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人 我在伊朗那几年:道德警察、私人派对和「临时结婚」

作者:light12  于 2020-1-22 10:2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已有2评论

我在伊朗那几年:道德警察、私人派对和「临时结婚」
潜水人 于 2020-01-21 2:03 
-1-我会再回来的
我叫 Jean,今年 31岁。我在澳大利亚长大,现在居住在伦敦。
第一次去伊朗的时候,我在飞机上遇见了一位伊朗阿姨。她不会说英语,我也听不懂波斯语,可她非常热情地和我聊了一路。
到了机场后,她问我住哪儿,我说住酒店。
她对我说,「你跟我回家。」
我就迷迷糊糊地在她家住了一个星期。每天跟着阿姨一起吃早饭,逛伊朗的巴扎,去亲朋好友家拜访。

■ 伊朗的街道
每一个人对我都特别好,特别热情,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我走的那天阿姨非常伤心,也哭了。我对阿姨说,「你不要哭,我会再回来的。
又过了好几年,期间我又去了好几次伊朗。
到 2016 年,我才下定决定要搬到伊朗,去德黑兰大学攻读伊朗学的硕士。

-2-不一般的校园生活
我父母听说我要去伊朗读书,特别地震惊。我爸还威胁我说,「你要去伊朗,我就自杀。」
可能他们也不知道伊朗具体位置在哪儿,但只要听说在中东,就觉得危险得不得了。
我在德黑兰大学读的专业只收外国人。听说当时有十几个人拿到了 offer,但有几个外国学生的签证没下来,最后只有 10 个人来上学了。
而且,在这 10 个人里,只有我一个人来过伊朗。其他 9 个人都没来过就决定来伊朗生活了,这让我很吃惊。
我们教学楼入口的地面上涂了三面国旗,分别是以色列、英国和美国的国旗,我们每天进出教室都会把这些旗帜踩在脚下,表示对这些国家的抵制。
可怜我们班的英国同学,每天都要踩着自己国家的国旗去上学。
因为被美国经济制裁的原因,我们大学的电脑都没有微软的软件,用的都是伊朗 20 年前自己建的系统,极其缓慢。
如果想在食堂吃饭,你得登上电脑系统先订饭。但几乎每次我们都订不上,只能留到最后吃剩饭。

■ 前美国大使馆墙上的壁画,图/Getty Images
我记得曾经和一位学英国学的同学聊天,他很坦白地告诉我,他其实可以去国外一所很有名的大学读研究生,但他最终还是选择留在德黑兰:
「因为在伊朗,看的不是你光鲜的学历,而是看你认识谁,有什么样的关系和政治觉悟,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3-经济制裁
1988 年,「两伊战争」结束后,美国开始对伊朗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和军事制裁。
比如说,在伊朗,你找不到软面的厕纸,用不了信用卡,大额汇款只认美元,还得是现金。
街上没有麦当劳、肯德基,快消的时尚品牌价格也贵得离谱。
当然,有权有势的伊朗家庭并不受此影响,他们会通过走私、垄断、私人服务等方法享受特别待遇。
但对于普通的伊朗人来说,在生活的每一处细节上,都十分艰难。
外国媒体对伊朗基本是非常负面的报道,在新闻上,你总能看到伊朗人在大街上游行,高喊什么,「打到美国!」之类的口号,还会烧美国国旗等等。
实际上,大部分伊朗人都不这样。
伊朗人最爱的国家就是美国。和我一样大的伊朗人都非常喜欢美国文化,他们最向往的国家就是美国。
到什么地步了呢,前段时间有个很有名的英国电视剧叫《伦敦生活》,我一个朋友是库尔德人,她在伊朗的一个小山村里,通过网络看完了整部剧。

■ 库尔德人的生活
我很纳闷,问她,「你怎么知道这个电视剧的?」
她回我,「网上有,什么都能看到。」
全伊朗只有一家德黑兰的电影院可以放映外国电影,其他电影院只能看本国电影。
我去那家电影院看过一部电影《极盗车神》,看完觉得挺好的,没再想这事儿。后来和朋友聊起这部电影,她和我说里面两个角色有感情戏。
我一听懵了,我怎么没看见呢?谁和谁是男女朋友啊?
后来我才明白过来,只要涉及感情部分的情节都被伊朗政府给切了,切的水平还挺高,一点儿也看不出来。

-4-回到过去
作为女性生活在伊朗,需要遵循许多世俗和宗教上的法律。总感觉有双眼睛在背后悄悄盯着你,稍有不慎,你就可能成为家族的耻辱。
有次我放学回家,经过德黑兰一个很大的公园,边听音乐边走。
一辆白色面包车突然停在我面前,从车上跳下两位一身黑袍,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女性。一下冲到我面前,用很大声的波斯语冲我喊了起来。
我吓一跳,也听不懂她们在控诉什么。只能用英语回答说我是外国人。
然后她们气势立刻弱了下去,交头接耳了两句,开车离开,去「抓」公园里其他「衣着不整」的女生了。

■ Jean 在伊朗生活的装束
这种「道德警察」遍布伊朗,他们的工作就是开着车在各处巡视。
比如你今天头巾没完全盖住头发,上衣没有遮住臀部,或者裤子太紧了……各种各样的原因,他们都可以把你带到警察局,对你进行教育。
我一个朋友,就在我碰到「道德警察」的那天,被抓进警察局了。
警察把她教训了一顿,然后打电话给她的家人,指责他们管教不严,竟让女儿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大马路上。
最后,是她爸爸带着一套政府认可的长黑袍子,才把她赎出来。
不光是在马路上,我在波斯湾的海滩上也见到过。
挺诡异的,在男女共用的海滩上,伊朗男人几乎全裸,女人们则和平时穿得一样,裹得严严实实。
从伊朗回来了以后,我成了一个更加坚定的女权主义者。
我当时最想干的一件事,就是和平常人一样穿着泳衣去海滩游泳,这在伊朗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我感觉,每次坐着飞机从澳洲到伊朗,跨越的不仅是地理上的距离,还有时间上的距离。
好像一下就回到过去了。

■ 海滩上的伊朗男女,图/Getty Images

-5-「临时结婚」
在伊朗待了一段时间后,我开始参加一些伊朗人的聚会。
因为我是外国人,很少见,所以总能获得额外关注。
我认识了一个伊朗男孩 A ,他对国外的事情感到很新鲜,我们经常一起聊天。我发现他非常温和,还和我一样喜欢冒险,不久,我们恋爱了。
不过,在伊朗谈恋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根据伊朗法律,单身男女禁止结伴出行,连住酒店都需要出示结婚证明。
为了出行方便,我们想到了一种叫「临时结婚」的办法。
这是在伊斯兰教什叶派国家依旧认可的一种婚姻方式,手续相对便利,而且有时效限制。
我和 A 各带了一位朋友去到「临时婚姻」的办事处,只有一个小伙子在那儿。
他让我出示身份证明,然后问我,「你是处女吗?」
我说,「我不是」。
「临时结婚」的新娘必须是非处女,因为在伊朗,「临时结婚」是一种并不神圣的结婚方式,有些伊朗男人通过这种方式,和性工作者缔结短暂的婚约,以赠送彩礼的名义支付嫖资,然后完成交易。
办事员说,「因为你是外国人,我就不让你出示书面证明了。」
他问我们彩礼是什么,我们说是一朵花,并设定这次婚姻的存续时间是 2 年。
然后他打电话给一位穆拉(编者注:相当于伊斯兰教里的「牧师」),穆拉通过电话,核对了我们的身份和结婚的各种约定,说了一通我一句也听不懂的话。
然后 A 看着我说,「行啦,我们结婚了。」

■ A 家举行的私人派对

-6-私人派对和查岗
为了庆祝这次「临时结婚」,我男朋友在他家开了一个派对。
很多去过伊朗的游客经常抱怨,伊朗没有夜生活。实际上,伊朗的夜生活都是在家里。
伊朗人特别喜欢聚会,总是在半夜开始,一直唱歌跳舞到凌晨,甚至会持续好几天。
虽然伊斯兰教不允许喝酒,但有些聚会还是会有从别的国家走私过来的酒,有些伊朗人还会自己酿酒。
那天晚上,我们请了一个 DJ,舞池里布置好灯光、烟雾,那些和西方年轻人无异的伊朗男女在酒精的催化下,不停地跳啊,唱啊,气氛好极了,一点儿也感觉不出这是在伊朗。

■ Jean 和 A 在旅途中
我们的「临时结婚」证,没想到后来真派上用场了。
有次我和 A 在边境背包旅游的时候,一天晚上我们扎营在一处村落旁。
两三点的时候,外面突然有手电筒在闪,A 出去查看。没想到站着革命卫队的几位警察。革命卫队是伊朗很有权力的一个部门,不是一般的警察。
他们带着 AK47,气势汹汹地问 A,「你们来这里干什么?你们是什么关系?」
A 说,「里面是我的老婆,我们有结婚证。」
当警察看到我们的结婚证后,态度立马就变了,从一个审问的态度立刻变得很客气,「不好意思,我们打扰你们夫妻休息了。这里很不安全,如果有什么事请打电话给我们。」
如果没有那张结婚证,那天晚上我们也许就在警察局度过了。

-7-伊朗人的未来
虽然「临时结婚」这件事,A 的爸妈并不知道,但因为和 A 交往,我开始频繁接触他们,也听到了伊朗人这些年真实的心声。
A 的爸爸是个特别有意思的人,他很爱国,为自己是伊朗人而骄傲。
90 年代,他曾有机会带着全家移民去美国,但他相信伊朗的未来,所以最后没有去办。
可这两年的变化让他太震惊、太失望了,他只想让子女的未来好一些,所以开始帮子女办理出国的签证,想方设法让他们离开伊朗。
可对现在的伊朗人来说,去哪儿都很困难。
我在俄罗斯看到过,海关处,所有人都顺利通关了,只有一堆伊朗人被堵在里面,挨个审问,你来这里干什么,你来几天,你有多少钱。
他们是已经有合法签证的人啊!
伊朗人经常和我说,「过去,我们在世界上多有地位,伊朗的护照可以让我们不用签证去欧洲的任何地方,那时候我们很有钱,生活很好。而现在,我们去哪儿都被人歧视。」
伊朗年轻人的未来在哪儿呢?明天说不定就要打仗了,那是什么样的生活?
那又是什么样的未来?

■ 飞机失事中的罹难者,图/BBC 

-8-尾声
2020 年 1月 8 日清晨,一架乌克兰航空的飞机从德黑兰的霍梅尼国际机场起飞,它预计是途经基辅,最终抵达加拿大。
飞机起飞后不久,伊朗军方因为人为的失误发射了导弹,击中飞机,造成机上 176 人全部罹难。
这架飞机上有 82 位伊朗人,他们中的大多数等待了很久,才获得这次的出境签证。
在美伊局势升级的背景里,这些终于得偿所愿的伊朗人,却在美梦成真的路上永远合上了眼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3 回复 qxw66 2020-1-22 12:16
不要哭,偶去住
3 回复 light12 2020-1-22 14:42
qxw66: 不要哭,偶去住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22:0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