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冷战、军队集结和抵制奥运——仿佛重回1980年代

作者:light12  于 2021-12-19 06:2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

分析:冷战、军队集结和抵制奥运——仿佛重回1980年代
Posted Sun 12 Dec 2021 at 11:34pmSunday 12 Dec 2021 at 11:34pm
a composite image of Vladimir Putin, Joe Biden and Peng Shuai
如今最重大的一些头条新闻读起来像是直接来自1980年代的。(AP, Reuters)
Help keep family & friends informed by sharing this article
abc.net.au/news/tension-china-russia-ukraine-back-to-the-future/100696634
COPY LINKSHARE

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边境大量集结,令人担心会发生战争。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在内,已经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

一位中国网球明星发现自己身陷一场地缘政治争斗之中,西方媒体铺天盖地地报道她的失踪,以及一名共产党高官对她进行的性侵犯。

美国总统拜登警告说,民主和专制力量之间将发生一场时代之战。

现在是什么世纪?这本应是美国实力无可匹敌、全球化和民主传播的时代。相反,我们得到的是冷战2.0版。

闭上眼,又回到了上世纪80年代。

Space to play or pause, M to mute, left and right arrows to seek, up and down arrows for volume.
WATCH
Duration: 2 minutes 9 seconds2m 9s
Play Video. Duration: 2 minutes 9 seconds
美国总统拜登警告俄罗斯总统普京说,如果入侵乌克兰,将对俄罗斯实施严厉制裁。抵制和报复

还记得对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的抵制吗?随后苏联通过抵制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进行了报复。

还记得美国总统里根谈论的“邪恶帝国”吗?俄罗斯政府再次成为了妖魔鬼怪,而西方业已放弃了对中国政府自由化和拥抱民主的期待。

澳大利亚正准备在战争的警告声中举行联邦大选。国防开支日益增加。

外交事务通常不会对国内政治产生太大影响,但这次不同。

已经有人在谈论围绕谁能对中国更强硬而展开一场战争情绪选战。

我们错失的机会

1989年,我们曾经以为我们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柏林墙倒塌了。几年后,苏联解体了。

国际政治教授乔纳森·霍尔斯拉格(Jonathan Holslag)在一本新书《1989年以来的世界政治》中重温了那个时代。他写道:“当时,全球化的高潮似乎为所有人带来了机会。”

时到今日,这看来是一个错失的机会。他说,民族主义和专制主义“正在发起进攻”。憎恶与日俱增,到处都是关于领土的争端。

而新冠疫情更是火上浇油。霍尔斯拉格指出:“新冠病毒并没有导致政治秩序的衰败。它只是抓住了一个状况糟糕的政治机构。”

这是一个温水煮青蛙的过程。许多人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温度的持续上升。

霍尔斯拉格说,在过去十年中,“经济全球化停滞不前,民主化退步”。

“与此同时,全球军事支出超过了冷战时期的纪录。武装冲突的数量增加,”他写道。

Space to play or pause, M to mute, left and right arrows to seek, up and down arrows for volume.
WATCH
Duration: 1 minute 26 seconds1m 26s
Play Video. Duration: 1 minute 26 seconds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表示,澳大利亚不派官员参加北京冬奥会是“不足为奇”的。西方的衰弱

哪里出了问题?霍尔斯拉格认为有很多问题:西方人的狂妄自大,日益严重的不平等,全球权力和经济的转移。怨气越积越多。他说,西方之外的各国开始反击,“西方欺负并轻视了他们够久了”。

在富裕的西方国家,许多人越来越穷,而富人却越来越富。

与此相对应的是中国的崛起。但霍尔斯拉格对当前的趋势提出警告,即不要把中国视为唯一的巨大威胁。我们需要审视自己。

他说,“关注中国的崛起无视了西方的衰弱”。

对霍尔斯拉格来说,有两个词很突出:完全漠视和颓废堕落。这是他最有趣的一章。当西方沉浸在冷战后的胜利主义中时,它忽略了自己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它沉湎于消费主义。他说,在美国和英国等国家,“家庭消费在经济总额中的比例超过了60%”。

正当我们认为我们可以通过买买买获得幸福时,一道鸿沟打开了并横亘在道德和物质主义之间。不平等像癌症一样滋长。他说,在2000年至2009年期间,最贫穷者的可支配收入下降了10%。失业率上升了。

霍尔斯拉格写道:“到本十年末,五分之一的美国人生活在贫困之中。”

Space to play or pause, M to mute, left and right arrows to seek, up and down arrows for volume.
WATCH
Duration: 2 minutes2m
Play Video. Duration: 2 minutes
美国宣布将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新的战斗出现了

人们感到被漠视和抛弃了。霍尔斯拉格说,“在那些赞成开放的人和那些承诺保护的人之间”出现了一场战斗。

开放成为特权阶层的专利:那些进步的精英们从全球化、自由流动和开放边界中受益。

他说,那位高谈阔论的“务实的政治家“在捍卫“民主道德高地”的同时,往往忽略了那些被抛在后面的人。霍尔斯拉格称这位政治家为“彬彬有礼的懦夫”。

另一方面,那位承诺“反对移民和反对不同文化”来进行保护的“爱国的政治家”则利用恐惧和焦虑,同时“没有让他的追随者直面一个难以忽视的事实,即身份和繁荣被他们自己的行为破坏了”。

霍尔斯拉格说,这位政治家“发誓要捍卫西方文明,反对新的野蛮人,但他们粗鲁的风格有时也野蛮得豪不逊色”。

霍尔斯拉格说,这个新的政治战场破坏了民主,其标志是“公民参与度和公民教育度”的下降。

他写道:“由于无视美德、公民参与和社会正义等价值观的重要性,民主的基础正变得摇晃不稳。”

这种萎靡不振的现象同时感染了美国和欧盟这两个西方世界的支柱国家。

他写道:“尽管有人呼吁公民精神的复兴,但公民参与度持续减退,年轻人在选举中的投票率大幅下降,与家人和朋友相处的时间也日益缩水。”

他说,在欧洲,大约三分之一的14岁学生“被发现无法解释一份简单的选举传单”。

疏远和颓废

脱离社区、信仰、家庭和对民主的冷漠是西方衰落的标志。身份认同的政治已经把同胞变成了敌人。疏远和颓废如暮降临。

霍尔斯拉格指出,在2000年至2009年期间,“从一个危机到另一个危机,西方世界失去了更多的力量”。与此同时,西方世界在全球经济生产份额中的比例日益萎缩。

政治和经济重心都在转移,我们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我们的起点:冷战论调、军队集结和抵制奥运。

这一次,不同的是,西方不仅面临着外部的敌人,而且还面临着内部的敌人。我们正在损害自己,不清楚自己是谁,更不知道如何拯救自己。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22:3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