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芦笛 二十年的绝望

作者:light12  于 2009-6-4 07:4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42评论

二十年的绝望  03 6 2009 23:14  

芦笛


明天就是六四二十周年了,此时此刻,想来我党和“民运”人士都在屏息以待。我党生怕再来个“群体事件”,民运生怕不发生此类事件。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双方都是四川人说的“提虚劲”,什么都不会发生的。年轻人根本不知道二十年前的今夜发生了什么事,而知道真相的大多数过来人如今都成了坚定的“镇压有理论”者,没谁会对二十年前的事感兴趣,因为那和自己的切身利益毫不相关。

这就是最令人绝望之处:二十年前,六四是一场政治斗争,二十年后,它依然是一场政治斗争,而所谓“政治斗争”,在共党和它的反对者双方看来,其实也就是“政权争夺战”。双方共同的持续幻觉,都是以为这事与党的政权生存生死攸关。那数百乃至数千无辜生灵就是我党为了维持政权付出的“合理人命代价”。二十年后,禁止公民谈论此事、悼念死者,仍然被他们认为是维持政权的必要措施,而反对者当然要“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巴不得民众来个大规模悼念活动,就算不能推翻我党,能给它找点麻烦也是好的。

世上竟有这种愚蠢与冷血思维的方式,本来就足以让人绝望了,更让人绝望的是它居然在民众中广有市场!当年参加八九学运,如今“反戈一击”,转过来认定屠杀有理的人,一开口也就是那个调调,无非是当年年幼无知,上当受骗,跟着蠢动一气,其实若真是把共党推翻了,让柴玲、王丹、吾尔开希辈上去,那也就没有今天的幸福日子了。因此,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不但当年就是应该疯狂屠杀民众,而且今日严禁大众悼念倒在长街上的冤魂,让他们在记忆中彻底泯灭,也是维护国家繁荣的前提。

这些人(绝非“一小撮”,我看是许多过来人的心理)怎么就不会想到:大规模群众运动无非是两种:自发的或是被精英组织严格操控的。哪怕是今天,大陆也没有一个能如“解放”前的我党那样能运动群众的精英组织,谁有本事去操控八九学运那种规模空前的群众运动?而一个纯粹的自发群众运动,根本就不可能具有什么明确的诉求和统一的奋斗目标,迟早要风流云散,能给政权的生存带来什么威胁?就算真是有个严密的地下党在幕后操控吧,一个政权是那么容易推翻的么?我英勇的人民解放军是干嘛用的?原子弹、中子弹、神经毒气、坦克、飞机、装甲车、火箭炮、榴弹炮、加农炮、轻重机枪是吃素的?哪怕真如伟大领袖所言,某个神通广大的地下党成功地“组织起千千万万民众,调动起浩浩荡荡的大军”,一齐开到北京去示威,那也不过是为金兵的狼牙棒提供了无量天灵盖而已,怎么朝野上下全TMD连起码人类常识都没有?

最令人想不通的是,中共政权乃是中国历史上空前强大的政权,不但对民众的控制令历代统治者瞠乎其后,而且垄断了所有的暴力手段,其拥有的镇压力之强大是古代帝王无法梦见的,可这空前强大的政权竟然也是历史上神经最衰弱、最怯懦、最缺乏自信、最没有容量的政权,动不动就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时时把神经崩到濒于断裂的程度,深信“退一步就全完了”的“雪崩效应”。因此,哪怕只是容许民间谈论一下二十年前的往事,悼念一下无辜死难的亡灵,则政权立即就要被推翻,不但万贯家财要被暴民洗劫一空,而且“千百万人头就要落地”!

更何况当年倒在长街上的民众们从来也就没有想到过推翻共党的统治,他们无非是怕荷枪实弹、杀气腾腾的戒严部队突入广场,伤害赖在那儿的学生罢了。为了这侠义心肠、热血冲动,就该被乱枪打死,被坦克碾压?就该背上“反革命暴徒”的罪名,被党报声讨,就该由政府将民众对他们的哀悼、缅怀与痛苦的记忆强行抹去?

党国政府害了这种妄想型人格失常(paranoid personality disorder)也就够稀罕的了,这种严重心智失常还竟然传染了许多所谓“知识分子”们,让他们跟着我党相信,就连死者都会构成对政权的威胁,而若是让民众获得公开悼念他们的权利,就会让自己的幸福生活鸡飞蛋打!中国人的脑袋和心肝,到底是出了什么毛病?

二十年了,自2000年以来,年年每逢此时,我都要写纪念文章,年年每逢此时,我的绝望都要加深一层。这么多年过去了,六四的悲剧仍未从那“政权保卫战”的愚昧死结里脱出来。统治者愚蠢到以为那场疯狂的大屠杀是捍卫政权的必要措施,被统治者也傻傻地跟着相信这神话,而反对者们也愚蠢地相信这类活动确实能达到动摇共党统治的作用。除了几天前草根母亲们发起组织的在华盛顿追思哀悼活动(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2776 ),我从未见过有谁出自纯粹的人道动机,将那些无辜丧生的亡灵当成自己的亲友,感同身受地去哀悼那些被子弹粗暴终结的青春,被履带碾碎的如花年华。就连那自发追悼活动的参加者们中,也有许多是美国人!

“哀莫大于心死”,面对这二十年如一日的全民良知死亡,纵是最乐观的人也不能不心如死灰。要到哪一天,中国人才会如老美那样,知道珍惜生命的价值,知道痛惜非亲非故的旁人的无辜丧生,知道唾弃憎恶那些视大量民众丧生为伟大胜利的朝野政客们?而若不是有了这最起码的文明觉悟,即使全民响应海外“民运”人士的号召,在明天统统穿上白衣,那除了能给我党造成点小小难堪之外,又能算什么社会进步?

不久前,网友郑若思先生写了篇大作《党的被害妄想是从哪里来的?——论“三一八模式”》,主张:

“依我之见,与其空泛地呼吁‘平反六四’或是‘大和解’,不如从厘清‘请愿’和‘造反’这两个最基本的政 治活动的定义开始,使其成为公民教育的重要内容,确立和平请愿在现代中国政治生活中的合法地位,建立切实有效的政府对应和平请愿的方针,就像刘大生先生指 出的那样,将它作为‘避免政治革 命、促进政治进步的最普遍、最长久、最经常、最强大、最稳健、最平和、最有韧性的推动力’,重新确立官民之间的良性互动。只有中共走出了自己的心理阴影, 中国和中国人民才有希望走出历史的阴影。”

我觉得此话确实说中了症结。中共当年夺取政权的手段之一,便是所谓的“白区合法斗争”,把国府统治区的公民请愿抗议等正常活动,化作造反的辅佐手段,人为混淆了这两者的本质差别。在他们当国之后,当然要拿那套思维定式来猜测正常请愿抗议活动的罪恶动机。弄到后来,不但他们深信“请愿、抗议、悼念亡灵即造反”,而且还把这种病态心理传染给了全民,使得大家都跟着他们相信这弱智等式。

最令人哭笑不得的,还是所谓“民运”人士,他们不但袭用共党故智,力图把正当的公民请愿化为造反活动,而且激进者如魏京生辈还嫌那不过瘾,指责六四是“跪着造反”。某些人甚至耻笑57年的右派挨整是活该,因为那些人想的不是推翻共产党,而是诚心诚意帮助党整风,是曹长青所谓“谏士”。

如此折腾,只能加深共产党原有的深重的受迫害恐惧心理,使得统治者神智更加错乱,更要坚持剥夺人民的起码权利,使得朝野彻底丧失西方式良性互动的可能,甚至倒退到连“旧”社会都不如的黑暗世界中去。例如北宋靖康年间陈东率太学生的伏阙上书请愿,有数万乃至数十万军民参加,还活活剐了一个或数个太监,这儿的“请愿”与“武装暴乱”界限根本就分不开。又如五四也有暴力犯罪。然而无论是宋钦宗还是北洋军阀,都把它们当成了请愿活动,并未武力镇压,朝廷或政府也并未因此被民众推翻。相比之下,六四自始至终是和平抗议示威,然而共党就是有本事杀得血肉横飞,而对这种野蛮行径,居然也就有相当数量的“知识分子”认为杀得对,杀得好,不杀不足以巩固政权,维护国家安定团结!不但政府连将近千年前的“封建”朝廷都不如,而且读书人的心智也经历了将近千年的大倒退。这根本原因,就是他们不但误将“请愿”当“造反”,而且坚信共党政权不过是纸壁蒿墙,吹上一口气立刻就会分崩离析。

我想在此再一次告诉朝廷和形形色色的“文化响马”以及“文化顺民”们:推翻一个政权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推翻一个垄断了全部暴力手段与国家资源、将全民置于铁腕操控下的极权政府就更是不可能的。我党只可能因大规模内讧垮台,绝无可能被民众推翻。只有白痴才会日日活在“变天”的巨大恐惧中,以为连百姓哀悼一下二十年前的死难者都会动摇共党统治,也只有心智被党文化彻底败坏的海外文化响马,才会与共党分享同样的迷梦,以为共党统治会被民间微不足道的抗议推翻,因而千方百计把民众正当的维权斗争与人道活动纳入政治斗争轨道,更加恶化党国领导严重的心态失常,使得朝野锁死在“不是绝对臣服就是扯起造反”的死结中,使得中国和平转为常态国家更无希望。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中国的政权从来是靠枪杆子夺取来的,秀才造反,三千年不成,从未见过历史上有哪个政权被民众的请愿、抗议或示威推翻,人类有史以来也从未见过有哪个政权禁止过民间的哀悼活动。这些活动与造反无关。即使群众游行示威时有过火犯罪行为,也不可能对政权生存构成威胁,只需就事论事,严格按法律处理就行了,何必瞎马自惊,庸人自扰,见到短袖就立即想到性交,见到烛光就想起纣王自焚于鹿台?

我在旧作中曾多次引用邓拓《燕山夜话》中的《放下即是实地》一文告诫过政府:不要被病态想象虚构出来的恐怖场景,吓得让中国永远处于违宪戒严状态。下面并非深渊而是实地,放手之后并不会就此灭顶,只会站在更坚实的土地上。稍微有点正常理智的统治者,哪怕是两千多年前的君王也罢,都知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邓拓的另一篇杂文题曰《堵塞不如开导》,确乎如此,一味以国家暴力剥夺人民宣泄怨气,实现自己正当要求的神圣权利,只能把国家做成高压锅,将怨气做大做强。当国家遇到重大事变时,必然要激起大规模内讧,使得积累几十年的社会矛盾总爆发,将党国炸到九霄云外去。

2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42 个评论)

1 回复 homepeace 2009-6-4 07:53
这个芦笛怎么就忘了前苏联是怎么垮台分裂的?
1 回复 light12 2009-6-4 07:56
homepeace: 这个芦笛怎么就忘了前苏联是怎么垮台分裂的?
前苏联是从上至下倒地?觉的你有误会。
1 回复 程翁 2009-6-4 08:00
homepeace: 这个芦笛怎么就忘了前苏联是怎么垮台分裂的?
前苏联垮台分裂未必是坏事,无论对俄罗斯或其他的小国而言。
1 回复 homepeace 2009-6-4 08:03
light12: 前苏联是从上至下倒地?觉的你有误会。
我是说,苏联和东欧政权也是历史上空前强大的政权,还不是说倒就倒?
1 回复 homepeace 2009-6-4 08:06
程翁: 前苏联垮台分裂未必是坏事,无论对俄罗斯或其他的小国而言。
那对苏共呢?
1 回复 程翁 2009-6-4 08:07
homepeace: 那对苏共呢?
道理一样,换党是正常的,是好事。
1 回复 light12 2009-6-4 08:09
homepeace: 我是说,苏联和东欧政权也是历史上空前强大的政权,还不是说倒就倒?
当权的人叫他倒,他不倒行吗?现在当权的人走资也不就走了?不是老百姓能左右地!
1 回复 homepeace 2009-6-4 08:13
程翁: 道理一样,换党是正常的,是好事。
你的观点逻辑上对,但芦笛以为有“原子弹、中子弹”,共党就可以不用担心,显然就不对。
1 回复 homepeace 2009-6-4 08:15
light12: 当权的人叫他倒,他不倒行吗?现在当权的人走资也不就走了?不是老百姓能左右地!
当权的人是戈尔巴乔夫和叶克钦,当时中共有没有类似的人物?
1 回复 程翁 2009-6-4 08:16
homepeace: 你的观点逻辑上对,但芦笛以为有“原子弹、中子弹”,共党就可以不用担心,显然就不对。
共党倒台是从内部分裂开启的,他的观点欠妥。
1 回复 light12 2009-6-4 08:19
homepeace: 当权的人是戈尔巴乔夫和叶克钦,当时中共有没有类似的人物?
有没有同小老百姓关系不大。芦笛的文章你要多看看才能懂他的意思。
1 回复 homepeace 2009-6-4 08:19
程翁: 共党倒台是从内部分裂开启的,他的观点欠妥。
同意,64会以流血告终。是共党的内部分裂造成的。
1 回复 homepeace 2009-6-4 08:22
light12: 有没有同小老百姓关系不大。芦笛的文章你要多看看才能懂他的意思。
芦笛的文章比较偏激,本人不以为然。
1 回复 程翁 2009-6-4 08:23
homepeace: 同意,64会以流血告终。是共党的内部分裂造成的。
所以中共现在聪明了,内部派系虽然有冲突,但不大分裂,保持一定平衡,这政权就生存。
1 回复 light12 2009-6-4 08:23
homepeace: 当权的人是戈尔巴乔夫和叶克钦,当时中共有没有类似的人物?
FYI:
http://my.backchina.com/space-260533-do-blog-id-32761.html
四、 即使从维持中共统治而言,六四大屠杀也毫无必要性。我不认为当时绝大部分市民和学生想推翻中共,卡网完全是危言耸听,希望他出示有关证据。退一万步说,假定学生和市民真有此心,那也并不意味着党国政府真到了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以为学生上街嚷嚷两声就能推翻中共,这种幻觉也只有深为我党欺骗教育所愚弄的中国人才会发生。对此“拜民教”我已经批判得更多了,不想再重复。

其实老邓之所以要杀人,不是真的因为学生起来闹事,而是出于党内斗争的需要。当时老赵试图利用学潮公开倒邓,共党内部出现了分裂的危险。这个苗头若不制止,则党就有可能分裂而造成失控局面。于是老邓便以大规模杀人震慑全党,同时把党逼到绝路上去,使得大家没有退路,只好跟他干到底,此乃龟孙子兵法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在《水浒传》上称为“投名状”。

这策略之无耻就不用说了:你有本事自己关起门来杀个天昏地暗,拿百姓开刀杀鸡训猴算什么本事?光从功利上看也是蠢不可言:中国从来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流氓国家,赵紫阳有什么可能篡位夺权?你要担心,把他和手下的人悉数抓起来毙了不就结了?人斯大林从来都是这么解决问题的,他的名言就是“把那个人杀了,问题也就不存在了”。至于学运更是容易解决。来个斯大林式的show trial,将老赵等人押赴刑场,验明正身,执行枪决,则学领们立刻吓得尿不分点的滴,我就不相信他们还敢赖在广场上。等到学运冷下来了,派公安去把那几个烂崽抓起来遣送北大荒不就完了?有必要在全世界荧屏上动用坦克装甲车杀得血肉横飞,让中国的国际形象蒙受不可修复的惨痛损失,也为日后的党内权力斗争留下个借口和隐患么?此乃老邓一生干的最蠢的事,不意许多国人竟然以此为什么大智大勇!
1 回复 homepeace 2009-6-4 08:25
程翁: 所以中共现在聪明了,内部派系虽然有冲突,但不大分裂,保持一定平衡,这政权就生存。
64买到的教训!
1 回复 light12 2009-6-4 08:27
homepeace: 芦笛的文章比较偏激,本人不以为然。
他偏激你可以批判。不以为然也好,有时看都不必看。免的浪费时间。
1 回复 程翁 2009-6-4 08:28
homepeace: 64买到的教训!
不过长远来讲还是换党执政为好。不流血的。
1 回复 homepeace 2009-6-4 08:33
light12: FYI:
http://my.backchina.com/space-260533-do-blog-id-32761.html
四、 即使从维持中共统治而言,六四大屠杀也毫无必要性。我不认为当时绝大部分市民和学生想
有意思,芦笛在这里也承认,“当时老赵试图利用学潮公开倒邓,共党内部出现了分裂的危险。这个苗头若不制止,则党就有可能分裂而造成失控局面。”
那为什么又说“政权争夺战”是双方(共党和民运)共同的持续幻觉?
矛盾吗?
1 回复 light12 2009-6-4 08:39
homepeace: 有意思,芦笛在这里也承认,“当时老赵试图利用学潮公开倒邓,共党内部出现了分裂的危险。这个苗头若不制止,则党就有可能分裂而造成失控局面。”
那为什么又说
我转了不少他的文章。网站也给你了。愿意就多瞅瞅。答案都在里面。谢谢。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light12最受欢迎的博文
  1. 预告: 4月19日上午9点美国之音专访郭文贵 [2017/04]
  2. 芦笛 无限怀念萨达姆 [2020/01]
  3. 芦笛 治国白痴毛泽东:内政篇(一)......(八) [2019/12]
  4. 芦笛 治国白痴毛泽东:外交篇 [2019/12]
  5. 6月30日郭文贵报平安直播视频---关于王岐山与范冰冰的关系 [2017/06]
  6. 文贵十九大政治局常委.及政治局委员名单!郭文贵蓝金黄之八弟之死:坑爹坑弟坑朋友 [2017/10]
  7. 孫政才私生子DNA對比確認, 王岐山私生子DNA證據呢?(《點點今天事》) [2017/07]
  8. 郭文贵真正的两个常委级“老领导”浮出水面 [2017/10]
  9. 直播:明鏡專訪郭文貴第四期(《法治與社會》第49期) [2017/07]
  10. 郭文贵6月11日报平安直播✊️✊️✊️, 6月10日有关海南航空的公告的回复 [2017/06]
  11. 刘少奇女儿刘平平的悲惨一生 [2012/04]
  12. 润涛阎:梁警官事件暴露出来的家教短板 [2016/02]
  13. 可怜的南非,南非越来越悲剧了 [2019/05]
  14. 刘刚   郭文贵爆出的最大特务是明镜的老板何频! [2017/03]
  15. 郭文贵8月6日揭示:北戴河咬得一塌糊涂,党内一锅粥 [2017/08]
  16. 坏人已是最坏---个人感悟 [2017/11]
  17. 岳东晓歇菜吧! [2011/09]
  18. 芦笛 方励之轻狂死了 [2012/04]
  19. (ZT) SHWJ 一个人死了,被怀念的是四个活人 [2009/06]
  20. 要不要开车 [2012/04]
  21. 爱国主义与跨国婚姻 [2012/03]
  22. 道德的标准:评婉儿和翰山 [2009/04]
  23. (ZT)芦笛 标题: “辩证法”是最强大的“致愚教”(一) [2009/03]
  24. 难得糊涂 [2013/03]
  25. 我们为什么不应该仇恨日本人? [2011/12]
  26. 错误的人到错误的位置 [2012/07]
  27. 捐款有没有违法 [2011/08]
  28. 科学证伪 [2013/03]
  29. 欲速则不达 [2013/04]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6 07: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