一片漆黑。老芦走遍全球,还从没见过这种壮观景象,没看到哪个国家还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所以,对中国的前途的各种预测,无论是好是坏,我觉得还是保持一种open mind比较合适,尽可能不要把自己的主观感情带进去,那样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今天本来想写完那篇文章,可没时间了,明天再说吧。抱歉。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1 回复 borninheaven 2019-5-14 07:28
Open mind, 好!他年纪应该有点年纪了, 更是不容易
1 回复 light12 2019-5-14 09:26
borninheaven: Open mind, 好!他年纪应该有点年纪了, 更是不容易
  
回复 总裁判 2019-5-15 01:27
这跟我所见过芦先生文章中的谦虚表态,很受我尊重。当时国内外理论界有一个共同的、占压倒性优势的观点,这种观点大大影响了中外民主人士(包括中共内部与西方朝野人士),使得中国能在89以后占尽西方的便宜,导致今日强大的军国实力,这观点便是:生产力发展必将引起经济体制的变化,从而触发思想文化观念的变化,民主将在社会各个层面占据人心,国家得到体制性改变。可见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世界性影响。邪灵总是不知不觉地到来,超越人间的知识和智慧。
回复 light12 2019-5-15 01:30
总裁判: 这跟我所见过芦先生文章中的谦虚表态,很受我尊重。当时国内外理论界有一个共同的、占压倒性优势的观点,这种观点大大影响了中外民主人士(包括中共内部与西方朝
就是
回复 总裁判 2019-5-15 02:27
light12: 就是
你兄弟的眼光是很不错的,你引进芦笛、任剑涛等等的观点,对本站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回复 light12 2019-5-15 04:10
总裁判: 你兄弟的眼光是很不错的,你引进芦笛、任剑涛等等的观点,对本站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谢谢。我是坏人。左右都不喜欢。
回复 总裁判 2019-5-15 05:28
light12: 谢谢。我是坏人。左右都不喜欢。
我知道你是少有的、纯真的,既能肯定他人、相信他人,又能保持独立思考的正派人。无论是在低端人堆里,还是在高端且道貌岸然群里,都不易碰见。
回复 light12 2019-5-15 09:29
总裁判: 我知道你是少有的、纯真的,既能肯定他人、相信他人,又能保持独立思考的正派人。无论是在低端人堆里,还是在高端且道貌岸然群里,都不易碰见。
谢谢抬举。我主要转帖我认为好的文章。跟一些作者有点互动。向他们学习。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5-15 09:3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