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小小衲 从极左到极右--记我所热爱的一个美国老太太

作者:light12  于 2009-9-20 05:2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10评论

   


大汗,大汗。

周末到办公室干活,忍不住上到芦区来瞅一眼,却惊见春泉兄,老克和看客先生的呼唤,再往前翻,又看见老哈老同志的一片呵护之意。我是一身大汗啊。我这周确实是忙得一塌糊涂,每天只睡4,5个小时。所以,玩消失并不是因为和芦老呕气(我哪儿敢啊)。我早就说过,芦老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骂起人来是招招致命,骂完了后,他比人家还难过(当然这只限好人,不包括五毛党和伪民运)。好几次了,半夜十二点他把我骂的鸡毛鸭血,早上5 点钟起来一看,他骂我的帖子全被他自己删了。我哪儿会和他老人家呕气。从历史上看,凡出走的都没有好下场,石翼王沉尸大渡河,林副总折戟温都尔汗,连小人物娜拉也一筹莫展,我小衲怎会不接受教训?

爱你外,说不得,只好把这个下午豁出去了,兑现半篇期文,以谢众兄弟的厚爱。

几个月前,写了一篇我所热爱的美国基督教少女的故事,承若迷兄错爱,几次鼓励我再多写几篇。我给他说,下次要写个我所热爱的美国老太婆。

这个老太太是上次那个少女的外婆,也就是我的岳母大人。芦老说,我在那篇少女的文章里介绍了美国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其实,那只是不为“中国人”所知,盖在美国的中国人绝大多数都生活在大城市,没有机会接触美国乡村基督教徒,实际上我大姨子她们一家在美国中西部是典型的主流社会。但是我岳母(和岳父)倒确实是非主流美国人。

我想写她(和他)已经很久了。以前上学时,曾经写了一篇短文,发在我们学校中国学生会办的电子刊物上,刚才去找,怎么也找不到了。没办法,只好从头来过。

我岳母戴安娜(比英国王妃要多一个n),今年63,4了吧,(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但是岳父母就可以打个七八折)是个快乐的老太太。比起年轻时,身体已发福,但还是留着一头长发,出来进去总是带着笑,哼着歌。她出生在密西根州的一个典型中产阶级家庭,父亲是空军,母亲是秘书。父母对子女的期望无非是上大学,毕业后当个小职员,如果能做医生律师那就更好。戴安娜的两个妹妹都走了这条路,但是她自己却是家里的黑羊(black sheep)。

戴安娜上大学时,正是风起云涌的60年代。我每次看《阿甘正传》,都能在那个珍妮身上看到戴安娜的影子。戴安娜那时是个嬉皮士,在嬉皮士的大本营,波士顿,读艺术专业。吸大麻,弹吉他,拎着简单的行李,在公路上搭顺风车,四处流浪,最后在芝加哥碰见我岳父,另一个嬉皮士,吸大麻,弹吉他,带着墨镜骑着摩托车,在公路上pickup想搭顺风车的女娃子,(他们俩相识倒不是因为搭顺风车),四处流浪。我看过他们那个时期的照片,很多照片的主题都是酒和吉他,或者在河边,或者在篝火前,或者在大街上。

那时的他们和现在的老俩口是一左一右的两个极端。

我岳父,阮道,不要看他骑摩托耍酷,他的身体其实非常孱弱。因为身体的缘故,英语文学的研究生院没有读完就退学了,也因此对一种日本的养生文化产生了兴趣。在美国生活比较久的网友可能听说过 Macrobiotics,不知道在日大贤有没有比较了解的。刚才google了一下,发现没有对应的中文词。Macrobiotics 不是一种宗教,也和精神信仰关系不大。它更多是一种生活,尤其是饮食的习惯,是1920年一位名叫樱泽如一的日本人(Ohsawa) 根据日本的饮食习惯和中国的阴阳学说所创建的,目的是以健康的饮食来维持健康、改善体质。其主要特点就是清淡,而且讲究所谓的阴阳平衡。他们把所有的食物都分为阴和阳,然后相信吃什么补什么。应我的要求,戴安娜曾经为我做过一次microbiotic餐,清糙的令人发指。据拙荆说,他们那个已经进行改良了,原教旨的macrobiotic更不是人吃的。她和她姐姐小时候,父母不许他们吃糖,吃任何奶制品,红肉,白米。这个东西在美国还比较流行,在一些前嬉皮城市,比如波士顿,旧金山,还有很多前嬉皮士坚持这个的。其实到现在,我岳父家也只吃红糖,蜂蜜,棕米和蔬菜,只不过烹调的时候,多放点油盐,偶尔也吃吃鱼。拙荆也不会做典型的美国饭,偶尔几招也是跟她那个嫁到典型美国乡村基督徒家里的姐姐学的。他们用的很多东西,都有异于平常。比如他们用的牙膏,是以炒焦了的茄子为原料的,所以是纯黑色,并且带着咸味。

戴安娜遇到阮道后就在芝加哥定居下来。那时候已经是70年代了,嬉皮之风渐褪,连珍妮也回到阿拉巴马去找阿甘了。我岳父岳母从云端回到地面,生活还是比较苦的。要养活两个孩子(拙荆还没有出生),但又不肯向父母伸手。一个是学英语文学的,一个是学雕塑艺术的,都是好看不中吃的。无奈何,只好放下身段,做劳动人民了。虽然我和我岳父现在有点对口不对心,但是在这一点上我还是很佩服他的。当年日日不离莎士比亚的人,为了养家糊口,居然肯去作校车司机接送学童,当便利店和加油站的出纳。这一点比我强太多了。为了以后不落到他当年那个田地,过一会我写完这个帖子后,也要好好学习去了。(我们中华上国来的,个个都要争取当正教授,得诺贝尔奖的,不能像他那样没有理想,没有出息,只知道老婆孩子热炕头。)

到了70年代末期,他们终于厌倦了芝加哥的十丈红尘,搬到了密苏里中部的一个宁静的小镇。关于这个小镇,我曾说起过几次了。目前的官方统计人口是382人,比我们大学一个宿舍楼里的人还少。下了I-70州际高速公路,还要在乡间公路上开20分钟,才能到达这个周围全是农田的小镇。小镇的大部分居民是农民,还有少数在附近的两个几万人的小城里上班,说是附近,开车也要40多分钟。这是个安静得不能再安静的小镇,天总是很蓝,草总是很绿。382人的一个小镇,也有一个镇政府和镇长。我黄昏时散步,经常从镇政府大楼前经过,其楼高约3.5米,面积可能有40平方。从窗子向里望去,能看见一幅美国国旗,桌子上总是散着一副扑克,可能是头天晚上政府工作人员“斗地主”留下的。小镇里,有一家邮局(在我家隔壁),有一家银行(在我家对面),一家加油站(在我家斜对面),还有一家小馆(总是8点钟就关门了)。小镇里还有一个警察,平常是木匠,哪儿有火灾或撞车了,他就算是治安员了(估计和我们过去的地保有些像)。小镇几十年了没有任何刑事案件。路不拾遗不敢说,但是夜不闭户是毫不夸张的。我在那里住了3年多,从来没有用过家门钥匙。不仅晚上睡觉从不关门,就连我夫妻联袂行走江湖,比如到芝加哥中领馆前抗议迫害,到休士顿“欢迎”江总书记,出门一走好几天,我们也没有锁过门。镇里有些人把车停在车道上,连车钥匙都不拔,我夫妻倒还没敢那么干。如今住在800万人的大都会,真TNND是换了人间。(下个星期如有时间,一定要把那篇纽约印象写完。这是许过了的期文。)

在 70年代末期,一个来自波士顿身体力行Macrobiotics的人,在这个小镇外边的山谷里买下了一片很大的地。他把地分成了29份,引来了其他28个 macrobiotic家庭来此定居,我岳父母和他们的三个孩子就是其中的一家。我当年跟我媳妇儿到这个macrobiotic峡谷拜见岳家时,第一个感觉就是,啊,到了老顽童住的百花谷。

说是峡谷,其实倒也不深。开出小镇,3,5分钟后,在乡间公路边上的密林中有一个岔路口,通向一条石子土路。初极狭,才通车,蜿蜒向下开去一里路,豁然开朗,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竹子是没有,但是却有很多桑树,每年5,6月份,我都要将桑椹吃个饱)。这一大片地(可能有几百英亩),四周都是丘陵和高木,一般人根本想不到丘陵密林里面还有如此天地,还住着如许人家。

这里没有公路,到了冬天雪下得很大的时候,很多人就不出门了。如果要出门,必须在下雪前把车停在谷顶,然后慢慢地走上去。也不通水气。我岳父自己打了一口井,做饭,洗澡都是用井里的水。当然,水井是现代化了的,有自来水龙头接到井里,倒不用人自己担水。20多年前,拙荆小时候,他们的厕所还需要自己来淘,和中国的北方农村一样,我岳父需要自己把粪肥挑到菜地里去,但是这些年厕所也现代化了。煤气则有煤气公司每三个月派一个十八轮大卡车送一个大罐来。电是通的,但是高速网就成个问题。我岳父只好用卫星上网,用了很多年,直到去年才从镇子里接上了宽带。手机是没有信号的。冬天取暖,是从自己的林子里砍下树,再雇人劈成柴,我曾经好几次帮他把柴搬到柴房里。夏天,到了晚上天一黑,只有蝉鸣蛙叫,满天星斗;冬天,则一家人坐在火炉边弹吉它唱歌,端的是乐也融融。

只可惜美国人粗敝,不识上国文才,如此桃源生意也不知如何叙之。我岳父虽然学的是英语文学,但也只知道惠特曼那野人,我岳母虽然锦心绣口,但也只知道爱米丽笛根森的小花小石子。说不得,只好由小衲以王摩诘,孟浩然之诗记之。诗云:

萋萋芳草春绿,
落落长松夏寒。
牛羊自归村巷,
童稚不识衣冠。

又云: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再云: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
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
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

等我结婚日久,和岳家处得熟了,才意识到,他们这个Macrobiotic百花谷,实际上是一个失败了的欧文氏的空想社会主义标本。

今天没时间再扯了,且听下回分解。
4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0 回复 ZHANGLEAH3078 2009-9-20 07:06
好浪漫的生活,真令人羡慕!
0 回复 light12 2009-9-20 07:14
ZHANGLEAH3078: 好浪漫的生活,真令人羡慕!
这小子取个洋老婆。
0 回复 marnifan 2009-9-20 15:05
没写完...等下回分解
0 回复 light12 2009-9-20 15:08
marnifan: 没写完...等下回分解
我上回问你啥了?为难你了?
0 回复 marnifan 2009-9-20 15:12
light12: 我上回问你啥了?为难你了?
0 回复 light12 2009-9-20 15:19
marnifan:
http://my.backchina.com/space-doing-doid-14051-highlight-72101.html
0 回复 marnifan 2009-9-20 15:22
这个啊。做女人就是好,偶下辈子还是要做女人
0 回复 yulinw 2009-9-20 18:00
好文。
0 回复 light12 2009-9-20 20:11
marnifan: 这个啊。做女人就是好,偶下辈子还是要做女人
我这辈子好像做不成了?
0 回复 light12 2009-9-20 20:12
yulinw: 好文。
谢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light12最受欢迎的博文
  1. 预告: 4月19日上午9点美国之音专访郭文贵 [2017/04]
  2. 芦笛 无限怀念萨达姆 [2020/01]
  3. 芦笛 治国白痴毛泽东:内政篇(一)......(八) [2020/08]
  4. 芦笛 治国白痴毛泽东:外交篇 [2020/08]
  5. 6月30日郭文贵报平安直播视频---关于王岐山与范冰冰的关系 [2017/06]
  6. 文贵十九大政治局常委.及政治局委员名单!郭文贵蓝金黄之八弟之死:坑爹坑弟坑朋友 [2017/10]
  7. 孫政才私生子DNA對比確認, 王岐山私生子DNA證據呢?(《點點今天事》) [2017/07]
  8. 郭文贵真正的两个常委级“老领导”浮出水面 [2017/10]
  9. 刘少奇女儿刘平平的悲惨一生 [2012/04]
  10. 直播:明鏡專訪郭文貴第四期(《法治與社會》第49期) [2017/07]
  11. 芦笛 略谈中美冲突的实质与前景 [2020/01]
  12. 郭文贵6月11日报平安直播✊️✊️✊️, 6月10日有关海南航空的公告的回复 [2017/06]
  13. 刘刚   郭文贵爆出的最大特务是明镜的老板何频! [2017/03]
  14. 可怜的南非,南非越来越悲剧了 [2019/05]
  15. 润涛阎:梁警官事件暴露出来的家教短板 [2016/02]
  16. 坏人已是最坏---个人感悟 [2017/11]
  17. 芦笛 方励之轻狂死了 [2012/04]
  18. 岳东晓歇菜吧! [2011/09]
  19. (ZT) SHWJ 一个人死了,被怀念的是四个活人 [2009/06]
  20. 要不要开车 [2012/04]
  21. 爱国主义与跨国婚姻 [2012/03]
  22. 道德的标准:评婉儿和翰山 [2009/04]
  23. (ZT)芦笛 标题: “辩证法”是最强大的“致愚教”(一) [2009/03]
  24. 我们为什么不应该仇恨日本人? [2011/12]
  25. 难得糊涂 [2013/03]
  26. 错误的人到错误的位置 [2012/07]
  27. 捐款有没有违法 [2011/08]
  28. 科学证伪 [2013/03]
  29. 欲速则不达 [2013/04]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4 09: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